第十六章 西海有大鱼 北凌再征战
妖藏刀2021-01-16 14:352,115

  冰棱棱的雪花飘落,海浪拍打在岸边,溅起天地之间一片雪白,在北海的深处冰山上一群海鹅正在迁徙。远处的天际有三两只海鸥在飞翔,厚厚的雪地上有一串串地脚印高低不一的消失在远方。脚印深的这一头有一座冰屋矗立在海岸边,有一位老人住在这里。

             “祭祀大人,大汗那里传来了消息,我们攻入了大晋玉京城,占领了中州。”

            一位年轻的黑袍人向老人说到。

             “哦,我知道了。”

             老人紧了紧自己的黑鳄龙皮衣,漫不经心道。这位老人便是北戎的大祭司,他活的很久了,久到这世间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了,就连那位汗王的老师林狂人都不知道北戎有这么一个人,他的存在是神秘的。

            “大人,我不明白,凭借我们北戎自己的能力也能够南下,为什么要和南人和作?”

            “黑官,你的见识还是太浅了,南人不是那么好征服的,我们需要朋友。”

            老人的声音一贯的沙哑。篝火的光芒照在了冰面上,红光折射着,晕染了一大片地方。

           黑官紧了紧衣袍,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大人,你这次传信让我过来,是有什么要吩咐吗?”

           “嗯,前段时间,我发现天地似乎出了一些变化,还有这个地方的神秘力量竟然有所回复,甚至变的更有活力。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对我等来说却是天大的机缘。”

            “什么!这,太好了,这么说我们又可以开始勇士计划了?”

            这绝对算是最好的消息了。这种神秘力量能够激发人体潜能,提升习武资质,但随着灵气消散,本来都应该快要消失了。如今这股力量的复苏,将会给正处于关键时刻的北戎带来强大的助力。

           黑官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去后,这里只剩下了老人。恍惚中,在北海深处好像发出了一声巨吼,古老苍凉。老人又想到了七十年前,那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他跟以前一样手持着法拨,跟在师兄们的身后,一起去到王帐为北戎王祈福,可是大营的四方传来了喊杀声,一位年轻的骑士砍下了北戎王的头,他的师傅想一只死狗一样被包裹在黑甲中的骑士用链条拴在脖子上,拖在地上飞奔,他的师兄们要去反抗,遭到了无情的杀戮,鲜血溅在他的脸上,凉凉的。那位高大的骑士举起了他的屠刀,他的眼神是那么的阴冷,他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惜,他活下来了。他带着剩余的族人被驱赶到了北海边缘,这片不毛之地。没有人能够想象他们是如何在这冰天雪地里活下来的,爬冰卧雪,有的人冻死,有的人生了奇怪的病,还有的人自杀。并且还夺回了属于他们的一切,一切源于那一天,他跪在海边看到一条大鱼冲破了冰面飞越天际。

            一声鹰啼,唤回了走神的老人。大鹰飞到了老人的肩膀,对着老人的耳朵一阵唧唧哇哇;老人也保持着倾听的姿势。

            唉,愚蠢的硕和加龙。

           ~

            此时的北定城,新任北定王凌山正坐在书案上看一本自传,里面的内容是这样的如下。

            我和三千将士在北原上驰骋,寻找着北戎王大帐已经三天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这关系千万人的生死。在这三天里~,如果不是那位会大晋语的老祭司的求情,也许我真会杀了那个小孩,我绝不是杀人狂魔,好吧,我承认我心软了。

              “殿下”

             凌山正看的起劲时,小狼进来了。他只好将书放到了一边去。自从继承王位后,他的事就多了起来。

              “怎么了?”

              “东面崖急件。”

             凌山拿过递来的信件,看了起来。东面的局面更加溃烂了,东面崖的压力剧增。光是逃难过来的百姓都有几十万了,每天都还在增加,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东面崖还探查到居庸关已经失守,北戎大将拓跋康追着左玉良杀向东面崖,崖守凌飞崖已经扛不住了。

                凌山看完后,将信件置于书案沉思起来。如今北凌刚定下要向西荒进兵的策略,实在不宜重点去关注东面,但是却也不能不管。看来还是要派兵支援。

             凌山又在政事堂与 大臣们商议出了东面防守策略。并且还让王生带着五百血衣卫去了东面崖相助。以如今北凌的资源,纵是有了超越这个时代的技术,想要短时间培养大量的宗师境武者,还是有困难的,所以这五百血衣卫都是北凌的宝贝了。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到了宗师境,有一些资质不凡的,都已经是大宗师境,但要想突破到神通境,却还是要多战上几场的。这也就是血衣诀的神奇之处。

             冬天了,北凌也下了一场雪,清晨起来,北定城陷入了一片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东面崖传来的消息,凌飞崖与王生联手打退了拓跋康,从中原来的流民也已经妥善安置,有北定仓的粮食运送,一切问题都好解决。而今日,二十万黑甲军整装待发,凌山又要开始他新一轮的征战。

           马蹄踏碎冰菱,萧萧北风凌冽。撼天在大军上空盘旋,凌山坐在高头大马上,身边是三千血衣卫。二十万大军呈一字长蛇阵排开延伸到远处。

        凌山望向向西山,心中想着,这一次西征,他将星武院一众毕业子弟都带上了,临出发前却是没有人来跟他闹,不过看那些勋贵的黑脸都知道,他们心中肯定不愿。

  “月儿,你怎么来了,简直胡闹。”

  凌山找到凌玥的时候,她穿着一身红色甲胄,英姿飒爽的走在星武院学子的队列中。

  天眼通一开,凌山一眼就看到了,自然要叫人将她送回去。

  “啊,好哥哥,我还没有见过打仗,你就让我见识下嘛。”

  “胡闹,战事岂可儿戏。”

  凌山不由分说命人将她送回了北定。虽然凌山自信能够保护凌玥,但她还是个小孩,过早的接触战争不是好事。况且西荒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是要小心一些。至于让星武院新招子弟到军中训练,只是为了让他们接受军队熏陶,培养他们对北凌的忠诚。却不是让他们现在就上战场,对于这些天才,损失一个,北凌都是很心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