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明通阁争锋   居庸关失守
妖藏刀2020-09-06 18:583,196

  北定王宫东极殿,凌山明神静气,照观灵台。心神杳杳渺渺之迹,沉入不可知之地,一条白色的小龙在其周围翻腾游走。祖龙脉脉灵带着凌山的心神在北凌地界遨游,从北方浩瀚沙漠到西方辽阔草原,从中州山海关到喷发岩浆的火龙山脚。风情不同的部落,悠然自乐的村落,雄壮宏伟的城池,一呼一吸之间畅然天地,天荡山脉也随着蟠曲成龙,有节奏的动颤间一股浩瀚元气发散天地。

         “呼,好啊,小始已经融入了天荡山地脉。只要缓慢的自动成长,总有包裹天地,气吞寰宇的一日。”

         凌山收功起身,伸展双臂。

         “殿下,明通阁里人已经到齐了,我们可以去了。”小狼走了进来。

         “走吧。”

        明通阁也在崇政殿内,为北凌王召集臣子议事的地方。此时的明通阁内却是有一些吵闹,因为在王都的三十六位城守大多还没有离都,明通阁这个场所显然是不够的,有很多的城守就只有站着了,这在北凌也不是稀奇的事,以前的北凌名义上还是大晋臣子,很多事都是在王都的一些重要臣子关起门商量一下,出了结果再用信天翁将可公布的消息传送一下。但如今大晋都灭了,有些规矩就要变了;这些人年初一吃酒饭头一遭,又没人制止,自然热闹了些。

          “王院长,没想到你也来了,听说王上可是特意将你叫来的,有没有什么消息透露一下。”

          “李大人说笑了,我哪儿知道什么消息。”

           “呵呵,你昨天可是被直召入宫。”

          “嗯,那都是为了学院诸事。”

        司马昭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也没有制止阁内的吵闹;秦灰也静坐在侧,思考着北边一行的得失。

         当凌山走进来坐上主位,阁内的声音慢慢静了下来。

          “诸位,今次召集大家是有诸多事要与各位商量,首先来说一下南蛮火情?”

          凌山开门见山的说到。

          “殿下,南蛮火情已经过了,不过境内还有火焰余烬,暂时还未派人进入其中探查。从南蛮郡出来的百姓都已在南竹郡安顿好了。只是我南竹郡内粮食却是不够了。”

           竹郡守起身回答道。

          “哦,我记得南竹可是产粮大郡。”

          “殿下,近一年里境内甚是不安,多有小人作祟;不良商贩高价收购粮食,不法之徒竟然肆意毁坏庄稼,还有山林中野兽因火情影响跑出深山与人争食,再加上支持粮草征伐南蛮。还有~”

          “好,可以了,你就说还差多少吧?”

          没让他继续说,凌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呃,起码还差一个季度,也就是一千万担的粮食。”

         “好,那就从北定仓调。”

         “殿下,北定仓不可轻动,如今中州蒙难关西直道上每日都有难民汹涌而来,所需粮草更是天数,北定仓是定国之本啊。”

          转运使李拓开口了。北定仓就在北定城,南蛮战争时都没有没有用上北定仓的库存,近几十年也是只进不出的,里面的东西都是采用最好的防护技术保存。

          “我自有分寸,下一个议题。”

          凌山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如今也到了要用的时候了,在他的计划中境内是不能乱的。

          李拓叹息了一声退了下去,如今的王上刚打了一场胜仗,正是乾坤独断的时候,他却是不好硬怼。

            “王上,北戎犯边,荼毒中州,我们是否要出兵,扫清寰宇。”

            程小单大咧咧站起来说着。

           “糊涂,如今我们自己的问题都还没处理完,就想着去给别人擦屁股吗?”

            薛万里站出来喝斥了程小单,又转向凌山。

           “王上,臣以为攘外必先安内,我们应该西征。”

           “什么?”

           “西征,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西征,征谁?古西王一族不是都已经灭了吗?”

           “难道,嘻……”

           当薛万里说出西征后,满堂都哗然了。可要知道,当今王妃可是西州公主,更有着古西王血脉。以凌家人护短的性子,如今他提出西征,怕不是嫌命长了。

             “司马内相有何见解?”

              听到凌山说话,阁内安静了下来,大家一起看向了司马昭明。司马昭明听到问话,显得很平静。

             “臣也以为当讨伐西荒。”

              “哦,这是为何?”

              “臣收到密报,南蛮谋乱及其近日境内不安,都有西荒的影子,甚至还有古西王族参合。臣怀疑是不是星圣城对我北凌有了想法。”

              “哦。”

           凌山略有沉吟,今日这事儿有点古怪啊,本来他的意思也是西荒,料想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必会受到群僚一致反对,他再来个乾坤独断,好杀一杀这些人的胆气,张扬一下自己的权威。现在却是不能如意了,不过他也没过多计较。只是司马的消息来的有些诡异,要知道幕后之人作事向来不着痕迹,西荒插手的更是不多,如何会被探的消息。看来是有人不想要北凌插手中州的事。

            “王上,老臣也认为我们应该征西荒。不然,等我们出兵中州后,有人在后面捅刀子就不妙了。”

            最后秦灰一言定局。

            明通阁的这场会议到很晚才结束,世事繁杂,有太多事情要处理,各种关系要去协调。

            此时的凌玥已经和撼天回到了明月阁内,他们正在一大盘鸭腿作着斗争。撼天经过了凌山这个把月的汤药灌溉,身躯大了一圈,根根羽毛如金钢铄利,长嘴一嘬,一根腿就到了嘴里,啪吱,啪吱两下吐出了一根骨头。

          “呀,小憨,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凌玥摇晃着两根冲天辫,一手一根往嘴里塞。今天一天她都在参加星武学院的招生考试,昨日已经完成文考,今日却是武考,几场比试下来可把她累的够呛。

           唉,听说新生还要去参加什么军训,为期一月。王兄这是在哪里想到的方法,可真狠啊。

         凌玥在心中感慨。

         凌山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人一鸟争食的画面。

         “好啊,我说这几日怎么都没见了撼天,原来是小月儿你把它拐跑了。”

          “呀,王兄,你咋来了,快,这还有一些吃的,一起啊。”

            凌玥的小眼在眶中打着转,拉着凌山坐到了饭桌前,拿起一块鸭腿就递给了凌山。

          凌山看着满桌的残羹冷炙,嘴角抽搐的接过了半根腿。当此时,撼天嘴里不自觉发出了咕的一声,撼天忙用翅膀拍拍圆滚滚的肚子,蹦下椅子撒丫子跑到了门外去了。

          靠,这肥鸟吃撑了。对了,他跑啥?

         凌山在心中犹疑。

         “呀,王兄,你快跟我说说军训都要做什么?”

        “秘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会很苦的。你要是怕了,可以不去,毕竟你还小。”  

         “小气鬼,我才不怕,我已经十四了,长大了……” 

           ~

           当北定城中的人们在享受着难得的宁静时,撼天又飞向了高空,它飞过了天荡山,天门山,古西口,沿着关西直道一直向东飞去,这一次,它飞的更快了,更远了,它的胸中有一股火热,有一股力量。在远处,有一条黑线蜿蜒,当它近时,才发现,那是一队队男女老少组成的长线从东边向西沿着直道前行。

           “咕,咕咕咕!”

            撼天发出了一声长鸣。

          “是什么东西在叫?”

         “快看,是一只白头翁,好大。大家快跟上,我们快要到北凌地界了。”

           莎莎秋风,吹拂大地,黄叶飘飘,此时的居庸关口,大将军左玉良丧气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抓着一块干饼往嘴里喂,嚼了嚼咽了下去,嘴里很干,提起水壶又喝了一大口,。望着周围几乎人人带伤的几百亲卫,大部分人都是一脸麻木,少部分人脸上还有恐惧的表情。

            左玉良是居庸关守将,本是为了替大晋守好西大门,防范北凌镇守在这里,军民共有数十万人,可如今的居庸关已经残破不堪,北戎的铁骑就在居庸关外,城里的百姓也已经向西逃走。

          “将军,这里守不住了。”

           有一名亲卫拖着伤腿挪到了左玉良的身边。

          “将军,你带着弟兄们到北凌去吧,我们不想死在这里。”

           左玉良望着这几百人投来的希冀的眼光,正要说些什么。

             踏,咚!踏,咚!

          “什么声音?”

          “是戎鬼,快,跑,跑。”

          两股战战,心神皆颤,众人显得很是慌乱。

          “不要慌,不要慌,听我安排,听我安排。”

          左玉良大声呼喊着,最后收拢了几十人将这居庸关一把火烧了。

           居庸关外,左玉良望着那冲天的火龙,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想当初,他可是意气风发,自认武艺高强,左家军也不逊于北戎铁骑,不顾众人反对出关,准备迎头痛击敌人;可现实是打脸的。当他率领左家军出关迎敌时,碰到的是强大无匹的弯钩镰刀阵,而他的左家儿郎,被镰刀划开了一条条喉咙,钩去了一条条生命。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有多天真,生命是有多么的脆弱。

          他跪在了地上,向着火龙的方向,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在火龙的这边,骑乘在北啸健马上的将士,金盔下的双眸倒映着一片火红,好像一片血。他的身后同样肃立着三千甲士。

          这个将士叫拓跋康,北戎大将,是北戎王的一把尖刀,从他散发的气势上可以看出已经到了大宗师境。便是他将左玉良打败,也是他一路从玉京向西追杀逃向西原的败兵。如果可以,他还想一直杀到北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