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门外女孩
我是一条鸟2019-09-19 14:322,924

  当时的我还在年幼时期,总是喜欢缠着我的外公,因为从他口中我能得知许多新奇有趣的故事。

  已经不记清小时候自己的模样了,但记得外公对我百般疼爱,并没有对我的纠缠感到心烦和无奈。

  今天我吃完早餐就飞速向地我外公家奔去,因为昨天外公答应给我讲一个很恐怖的传说,我并不知道恐怖的含义是什么,外公说就像老虎一样吓人!

  我内心顿时不禁又害怕、又恐惧,但更多的是迫不及待。因为我经常从大人口中得知那老虎是如何如何的,甚至还有吃人的传闻。

  到外公家后,我就径直地从小后门走了进去。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座茅草屋,儿时村里家家户户都是如此。

  一进门就看见表哥蹲在火炉边上忙乎着旺火烧锅,屋内陈设简陋,除了刀锅铲碗其他家具大多都是木制的,却也实用。

  “小一白来了呀,吃饭了没?”外公正坐在夹板凳上弓着腰切着那硕大的红薯,见我进来后便抬起头停下了手中的活打了个招呼。

  “吃了!”我一脸认真且大声地用稚嫩的声音答道。

  “哈哈!”表哥似乎被我逗笑了,外公更是眉展颜乐,我是不知所以然了。因为我的目的只有一个!

  “外公,我要听你说的那个恐怖故事!”我早已迫不及待了。

  “哦哦,先拿凳子坐,听外公呀慢慢讲。”外公起身拿着切好洗净的红薯,倒进火炉上一直咕噜咕噜冒泡的大黑铁锅里。

  “这是做什么好吃的啊?”我被这我认为是美食的美食所吸引,可能是早上心急来的太快没吃饱,我忍不住抿了抿嘴。

  “这是是红薯粥,嘻嘻!”回答我的是表哥,表哥可能是饿啦,不停地往火炉口吹气,想让这火更旺些。

  我也有些期待这红薯粥的味道如何,从墙边挪过一个小木凳便安静地坐在火炉旁,看着表哥不断地吹气我也想帮帮忙,不过却被外公制止了。

  “两个人不能同时往向火吹气,不然会肚子疼的!”外公六十多岁,整体来说有些消瘦,但表情严肃言语认真的样子,让我断了想帮忙的念想。

  我没有问为什么,小孩子总以大人的言语信以为真。

  表哥也停下动作,在屋里头找了一个凳子坐下后哦了一声,黝黑的脸蛋上沾了少许灰尘,边用手揉了揉眼睛边问道:

  “爷爷,你要说的是什么故事啊?上次你那个豆子大军的故事还没说完呢!”

  外公拿过夹板凳也坐在火炉边,用锅铲搅拌锅里的红薯粥,说道:“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那个故事以后再说,先说这个。”

  秋分黄昏,夕阳未落

  小吴,睦村人。自此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过门后,在这村里名气也大了起来,成了许多年轻人的楷模,但也招到不少人的嫉妒。

  虽然小吴父母过世的很早,但在妻子过门不久后就给他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三十有二的他,也算是半个人生赢家了。

  如往常一样,鸡鸣起来后,吃完妻子做的早饭便前往远山的地里干活了,剩下家里的一切和两个孩子都留给妻子打理管教。

  直至临近徬晚,小吴不禁有些疲惫,腹部的饥饿感也愈来愈强,虽然中午妻子已经带着两个孩子送过饭了,可能是这工作量有点大吧。

  简单的把地里收拾了一下后,小吴便肩抗着一捆砍好的木材准备归家而去。

  小吴的地是父母祖辈留下的,虽然路途遥远,处于深山野林,但是每年都收成都要比别家的多出那么一点。

  小吴走在熟悉的崎岖小道,周围杂草丛生,树木葱茏。

  在树林里走到一片空地,那片空地之间长有一颗高有三十多米苍天巨树,遮天盖日,直顶苍穹!

  望了望那颗巨树,小吴心存敬畏,因为父母祖辈都说这是一刻神树!保佑了这一方水土和一方人,千万不能冒犯。

  但奇怪的是,神树的树荫之下多了许多掉落干木树枝。

  若在平时,小吴定是不敢爬上去砍的,但是现在,这么多的干木枝如同天上掉馅饼一样摆在眼前,能不要?

  小吴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山珍海味、荣华富贵他求不来,但是这些干枝木材他却稀罕得很。

  不要白不要,小吴虽然心中有惧,怕得罪这神树,但他也觉得这是神树给他的馈赠。小吴是越想越合理,便放下肩上的柴火,快速地拾取地上的干柴,绑成小捆,这又才心满意足的继续赶路回家。

  回到家后,妻子已经在伙房开始烧火做饭,两个孩子还在床铺上嬉戏玩耍,见父亲回来后就一直高兴地围着父亲打转。

  陪两个孩子逗玩一会儿后,小吴便把还没放好的柴火准备放置到后门的后院去。

  小吴拿起那刚带回来的小捆木柴走到伙房,正在烧菜的妻子见丈夫走来,笑脸相迎。

  看着这美丽动人,本该生于富贵的妻子,小吴即是有愧但也无奈,只能对她恩爱有加,让她跟自己少受点苦。

  笑脸回应,并未多话,小吴主动的在火坎里添柴。

  三菜一汤,一家人齐坐一桌,简陋的屋舍里多了一片欢声笑语,小吴看着被王老师教导有方的两个孩子,心有谢言,因为我做不到这些,可能我穷极一生还是个农民。

  咚咚咚!

  一家人饭桌上其乐融融,并没有被这声音所打扰。

  咚咚咚!又是一遍。

  谈话声音骤停,屋内安静至极!

  咚咚咚!又一遍!

  小吴有些诧异,邻里往来从来没有这敲门的习惯,敲门声还是从后门传来的,小吴家的后院是封闭式的,除非有人翻墙而入。

  示意妻子孩子不用乱动,拿起挂着木墙上砍柴的镰刀向后门走去,想一探究竟。可能家里招贼或者招匪了!

  咚咚咚!再一次。

  “哪个啊?王老师吗?”离后门只有一两步的小吴试探性问道。

  咚咚咚!回应的只有敲门声。

  从门缝间可以依稀的看到门外站有一个人,小吴咽了一口唾沫,鼓起气,扭开门栓,一鼓作气打开门。

  原来是一个玲珑可爱,身材娇小的女孩,看着就如瓷娃娃一般讨人喜欢,小吴这才松了一口气,慈眉脸笑的问小女孩:“你是哪儿家的娃娃呀?”

  小女孩并未作答,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小吴,那是犹如星辰般的双眸,周围的一切似乎化为了银河,而她的眼睛是这银河中唯一的流星,是那么的绝美,又是那么的孤独。

  小吴就那么被吸引着,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早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迷惑,是不敢相信;接着又变成了痛苦和心酸,泪水夺眶而出,哭成了泪人;最后却是一脸愤怒!握紧手中的镰刀向饭桌走去。

  美丽的妻子看着一脸冷漠的丈夫静静的站在面前,紧紧地抱住两个孩子不知如何是好,刚想向丈夫询问时,下一刻却是人间两隔。

  小吴没有一丝停顿,眼前的三人似乎只是柴火,举起锋利的镰刀奋力一砍,就像真的劈柴般,一刀两断!

  咚——咚——咚…

  妻子的头颅与地共奏,但不是什么动听的旋律,她的眼里是什么呢?是痛苦、是迷茫?又或者是后悔?

  可怜的孩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哇哇地大哭,傻傻的还向父亲投去怀抱。

  妻子的xue不断地往外冒,桌上的佳肴鲜红一片,小吴的脸也没有幸免于难,他的双睛从始至终都没有眨过,如同人间恶魔。

  一刀,又一刀!

  镰刀上的xue不停滴落,夕阳落日的余晖从大门照射进来,与地上流淌的xue相比较,似乎它的鲜艳程度更胜一筹。

  小吴慢慢地举起手中沾满鲜xue的镰刀,直至自己的脖子,依旧还是一刀!到最他眼里都没有一刻犹豫,好像又在期待什么?

  一家人在桌底下又团聚在了一起。

  “不错不错,味道好极了!”我津津有味地喝着红薯粥。

  “哎呀妈呀!真香!”表哥回味无穷的说道。

  外公笑了笑,吹了吹手里那碗冒着热气的红薯粥,只是喝了一口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事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