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按照套路走
宁九篱2019-11-22 14:061,561

  赵四应收拾利索便去内宫领了牌子,今日她替生病的小言子去偏殿上职,一路上见有太监宫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她便心知肚明,想来这翠荷如今也不好受,她所思不错,今日翠荷走到哪里都感觉大家用异样的目光瞅着她,令她倍感莫名其妙。

  赵四应心道此事外间已然不是秘密,想来内宫的消息没有外间那么灵通,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将这沉底的泥搅一搅,让水更浑些!这么想着她便假模假样的端着洗脸盆向贵妃娘娘寝殿走去,刚到门口,就被朱黛姑姑拦在了殿门外。朱黛是伺候慧贵妃的老人,平时也惯是嚣张跋扈,见了赵四应都不屑用正眼瞧儿,傲慢的接过脸盆正要端进屋内,赵四应唤了她一声:“姑姑。”

  朱黛表情不耐的瞪着赵四应问道:“还有什么事?”待见到赵四应欲言又止的表情更责问道:“有什么事就快说!”赵四应装着被朱黛吓了一跳的样子,唯唯诺诺的凑过去小声道:“姑姑…难道没听见外面的传言?奴才想着这传言对贵妃娘娘不利,便请姑姑行行好,让奴才进去向贵妃娘娘禀告……”赵四应此时一副想借此事邀功的样子,那朱黛见她时不时的向内殿张望,知道这小太监的伎俩,便拦着她喝道:“狗奴才,贵妃娘娘也是你想见就见的?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有什么事就说,我自会禀告娘娘。”说着剜了赵四应一眼,赵四应见她上道,便装作为难的样子,再朱黛气急前忙将翠荷之事告之。眼瞧着朱黛那双小眼精光闪闪算计颇深,赵四应便知自己计成,忙退了下去。

  转眼,朱黛端着脸盆跨过门槛便向内殿走去,绕过八宝鎏金春睡屏,宫婢子挑起垂着的琉璃珠帘,正见一富贵逼人的美人儿斜靠在金漆襄玉的雕花木塌上阖眼浅睡,女子云鬓挽作流云状,上坠一支金凤彩玉流苏簪,那水晶流苏摇曳生姿,映着一身藕色流彩东丝裙光照四射,只见女子秀眉微蹙,神情极为不耐,朱唇轻启跟身旁伺候的女官言语一番,那女官便察言观色喊道:“你们这群废物,让你们打个水这么半天,这般怠慢可是不想活了不成!”

  正端着水盆进来的朱黛狠狠剜了那女官一眼,心道自己有把柄在手,看这小贱人张狂到几时,那女官正是这几日子风头浪尖的人物翠荷,翠荷见提着水盆的人忙赔笑道:“原是朱黛姐姐,怎么能让姐姐干这种粗活。”说着将朱黛手中的水盆递给身旁的小太监,看着小太监跪下服侍贵妃娘娘浴足,又回到贵妃娘娘跟前儿谄媚,看着贵妃娘娘被她哄骗的十分受用,朱黛心下愤然,她原是娘娘的陪嫁,满眼这宫中是与娘娘最亲近之人,如今来了个这么会拍马屁的,娘娘似乎还很受用,心里真是嫉恨不已,心下想马上将听到的消息告知娘娘,但见娘娘此时的态度,况且证据不足,再来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便隐忍了冲动从长计议。

  晚间赵四应走在去尚宫局的路上,见迎面走来一人,赵四应见那人便知鱼儿已咬钩,便谄媚的上前行礼,朱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早间你与我说的可属实?随我去娘娘那回话。”赵四应听她这般说,心道这货忒歹毒,自己不与娘娘说是怕此事若不属实,闹开了免不了获罪,让他个小太监说,若是有什么也是他传递谣言诋毁天家的死罪,这般浅皮子的套路,赵四应怎能如她愿,杏眸流转便道:“姑姑莫急,奴才这有个上佳的好计策,待与你慢慢道来!”

  二人来到僻静处一番耳语后,朱黛从起先的狐疑变为坚定的点头,最后奸笑的各奔东西。不出两天,翠荷的事便传进了慧贵妃的耳中,正在御花园赏花的重多嫔妃对慧贵妃明里暗里一番冷嘲热讽之后,她气愤回宫,摔了殿里好几个瓷瓶,坐在榻上,表情阴鸷道:“这个贱人!居然背叛本宫……”朱黛见时机正好,更是表现的忿忿不平将事情一番添油加醋的娓娓道给慧贵妃,陈景蓉听罢眸子透出寒光森森道:“去把那贱人拿下,看本宫不杀了她!”朱黛犹豫一下,便对愤恨的慧贵妃道:“娘娘,奴婢有一计,可解娘娘之气。”陈景蓉深了她一眼道:“说来听听。”朱黛低头耳语一番,但见陈景蓉眉眼低垂,嘴角忽而上扬,眼底溢满狠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监难为之摄政王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监难为之摄政王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