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清灵羽墨2020-02-01 07:273,442

  天空清澈湛蓝,像是被崭新的活性炭完全过滤了一切污秽杂色。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漂游。

  今天是周休,学校里没有安排课程。同学们都在组织着各自的假期活动,三五成群,十人一伙儿享受着大自然赋予的生命气息。

  学校门口一队接着一队的来来往往,像是赶集似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如此甚好的天儿都有伴儿出去逛逛去,但有极少数的宅男却是呆在宿舍里都不挪窝。

  张盛慢慢腾腾从篮球场走回了宿舍,一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路观赏着喧嚣热闹的场面。

  回到宿舍,大汗淋漓的张盛从肩上甩下快要干涸的毛巾放到水盆里冲洗,轻轻擦拭着湿透了的后背。

  “比赛赢了?”

  “当然了!必须要赢!这场赢得轻松。”

  跟张盛对话的没有外人,自己的舍友外加盟兄弟陈云鹤,与张盛一个年龄,上下铺的好朋友。平常都是无话不谈,推心置腹相交曰的性格。

  他也是这个篮球队的成员,是个有力度的中锋(自己所称)。自己总夸是“天才王子”,一顶乌黑透厚的帽子总是盖在圆咕隆咚的脑袋上,真有点儿像愣根逗逼的明星。

  他蜷缩着笨重的身体轻轻地翻来覆去,有时候紧皱眉头,牙齿上下咬紧,似乎很是疼痛。还时不时地向外吐气,向里呼气放松身体,防止疼痛。

  “你的腰伤好些了吗?”张盛问道。

  “好点儿了,不过还得去医院治疗几天就差不多了,大夫说的。唉!这是不能着急的事情。”陈云鹤答道。

  “是啊,少爷!难得腰折了一回,好好休息呗!”张盛讥讽道。

  陈云鹤想要自己立刻起身,由于能力有限受伤原因不能鲁莽的行动,只好侧过身子平躺一下头偏向一侧,眼神中带起了锋利的杀气,顿时不着调用大舌头说道“哎,你这是要搞事情啊!我为了篮球事业都已经光荣负伤了,你挖苦什么。”

  张盛走近陈云鹤的床旁,伸出两个大拇手指顺时针互相向下180度的大转弯,然后又轻轻用手指调皮地捅着陈云鹤的小腹部,一边捅一边说“亏你说的出口,什么为篮球事业而负伤,纯属扯淡!我听着就想揍你。你还不是因为在篮球场上起了色心,勾搭小姑娘未遂,最后让人家放大招把你虐了。人家姑娘是练过空手道的。你真该啊。”

  陈云鹤有些躺不住了,一只手臂重重的拽着床档缓慢起身,懒散地抖了抖身体。他伸出了食指打了小勾挑逗张盛过来,张盛一脸茫然,嘴角微微一笑打了个NO的手势。

  说了不过去的张盛同情舍友,善心大发冒着冷汗也过去了,陈云鹤开玩笑地给了张盛一巴掌,喃道,“我是打招呼好不好,打招呼!”

  张盛回,“好,好,打招呼。悠着点儿,少爷,别再闪着腰。你今天还去医院治疗吗?我陪你去。”

  陈云鹤不慌不忙地从二楼的扶手梯一步一步走下来。

  张盛整理好床单位,被褥工工整整叠成标准样式,很是到位。陈云鹤调侃地说道,“大哥,不用太利索,又不是在部队里至于吗?”

  张盛无语的瞅了瞅那位腰板残疾的少年,眼里闪着一丝怒火,“你是猪吗,陈云鹤!这屋里的床位就属你的圈里最脏了,空气都不流通了,还不赶紧整理。”

  说完拿起一件黑色的体恤衫抖抖毛絮穿在身上,紧接着又套上了白色的外套,整体看来很是潇洒。陈云鹤还是那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着浅灰色的薄运动服。黑色的“天才”帽子又镶嵌在圆咕隆咚的大脑袋上。

  张盛问陈云鹤,“你不赶紧换件新衣服吗,这都穿了好几天了。”陈云鹤说道“不换了,上个医院看病不至于的。”张盛激动的说“终于能穿自己的衣服了。”

  这句话不以为然,这是因为学校的规定:在校生除了周休和假期外不允许穿外来的服饰,有学校定制的校服,夏季冬季的衣服各两身儿,这样有时候衣服脏了方便清洗。

  男生女生的校服都非常漂亮,样式稍微模仿韩版风格,纯白色的衬衫,深蓝色的外套上还装饰有一圈金色的流苏,纯手工的风格剪裁,扣子是黑色的,衣服的胸前有缩小版的金质校徽。浅灰色的针织毛衣。男生的裤子是一色的西装裤。

  女生的校服更为短小,仅道腰部,而裙子俏皮的多,粉色与蓝色的花格,公主裙式的设计,不显单调。也有单调灰色的百褶裙。腰带是皮质的,简单大气的金属搭扣与挂饰形成呼应,不俗气。男生的衣领上扎着黯淡色的领结,看似端庄典雅。袜子是棉质的,过膝的黑色连裤袜,鞋子是白色的貌似帆布鞋。

  张盛扶着陈云鹤步履蹒跚地离开宿舍走到学校广场,陈云鹤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往外吐出来,空气真舒服。好像被关了禁闭刚被放出来似的,那个身影不知经历了多少沧桑,饱受了多少磨难,感觉人真的要变老了。

  五月的微风,飘着道边海棠花的清芬,轻轻地吹拂着学生们的面颊与发髻,吹拂着人们的胸襟,温柔的慰抚,如慈母的双手。张盛抻着如如孕妇般的陈云鹤走向学校门口慢慢走去不料却遇到了自己人,——“知音外加闺蜜”说白了就是大队长乔俊杰。

  他一边走去学校图书馆的位置一边手臂捂着胸怀,看似不知道里面揣着什么东西,眼睛东张西望地四处巡视。张盛和陈云鹤看着队长鬼鬼祟祟四处流窜,赶紧追过去踮起脚步偷偷溜在队长乔俊杰身后,走了有一段路,队长竟毫无察觉,漫不经心呵护着怀中的东西。

  陈云鹤趁其不备轻轻拍打乔俊杰对的肩膀。乔俊杰顿时吓坏了,毕竟是偷偷摸摸不光彩的事儿,贼心虚。陈云鹤和张盛伸手向队长打招呼“Hello,What are you doing?”两人异口同声的问着。

  声音太过妩媚还带着各种风骚式的小动作。乔俊杰眼神一愣,立刻收起捂着胸怀的手臂,站直腰板,非常的淡定。上一秒还是佝偻搭背的小偷小摸,这一秒变的精气十足,昂首挺胸。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出去吗?”乔俊杰疑问的表情。张盛和陈云鹤反问道“你在干什么,队长?”乔俊杰不懂两个小鬼的到来是何居心,连忙解释说“我去图书馆啊,看会儿书!云鹤,腰怎么样了,好些吗?”

  “先别说这个,老大。你先告诉我你怀里藏着什么东西,乖乖的交出来。要是好东西就一起分享吧!”

  说完陈云鹤双手掌心朝上自腹部至胸部运气,手背朝下再回去胸部至腹部吐气,之后运功抱球打出去再打回来,使出了必杀技“分筋错骨手”和“猴子偷桃”的招式,一招抓住手臂物体受到重力吸引直接动出来,另一招是相当于是搞偷袭,趁其不备,囊中取物,可结果都是未遂啊。

  队长反应灵敏及时闪过了他使出的绝招,就在这一闪一躲之际,他怀里的东西落在了地上,很精致的四方形粉色包装盒绘有心形图案,并且还闪烁着太阳照射下的金色的光芒。

  盒子看上去不大,很小但不是玲珑剔透的,也有几分的厚度。这么如此精心的准备都应该猜出到底是何居心,此时的心情定是紧张地,羞羞答答地,甜蜜而又复杂的。

  张盛、陈云鹤大吃一惊,眼睛睁的是别有亮光,乔俊杰见此不妙迅速想要拾起那个盒子,但是动作慢了一步却被张盛这个长得像猴子一般的灵巧双手夺了过去。

  “里面是什么?”张盛一边摇晃着盒子一边问道乔俊杰。

  乔俊杰霎时激起了心中怒火,冲嚷道“不许晃悠,你这个白痴。”

  张盛和陈云鹤又吃了一惊,“我靠!敢骂我们白痴,给他扔了”。

  陈云鹤吓唬着乔俊杰,同时叮嘱张盛“扔盒子”。张盛的捂着嘴偷偷地发出渗人的坏笑。乔俊杰恢复了平静,懒得跟他们较劲,这两个小鬼准时来调侃看热闹的,所以没必要太大动干戈。

  自己本来就是个心胸开阔,有良好素质的高材生,怎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况且还有艳冠群芳,冰雪冷傲,脱俗清雅的学霸美女许文静跟他搭配是多么,越想越不正经,想越大胆,哪个男人不好起这歹心,稍微胖嘟的小脸顿时开满了羞涩的情花似的,不要脸到极致程度。

  回到了正常模式,乔俊杰不慌不忙的跟两个小鬼说“好了,别闹了,把东西拿来吧,帅哥们”。听到这话两人很是舒服,“算了,都说这话了,小爷这次就放过你了。”

  陈云鹤让张盛把盒子还给乔老大。但是两人还是特别好奇,不假思索着,张盛却又问“老大,给我们看看盒里的东西?”

  乔俊杰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打开包装盒,盒子当真挺结实的,如此的折腾都没有破损和划痕,再看看里面的东西让二位惊呆了。是一块儿方方正正的海绵蛋糕,样子别是好看,口感柔软,绵滑,里面夹着层奶油,油香浓郁,整体是淡淡的香橙味道,一口品在嘴里别是一番风味独特,令人难忘啊!

  张盛看完觉得是无聊透顶,以为是什么物件可以把玩把玩,结果却是个食物美味感觉就是在浪费时间。陈云鹤却不以为然,口水快要流成河,真想去掰一角儿尝尝,真是个没出息的吃货。

  张盛连忙递给陈云鹤纸巾擦擦口水,他却用衣袖抹嘴角边的口水,哎呀!惹得张盛不忍直视,乔俊杰也不敢直视,侧着身子用手指擦擦鼻尖,就当什么没发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