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清灵羽墨2020-02-01 07:317,032

  深秋的夜晚总是透露令人凄凉的痛苦遐想,淡淡的月光洒在苍茫大地之上是一片宁静。站在远处眺望的星星点点、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激情的光芒。

  城市中那嘈杂凌乱的汽车鸣笛声穿梭在宽敞形状不一的街道上,一辆接着一辆,一排紧挨着一排,好似一行行流星在快速移动。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清楚看到万家灯火璀璨若星,一家家的人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缓解当天的工作带来的压力。

  商店里播放的音乐时而动感着时而伤情着领无数人们竟是假象着和幻想着对未来的美好和过去的释怀。

  不知是谁的身影走在灯光微弱、冷冷清清的街道上迈着深沉的脚步声低头深思。单薄的身子骨只穿着一件亮白色短袖T恤衫和一条浅蓝色的运动休闲裤,衣服的胸前标识着非常明显的英文字母“ALLA”,玲珑小巧的脑袋上漂亮的困扎着一束垂直精致很有气派的马尾辫,苗条身材,削肩细腰,很有气质的窈窕淑女。

  她的步伐透露着几分忧伤悲痛,弱小的心里面如同扎刺一般疼痛难忍,许久不能呼吸几乎快让人窒息。美丽无双俊秀眉目的脸上曾有几滴泪水逝下的划痕差点儿抹花了柔滑嫩白的小脸蛋儿,她很无奈的样子抬头瞅了瞅这个冷酷无情、自甘堕落的世道,命运对她竟是如此的不公平,心狠手辣的捉弄于手掌之中,摧毁她灵魂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看灯火模仿,坠落星光,心中所望,但更悲伤。眼看为虚,耳听为实。似曾释怀,但却心灰意冷,自身不知何去处?独闯天涯泪始干。那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无助是不时倍感怜悯、倍感同情。

  从现在开始的她擦干眼泪转换了心情,用阳光的微笑去勇敢面对困难的一切艰难险阻,不怕道路上的绊脚石,只有自己的坚强不屈才有最后胜利的曙光。

  就在这时候,在她的对面走来两名醉醺醺的男子,其中一个敞怀儿露胸的,另一个光着肩膀手中拿着衣服甩来甩去。他们走路姿势摇摇晃晃的。跟瘸腿似的左拐右拐,嘴里说不出几句完整的顺溜话,只是一个字一个字在嘴边突突着。女孩儿在道路那边顺行走,两个醉汉在道路这边逆行走。

  本是快要闭合迷糊的小眼睛瞬间变得等大巨圆,“大哥,快看前面有个美女啊,艳福来了。”一个醉酒小弟在大哥面前好色的偷笑着。“好啊,老子正好渴得不行不行的,就来了个熟透的红苹果,正好解解渴。”情况不秒,那二人的身影快速靠拢过来,已经把这个女孩儿当成目标。此时这个女孩还不知任何情况竟是向前迈着大步走去,两名男子拦截住她,围着她是水泄不通。女孩儿用美丽的眸子正瞪着两个男子,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声音透着有些慌乱、畏惧,但仍保持一份警惕和稳重。

  “小妹妹,看你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来跟哥哥们说。我哄哄你。”

  “你们快点儿给我滚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女孩儿慌忙的说道。

  “不客气,我倒想请教一下你会对我们怎样不客气。”醉酒小弟色眯眯的说。

  只见那个大哥伸出魔鬼巨掌牢牢抓住女孩儿的两个胳膊无法动弹,小女孩拼死挣扎誓不罢休的样子。

  “大哥,当心小妞儿野性难训啊。”小弟萎缩的样子说。“你懂什么,快来帮忙。野性难训,不野就没有味道了。”

  然后直接扯开女孩的衣领角儿开始猥亵,幸好抵挡的快要不然就摆脱不开了。女孩儿趁其不备正好伸腿直踢中他的要害。

  醉酒大哥顿时疼痛难忍,竟疯狂般的嚎叫着,女孩儿没跑几步却又被抓住了,一顿重重地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正是在这无助的时候身旁出现了义士挺身而出声音刚强洪亮的喊道“住手,放开那个女孩儿。”走近处一看,原来是个乳臭未干、气宇不凡的帅小伙——乔俊杰是也。

  他从容淡定、镇定自若地走到两个醉汉面前用手指着说“真是好的狗胆,赶在大街上调戏小姑娘,真不要脸。”

  “臭小子,你真是多管闲事儿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这是找死。!”说完两人伸展手臂向乔俊杰的方向打过去。

  现在乔俊杰体内有一股热流瞬间充斥于四肢各个血管和穴位,有使不完的力量一样。

  他拽着一名醉汉的衣领直接甩过去漂亮的回旋踢选着着重点靶位狠狠的踢倒在地,而另一名醉汉此时犹豫不决着到底要不要跟着上手,看到刚才的情形有些慌了手脚,左右晃着身体,步履蹒跚的样子与乔俊杰周旋半天,看看能否找到偷袭点。

  乔俊杰气愤之下瞪大双眼,用鄙视的手势激惹那个醉汉的情绪,“臭小子,你真是找死。”满腔仇恨、愤怒的跑向乔俊杰想要将他扑倒在地,可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乔俊杰如即旋风一般灵活矫健灵敏的身躯及时闪过他的招式,用力一掌拍伤了醉汉的腰部趴倒在地,疼痛难忍啊,无法缓解。

  两名的红色血值急需下降,蓝色爆发力也供应不上来,黄色体能也归零了。没想到竟在不到1分钟时间内如此干净利索的K。O他们。两人互相搀扶着身体落地而起。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你等着,山不转水转。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两人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躲开英俊潇洒、文武双全的帅小伙乔俊杰视线。

  旁边的许文静精神不定、情绪很是异常的紊乱,她背靠在后面粗框的电线杆旁蜷缩着身子,颤动的小手用力捂住自己胸口上的衣领,那俊秀而又怜悯的脸上顿时掉落几滴悔恨的泪水,嘴边不时地有几声抽泣的声音。

  乔俊杰走到她身边手中递出一张纸巾轻轻擦干她脸上的泪水,然后伸出温暖的手掌将她扶起来。

  “现在没事了,不要害怕,许文静。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许文静什么都没说忍不住扎在乔俊杰的怀里嚎啕大哭一场,现在急需的是这样的安全感有个坚强成熟稳重的爷们儿来为她保驾护航,而厚重硬朗的臂膀专门为她阻挡任何暴风雨的袭击。

  许文静放声大哭而充满着有些撒娇的神情说“吓死我了,呜……呜……呜。”乔俊杰双手轻轻尴尬拥抱着她的身体,因为他从来没有一次的这样近距离的亲密接触了。这就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爱之初体验。两人就这样拥抱了很久很久……直到许文静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乔俊杰也是第一次的享受着这种待遇。

  “喂,喂,喂,醒醒了,快醒醒……睡着了吧。”周宇涵使劲地摇晃着未清醒、神情还在朦胧的乔俊杰,“我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乔俊杰睁开慵懒的眼睛挠着凌乱的头发伸个懒腰哈气连天直打不断,眯着小眼睛看着对方,“兄弟,我真是佩服你啊。这种环境下你还能睡得如此安稳。”

  乔俊杰甩开现在正拥抱着的前方靠垫,嘴边的哈喇子又不断地涌出来赶紧擦拭着。身旁的许文静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幽默讽刺到“我们的大队长有个毛病,就是这个毛病说明又做了一场美梦。”然后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乔俊杰一脑门子汗呆萌的表情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文静,你没事儿吧。吓死我了。”

  “废话,我能有什么事儿啊。莫非……莫非你还梦到我了吗?”乔俊杰一听这话,脑子瞬间清醒了许多连忙解释道“不会,怎么可能。你太……。呵呵。”

  “太自作多情了,是不是啊?”许文静一笑百媚的回答。

  “这是你自己说的,跟我没关系,不好意思。”乔俊杰耍赖卖萌的表情故意挑逗许文静的耐力。许文静是一个拥有稳重性格和智慧扎实相并存的一代佳人,自热不受乔俊杰这一幼稚阴险的招数。

  她只是沉默地从衣服口袋中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小视频正在播放着,用手握着手机屏幕直呈现给乔俊杰面前观看。

  然后自己呢脑袋偏向一方得意洋洋的似笑非笑的眨眨眼睛。

  “这个人怎么那么熟悉,这睡觉的样式……,好啊,你敢偷录我睡觉的视频。”乔俊杰气愤埋怨道。

  “咱俩现在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许文静冷静成熟说道。乔俊杰立刻恭恭敬敬,态度温和,慢声细语说“对不起了,我错了,你能不能删了视频,或者千万别发微信朋友圈。”

  许文静抖动她圆溜溜明亮的大眼睛动情的回应“放心吧,我留个纪念保存下来。不会干那些阴险的事情哟,乖乖。”乔俊杰低头默认,无言以对。再怎么劝说也是白费口舌,纯碎是浪费自己的肺活量,浪费时间。

  而许文静则是在一旁笑意含蓄,水遮雾娆,媚意荡漾,可真是骨子里散发着妖魅的小女人。两位毕竟是朝气蓬勃,青春飞扬的热血斗志少年,就像是个快乐的小孩子似的不知天高地厚,不是人间烟火。

  “好了,二位,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该干正事儿了吧。文静,你有什么办法吗?”许文静灵机一动,脑子里闪出一道灵光,郑重其事地说“你们先在车上呆着别动,我有办法进去的。”

  “不行,我陪你进去,要不我就白来一趟了。”乔俊杰激动的说着。“之前你怎么言语,怎么陪着都行,但是现在是关键时刻你必须听我的,否则你会影响我的计划安排。”乔俊杰虽然安静的听着话但表情上也明显露着少有的担心和牵挂。许文静安慰他并在心情上给了一粒宽心丸,“我知道你关心我,这次不会有事儿的,我保证,放心。”乔俊杰只好默默点点头赞同意见。

  许文静手提着两个沉甸甸的大袋子准备下车往警局的门口方向走去,跟当初进出学校门口的步骤是一样的。

  “您好,姑娘,请问你找谁啊?”一位身穿民警制服的警卫保安大叔问道。许文静面带微笑恭恭敬敬地做了回答“您好,大叔,我找一下肖志宏警官,我是她的侄女麻烦通报一声。”

  “哦,原来是肖队的亲戚啊,好的,请稍等。”许文静则是客气地回应感谢之语。正当这个保安大叔手举电话筒刚要拨按数字键的时候,一阵清脆灵晰透亮的声音叫着许文静的名字,“文静,你怎么来了?”许文静向身后一转,玲珑水灵清澈的大眼睛杨柳细腰的身材着装一身儿藏蓝色警服,柳如细丝的长发被垂直困扎着一头马尾辫,精气十足,楚楚动人。

  “小刘姐姐,你来了。”许文静微笑说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有事吗?”“我想找下肖志宏叔叔,不知可不可以。”“当然可以了,我带你去。”说完拉着许文静的手准备走出警卫室。”“等一下,姐姐。”许文静稍等片刻,在沉甸甸的袋子掏出一盒套餐,味道鲜美,色泽鲜艳很有礼貌的递给保安大叔,说道“大叔,您还没吃饭吧。这是我我买的盒饭,算我请您的。”只见这大叔倍受感动,情绪紧张高兴的结过说“这怎么可以呢,姑娘。这太破费了。”小刘警官豪爽说道“哎呀,老李头,你就别客气了。赶紧拿着吧,不要辜负人家姑娘的一番美意。”“好吧,谢谢丫头。今后有什么,随时召唤一下。老头子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您客气了,大叔”。许文静回答道。随后跟着小刘警官走进警局。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先到这儿吧。该下班的下班,值夜班的去轮流倒班吃饭去。”队长肖志宏用刚强洪亮的粗嗓音慰问着同事们工作一天的辛苦日程。

  看到同事们现在的精神状态都有些疲倦不堪,脑容量严重下降并与体力消耗过超的表现。所有人都趴在办公桌上闭眼休息,有的还在整齐收拾着桌子上的凌乱不整文件,有的站起来懒腰进行顺畅的呼吸放松心情,有的却是换好了衣服马上回家配媳妇儿孩子吃团圆饭。队长肖志宏则是自己呆在办公室里呆呆静坐在办公桌面前,双手托额沉思了很久。

  “队长,肖队,你看谁来了?”一阵情绪高昂的叫喊声惊扰了肖志宏的休憩,肖志宏满怀好奇心立刻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眼前一亮,吃惊到“哎呦,这不是文静侄女吗,被什么风给吹来的。”

  许文静开心的下像一朵玫瑰花说“肖叔叔,没什么风给吹来,自己走来的。哈哈”

  “你这丫头又说大话了,多远的路程能走到这儿,不容易啊。丫头,来这儿干什么。”

  “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念肖叔叔和大伙儿了,特意送来一些工作餐来犒劳一下警察叔叔们的。”许文静幽默说道。“哎呀,这太让我们受宠若惊了,怎么敢呢。嗯,你还别说看着这些饭菜就很有食欲的。再说是我侄女送的多不容易啊,这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大家全都高兴笑起来。

  “小刘,小周你们把盒饭给现在在值岗位的警察叔叔们发送下去,不要辜负我侄女的一片心意啊。”肖志宏慷慨激昂的声音幽默的和侄女许文静说说笑笑。

  随后肖志宏带领许文静到自己办公室一叙,肖志宏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许文静,这丫头很有礼貌得双手接过。

  肖志宏用亲切的眼光继续调侃许文静说“丫头,侄女,这几年没见了,身高长了,个头也蹿了,变得成熟稳重。长相有几分姿色了,哈哈。倒是不虚“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啊”哈哈”。许文静含蓄羞愧的说着“肖叔叔,您又说笑了。我就是一般人,没您说的那么优秀。”

  “哈哈,你很谦虚啊。记得你小时候,你爸爸带着你总是去我家喝酒聊天,我们毕竟是几十年的战友了,感情深厚啊。有时候一聊就是半夜。你和你肖桉哥哥那时候两人玩的是不尽兴就不挪窝的那种。你俩玩困的时候,你周阿姨就把你搂在怀里过一会儿就睡着了,还别说你周阿姨就喜欢你,说许文静既懂事又……又漂亮,喜欢的不得了。如今你俩长大了,我们都老了……哎。”许文静深切的问道“周阿姨还好吗,我也挺想她的。”肖志宏继续说“你周阿姨身体还算可以,只是这几年她的风湿病犯了,腿疼胳膊疼的,人老了什么病都来了。这是正常现象。”许文静温和说“等有时间,我去看看周阿姨。”

  “好的,只要你一去,你周阿姨高兴的病都得好了,哈哈。”

  “那我肖桉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别提这个臭小子,越想越生气,本想让他考个警校当个警察什么的,非得弄什么破钢琴。还说将来开个钢琴管教学钢琴,一个大老爷们儿的整什么娘娘腔的,穷酸后生。”肖志宏埋怨道。

  “人各有志吗,肖叔叔。既然肖桉哥哥对钢琴感兴趣那就让他干吧。有理想有目标的人不可怕,最可怕是没有理想半途而废的人,只要带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奋斗终究会实现的,定会眼前一亮的。”许文静柔声细语的安慰肖志宏。

  “说的很对啊,丫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他都这么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只要有奋斗目标就该干啥就干啥吧。只要别太出格,不过分咱怎么都好说。我们老了,也管不动了……”

  “对了,丫头,你还有什么事儿就说吧。”肖志宏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没什么事儿啊,肖叔。就是来看看您。”许文静眼睛瞪大吃惊了回道。

  “你这机灵鬼丫头,你肖叔办案多年。别人心里想的什么都能猜得到,这都是以往多年的经验啊。你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有什么事儿?”

  “肖叔真乃神人也,一语就道破啊。好吧,我就开门见山了。您今天下午有没有拘留着两个小伙子?”

  “两个小伙子?奥,没错。你是说那个叫张盛和陈云鹤的家伙吗?怎么了?”

  “肖叔,他俩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您就网开一面放了他们吧!”许文静苦苦哀求道。

  “丫头,这两个臭小子的情况你还不了解吧?”肖志宏问道。“我有些了解,要不然就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了。”许文静腼腆着说。“肖叔,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绝不是什么误会。根据举报人提供的情况,人家是个姑娘,这两个臭小子居然还敢骚扰人家,占人家便宜等下风流之举,这能是误会吗?”肖志宏严肃苛责道。

  许文静默默含蓄说道“肖叔,以往我对张盛和陈云鹤的了解,他俩绝不会干出这种事儿的。他俩都是比较明事理的人,不会那么下作的。我敢用我的人格担保。”

  “你担保没用,人家有着证据呢。这个证据很独特吓得我都没敢看,你猜证据在哪儿呢,竟然在自己的胸口里,自己就扒开了衣领露着胸口的,我立马把眼睛蒙上了。据你小刘姐姐说上面有个红点点儿什么的。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是那个小姑娘故意自己瞎折腾的,可能就是给他俩个教训,那个小姑娘心眼儿太多,也会算计啊。”肖志宏深切的说道。

  “本是没什么大事儿,我之所以把他们拘起来是因为他俩不服管教,明知道犯错了还是如此的不服气,大言不惭、理直气壮的有理。这么小小的岁数就这样长大之后到了社会那还了得?正好替他们的父母和学校老师好好管教他俩。”

  “他们已经知道错了,肖叔。不满您说,举报者的表哥和我的另一个同学就在警局门口外等候。小姑娘的表哥说全都是误会,他这个表妹娇生惯养,性格独宠,一肚子心眼儿呢。再次希望肖叔给他们次机会表现,我敢做担保。我回去好好批评他俩。”肖志宏沉思半天终于想通了“好吧,既然侄女都苦苦哀求了。当叔的哪能不给面儿啊,但是你要说这次他俩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应该懂的。我也没想关他们几天,只要说几句软话认个错就行了。”许文静立刻回应道“我知道肖叔的意图,我敢保证……呵呵。”肖志宏指了指许文静的鼻子说“你这鬼丫头。”

  在肖志宏的陪同下,俩人一起来到了这面积不算大,只有着不到10平米的小型看守所里,外面只有一人笔直的站在原地不动,毫无松懈的样子负有沉重的不辱使命感。

  看守人员给队长肖志宏严谨的敬了一个礼,肖志宏也回了个礼节。两人跟上前去看看里面那两位小伙子的动向。

  只见张盛和陈云鹤俩人蔫了吧唧的蹲在里面没有任何的动力了,凌乱的头发耷拉着如同丧家之犬,脸色焦黄凄苦样子十分难看,身体的衣服也是皱了吧唧的失去原有的弹性没有任何精气神儿了。

  “两个小伙子站起来,你们看看是谁来了?”张盛和陈云鹤徐徐抬起头来,等到的人还是终于来了,他俩所盼望着的救星一定是关系跟他俩关系密切不错的人,不是乔俊杰就是许文静了。眼泪忍不住的放开水闸开始往外冒出,“姐,你终于来了。我很感动啊,我们知错了。”

  陈云鹤嚎啕大哭像个小孩子似的搂在姐姐的怀抱里痛哭。许文静用手去擦拭陈云鹤的眼泪同情的说“你俩都受苦了,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啊。”

  “两个臭小子,之所以把你们弄到此处是因为你俩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完全不把叔叔放在眼里,…………。所以这次要好好教训你们,这么小的岁数就敢犯浑长大以后那还了得。你俩的事儿今天就算了,下次在让我逮住你俩就再也出不去了。把门打开,让他俩走吧。”张盛和陈云鹤乖乖地从里面走出来,虽然是背负着如此不正当的名誉但也没再敢言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