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和亲(二)
兮媛2019-10-04 21:553,116

  马车上,古宁玉把之前带在身上的金银珠宝都丢在了一旁的包袱里,她现在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估计就是腰间的玉佩。

  古宁玉记得晚香提过,这玉佩是那位太子送来的定亲之物。

  此玉晶莹剔透,品质珍贵,一看就是上成的好东西,仔细看去,还能发现这个于上刻了一个‘轩’字。想必这玉佩应该常年被他带在身边。

  这么个贴身之物居然会交于她做定亲之物。奇怪!

  古宁玉以为她此刻的身份和一个冲喜丫鬟没什么两样,本来她还在想这位太子是否会因为此事而轻视自己。

  但这太子似乎并没有轻视她,反而还送了这么一个贵重的定亲之物给她。

  就目前看来,这位凤国的太子人还算不错。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抱个大腿,这么想着,古宁玉的心情就好很多了。

  云溪还在等着古宁玉的下一步指示,“公主?”

  “嗯~云溪,本、宫突然有些想吐,不如你扶我下去走走吧。”来这几天,古宁玉还是不太适应自称‘本宫’。

  “是,公主。”

  下了马车,古宁玉佯装着想吐的样子,拿着手帕的手轻轻的捂住嘴。

  云溪机灵的上前搀扶,“公主,您千万忍住,别吐在这衣服上,奴婢带您去那边的树林里透透气。”

  云溪表现的非常担心,好似深怕她吐在这嫁衣上,周围的侍卫也没阻止,竟然任由着两人离开。

  只是暗地里有两个人神色喜悦的看着她们离开。

  在送亲队伍的左前方是一片丛林,云溪搀扶着古宁玉来到一条小溪边。

  云溪搀扶着古宁玉的两双手渗出了丝丝冷汗。她此刻唯一的依靠就是古宁玉了。

  殊不知,古宁玉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她只是在强装镇定,她的命此刻就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她不能乱。上一世没好好活着,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起码不能在这里丢了命。

  “公主,没人跟来。我们是不是可以放心了。”云溪看了看身旁古宁玉。

  云溪看到身后无人,紧张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不要回头看。”古宁玉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云溪紧张的‘嗯’了一声,就不在多言。

  这个竹林有些绕,古宁玉带着云溪绕了好久,她们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公主快看!”

  “在外,叫我小姐就好。”古宁玉没想到在这片被竹子和树木深深围住的地方居然会有一个‘小居室’。

  这上面写着‘墨竹小苑’四个字。还未靠近古宁玉便闻到了一股书卷的香气。

  “小姐,这里面一定有人,我们有救了!”

  “云溪不可。”古宁玉拦住了要上前的云溪,“我们若是贸然打扰怕是会连累到别人。”

  就在古宁玉犹豫着要不要前去打扰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衣的公子走了出来。

  “两位姑娘在这徘徊许久,不知是否遇上了什么事需要本公子帮忙。

  为美人效劳,本公子乐意至极。”他的话说的有些轻佻,但古宁玉却愿意相信他。

  “小姐。”云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颜色的男子,俊逸的面容笑的有些放荡,却丝毫不会让人反感。

  纵观整个古国,她还没见过比面前这位男子更好看的。就连古国的第一美男都不能与此人相提并论。

  古宁玉看了眼男子身侧挂着的玉,眼神有些闪烁,“公子,实不相瞒,我们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今日本是我出嫁之日,奈何路上遇到劫匪,所以才在这片竹林之中迷了路。”古宁玉简单的说了一下他们的遭遇。

  “哦?我与兄长在这十多年了,倒是第一次听说有劫匪,姑娘莫怕,现在天快黑了,我兄长这小苑还有多余的几间房,不如姑娘今日先在这住下。

  姑娘放心。我兄长姓‘常’,名‘轩’,我单名一个‘竹’字。

  姑娘你可随意称呼。”最后一句话,凤竹说的及其古怪,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云溪虽然喜欢看帅哥,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姐,这男子若是坏人,她们岂不是狼入虎口。

  而且,未成亲的女子贸然与两位男子住在一起,恐怕有损名誉。

  不等云溪说话,“多谢公子相救,今日之恩小女子定不会忘,若他日大公子与常二公子有需要,只要小女子能办得到,定当力所能及。”

  古宁玉向凤竹和里面的那位‘大公子’福了福身,感谢道。

  这位锦衣公子,看着装与挂在腰间的玉佩就知道此人必定是非富即贵,但这位公子似乎是有意告诉自己那位‘常大公子’。

  常轩?

  云溪看着古宁玉欲言又止。

  凤竹带着古宁玉和云溪进了墨竹小苑。这个小苑里除了一些书卷香之外,还有一些花香,像小雏菊的花香,淡淡的。

  在这里古宁玉莫名感到安心。

  路过一座凉亭的时候,古宁玉突然微微欠身。这个举动谁都没注意到,但是凉亭里的人却注意到了。

  他似乎有些惊讶女子的观察力,毕竟他的面前可是摆了一个白色的画屏,一般人是绝对不会想到里面有人。

  他朝着古宁玉的方向微微点了下头。

  凤竹带着古宁玉来到其中的一间厢房,便告辞离开了。

  等到凤竹离开后,云溪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道:“小姐!您不觉得那位公子答应的太果断了吗?他连我们姓甚名谁都没有问就放我们进来了。

  莫非、是有什么阴谋!”

  云溪觉得小姐是刚逃了虎口又进了狼窝。

  古宁玉失笑,“傻姑娘,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

  再者,那位常公子身上的锦衣,一看就知道是上等料子,而且他挂在腰间的那块玉佩,玉质与我身上这块并无差异。 所以我断定那位常公子的身份必定尊贵。你觉得他能图我们什么?”

  “好像是这样的,那位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是奴婢多想了。”

  “没什么,你也是为我着想。”古宁玉摇了摇头,示意云溪不必多想。

  墨竹小苑的凉亭里,凤竹饶有兴趣的盯着端坐在对面看书的男子,“大哥,你让我把人请进来,怎么也不去看看。”与凤竹不同,这男子穿着一身白色锦袍,单薄的身体看上去有些令人心疼。

  那张精致到无法挑剔的面容有些苍白,淡漠如水的眸子没有任何波动。

  见男子不说话,凤竹便继续说道:“我本来还以为小嫂嫂会如传说中那般,粗鄙不堪。

  没想到传言害人。这位小嫂嫂根本不比京城的大家闺秀差。虽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但那双眸子却生的及其灵动清秀。

  我敢保证大哥你一定不会讨厌。”

  听到最后一句话,男子突然笑了,不过笑容中带了些苦涩,“二弟,咳咳。我这副身子哪有资格嫌弃别人,我只是担心她。嫁与我这样的人和嫁给死人有什么区别。咳咳、若不是父皇和母后坚持,我,真不想毁了她。咳咳咳咳咳~”

  没错,此人就是古宁玉将要嫁的凤墨轩。

  说道最后凤墨轩突然咳嗽不止,凤竹连忙给凤墨轩倒了杯茶,“大哥,你为何总是这般轻贱自己。在我眼里,你就是最优秀。你若不想我提起那女子,我便不提了。”

  凤竹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不提那女子了,只是大哥如今已二十六了,身边却没有一个女子。

  他只是希望能有一人陪着大哥,相濡以沫。

  “有人吗!有没有人!有人就出来下!”突然,小苑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叫吼。

  不等凤竹开口,凤墨轩便对着隐藏在黑暗中的暗卫吩咐道:“不要再让我听见他的声音。”话落,暗卫瞬间消失。

  凤竹有些惊讶,他还第一看见大哥为了一个女人动怒。那声音里含着的分明是杀意。

  呵呵,凤竹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这才不过一面之缘,怎么就能上心到这种地步。

  其实凤墨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冲动,从古宁玉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看见她了。

  那样灵动的眸子似璀璨的流星一般,照亮着他的心底,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过是个初次相见的女子,为何他的心里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感。有些麻麻的、甜甜的,酥酥的。

  他也说不清。

  夜晚,黑暗彻底布满整个天空。

  古宁玉拒绝了云溪守夜的要求,她让云溪去一旁的客房好好地休息。

  都是人,这几天下来,云溪一直在外替自己守夜,古宁玉一直都看在眼里。

  云溪也是拗不过古宁玉,只能回去休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宠到底,太子的宠妻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