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长安(求收藏,推荐票)
夜帝2019-09-21 11:582,558

  唐历,昭文十九年,夏。

  霜州,白琼郡以西的天目山高耸万丈的山峰之上,一只苍鹰振翅腾飞而起,沿着唐朝人进出西域诸邦的商道上空一路向东翱翔,鹰眸顾盼之间,掠过祁连山脉,弯弯九曲十八弯的黄河,琼花剪影,江山锦绣,直到虎踞龙盘,磅礴恢弘今胜昔的长安城上。

  狂风一连席卷了好几日后,总算停息了下来,久违的阳光再一次洒入长安城。

  炎炎夏日,繁花似锦,长安城外一辆简朴的马车走上了一条平整的大道,车外也变得热闹起来。张继掠起车窗朝外看一眼,便见路人如鲫车水马龙,其中不乏穿着各色奇装异服的外邦旅人和商客,还有人牵着骆驼载着货物操着不同的语言和口音,仿佛就能从他们身上看出从西域丝绸之路上带来的疲惫和风尘。

  “张公子,长安城到了。”

  “哦,停车吧!”

  张继跳下马车来,抖落一身的风尘仆仆的疲惫,他驻足观瞻了这座闻名于史的盛世古都。禁不住深吸一口气。

  惊艳!

  或许唯此一词,足以形容张继此刻的感觉!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高大巍峨的青砖城墙雄壮威武护卫着且见证着帝国的兴衰繁华,城头之上旌旗猎猎甲兵威武。这样一座边长数十里的巨大城池,绕着它走一圈都要整整一天的时间。宽达一百五十米直通皇城的朱雀大道,城中的里坊宛如棋盘整齐分布,数十条大街东西纵横南北捭阖,人流车马川涌不息,却也别有一番古朴奔放的壮丽景象,如同浑然天成的泼墨画卷!

  张继望着眼前这座梦里遐想无数次的大城,顿时感觉自己渺小如蚁。

  虽然不是登山望岳,但张继则分明有了一种会当凌绝顶、眼前豁然一亮心胸为之一展的感觉。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想不到这座盛世长安城,竟是这样的壮观大气!”张继深吸着气,近乎于贪婪的欣赏着磅礴帝都的景象,心中暗忖道:盛世帝都果然不凡,古今有多少青史留名的人在这里书写下无数风流。我张继岂能落后?也当仁不让先贤诸公。

  盛世无双大唐风流,我张继必将也有独领风骚的时候!

  长安城安化门前热闹非凡,有驾着车马走货的商人,也有官车甲士护卫的朝廷命官,进城赶集的附近村民,车来人往,络绎不绝,又是一个大好天气。

  此时,一位身着粗布衣衫的书生站在安化门前,行囊里装满了书籍,头戴一顶斗笠,风尘仆仆,正是赴京赶考的张继。如今临近科考,像他这般从千里之外赶赴长安的书生也不在少数,不过他的出现,还是吸引了周围行人的一些目光。

  有朝一日他若中榜,那可就是鲤鱼跃龙门,从此身价暴涨平步青云。这哪怕不能巴结上,却也最好别惹着他。虽说名落孙山大有人在,可运气这种东西,谁又说得清呢?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原来这就是盛世长安,果然名不虚传。”

  张继显然是头一回来到长安,不同于江南的委婉细腻,看着眼前繁华街巷人潮如海,好一个盛世长安。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张继此时虽滴酒未沾,书生意气却早已漫醉其中。

  如今距离科考还剩些不多日子的时间,他也并不着急。生性爱酒的张继早听闻长安美酒胜过佳人,如今难得来一回,又怎能错过这绝佳好时机呢?他来到一家酒馆,走到楼上找了个位置坐下,叫上了一壶酒,细细品味着这夏日长安。

  此时还未到晌午,酒馆里的人并不算多,张继品着酒不知不觉竟走了神,幻想着发榜当日,看到榜首上那熟悉的名字,不禁眉开眼笑起来,他的思绪又回到家乡那个邻家的姑娘身上,那个叫王晓薇的青梅身上。

  郎来骑竹马,绕床弄青梅。来日金榜高中,必不负她一腔深情厚爱。

  ……

  张继,字懿孙,寒门出身,整个襄阳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才子,他考上了秀才,又当上了举人,所有的人都相信他这次一定会高中。

  人生路上一帆风顺的张继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张继的初恋情人更是这么认为。

  张继的初恋情人王晓薇年芳二八,面若桃花,明眸善睐,待字闺中。这是怎样地一个女子呢,她爱张继爱得热烈,为了张继曾经亲手撕毁一张指腹为婚的婚约,当着爹娘的面说要嫁给一个叫张继的男人,而那时的张继对王晓薇的爹娘而言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宛如深海里的水草,氏族阶级门第观念成为张继和王晓薇爱情的绊脚石。王晓薇爹娘做梦都没有想过女儿突然说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王晓薇的爹娘一脸茫然。他们不知道张继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有着怎样的身世背景,作为爱女如命的他们怎么可能不派人查,他们派人去查。

  一查就查出张继的家庭只不过是普通寒门子弟,而自家则是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既然门不当户不对,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就是棒打鸳鸯了。

  但两位老人家万万没有想到,女儿的性子是如此的贞烈,王晓薇任何事情都可以依自己的爹娘,唯独这件事,唯独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她要自己作主。这一切都因为她爱张继爱得太深。在坚如磐石的爱情面前,什么媒妁之言,什么爹娘之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王家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执拗不过女儿的性子,王晓薇的爹娘决定妥协。

  只有一个母亲,只有一个父亲,爹娘的生养之恩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王晓薇也决定妥协。妥协的结果是:王晓薇可以嫁给张继,但张继必须高中。高中什么并不重要,只要是进士就可,因为只要中了进士就等于双脚迈向了成功,如果能高中状元,那当然是皆大欢喜。

  王晓薇没有理由相信她所爱的人不能高中,所以当她把这样一个结果告诉张继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难过的表情,有的只是惊喜,她惊喜的告诉张继,她的爹娘已经同意和他在一起了。而与他在一起的条件,王晓薇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直到离别的这一天,直到张继踏上长安之路的这一天,王晓薇才不经意的把这个条件说了出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继本来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他听出了王晓薇的言外之意。假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能够高中,但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不能高中,万一这百分之一的机会被自己撞上了,将会意味着什么?这将意味着他和她结为连理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不言而喻,这是一场对张继格外重要的考试,不光是为了做官,还为了爱情。

  所以。张继在父母的期望,乡党的资助下,怀揣着梦想来到了长安城。

  -------新书刚开章,离不开书友们的支持和鼓励,希望朋友们能推荐,投票,投资本书,把本书养起来,加入你的收藏,欢迎书友在每章节大量的评论和夜鸽互动,夜鸽会认真好好写出精彩的故事回报你们。

继续阅读:第二章:会试主考(求收藏,推荐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