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会试主考(求收藏,推荐票)
夜帝2019-09-23 11:152,478

  唐历,昭文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晴。

  火辣辣的太阳打在宏大,壮丽的宫殿琉璃瓦上泛着金光,屋脊上的飞禽走兽宛如热的喘息不过来气了。

  隆和宫除了具有唐朝宫殿白墙、黑瓦、绿脊、红柱,以及赭黄色的斗拱等庄重的特点外,还有树木、花草、水池等,亭台楼榭,山水沧池,布列其中,显示着后宫的幽雅和美丽。

  烨文帝齐柯就居住在这里。

  此时,大太监李辅国刚刚帮烨文帝打理好服饰随着齐柯走出隆和宫往含元殿而去。

  含元殿是唐宫最大的宫殿,是唐国大朝会的所在地。帝国的权力中枢,皇帝登基、大典、重要朝会都在此举行,也是唐国决定国家大事的宫殿,唐国所有的国家大事,政令都是从这里出。

  早在一大清早的时候,宫城的大门也缓缓而开,御马监刘礼公公打朝天门里出来,引着在外等候的首辅杨英睿,左谕德韩煜祺和礼部尚书马周就进了含元殿。

  不过到了宫门口,刘礼却是停下脚步,转身略略施了个礼,道:“诸位大人,皇爷吩咐,叫元辅大人和韩大人先入内觐见,马尚书且在偏殿稍候!”

  今天不是大朝会的日子,马周正不知道自己为何被突然召过来,一听刘礼的话,顿时明白今天的主角是杨英睿了,毕竟那天廷议的时候他也是在的,朝局有些动荡,南方又有水患,正好他也不想掺和这摊子事儿,顿时松了口气,拱了拱手道。

  “那好,老夫我便在偏殿等着就是!”

  刘礼歉意的拱了拱手,随即便引着杨英睿和韩煜祺二人入了含元殿。

  “臣,参见陛下!”

  因是宫内召见,齐柯穿的也就没有那么正式了,一身蟠龙便服,头戴翼善冠,坐于御座之上。

  而底下三人则是恭敬行礼。

  “呵呵,诸位爱卿都来了,刘礼,赐座!”

  齐柯摆了摆手,口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温雅。

  “谢陛下,赐座!”

  不过对于皇帝的这种态度,首辅老大人面上恭敬的很谢恩,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嘀咕,今日皇帝未免随和的有些过分了。

  “今日请爱卿过来,是因为想问一下科举的事情都准备的怎么样了?,主考一事选定了没有?,此事事关重大,朕十分关心,故而请杨爱卿过来询问会试的进度如何了,不知如今内阁可有动议?”

  开门见山,此处没有外人,齐柯也不掩饰自己的来意,瞥了一眼一旁的韩煜祺,口气温和关切的开口问道。

  杨英睿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皇帝果然是为了此事而来,唐国延续前朝惯例,会试三年一次,而每次会试,礼部都要用足足一年的时间来准备,按说主考官早就应该定下来了,但是原定人选突然几日前突发急症病故了,所以才有了皇帝这一问。

  “回禀陛下,内阁尚未商议此事,按规矩,须得由吏部送了名单上来,再由内阁议定,如今内阁的名单还没递过来,所以内阁还未商议!”

  虽然知道皇帝是明知故问,但是杨英睿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接着有道:“老臣斗胆,敢问陛下,今岁举行的会试主考突然病故,这次主考官人选该如何选定?”

  这就进入讨论主考官的环节了?!。

  “会试主考官当出自清流甄选而出,同考官亦然,举子们若中进士,当入翰林观政,故而朕的意思,此次会试的主考官,我看不如就让礼部尚书马周担任好了,至于同考官就不必苛责了,清流科道皆可,此事由内阁商议,尽快递个奏疏上来,也好让礼部着手准备!早日为国朝选拔人才,为国效力才是。”

  望着大殿中的杨英睿,烨文帝齐柯微微一愣,目光微缩,心中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果然是老而不死是为……那啥,自己这才刚刚露了个口风,杨英睿就察觉到了自己的用意,这份政治敏感性,果然不愧是百官之首。

  不过察觉到了也无所谓,他也没想着能掩饰自己的用意,就趁着这次机会,试试这朝堂的水,到底有多深吧!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齐家的天下。

  烨文帝齐柯脸上的冷意一闪而逝,却是没有被杨英睿看到。

  此刻的老首辅心头巨震,因为皇帝这两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心中属意的主考官,必是刚刚调礼部尚书兼管翰林院的马周了!那么前主考官的病故就有些令人深思了。

  而主考会试,一般来说,是升任内阁阁臣的前兆,但是内阁如今早已满员,若是要再进人的话,必然要有人退出,而内阁的五位阁臣,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是谁,大家如今皆是心知肚明……脸上的冷意一闪而逝,却是没有被杨英睿看到。

  ……

  科举会试是每一个寒窗苦读的士子都重视且在梦里千百度辗转的方式场景。

  一个毫无功名的白丁,经过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六轮考核,才能正式成为进士的一员,拥有正式踏足官场的资格。除去只排名次而不刷人的殿试,前五道考试,足以将九成九以上的士子挡在官场的门外,能够得中进士者,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人物。

  所以,有条件的人更是提前一年进京备考,而像张继这样的寒门学子大多数是或借助于在长安的亲朋好友,或是如他一般临近会试的日子进京赶考,寄居于客栈之中。

  而客栈酒楼也乐见其成,要是有哪个学子高中,自家的客栈酒楼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名声在外了,所以,每到这个日子几乎长安城中所有的客栈酒楼都会早已扫榻以待了。

  长安居大不易。

  张继在长安并没有亲朋在长安居住,早在进京赶考前就早已经与在长安备考的同窗好友吕星海书信来往,为自己在松江会馆预留好了地方,长安的会馆就是同乡官僚、缙绅和科举之士居停聚会之处,也称作试馆。

  “哐当!”

  与此同时,酒馆中沉积在往事遐想的张继,这一下声响,却在这时,这道吵杂的声音打破了他这美好的幻想。

  张继回神一看,原来是隔壁桌正上菜的店小二失手打破了一个盘子,摇头笑了笑,张继努力把思念青梅王家小姐的念头从脑海中赶走,提杯饮下了杯中的美酒,走出了酒楼往先前已经向店小二打听好松江会馆的地址而去。

  马车一路颠簸不提,加上下了通往长安漕船最后那几十里山路,令张继疲乏不堪,此时他也无暇在看长安京华里什么风景,酒意上头令他更加的疲累,他只想一脑门子赶快赶往松江会馆寻到好友吕星海,等待安顿下来过后。赶快找个枕头舒适睡个好觉。

  等到起床过后,相约同窗好友在一起好好一日看尽长安花。

  ------夜鸽说:新书开卷,急需要书友们的大力支持,收藏很重要,评论和宣传也很重要,拜托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大朝会(求收藏,推荐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