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贡院开考(求收藏,推荐票)
夜帝2019-09-25 16:503,811

  张继看了一眼,继续在雨中等待。

  到了快中午时,下面终于轮到江南举子入场了,张继缓缓走向贡院,抬头打量。

  贡院是原来会试的考场,即开科取士的地方。各地举人来此应试,好象向皇帝贡奉名产,期初前朝武周时期没有专门的考场,唐国立国之后才为了科举选士所建造,故名贡院。

  长安贡院建筑布局严谨,墙垣高耸,环境阴森,公堂、衙署高大森严,考棚则十分简陋。外层围墙三重,有外棘墙、内棘墙、砖墙。考棚计有9000多间,按《千字文》排布。贡院的四角还有瞭望楼,主要起到监视作用。东、西砖墙各开一砖门,门内有牌坊东为“明经取士“,西为“为国求贤“,南墙外有砖影壁,墙之左右各辟一门,门内正中有“天开文运“牌坊,正中轴线有大门、二门、龙门,亦称三龙门。(注1)

  门内有明远楼,楼为三重檐,歇山十字形屋脊,楼下四隅各开券门,至公堂七间,尖山式悬山屋顶,前出抱厦五间,两侧有东、西大库,东、西更道各设木栅,为东、西文场,各有号房五十七连(排),东文场内有官生号房六十一间,西北隅有小号房四十连(排),其它建筑尚有总裁、副总裁、考试官、御史等官员的公堂、居室、点名厅、守备厅、监试厅及刷印刻字、誊录、受卷、弥封等处所。考生进贡院时要经唱名、搜检、领卷等极严的手续,并有军队弹压、形如囚犯。(注1)

  有唐国诗人魏扶诗云:梧桐叶落满庭阴,锁闭朱门试院深。曾是昔年辛苦地,不将今日负初心。

  长安贡院里共有九千多会试考棚,又叫号舍,以木板房搭盖,所以十分容易着火。

  长安贡院的“锁院贡试“最怕着火,而着火的事件却经常发生,因此院内有很多大缸盛水以备救火。但杯水车薪,实是虚设。贡院着火的事件很多,如在唐元三年的秋试,首试的头一天,就着了大火。最严重的一次,是唐元七年,春试的第一天夜晚,考场着火,烧死了九十多个考生。烨帝齐卿给死者每人一口棺材,埋葬在通化门外的空地,并立碑“天下英才之墓“,人们称为举人冢。(注2)

  贡院屡屡失火,不得不改建,烨文帝齐柯登基过后,贤相宋璟为相时,主要把长安贡院改木板房为以砖瓦结构为主的建筑。使防火性能加强。在齐柯刚登基时期,又把贡院修葺一新,竣工时齐柯还亲自去视察。并作诗,诗句中有:“从今不薄读书人“(注3)

  到时候能不能住入砖瓦结构的号舍,只能凭考生自己运气了,若是到传闻中的雨号,臭号,只能怪自己手气不好。

  浙江举子搜检完了,当下轮到湖北举子进场。

  贡院里的监考很严,进贡院大门时,要进行严格的搜身,以防考生的身上藏有“夹带“。所谓“夹带“,即是把考试的答案或提纲藏在身上。如有夹带,则送刑部严办。当考生进入考场的考棚后,就要锁门。称为“锁院贡试“,因贡院的外围四周是用荆棘围圈的。所以又叫“锁棘贡试“。

  监察会试的兵丁对于参考举子搜查自是十分严苛,一名堂堂举人,有功名在身的人,要双手按墙,把头低下,将衣袍解开,在把头发打乱,双腿叉开,再给两个五大三粗兵丁,从背后上来在身上摸来摸去。

  张继看着这搜身检索的场景,这画面是怎么想怎么让人感觉恶心啊!

  他看着身旁的一名举人一面被官兵搜身,一面将双手高高举起愣了一下,继而自嘲苦笑着道:“哦,原来这举人,举人就是举起双手的意思啊!哈哈。”

  几名兵丁瞪了他一眼过后,冷笑一声,继续搜查排队参考的举子,众人皆都是如此这般一样。

  这时候雨越来越大了,又需解开衣裳搜查,结果令人不少身体不好的举人们,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样搞下去感了风寒也说不定。

  这时搜检官看不下去了道了一句:“快些放过,后面还有几千举子入场呢。”

  兵丁应了一声,后面速度当下快了,轮到张继时,略微搜查了一下就过了。

  长安贡院附近有一处民宅,几天前有一位河南的考生,因家里贫穷,是凭着两条腿一步一步日夜兼程来长安赶考。等他到长安时,京城住处全部人满为患,哪里还有他的位置,不得已就在贡院附近搭了一个窝棚,刚好在一位孤家老人的院墙外面,边等待边借着老人房门前的灯火微弱灯光苦读,老人看他可怜就收留了他。

  今日也是老人亲自送他到贡院参加会试的。此时,细雨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老人刚送人回到家门口碰见相熟的老人闲聊,只听一声炸雷惊起,抬头望去只见着从云端蹿出一条金光闪闪的白色鲤鱼,落在那位河南考生搭的窝棚上;一会儿惊雷又起,鲤鱼借着暴雨腾空而起,直朝着贡院会试考场内飞去……。

  陪着孤家老人闲聊的老人惊愕说道:“了不得,了不得了啊!这是“鲤鱼跳龙门啊“,这位住在你家的举人老爷必定会金榜题名啊。”

  那位收留河南考生的老人闻听也是非常的高兴,犹如自家子孙就是那位河南举子一般,连说道:“好,好,老伙计,借你吉言了啊。”

  ……

  与其同时,一条白色鲤鱼借着狂风暴雨啪的一下落在了刚进入龙门的一位考生的脚下,引起了一阵的骚乱,众人感到非常的稀奇,那位考生穿着有补丁的衣裳,却洗的非常的干净,见状就捧起白色鲤鱼连忙冒雨走到不远处的观景池边,把白色鲤鱼放入水中。

  这一幕并没有引发过多的骚乱,很快的平息,张继一过二道龙门,迅速穿戴好衣裳,免得感了丝毫风寒,在这贡院里要先考他三天两夜的,若是得了病,考挂在里面的,半途被抬起出去,每年都有十几个。

  读书人所在的地方圣洁高雅,无功名之人是不能进贡院的,所以脚夫把张继送到了贡院门前就不能在进了,过了龙门,张继就只能自己扛行李了,领了会试的卷子,这时路过一个大槐树。

  但见每个路过槐树的士子,都是放下行李,郑重地朝此槐树拜下,这颗槐树枝繁叶茂非常的有名气,张继知道此槐叫文昌槐。他自己看过不少进士的读书笔记,也早已经听过许多学子说此槐决定考生的文运,说的神乎其神,故而考试前,每个考生都要拜一下。

  张继也是凡人,也不能免俗啊,也郑重拜了一下,想来真是功名诱人。

  入了考场,见中央是明远楼,北面是至公堂,东西设更道,更道两旁用木栅分割,文场里号兵来回巡弋。

  张继依着考卷上排号去了‘丁’字房,进了考巷,但见每个号舍门前都有一名兵丁把守,这竟然是一对一看守。兵丁检查过张继考牌,领着他进了号舍,这号舍不是新盖的砖瓦结构的新舍,而是原先木头搭盖的旧考棚。

  一看号舍就乐了,“不是臭号!顺风顺水,好运在我啊。”不过张继打量了一下,所幸考棚还算坚固,下着雨也没有漏水进来,比起自己乡试时,四面漏风漏雨的号舍好多了。

  张继待至号舍后,附近号舍已有数名考生。十年寒窗苦读,大小考试参加无数,早已经磨砺的他经验丰富,于是他不急不忙,先钻进号舍,准备先打扫卫生来,毕竟干净整洁的环境会令人才思敏捷的。

  这会试号舍当真如传说般的狭小,进去后腰不能伸直,躺下去腿露在外面,站起身头碰到顶。张继不由感慨一番这朝廷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有钱给大老爷们寻欢作乐,就不能认真花点钱,给考生整治一个好好考试的地方。

  张继一面打扫,一面欣赏起墙壁上的‘号舍涂鸦’,这些当然都是之前参与会试前辈留下来的‘墨宝’。

  大概就是如风景名胜之地涂鸦,如某某人到此一游之类的文字,张继随意看了几个名字,大多默默无名,他也没有听过,看来皆是落榜之人,大浪淘沙,沉寂于江河湖海之中了。

  张继坐在号舍里,对着墙上的前辈们的墨宝观瞻了一会,倒是发现了一些前辈留下的会试心得体会。愣了一会。半响后,张继直起腰,向这些前辈们拜了一拜,心道继往开来,就让我这后来之人金榜题名,不负你等之授道之言。

  张继想到这里,继续开始抹灰扫尘将考棚打扫干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张继还是谨慎的,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油布在号舍屋顶撑起,防止有尘土落下污了卷子,又作了门帘,以防外面雨水打进号舍,若是卷子不洁,记号,会被判为蓝卷。判为蓝卷,基本就是落卷了。

  虽然已经是夏天,但是外面狂风暴雨,号舍里还是潮湿干冷,布置好号舍,张继就赶紧把先前买的炭拿出来点起炭盆烘干号舍里面的水汽。又用买来的水壶去供水的地方装了水,回来放在炭盆上在那烧着。

  水烧开后,张继往里面丢了从老家带过来的茶叶,姜片,红枣,枸杞,盐巴等放了些进去,茶不是什么好茶,但胜在提神,开胃,醒脑,不多时候,铜壶中就噗嗤,噗嗤作响,茶,烧开了,一股茶香充斥在号舍中。喝茶可以保暖。这让从早晨就没有进食的张继骚乱紧张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煮好这壶后,张继又把带来的干粮放在了炭盆上烘烤,然后拿出瓷碗,倒上一碗,直接沿着碗沿喝了一口,茶的香味和腥甜顿时渗透了他的五脏六腑里。

  方寸之地,自成空间,听着雨声,喝一壶热腾腾地香茶,也是难得享受。张继的午饭,就是干粮就着热茶,在喧嚣又平静中度过的。

  ……

  (注1):参考改编于北京贡院,建于明永乐十三年(1415),原系元代礼部衙门的旧址,坐北朝南,大门5楹。往里有二门五楹、龙门、明远楼、致公堂、内龙门、聚奎堂、会经堂、十八房等处。最大时占地范围:东起贡院东街,西至贡院西街,南起建内大街,北至东总布胡同,包括贡院头条、贡院二条、贡院三条在内。

  (注2):参考改编百度词条:明天顺七年(1463年)北京贡院会试大火事件。

  (注3):参考改编:清,乾隆时期,乾隆亲自去视察贡院。并作诗,诗句中有:“从今不薄读书人“。

  ……

  夜鸽说:读书,考试,升官,从来不是本书的主线剧情,本书的主线剧情从来都是,争霸,宫斗,江湖,庙堂,谋略,纵横的配方,书友们投资,收藏,支持夜鸽哦,谢谢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笔落惊风雨(求收藏,推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