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请编辑删除
夜帝2019-10-02 18:043,546

  (新书的成绩离不开书友们的支持,请你千万不要忘记收藏。”

  时光一晃,很快离会试还有一天的时间,这天刚好是七月初七,正是“女儿节”的日子。

  女儿节又叫七夕,七夕节属于女性,尤其属于年轻女性特别是未婚少女。按照历来传统,这一天,稍有财力的人家都会在庭院中搭建一座彩楼或者彩棚,把亲朋好友邻居的少妇女孩儿们都邀请过来,聚在一起,举办“乞巧会”或称“巧节会”。

  当夜就会安排她们留宿家中,第二天还要赠送些小礼物、或是食物,护送女客一一回家。所以,七夕也称为“女儿节”。相应的,节日这一天的活动内容亦特色独具,以“乞巧”为主题。

  而朝廷也会大张旗鼓地强调与鼓励女儿家的女红技艺的精良。

  到了唐国建朝之后,开国皇后为了彰显天子的仁德,七夕节被正式定为女儿节,除了官方正式场合外,民间一般还是称为乞巧节。

  女儿节这日,皇后会邀请有品阶百官家的命妇携臣女到宫中参加宴请,共同庆祝女儿家的节日,同时长安城内也会大弛夜禁十日,在护城河中放许愿灯,还会与民间共同举行灯会来与民同乐。

  隔天就是会试开考的日子,这日张继终于也不在会馆里读书了,而是与张正春,杨瑞,吕星海,陈镇等襄阳同乡举人,一并往承天门外看花灯。

  承天门横街。位于唐国长安城皇城北起第一条横街(有东西七横组成的第一条街),以唐长安城中心点的标志性建筑承天门前的横街故名,是长安城最宽的大街,横贯长安东西的中轴线大街,自前朝起,但凡举行国家大典、军队出征和凯旋、迎接贵宾、宣布大赦、庆祝节日等,都在此街举行隆重的仪式。因此,此街名副其实是长安城最繁华的街道。

  女儿节这日的承天门灯市上,人潮如海,川流不息,卖灯的商贩,买灯的顾客,观灯的民众,熙熙攘攘,大街上行人交错。

  人人都想着寻一绝佳的位置赏灯观景,故而这日靠近灯市的客栈,酒楼,茶坊早在女儿节前早已经被定满。

  而张继等人也好不容易通过早已经在长安城备考一年的吕星海,还费了一些银子,才在承天门外一酒楼上,定了个好位置,一览长安灯市的夜景。

  吕星海虽然读书上不如同行的几位同窗,但家中士绅出身,家资颇丰,是正儿八经的土财主,所以这些日子的开销几乎都是他来买单,而他又长袖善舞,最会交际,因此倒是很快在江南举子圈子中有了一些名气。

  五人在酒楼上靠窗的位置坐了一桌,用屏风与其他位置隔开,倒也是自成空间,当下点上酒菜,此时已晚,从窗上望去,但见长安城中升腾起了道道烟火,花炮夜放。

  最是繁华的长安城喜奢靡,爱斗富,各种响炮、起火、三级浪、地老鼠、焰火燃起,这多是富豪之家燃放的,一次焰火就要几百两银子。

  天上焰火腾起,地上灯火如龙。

  灯市最宽敞的地方,点起了九曲十八弯的河灯,绵延数里之遥,远远望去灯火燎城。

  ……

  整个灯市都是此等火树银花的景象,街上观灯的男男女女都有,到了女儿节,就算深闺里的女子,也是可以大大方方地上街而游。

  女子们身着白绫衫结伴夜游,名为“走鹊桥”,也称“乞相思”,从朱雀大街一路观花灯,再至承天门下摸门钉。张继吃着小菜,看着灯市焰火缭绕的一幕。不由心里想到,远在襄阳城的王家小姐现在在干什么呢,等到会试过后,金榜高中,接着就是洞房花烛,那么自己的人生也就圆满了。

  当下张继举杯对几位道:“诸位让我等为此太平盛世,泱泱唐国贺一杯。”

  众人皆是举杯,杨瑞也是笑着道:“也为我等,明日会试心想事成,早日登金榜而贺。”

  比起太平盛世。还是会试金榜提名更贴近众人,大家都是笑着举杯,唯张正春有几分心不在焉。

  张继知自己这位老同窗,一贯都有考前综合症,当下道:”张兄,以我等如今的才学,明日就是开考的日子,就算现在至会试捧起书来读个一夜。又会有多少寸进,倒不如放松一二,让精神松懈一些,反而更好。”

  张正春道:“我也知一张一驰之道,只是心底一直想着那八股文案,还有一部分没有领悟下来。故而食不知味,食不知味啊。”

  听张正春这么说,众人都是道:“张兄,大家出来吃酒乐呵乐呵,你现在提读书的事。真大煞风景,还不如看看观灯的小娘子呢!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张正春笑了笑,当下说道:“诸位兄台,对不住,这是我的不是。我错了,我先自罚一杯。”

  张正春这么说,众人也就岔开了话题,开始说说笑笑,对于即将到来的会试,心底的那份紧张去了不少,十年寒窗无人问,不就是为了一朝提名天下知嘛。

  此刻酒楼里。也是读书人鳞集,不少都是今科赴会试的举人,考生。

  在张继桌子一旁,刚刚坐下七八个人,听了几句话,方知他们都是长安城的考生。

  但听一名考生道:“今年女儿节好是好,却没有花树琼海打铁花,难免美中不足。”

  所谓花树琼海打铁花就是长安城道路两旁栽种的树用花灯装点,夜晚高处望去,犹如灯的海洋一般,打铁花的样子就是打铁花艺人赤膊上阵,舞动着千余度高温的铁汁自如穿梭,被击打后的铁花纷飞,可迸出几丈高冲向空中朵朵绽放,蔚为壮观。

  喜庆吉祥的独特表演风格。表演时古乐齐鸣,十几盘化铁炉火光冲天,场面恢弘、气势磅礴、原来是长安城女儿节一景。

  另一人道:“还不是那位马周大人,善于揣摩圣意,前几年他向天子说,花树琼海,糜费无益。如今民间疾苦所当节省,于是这套盛景就裁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能看到如此盛况呢。”

  顿时,一桌上的人都露出了失望情绪。

  一人道:“我看咱们这大唐江山也至于缺这点钱吧,马周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听说这边还要增加赋税,行盐政新税,还有前几日,朝廷又传出风声,说是要为了加大军费开支,重新开运河让南粮北调,这不昨日,听闻临潼朝廷的官仓那边上百名官吏被拿下狱。”

  其中一人沉声道:“此事非无故的放失,若非他一篇漕弊时下论,你说那些贪官污吏放了几十年了,朝廷会突然想起去抓?”

  听到这里,张继不由停下手中的筷子,开始认真听了起来。

  一名考生笑着道:“这篇漕弊时下论不到半个月,即是名动长安城,而文章里面的见地,发人深省,此乃真正的文章安国啊!”

  张继这一桌听了都是心照不宣微微地笑着。

  其中一人道:“漕弊时下论一出,长安城里如今的举子,论名声恐怕一时无人比得上这位张继张解元吧!”

  另一人接着叹道:“是啊,听闻这张解元不仅文章写得好,还是经学大家,一篇安国定邦的文章,连翰张院里几个老翰张和五经博士,都是交口称赞,据说此人乃是襄阳名士,寒门出身,九岁就已经下场取得了县试,被称为襄阳神童啊。”

  听了这话,隔壁一桌众考生都是齐叹,这等牛人的境界,非我等能所及的。

  一考生道:“看来今年以礼部尚书马周为本经的举子,都要给张解元作陪衬了,嘿嘿,幸亏我的本经不是尚书,不做这等陪太子读书的事。”

  张继在旁听了,初时尚有些沾沾自喜,但越听连自己也是有些忐忑起来。他没有料到,自己来长安时候,在漕船上,一路所见所闻,偶然所作一篇漕弊时下论,竟是让自己的名望达到这个地步。

  自己这一下子就成为会试里的大热门了吧!

  哎,看来不能如乡试那样意气风发,当个黑马一鸣惊人,然后接受大家敬仰崇拜的目光,想想真是令人觉得蛮遗憾的说。

  这时一人忽然泼了冷水说道:“要我看,你们对这位张解元也太乐观,我看他这次金榜题名倒也是未必?”

  “哦,李兄这是为何?”

  那人又道:“我看今日的张解元,就是昨日的昌成仁,当年昌成仁不也是一时风光无量?但最后却名落孙山,这其中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吧。”

  “对啊,上一次能打压昌成仁,这一次就能不取张解元,反正最后都是人家说得算,我看谁该取谁,早有人朝会试主考官马周打过招呼了吧。”

  另一人道:“是啊,说起来就来气,如今科举早已成为朝廷大员私器,上一科殿试时,坊间就有传闻,天子对杨英睿说道,元辅替朕照顾社稷,天子就替元辅照顾家人,结果杨英睿的儿子取了成了哪一科的赢家。”

  “张继张解元的那篇漕弊时下论,不知道含沙射影,撬动了多少朝廷大员的利益,人家能不恨他才怪。”

  ‘这一届主考官突然暴病病故,换了礼部尚书马周担任会试主考官,不知会不会也如上一次那样,我们寒门子弟何日才会有出头之日啊。‘

  众人说了一阵,都是摇头叹气。而这一边,张继一桌等人也渐渐停下了欢乐的气氛,大家也是不免有些替他担心。

  吕星海见此,顿时端起酒杯敬张继,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张兄,今日虽是女儿节,岂作小女儿状,来,我们干一杯。”

  其余几位意会也插科打诨起哄,张继却是笑了笑,与吕星海碰杯一饮而尽,没有半点放在心上,不久后,吕星海就主动结了酒钱,与众人回松江会馆继续读书来准备明天下场。

  一夜的时光一晃而过,终于昭文十九年会试开考之日到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跃龙门(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