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会试放榜(一)
夜帝2019-09-29 15:082,452

  诸生皆耆旧,亡何试礼闱。便应骧首去,未许倦怀归。

  时光如熙,光阴不负,终于,贡院大门打开,收拾行李至龙门前,张继不免有种全身轻松的感觉。他们这第二批交卷的人也都陆续出了场,张继跟在众人后面迈过龙门出了贡院。

  此时贡院大门外面人山人海,毕竟会试是一场全国性的盛事,来自四面八方几千名学子,所以此时贡院外积聚了许多考生和等候的家人,有第一批交卷后的考生在外面等着自己一同考试的同窗朋友,也有随考的家人在等候考试的考生,三三两两刚从考场中带着酸甜苦辣甜等各种滋味的举子们,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同一个话题—会试。

  自是不免抱怨这一次策问实在太难出乎意料,以往的策问不过是走个过场的,但这一次策问,却是有几分考校真才实学的味道。

  特别是最后一道策问: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救民于水火之中,取其残而已矣。国有道,其言足以兴。

  让无数会试的举子都有些无处答起的感觉。

  但是抱怨归抱怨,总算是考完结束了!一些早已经出龙门的举子或是交流答案,或是询问对方考得如何,或是说些考试时的事,然后自我评估一下自己的成绩,贡院外很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这种情况其实跟县试,乡试考完差不多,只是地方不一样,所处的环境不一样,让张继有一种回到襄阳的感觉。

  走出贡院龙门的其举子一出来,就有熟悉的人迎上来,嘘寒问暖,询问考得如何。

  不过,挤在门口穿着华丽等候考生的家人,并没有人认识张继,对于长安来说他是陌生的,正如京城长安也不认识他那样,他希望这个七月之后,长安,会留下他的名字。

  外面等候的考生和家人,可没有人知道张继是谁,只是当张继站在贡院门前,目光呆滞,仰望天空发呆傻笑的时候,又见他衣着简单,形单影只,众人才恍然大悟。

  这人恐怕临场发挥不是太好,一看就是寒门子弟。寒窗苦读十年,带着父母,家乡的期盼,赴京赶考。结果会试失利,被压力逼得失心疯了,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的人被抬出了贡院考场。

  “唉!也是个可怜人啊。”

  这样的人,长安人见得太多了点!三年一次的科举会试!或者不会是考试紧张便溺于裤子里吧!瞧他那头发,这人怎么这么邋遢,一脸衰相,就冲他这一身味,也能肯定他得不到文曲星的垂青,一看就知道他这次考试是没戏了。

  哎呀,这人还是不错的,至少坚持斗争到了最后的时间,至少不像有的人第一场就被淘汰出局,恐怕从打击中走不出来,以后娶媳妇都不容易,别看是举人老爷,也别想娶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了,只能凑活着娶个乡野村妇什么的了!也就不错了。

  “懿孙兄,我们在这……”

  贡院外,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贡院周围栽种的柳树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

  刚才那一声清脆宏亮的懿孙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然后人们便目瞪口呆的看到一位衣着华丽,很是骚包的青年,被三四位或布衣或锦服的青年男子围绕大步走来,目标俨然就是那个被他们鄙夷到无以附加的青年举子。

  “张兄,考的如何?”

  “杨老弟,感觉还不错,你们呢?”

  “不如懿孙兄你啊,但总算是没有拉题,勉强做完……”

  “是杨老弟你太谦虚了。”

  “我看大家不如找个地方小酌几杯,庆祝一下,诸兄以为如何?”

  “我看还是不如先回松江会馆修整一番……”

  “……”

  花开有两面,人也有两面。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在贡院门口的等待自家子侄,朋友的众人对此深有体会,尽管那男子和诸人一起上了马车离去,可是贡院门口的众人仍旧难以从刚才巨大冲击中回过神来。

  本以为是一位落魄被考场压力弄得精神崩溃、出身寒酸、形单影只,或许连媳妇儿都讨不到的举子,在极尽贬低之时,却没想到画风突然一变,自己所鄙视的男子,竟然是一个交友广泛,人家不仅有有钱的朋友,而且被众人主动等待贡院外面,被人上前恭维。肯定是一个博学多才的读书人。

  除此之外,人家也不一定是什么出身寒酸,光看那离去的排场,就知道原来也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这家伙咋瞧,咋就那么令人讨厌呢。

  ……

  放榜大约还有十日之期,在这十日里是读书人的盛会,众人可以恣意游玩。

  所有人都明白会试之后虽说还会有一次殿试,但众所周知殿试就是排位考试,是状元,榜眼,探花等名次的选拔赛,一般不会对考生作罢黜。所以任何通过会试的考生,到了殿试里考得就算在差的举子,也算有个同进士出身。

  狠狠的大吃一顿,睡了一觉后,次日碰头,于是众人商量着去哪里放松一下,玩上两天,然后在去京官那里去投卷。吕星海提议众人去青楼玩乐,大家都是答允了,张正春那么方正的人,本要推辞的,但被吕星海强行拉着。

  投卷又叫拜谒,也叫拜门,拜门是官。场中的陋习。

  如一名官员位列重臣后,就会发觉门前车马如市。

  比如前朝时有一位权臣江懿为相的时候,权倾一时,无数官员欲私下拜谒于他。有一名官员每日都赶在第一个,站在蔡家门口等候接见,经年累月,此人每天给江家看大门,上上下下都混了个脸熟,于是被江懿提为大臣,说是家臣也不为过。

  故而门无私谒,称赞的就是一位官员高尚的德行,所以这种有党争形成的潜规则的规则,也是不失为读书人的前程第二条路。

  张继囊中羞涩,来长安后,开销多是同窗好友吕星海资助,本来他准备开溜回会馆的,毕竟文人清高他也不能免俗,但还是给吕星海一番盛情的拉住,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他拒绝不了。

  说起京城长安里的青楼去处,最负盛名的就是长安西市最负盛名,还有教坊司官办的风月场所,此外还有坊市中胡同附近的巷弄,青楼,勾栏胡同等等。

  至于贡院旁也是不少,青楼总在贡院旁,在举子老爷们眼里,每当会试大考之时,四方士子纷至沓来,其中不乏怀揣巨资盘缠和诗词文章的才子。风尘中女子,除了爱钞爱俏外,也有不少因为这样那样沦落风尘有才华的女子,喜欢伤春悲秋、卖弄诗情。

  士子有钱,声色犬马,当下一拍即合,故而总会留下无数才子佳人的佳话。

  ------夜鸽求收藏,投资本书,推荐票。

继续阅读:第十章:会试放榜(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