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伤太子云行衍获罪
流云笙乐2019-09-22 10:543,197

  此时云洛天脸色铁青,转眼看向天坛的方向,不禁攥了攥拳头,说道:“既然三弟要比,那本宫自当奉陪,来人,给三皇子准备一副盔甲!”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两人重新披挂上阵,云思月更是急的直跺脚,说道:“哎呀,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气衍哥哥了,衍哥哥要是受了伤可怎么办啊,没有人管他,又得我把他送回去,让贵妃娘娘知道了可不得恨死我啊!”

  此时云天清也急急忙忙的从文阁跑来,听说自己的亲哥哥要跟太子比武,他也是把心急到了嗓子眼儿,云思月见云天清来了,慌忙的冲着他挥挥手说道:“十三弟,这边!”

  一身白袍的云天清手持折扇,行至云思月所在的看台一角,冲着她行了个礼,说道:“皇姐,这是什么情况,皇兄这是要做什么?”

  云思月羞愧不已,不好意思的说道:“别提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太医,希望太子哥哥下手会轻点儿吧——”

  之后又是一通鼓声,两位皇子策马上前就是一阵猛烈的厮杀,云行衍的三尖两刃刀大开大合,打的云洛天只能疲惫的招架,最后云行衍一招力劈华山将云洛天的兵器直接振飞,云洛天自知胜利无望,索性就滚下了马……

  云行衍见状眉间一喜,用三尖两刃刀指着云洛天说道:“太子殿下,你输了!”

  “呵呵,是啊,我是比武输了,可是,你也不见得是真的赢了!”

  云洛天捂着胸口吃痛的站起,此时众位皇子纷纷上前搀扶,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众人都不曾想到平日里只知道游山玩水的云行衍竟有如此功力,此时通传高声呼喊道:胜者,三皇子,云行衍——

  “太好了,十三弟,衍哥哥赢了!”

  云思月欢喜的跑上前去为云行衍道喜,唯有云天清忧心忡忡的摇着扇子自语道:“皇兄啊皇兄,你这下可是彻底将太子一党得罪光啦!”

  此时在天坛观景台处,魏冉见自家外甥被打落下马,连忙起身说道:“陛下,三皇子心狠手辣残害太子,臣请陛下降旨治罪!”

  武帝看着跪在一旁的魏冉,自己脸色也是十分不悦,毕竟他对云洛天是深爱有加,不用魏冉说自己也会找云行衍算账!

  武帝正要说话,却见得一旁的李英收到了飞鸽传书,打开看了一眼后,神色慌张的对武帝耳边窃窃私语道:“陛下,太子殿下昏迷不醒,现已送至太医院救治!”

  “什么!?”

  武帝气的直接将桌子都翻了,叉着腰说道:“来人,叫云行衍这个不孝子速来见朕!”

  “是!”

  御林军的卫队长拱了拱手,没过一会儿就行至比武场,云行衍此刻还在台上受封,他身披御赐红袍,站在场中好不威风!不过随着御林军的到来,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卫队长上前说道:“皇上口谕,宣三皇子速去觐见”

  云思月此时兴奋的说道:“哈哈,太好了衍哥哥,一定是父皇要对你进行嘉奖”

  云天清却摇了摇头说道:“皇兄,刚才我的随从来报,说太子受伤,正在送往太医院救治,恐怕父皇这次传召会对你不利……这样吧,我跟思月陪你同去吧!”

  “有那么夸张么?”

  云行衍翻身下马,却耐不住云天清的坚持,到最后只能妥协道:“知道啦,十三弟你怎么比母妃都啰嗦呢?”

  云行衍说罢将兵器随手往地上一插,叼着稻草跟着在几个御林军的后面,此时刚过辰时(9点以后),因为太子受伤,所以一些节目也省了去,几人行至随行太医所在的院落,只见武帝,丞相,元帅纷纷立于院中。

  “启禀陛下,三皇子已经带到”

  “知道了,你等一旁候着吧!”

  武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看着吊儿郎当的云行衍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即责问道:“逆子,比武本为考校尔等武艺,你又为何不顾兄弟之情,下如此重的毒手!”

  “启禀父皇,大哥久经沙场武艺超群,而我只是你们眼中的纨绔子弟,那么试问太子连我都打不赢,又怎么能赢得了大哥呢?”云行衍回答的不卑不亢,不过在武帝的双重标准的衡量下,云行衍这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孽障!”

  武帝气的一甩衣袖,怒目横眉的说道:“你犯下如此罪孽竟然不知悔改,你眼里还有没有朕?!”

  云行衍此刻也向前一步,说道:“父皇,去年江南一事您就对我有偏见,只因我杀的贪官污吏都是魏相门生太子一党您就对我大发雷霆,如今太子在比武场公然弄虚作假,您却也装作没看见,是不是我云行衍做什么都是错的,他云洛天做什么都是对的,哪怕他教唆手下贪赃枉法私吞军械您也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此时一旁的云天清见势不妙,连忙劝道: “皇兄,你别说了!”

  云思月此时也劝道:“父皇,衍哥哥他吃多了酒糊涂了,我这就带他去醒酒!”说罢云思月拉着云行衍的衣袖小声说道:“衍哥哥,走啦……”

  “放肆!”

  武帝大声一呵,吓得两人不敢多做言语,随后武帝指着云行衍说道:“朕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这个逆子来教!你现在就给我走!今天的寿宴以及祭天大典,你就不必参与了!”

  武帝扔下一句话后就走进了屋子,随后几个御林军上前说道:“三皇子,请吧!”

  此时云行衍气不过,嚷嚷道:“呵,既然父皇心意已决,那不如把儿臣这个江南按察使的官职也一并免去,也让儿臣得个清静!”

  云天清:“皇兄你别乱说话了!”

  云思月:“衍哥哥,父皇只是在气头上,待会我去求父皇,你就别在这里惹他生气了好么?”

  此时屋内的大太监李英走了出来,云思月见状安慰道:“看,一定是父皇遣李公公来宽慰你了……”

  李英此时走上前来,向三人施礼,随后说道:“三皇子,陛下口谕,准了!”

  云思月一脸不相信的看向李英说道: “啊?李公公,你没开玩笑吧?”

  “哎呦,思月公主可别拿老奴寻开心了,老奴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皇上砍的啊!”李英看了一眼跟随的两个御林军,说道:“陛下只说不让三皇子参加寿宴,没说让你们像看犯人一样看着他,你们现在就回去复明吧!”

  “是!”

  两个御林军说罢遍退了回去,李英这才开口说道:“三皇子,如今太子殿下伤势稳定了下来,相信要不了多久陛下就会消气,您可别走的太远,莫要耽误了晚上的百岁宴!”

  “切,他不是不让我去么,我才懒得理他呢!”说罢云行衍翻身上马,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银子,数也没数直接扔给了李英,李英吓得连忙推脱道:“三皇子折煞老奴了,您这是作甚!”

  云行衍: “你是个好人!”

  李英此时吓得跪下了,说道:“三皇子,老奴是掏心窝子的跟您嘱咐两句,您送老奴银子不是要老奴命嘛!”

  “真是麻烦!”

  云行衍无奈之下用马鞭勾起钱袋,打马便走……

  “衍哥哥,你去哪儿?!”

  云思月说罢追了出去,只留的云天清在那里恭敬的将李英拉至一旁,从袖中掏出一颗金豆子,说道:“李公公,我三哥处事不圆滑,但也没什么坏心眼儿,这点不值钱的小玩意,请公公喝茶!”

  李英面不改色的将金豆子接过揣在怀里,满脸堆笑的说道:“十三皇子客气了,贵妃娘娘对老奴有恩,老奴怎么着也不能胳膊肘向外拐不是么……只不过三皇子此次怕是凶多吉少咯……”

  ——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就说这云行衍此时心中甚是愤慨,为了摆脱云思月,他将马随即扔给一个街道上的士兵,而自己则是一个人穿过朱雀街,来到了戒严范围之外!

  不过这天子脚下也不太平,一家客栈外,一群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无所事事的云行衍也被此吸引了过去,只见一个怀琵琶身着蓝色烟柳群的女子正在与几个男人纠缠不休。

  女子说道:“几位,我家中值钱的所有财物都以尽数赔偿尔等,就连这祖宗留下的客栈,也都折兑给了诸位,你们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呸!”

  带头的一个刀疤脸说道:“少说废话,你爹南老四赌钱赌输了欠下我们大通赌场两千两银子,区区一家快倒闭的客栈又值几个钱?赶紧拿钱,不然就别怪我们哥儿几个心狠手辣了!”

  后面的小弟附和道:“就是,大哥,我看这南老四的闺女颇有几分姿色,如果卖到怡红楼……啧啧,一定能换几个好钱!”

  “你们……无耻!”

  女子气得眉头一皱,却也没有办法,只怪自己那个赌鬼老爹,好端端的生意不做,偏偏迷恋赌博,这下不仅把家财散尽,就连自己也要受人如此轻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