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魏相冒险袒护太子,破绽百出
流云笙乐2019-09-25 14:483,178

  宗人府?还好还好,最起码命是保住了!

  云天清松了口气,一脸复杂的看着云行衍,可是变故却出现了,只见一旁的太子突然跪下对武帝说道:“父皇,三弟犯错,我这个做哥哥的理应受罚,不如将三弟送至东宫由儿臣看管,也好让儿臣弥补罪责!”

  “你倒是一片苦心!”

  武帝欣慰的看着云洛天,说道:“那就按太子的意思办吧!”

  “谢父皇恩准!”

  云洛天随即指挥着几个侍卫将云行衍拽起拖走,云天清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亲大哥沦为太子的阶下囚,他知道太子的手段,入了东宫基本上云行衍就跟个废人没什么两样了!

  酉时(下午5点至7点),花妃寝宫——

  花妃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太医院的人抬了回来,吓得不知所以,连忙问道:“思月怎么了?你们说话啊?这早上出去还好端端的,怎么成了这样!”

  “皇上驾到——”

  随着太监的通传,一袭龙袍的武帝面带愧色的走了进来,看着哭成个泪人的花妃,说道:“颜儿,你就怨朕吧!”

  “为什么?皇上,为什么会这样?!”

  花妃哭哭啼啼的抓着武帝的衣袖,武帝看着这母女俩如今成了这般模样也是心疼不已,说真的,他对这个忤逆自己无数次的逆子早就看着不顺眼了,如果不是怕迁怒贵妃背后的势利,他早就动手了,有这么个儿子,他这江山根本就坐不稳!

  自古贵妃之位尊贵,象征着情和权,同时也在皇族的联姻之中代表着重要的地位,那贵妃暮玲珑的哥哥暮恪乃是兵部尚书,掌握实权,别看当下曲长宁身居‘天下兵马大元帅’可是却并没有多大实权,这种官职跟‘太傅’一样,就是个荣誉头衔!

  “颜儿,朕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武帝扔下一句话便变离开了花妃寝宫,此事疑点重重,故而他命龙君羡派人调查,然而另一边,丞相府内大门紧闭,魏冉让下人全都退出屋子后,冲着云洛天骂道:“你是猪脑子啊,这个节骨眼儿上还去生事!”

  云洛天跟魏冉最是亲近,而魏冉对云洛天更是视如己出,自己的姐姐在生下云洛天后便撒手人寰,如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撑着魏家,所以他是容不下云洛天出任何差池!

  “舅父,天儿不认为我做错了,最是无情帝王家,那云行衍多次挑衅于我,留着早晚是祸害,若不借此机会除去,必定会被云子忠所拉拢!”

  云洛天坐在主位,看着魏冉在那里暴跳如雷——

  魏冉此时苦口婆心的说道:“天儿,你怎么还是不明白,那云行衍为何能当上江南按察使?还不是因为我们树大招风?云行衍杀了我们那么多人还能安然无恙你不想想原因么?如今是韬光养晦的时候,你无论如何也给我收敛点,听到没有!”

  “我是太子,这天下早晚是我的!收敛?舅父的意思是让云行衍那杂碎继续欺辱我么?”云洛天冷哼一声说道:“行了,舅父如果想继续教训天儿,天儿听着便是,但要让我对那帮杂碎退让,我就明说了吧,不可能!”

  “你……!”

  魏冉被气的坐在椅子上,云洛天见状连忙上前服侍,却被魏冉推开,说道:“你是君,我是臣,这不是你该干的事儿!”

  魏冉连喝了两杯茶水之后才缓过气来,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舅父也不说你什么,只是希望你用人的时候长点心,云承业那种酒色之徒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大太监李英卖老夫一个面子,今天这事儿早晚会被人查出马脚!”

  魏冉说罢将一个装鹿血的器具摆在桌上,云洛天看着这样器物久久不语,魏冉见他情绪低落,又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记得先去给你母后的排位前上柱香在去跟陛下请安,先皇走的早,陛下对孝道极为看重,你可莫要出了乱子惹他不高兴!”

  “天儿知道了!”

  太子说罢冲着魏冉行了一礼便从密道退了出去,魏冉看着摇摇欲坠的夕阳,不禁想道死去的妹妹,感叹道:舒儿,如今魏家靠为兄一人撑着,为兄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愿你在天之灵能够庇佑天儿不出错,顺利登上帝位吧……

  另一边,在云洛天的安排下,一队士兵将云行衍安置到囚车上,押解着他从皇城出来,走过朱雀街,在从玄武道回到东宫,云洛天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折辱云行衍一番,顺便警示一下想对自己不利的皇子,如果反抗自己是什么下场!

  朱雀街悦来客栈二楼,南晴如坐在窗边的位置,怀抱琵琶弹奏着一曲《愿君归》,以求与云行衍再见一面,或许是诚心感动了上苍,不一会儿就见得远方一阵马蹄声,只见一队士兵押送着一辆囚车从朱雀街由南到北而来,南晴如定睛一看,囚车上的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恩公,这才半天不到,这个身份显赫的皇族公子怎么会被押上囚车呢?

  晚上,南晴如趁着给东宫太子府运送食材的空挡,溜进了东宫,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戒备森严,南晴如穿着一身婢女的衣服,跟厨房的几个杂役打听到了云行衍关押的位置,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太子为了折辱云行衍,就是故意闹的人尽皆知,而关押云行衍的地方也刚好是离厨房不远处的一处废弃的院落,里面杂草横生,院门大开,只有两个军士在那里把守……

  南晴如见状拎了饭盒低着头就走了过去,却被侍卫呵斥道:“干什么的?”

  南晴如怯怯的说道:“送饭的……”

  侍卫:“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再说了,现在也不是送饭的点儿啊!”

  南晴如怯怯的说道:“两位大哥不知,我本是后院洗衣的丫头,今天送饭的丫鬟临时有事,所以管家就叫我过来替她一天……”

  “哦,这样啊?”

  侍卫点了点头,揭开食盒看到里面的大鱼大肉后说道:“伙食这么好?我在这儿站老半天了也没吃晚饭,这叫什么事儿啊!你把这烧鸡给我留下,其余的拿进去吧!”

  南晴如怯怯的点了点头,溜进了院落之中,院子不大,南晴如很快就找到了云行衍的关押之地,只见他一袭白色囚服,带着镣铐,模样甚是凄惨!

  南晴如:“恩公,你怎么会这样?”

  “你是?上午的那个女子?”

  云行衍浑浊的眼神恢复了一丝精明,抬头看向一身丫鬟打扮的南晴如,说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免得惹火烧身!”

  南晴如摇了摇头,说道:“今日承蒙恩公搭救晴如才有完璧之身,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果恩公有用的上晴如的地方,晴如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南晴如说罢打开食盒,从缝隙中将碗筷送进里面,说道:“这是我命厨子炒的几个小菜,不知道合不合恩公口味,恩公尝尝吧!”

  云行衍没有动,南晴如摸出随身的银簪,在食物里插了几下,说道:“恩公可是在怀疑晴如?这下都试过了,没有毒,还请恩公放心用膳!”

  云行衍点了点头,吃了几口饭后说道:“你说你要报恩?你连我是谁,因为什么被关进来都不知道就敢只身混进太子府,我怎么能确认你不是来害我的?”

  此时门外的侍卫催促道:“那丫鬟你快点行不行?送个饭磨磨唧唧的……”

  南晴如喊道:“知道啦,我这就催他吃快点……”

  南晴如说罢将银簪递给云行衍,说道:“时间来不及了,这跟银簪你拿好,你说的对,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先走了……”

  云行衍见她不像是在骗自己,叹了口气说道:“你出去以后帮我个忙,去十二皇子云天清的府邸一趟,要他务必帮我洗清冤屈,你去了府邸后把这个给守卫看,那些人不敢为难与你!”

  云行衍说罢将脖子上的平安玉拽了下来交给南晴如,南晴如看着这块儿质地古朴没有一丝杂质的玉,正面写着一个云字,背后是行衍二字,南晴如说道:“我记下了,恩公放心,我还会借机在来的!”

  南晴如说罢收拾好碗筷走了出去后不敢停留,直奔云天清的府邸……

  在说皇宫内,龙君羡的办事效率极其之高,特别是在得知装鹿血的器皿失窃后,龙君羡就得知此事不简单,于是立马报给了在御书房处理政务的武帝,武帝听了龙君羡的汇报后,思索了一番,说道:“你的意思是,失窃的器皿跟云行衍发狂有关?”

  龙君羡点了点头,说道:“启禀陛下,臣以为,这是针对三皇子的一起阴谋,臣更是得知,魏相在事后去过御膳房,所以……”龙君羡说到一半后识趣的闭嘴,留给武帝一个想象的空间。

  武帝摆了摆手说道:“朕知道了,你退下吧,记得让那些奴才们不要乱讲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