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结死仇云行衍中毒
流云笙乐2019-09-24 14:443,229

  此时一向作为老好人的大皇子云千乘在一旁和稀泥,说道:“父皇寿宴在即,尔等在门前拌嘴成何体统,都是兄弟,莫要伤了和气!”

  “好了!”

  云洛天冷哼一声,瞪了一眼云子忠说道:“九弟,本宫劝你在收拢别人的时候最好筛选一下,当心哪天自己的狗犯了事儿不小心将自己连累进去!”

  “太子教训的是!”

  云子忠没说什么,不过很明显内心感到一股憋屈,大云帝国尊卑有别,普通皇子见了太子都是要行礼的,他也就能跟云承业这种添狗拌拌嘴,真要让他顶撞太子,他可没那个胆子!

  半个时辰后,长春殿内,武帝坐在最高的一处座椅上,此时寿宴已开,各诸侯以及别国使臣纷纷入座,一番歌舞之后,镇南侯秦破天说道:“陛下,臣前日在封地捕获一头白鹿,想必是上天感念陛下治国有方,特将此祥瑞献给陛下”

  “哈哈哈哈,好,镇南侯有心了!”

  武帝摸着胡须开怀大笑,这白鹿可是罕见的瑞兽,尤其是在战乱年代,那可是媲美麒麟的存在!

  再武帝允许下,镇南侯摆了摆手,没过一会儿,就只见几个军士推着一辆木头做成的笼子走了进来,将上面的盖布揭下后,只见白鹿安详的趴在木车内,此时群臣宾客都纷纷伸直了眼睛观赏着这头瑞兽,不过唯有坐在前沿的丞相魏冉心中不悦,他思量道:【好你个镇南侯,风头全让你出了,你不是瑞兽么,那老夫就让你的白鹿变成死鹿!】

  打定主意的魏冉向前迈步拱手说道:“启奏陛下,臣久闻这白鹿之血乃是圣药,今日既然镇南侯有心,不如就将这天降祥瑞杀之饮血,供陛下以及众位皇子同饮,以求上天恩泽!”

  “好好好,魏相所言及时!”

  武帝笑的合不拢嘴,摆手说道:“来人,杀鹿饮血,我等君臣同乐!”

  随着武帝的话音落后,马上就有几个甲士上前,秦破天看到魏冉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更是气的不像样子,情急之下上前说道:“诸位且慢,启禀陛下,臣还有一议!”

  武帝:“但说无妨!”

  秦破天:“此白鹿来之不易,臣斗胆请陛下持箭射之,以彰显我朝天威!”秦破天说完后有意无意的看了魏冉一眼,心想:老东西,我好不容易找来的白鹿岂能让你借花献佛?

  “那这样吧!”

  武帝起身说道:“这天下始终是年轻人的天下,此鹿就由朕的儿子们代劳吧,若谁能射得这白鹿,那朕就赐他玉如意一对,李公公,你去安排吧!”

  群臣附和道:“陛下英明!”

  这便是帝王之道,谁的话都听,谁的话也不听,你的提议不错,可我用不用是两回事!所以从一点小事上可以看出云武帝是一个独断专行的皇帝,他讨厌被大臣掣肘!

  没过一会儿众人便出了长春殿,几个军士将装有白鹿的牢笼推到台阶之下,而那十二位皇子各个神采奕奕,纷纷拈弓搭箭,尽显大云国威!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鼓声,白鹿被放出牢笼,此时几位皇子也都各自奔跑着寻找最佳的射击地点,九皇子云子忠武功平平,可是在几个追随他的兄弟的帮助下站到了最佳的射击地点,可是他连放了几箭也未曾射中!

  大皇子云千乘为了拍太子云洛天的马屁,靠着他精准的箭法击落了其他几人的弓箭,以便于给太子创造机会——

  “大哥,干的好!”

  太子冲着云千乘点了点头,此时他离白鹿不过十尺的距离,自幼习武的云洛天就算闭着眼睛也可以射中,而此时站在台上观看的武帝抚摸着胡须说道:“他们倒是懂得谦让,朕甚是欣慰啊!”

  魏冉此刻说道:“陛下,看来今天的头筹非太子殿下莫属了!”

  “是啊是啊……”

  在说大殿广场上,云洛天将弓拉了个半满,奋力的射出一箭,正在快要命中目标的时候,却被一只弓箭将其打落,而射出这箭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云行衍!

  “你这杂碎!”

  太子懊恼的暗骂一声,因为被云行衍分散了注意力,所以没有注意到十二皇子云天清的动向,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文武双全的云天清虽然平日以儒生自居,可是这‘六艺’他也未曾忘却,这一箭他直接射中了白鹿的身躯,强大的力道让整支箭都插了进去,只留的箭尾的羽毛在外面随风摇摆……

  “射中白鹿者为,十二皇子,云天清!”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通传的鼓声后,在高台上观看的众位大臣以及各国使臣都纷纷表示祝贺,武帝更是夸赞道:“想不到天清不仅诗文写的漂亮,武艺也未曾落下,来人,赏!”

  大太监李英端着一个装有玉如意的锦盒走到云天清的面前,说道:“十二皇子,恭喜了!”

  云天清:“有劳公公了!”

  这时候众人也都纷纷向云天清祝贺,不过在太子看来,这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

  这时候太子的追随者都纷纷未太子抱不平,大皇子云千乘更是挑事道:“太子殿下,做大哥的已经尽力了,实在是老三射术精湛,大哥也没有办法……”

  四皇子云承业说道:“这三哥实在过分了,太子殿下,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对啊对啊……”

  太子听了众人的挑唆之后难免怒由心生,他自小就被娇生惯养,得皇帝宠爱,哪受得了这般委屈,这云行衍公然跟自己作对,让自己颜面何存!

  云洛天越想越气,不由的攥紧了拳头,走到云行衍面前骂道:“你这杂碎!为何屡次跟本宫作对!”

  云行衍冷哼一声,吊儿郎当的说道:“逐鹿中原,能者得知,太子殿下莫不是输不起吧?!”云行衍说罢一甩衣袖走到云天清面前说道:“十二弟,恭喜了!”

  “你……”

  太子被云行衍这般举动给气到了,但是高台之上有人看着却又没有办法,此时云承业献计道:“太子殿下,莫要跟那杂碎一般见识,小弟这里有东洋那边流传过来的合欢散,保证让您吃完之后舒舒服服的!”

  太子看着云承业手中的丹丸,又看了一眼云行衍的背影,计上心来,冲着云承业耳语了几句,云承业点了点头便去了别处,这时候云洛天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心想:【老三,你这是咎由自取,是你逼我的!】

  随后几人准备进大殿去饮白鹿血,大皇子云千乘走到云行衍跟前说道:“三弟啊,太子他真是太过分了,做大哥的刚刚是想帮你,可却也无能无力啊……你说你老是顶撞太子又有什么好处呢?”

  云行衍边走边说道:“切,大皇子莫不是想拉拢我吧?”

  云千乘挑眉说道:“三弟你这是何意,大哥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云行衍:“大哥你是聪明人,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现在众位兄弟都在拉帮结派,可是我对你们做的那些事都没有兴趣,思月在前面等我,失陪了!”

  云行衍说罢加快脚步,此时大皇子冷哼一声说道:“不识抬举的东西!”

  ——

  一刻钟后,大殿内,此时鹿血已经准备完毕,十二位皇子人手一杯,武帝这时候满意的点了点头,举杯说道:“朕今日甚是欣慰,大家举杯共饮,愿大云皇族上下一心,大云天下万事千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以及众位皇子纷纷饮下了杯中之物,之后便是正常的宴席,然而云行衍在喝下鹿血之后就觉得身体不断的发热,太子云洛天看着云行衍坐立不安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说道:“三弟,刚才是本宫不好,本宫自罚一杯,你可千万不要推脱啊!”

  太子说罢给云承业等人使了一个眼色,几人立马会意,上去给云行衍敬酒,说道:“三哥,之前是做弟弟的不懂事,你要包含啊!”

  “对啊三哥……”

  坐在桌子另一头的八皇子云星河看着太子一党的做派后,小声问道:“太子他们吃错药了?居然给三哥赔罪?太阳打西边上来了?”

  九皇子云子忠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么简单,估计是在给老三挖坑,我们看着就是!”

  不过武帝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副兄慈弟恭的模样后倒是十分满意太子的做法,然而云行衍起初只是觉得身体发热,可是几杯酒下去之后却有些让他忍不住想立刻寻个女子灭火,这股莫名的欲望让他眼中的一切都变的开始模糊了起来,最后晃晃哟哟的起身说道:“失陪一下,我出去一趟!”

  “那既然三弟身体不适,那做哥哥的也不强留了!”太子云洛天说罢便回了自己的席位,冲着云承业摆了摆手手,云承业立马会意,在云行衍走后也借故跟了出去。

  云承业心想:今天是父皇寿宴,你身为皇子,如果做出扰乱后宫强爆宫女之事,那今天这场戏可就有的看了,云行衍,这就是不识时务的下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