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太子道出真相,暮贵妃深夜受辱
流云笙乐2019-09-26 13:043,197

  龙君羡:“臣告退!”

  龙君羡退出御书房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在书房门口的大太监李英,李英一脸堆笑的问道:“龙将军,杂家脸上可是有花儿?”

  龙君羡:“公公说笑了,龙某虽掌禁军,但是这宫中究竟还是公公的地盘,龙某今日算是见识道了!”

  “哦?”

  李英捏着兰花指笑道:“将军,你我都在为陛下办事,可莫要生了间隙啊……”

  “请赎本将军失言,告辞!”

  龙君羡冷哼一声走出了院落,他实在是想骂李英一句‘阉狗’来着,可是这宫中李英的耳目众多,要让李英听了去,保不齐会在圣上面前罗织自己的罪名,如今皇城内的防护除了自己的御林军以外,还有兵部的暮正豪暮恪父子横插一脚,龙君羡看着这表面戒备森严实则漏洞百出的皇城,不自觉的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多不办事’吧?

  入夜,东宫。

  太子云洛天一回府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废弃的院落,看着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云行衍被囚至此,他大笑道:“所谓圈禁,大可是一座庄园,小则是一张板凳,本宫将你囚于这柴房之中……不算委屈你吧?”

  云行衍冷笑一声,说道:“我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便你,少在这里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令人作呕!”

  “呵呵呵呵,老三,你的骨头有多硬,做哥哥的又岂能不知?”太子得意洋洋的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今天会做出这种蠢事么?是我叫人在血里放了春药,是我叫人跟踪你,看你出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干的!”

  “你……!”

  云行衍怒视着云洛天,咬牙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因为你得罪了我!”太子狠狠的瞪着云行衍,一挥衣袖,厉声说道:“本宫是大云未来的九五之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千岁,你竟然敢跟我作对,你凭什么!!!!???”

  云行衍也怒吼道:“既然是我得罪你,那就是你我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毁了月儿一生的清白!”

  “怎么?你心痛了?内疚了?”

  云洛天负手而立,用侧脸看向云行衍,说道:“很遗憾,我现在连你内疚的机会都不会给你!”太子说罢走了出去,气的云行衍上去就要跟他拼命!

  “云洛天你这混蛋!”

  云行衍刚迈出房间几步就被守卫拦下,呵斥道:“三皇子,圈禁期间你不能离开这里!”说罢守卫便将柴房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云行衍留下了懊悔的泪水,一个人呆坐在柴房中,透过破旧的窗户望着天边的明月,自语道:“思月,衍哥哥对不起你!”

  另一边,云思月醒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不吃不喝,经历了那样的事,任谁都无法一笑了之,何况云思月是万金之躯的公主,这可把花妃给极坏了,遣人将大公主云妙音请了过来,可云思月依旧是谁也不见!

  云妙音在门外一边敲门一边说道:“思月,你好歹要吃些东西啊,没必要为云行衍那种人渣气坏了身子!”

  “让我试试吧!”

  云天清不知何时走来,接过云妙音手中的茶点,敲了敲门说道:“皇姐,天清以查的些许眉目,特来报与皇姐,还请皇姐开门!”

  房门这时候吱呀一声被打开,云思月憔悴的说道:“你一个人进来吧!”

  云天清点了点头,进入房间后,云思月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云天清恭手说道:“皇姐,我皇兄如今深陷东宫险境,还请皇姐搭救!”

  “呵呵,你们不愧是兄弟俩,都一样的无耻,他都把我这样了,你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来让我救他?你现在立刻就给我出去!”云思月边说边推打着将云天清赶出门外,此时花妃冷冷的说道:“我真是浑了心会让你去劝月儿,你们当真不愧是贵妃娘娘的好儿子啊!”

  随后云天清就被花妃宫内的人给轰了出来,此时在宫门外穿着一身太监服的南晴如见云天清被如此对待后,连忙跑过去问道:“情况怎么样?见到思月公主了么?”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两人说罢出了宫门,来到了云天清自己的府邸,南晴如也换下了那身太监服,就在半个时辰前,云天清正在苦思如何搭救云行衍,忽然只听得府邸外的仆人禀报,说有一名女子持一玉佩求见,云天清见云行衍的平安玉在南晴如手中,立马接见了她。

  云天清无奈的坐在椅子上说道:“皇姐如今蒙受大难,看来想让皇姐那边求父皇饶恕皇兄是不可能了!”

  “我一开始就说这事不靠谱,你还非要去试,这下好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南晴如气鼓鼓的看着云天清,对他的行事风格很是不解,他这不就跟一个QJ犯事后去问受害者爽不爽是一个道理么?南晴如现在真的有些怀疑云天清是否真心实意的帮云行衍了!

  云天清:“此言差矣,至少如今我们确认了皇姐无碍,天清还请南姑娘将此情形告知皇兄,让他放心!”

  南晴如:“那好吧,不过我需要你帮我安排一个合理身份,我总不能天天扯谎吧?”

  云天清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南姑娘放心!”

  在云天清的安排下,南晴如当即成为了东宫内的一名普通的婢女,为了不引人耳目,云天清便请贵妃暮柔同自己一起去东宫求见太子。

  暮柔:“见过太子”

  “贵妃娘娘免礼!”

  云洛天一身常服,慵懒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示意两人坐下,一番寒暄之后,太子问道:“不知十二弟跟贵妃娘娘前来所谓何事?”

  暮柔堆笑道:“太子说笑了,本宫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如今陛下并未立后,本宫于情于理也该对太子加以探望,只是太子事务繁忙,本宫多次来到也未曾相见……”

  “哦?这样啊?”

  云洛天冷笑一声说道:“本太子身体健朗,贵妃娘娘不必挂念,如今天色已晚,就恕本太子招呼不周了,来人!送客!”

  云天清跟贵妃对视一眼,贵妃点了点头,起身说道:“其实本宫这次前来是想见见衍儿,还请太子一定不要拒绝啊!”

  “哦……原来你们母子二人深夜前来是想见云行衍?可是不好意思,云行衍圈禁期间不能见任何外人,请回吧!”太子丝毫不给贵妃的面子,这让暮柔内心也十分的火大!

  自从魏皇后病逝,暮柔便是名副其实的六宫之主,如今太子居然连这点面子也不给自己,暮柔厉声道:“放肆!本宫乃三皇子生母,衍儿犯错被关押是罪有应得,可大云哪条法律明文规定做母亲的不得探望儿子!”

  “哈哈哈哈哈……”

  云洛天狂笑几声,用阴寒的眼神盯着贵妃,冷冷的说道:“本太子受命看管云行衍,所以太子府以外的人一律叫外人!”

  “你!”

  暮柔见云洛天如此不通情理,怒道:“这都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太子既然一意孤行,那本宫只好请求皇上定夺!”

  太子见暮柔搬出皇上压自己,也是火冒三丈,冷声说道:“云行衍身犯滔天大罪,我府中女子无不对其避而远之,贵妃娘娘身为女子,不怕被三弟做出禽兽不如之事?!”

  暮柔一拍桌子说道:“大胆!你敢冒犯本宫!”随着暮柔的声音落下,随行的侍卫纷纷拔刀,只见太子冷笑一声,从暗处忽然窜出一名白衣男子,一挥手甩出几颗石子,将那几名侍卫的兵器纷纷击落,云天清见状连忙护在暮柔身边,那男子冷笑一声,单手撑抓形之取云天清脖颈……

  “白凤凰住手,莫要伤了十二皇子!”

  听到云洛天的话后,白衣男子一收手,一眨眼的功夫便闪身立于太子身后,太子看着惊魂不定的众人,冷笑道:“这里是东宫岂容你等乱来,我既受命看管云行衍,别说是你们,就是父皇来了也不行!”

  云洛天说罢从后堂离去,暮柔吓得跌坐在椅子上,云天清在一旁搀扶,暮柔说道:“好你个云洛天,这是要与我暮家为敌啊!”

  云天清:“母妃,皇兄的事……”

  “不要提你皇兄!”

  暮柔阴沉着脸说道:“我暮柔的脸都被他给丢尽了,你以后也休要再踢此事!”暮柔说罢甩袖便走,云天清连忙追了出去,另一边,南晴如与云行衍的养母莲妃则是偷偷的溜到了关押云行衍的废弃院落……

  夜晚的看守十分松散,只有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在院落里不断的劈着柴火,南晴如见他身着布衣,以为是做工的杂役,于是便拉着莲妃走到关押云行衍的房前,然而下一秒男子劈柴的斧头就飞向了南晴如面门,如果不是南晴如反应快,身首异处就是必然的!

  “你……你怎么劈的柴啊!”

  南晴如一脸气愤的看向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