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离恨宫,顾萧然
流云笙乐2019-09-27 13:443,207

  只见那名男子板着脸走了过来,从柱子上拔下斧头,冷冷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擅闯这里?”

  南晴如正了正身形,说道:“这位是宫里的莲妃娘娘,特来看望三皇子,还不速速带路!?”

  男子撇了一眼莲妃,说道:“可有太子手谕?”

  南晴如语塞道:“这……我们一时走的急,未曾携带,不过既然莲妃娘娘在这里,又岂会诓骗你?”

  男子不耐烦的说道:“去去去,陈某奉命看守这里,我不管你们是莲妃还是贵妃,没有太子手谕休想进去,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不然我叫人啦?”

  “你这人怎么这样?!”

  南晴如愤愤的看向远处的柴房,本想着就此算了,却没想到万金之躯的莲妃突然跪下央求道:“这位壮士,我求你了!我那衍儿如今蒙难,做母亲的岂能不担心?晚上天寒,您哪怕让我给他送件衣服也行啊……我求你了!”

  “啧,你这是做什么!”

  男子连忙将莲妃扶起,说道:“娘娘万金之躯,在下受不起……”

  男子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何况是皇妃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故而将其放了进去,莲妃与南晴如作揖感谢,男子连忙说道:“一刻钟,最多一刻钟后马上出来!”

  莲妃:“壮士放心,我知道分寸……”

  莲妃在南晴如的搀扶下走到了院落一角的柴房,推开门后一阵尘土弥漫,莲妃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只见一身囚服手脚带镣铐的云行衍呆呆的坐在破旧的窗前仰头对着月亮发呆,莲妃见此情形忍不住眼泪直流,哽咽的唤了一声:“衍儿~”

  云行衍听得莲妃呼唤,僵硬的转过头,先是惊讶,随后又略带羞愧的低下头,说道:“母妃……你怎么来了?”

  莲妃走上前去,将云行衍头发上的枯草拿下,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云行衍的脸庞,说道:“衍儿,你受苦了,母妃早就想来看你,可是太子不让,我只好与南姑娘偷偷混了进来,多亏外面的那位壮士通融才能见你一面啊!”

  “是衍儿对不起你!”

  云行衍锤头丧气的将脸撇向一旁,此时莲妃含泪说道:“怎么会,是做娘的不好,你是我从小带大的,我视你为亲生骨肉却始终教不会你忍字,才让你遭今日之罪……”

  “忍?父皇始终对我有偏见,我的生母贵妃娘娘也以我为耻,难道忍就能够改变这一切?能让思月不恨我?”云行衍咬破了嘴唇,眼中写满了对太子的恨!

  “我儿糊涂啊!”

  莲妃泣不成声的说道:“你只要能忍得一时屈辱,太子那边就没有任何的借口对你继续迫害,假以时日你定能脱困,三国时期司马懿韬光养晦了一辈子到最后把曹氏皇权熬跨了的道理你怎么还不明白!贵妃娘娘对你始终不曾背弃,刚才还跟十二皇子去向太子那边求情,想见你一面,你只要忍到最后,一定能够出人头地的!”

  “母妃…”

  云行衍经莲妃劝道有所动容,南晴如此时也说:“对啊三皇子,莲妃娘娘说的不错,你一定能够度过难关的!”

  此时门外看守的男子喊道:“时间到了,二位请回吧!”

  在男子的催促下,莲妃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云行衍对二人施礼相送,并对南晴如说道:“南姑娘,先前是行衍无知,错怪了姑娘,还请姑娘恕罪!”

  “小心使得晚年船,三皇子的顾虑无错,我会想办法在来的,三皇子保重!”

  南晴如说罢就与莲妃一同离开了,云行衍送走众人后,这才注意到了门外劈柴的人,这人是才被分发到这里的,说是看管自己的卫士,可自打进了这院落后,他便不断的开始劈柴,就连先前看守自己的侍卫也都被遣散,不由的让云行衍感到好奇!

  此时已过子时,云行衍被门外劈柴的声音吵的睡不着,于是推门而出,看着正在挥汗如雨的男子,出声询问道:“哎,这么晚了,你不休息么?”

  男子没有说话,继续做着重复的工作,云行衍好奇,从柴房内走出,行至男子身边,出言告慰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还未请教壮士姓名?”

  云行衍说罢冲着男子拱了拱手,男子不耐烦的说道:“陈恒之!”

  “哦?”

  云行衍蹲到一旁劈好的柴垛前,拿着整齐如一的柴火端详了一番,叹道:“好刀法!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男子一边劈柴一边说道:“我只要在三天之内劈够一千旦柴,我就不用在为奴为仆,我就可以做官了!”

  “信他?”

  云行衍冷笑一声说道:“云洛天为人专横跋扈狡诈无比,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以戏耍他人为乐,他若有重用你的意思,早就会将你奉若上宾,何必还要你在此劈柴?算了吧!”

  “你叫我算了?”

  陈恒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目光凌厉的看向云行衍,坚定的说道:“如果就这么放弃,我这一辈子也是个奴才,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愿望会实现的!做人……不能自暴自弃!”

  说罢陈恒之继续忙着手头的活计,云行衍看着颇有感触,蝼蚁尚且有偷生之意,何况云行衍贵为皇子?

  另一边,太子会客厅内,白凤凰恭敬的站在一旁,太子对他今天威慑贵妃的手段十分满意,拍手说道:“好,轻功卓绝的白凤凰果然名不虚传,来人,将我的七星剑赏赐给他!”

  “谢太子,在下定当为太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凤凰从下人手中接过宝剑,古朴的剑身上花纹流露,寒气逼人,剑柄处镶嵌着几颗翡翠,让这把剑价价值不菲,就算卖了换钱,也够白凤凰潇洒一阵了,何况这把剑也算的上是一把利器,因此令白凤凰欣喜不已。

  这个时候,有个侍卫进来朝着太子耳语了几句,云洛天立马不悦的说道:“好你个云天清,表面上来缠住我,背地里却叫莲妃去见云行衍!”

  侍卫说道:“是陈恒之放他们进去的!”

  “哼,这个下贱的奴隶,看来我不重用他是对的!”

  云洛天挥了挥衣袖,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白凤凰问道:“太子殿下,既然那陈恒之对太子有二心,太子为何还将他留在府中?”

  云洛天笑道:“本宫总不能因为一个陈恒之寒了其他前来投奔于我的能人异士的心吧?所以叫他在三天之内砍一千旦柴,没想到他还真的就去砍了,你们说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众人附和道:“是啊是啊,这陈恒之是真的不识趣……”

  “行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

  太子摆了摆手手,看向白凤凰说道:“既然他们想玩,本宫就陪他们玩,白凤凰,你去给我把那两个贱人杀掉,记得做的干净些,不要让别人查到我头上!”

  白凤凰低头行礼说道:“太子请放心,在下定当不辱使命!”

  “哈哈哈!好!有你辅佐,我看别人拿什么跟我争!到时候把她们二人的死讯报之云行衍,我想他的表情一定会更丰富,哈哈哈哈哈!”

  太子说罢便离开了议事厅……

  另一边,南晴如与莲妃出了太子府后为了避人耳目,专走僻静的小路,不料正好给了白凤凰下手的机会,白凤凰一跃而上跳到了两人的马车上,车夫立即警觉,但哪里是白凤凰的对手,白凤凰瞬间将其一剑封喉!

  马车内的南晴如察觉不对,协同莲妃一起从侧窗跃下,刚跑没几步,就让白凤凰反应过来,白凤凰将车夫的尸体塞进马车,自己驾车追赶着二人……

  “糟了,是死胡同!”

  南晴如一脸惊恐的看向莲妃,莲妃也被吓得够呛,说道:“我在宫中从不敢树敌,你是何人,为何行刺于我?”

  “啧!”

  白凤凰冷笑道:“你不觉得你们的废话有点多么?这种问题还是到下面去问阎王吧!”白凤凰说罢就冲向两人欲削其首,危急关头只见一把紫色长剑飞来,白凤凰见状不妙连忙收回了攻击,警惕的看着周围,呵道:“是哪路英雄好汉?为何坏我大事?”

  “燕子双飞来又去

  云鬓花颜金步摇

  离愁引著江南岸

  恨道难成照我还”

  众人只听得一阵由内力吟唱而出的诗文,随后一个紫袍道人从房顶跃下,拔了长剑立于一旁,道人大约三十来岁,面容清秀,换世众人一圈后,将目光死死的盯着白凤凰,说道:“天子脚下,施主何必造此杀孽?!”

  面对道士的劝阻,白凤凰将剑收了收,问道:“不知道阁下是离恨宫的哪位前辈?”

  “在下顾萧然!”

  那道人自通名号之后,白凤凰收了兵刃,拱手说道:“既然是离恨宫的生上人降临,小子自然不敢冒犯,不过这两人今天是必死无疑,还请上人不要阻拦!”

  “冥顽不灵!”

  顾萧然叹了口气,拔剑直刺白凤凰,大战一触即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