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上红楼为哪般(一)
朝歌暮语2019-09-21 14:412,892

  “醉花深处倚红楼,哥哥不来妹妹愁。好妹妹,你愁不愁啊,哈哈哈!”

  “公子莫取笑奴家了,奴家只觉得公子这诗要比那些酸秀才的强上许多呢。”

  “哟,瞧这小嘴甜的,当赏!赏你一杯酒~嗝!”

  扬州旖旎,天下皆知,但要问起过往旅客他们心中最为留念亦或是最为向往的地方,则当属那醉花荫里的倚红楼。

  作为十里秦楼的最高处,倚红楼共有七层之高,从下至上每一层分别按照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主色来装饰,楼内日夜弦歌不辍,极尽奢华。

  每一层中,均有通晓琴棋书画歌舞的女子担任管事一职,也就是外人口中常说的阁主,她们不仅姿容清丽脱俗,而且都是些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三年前的上元灯会,红袖、绿翘、青鸟等七位阁主登台演绎了一曲天外飞仙,满堂宾客无不痴绝,从此便奠定了倚红楼在扬州第一楼的地位。后来有书生根据那晚所见,以七位佳人为蓝本,编写了《七仙女下凡尘》的剧文,在江南广为流传,各大书商争相刊印,以至于那七位女子的艳名都传到了大内之中,所以这倚红楼也被称为七仙楼。

  作为在整个朝歌大陆都算首屈一指的寻欢场所,倚红楼内的挥金如土,公子富商为博佳人一笑而相掷千金的所谓壮举早已是司空见惯,可即便如此,想要与某位阁主共度春宵依旧是难如登天。

  但凡事皆有例外,比如,当你钱特别多的时候。

  七楼的一间厢房里,身着紫色裙裾的女子正在轻弹古琴。

  金兽瑞脑,红鸾纱幔,素婉的琴声随着纤手的拨弄在屋内缭绕,透过燃起的香雾,可以看到那双玉手的主人身姿绰约,偶尔的抬首凝睇,眉眼如画、朱唇明眸的女子一颦一笑间都散发着摄人心魂的美。

  只不过,此时的她却在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心想这首《春江花月夜》,怕是多半在对牛弹琴了。

  厢房极大,靠近窗台的桌案上摆满了珍馐佳肴,许宣自顾自的饮酒,颇为无奈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李木。

  “丽儿妹妹,听说你吹箫在倚红楼是一绝啊,连这最擅乐艺的紫烟阁主都不如你。怎么样,要不一会儿单独给本大爷吹吹?”李木怀里搂着一名艳丽的女子,耳鬓厮磨,嘴上嘿嘿笑着。

  被唤作丽儿的姑娘相貌虽然比不上那素手弹琴的紫裙女子,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她一边忍受着对方在自己身上不停摸索的双手以及那时不时入鼻的酸臭味,一边强装笑颜道:“只要公子还能像刚才那般慷慨,丽儿就算为您吹一晚上也心甘情愿呢。”

  李木听后哈哈大笑:“应当的,应当的!”

  先前他们二人初进醉花荫时,由于是李木率先而入,因此龟奴略一打量便客气的请他离开,惹来李木的破口大骂并直拿折扇去拍后者的脸颊。龟奴们自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眼看他们摆出了要“关门放狗”的架势,许宣赶紧上前递了一片金叶子过去,又诚恳的道歉了一番,这才算是勉强解围。

  拿了金叶子的龟奴一脸谄媚的带着二人去往倚红楼,李木趾高气扬老气横秋般走在最前面,还时不时朝路过的姑娘抛几个媚眼。反观许宣却是有些紧张,目不斜视的跟在一旁,丝毫不去理会那些望向他的秋水眸子,这让不少自恃样貌甚高的女子都忍不住气恼的跺了跺脚。

  唐国多狂士,赤脚散发衣着怪异招摇过市的豪阀公子随处可见,且尤以金陵和帝都临安最多,前文渊阁大学士皇甫向冬天光着膀子吃冰、提笔写出传世名篇的故事至今还是一桩美谈,引得两都之间的文人纷纷效仿,大有成为潮流的趋势。

  所以一路上龟奴都在心里诽谤不已,在他看来,那身穿破烂乞丐装的李木定是位脾气古怪的豪门公子哥,而衣着华贵、白衣飘飘却又行为拘谨的许宣,则应该是主人身边护卫小厮一般的角色。

  你说这些王侯门阀里出来的人,脑袋都被驴踢了吗?

  殊不知当许宣随手掏出金叶子的时候,李木表面上波澜不惊甚至还露出理所当然的神情,心里却早已翻出了滔天巨浪:死大哥,你钱多的没地方花那就给我啊,干嘛要给那狗眼看人低的老货,真是气死本大爷了!

  待进了一楼厅堂,只见十几名身段婀娜的少女正站在中间搭起的圆形舞台上翩翩起舞,周围坐满了几十桌寻欢作乐的宾客,或与一旁陪侍的女子纵声调笑,或跟友人推杯换盏吟咏诗词,当然也少不了那挑弄佳人的香艳销魂场景,嬉笑怒骂热闹至极。

  李木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便要找地方坐下,却被眼疾手快的许宣一把拦住。就在他迷惑不解之时,后者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颗硕大的东海明珠,龟奴自然不敢擅作主张收下,只好请来了负责整个倚红楼运营的大管事。

  大管事来到这边后,先是用手小心翼翼的捧起那颗价值万钱的明珠,随后才笑着给许宣二人安排了七楼最好的厢房,并吩咐三名相貌脱俗的女子去陪着饮酒作乐。再后来,他更是一反常态的去见了七楼阁主紫烟,也就是那紫裙女子。

  上楼的时候,李木偷偷朝许宣竖起了大拇指,愈发觉得对方是个深藏不露的花丛老手了。许宣则略带幽怨的看了他一眼,依着李木的性子,在厅堂待着说不准就会跟其他宾客闹起冲突,他们今晚还有正事要做,行事必须万分谨慎才行。况且自己也确实不喜那人声嘈杂之地,如若不摆出一掷千金的架势来,又怎能引出这楼内的主事之人?

  前事说完,再看房间内,李木又从许宣那里接过几张百两面额的银票,转手就塞进了丽儿胸前的雪白高耸处,惹得她一阵娇嗔,但随之却又媚眼如丝的扑倒在李木怀里,轻轻用脸颊磨蹭着他的脖颈。

  李木自然是来者不拒,也不知他双手如何动作,丽儿的脸上很快就泛起了一圈红晕,眼神也是愈加迷离起来。

  许宣默默的饮尽一杯酒,神情颇为尴尬的看向别处。坐在他身边的两名女子相视一笑,便要学那丽儿满脸笑意的朝他扑去,不曾想却被许宣用冰冷的眼神制止,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木见状,停下手中的动作笑道:“大哥怎的这般不解风情,真是白瞎了这副好皮囊,可惜啊,可惜啊!”

  “三弟,我们不是来做正事的吗?”许宣扶额,终于忍不住了。

  他在心里痛恨着那伙迟迟不见有任何行动的外乡恶汉,更痛恨自己定力不够,一时心动就被拉来了这烟柳之地。

  李木闻言,大义凛然道:“是在办正事啊,不过,还有什么要比让各位妹妹开心更重要的事情呢?”

  他用手指抬起了丽儿的下巴,盯着那双漂亮眸子柔声问道:“你说是不是啊,好妹妹。”

  后者明显还没从刚才的挑弄中回过神来,只是微喘着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听闻长安女子多善解人意,男子更是一个个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全沾的老手,我虽不曾去过长安,可也知道你们徽宗皇帝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的名句,怎么到了大哥你这里就这般与众不同了呢。”

  听得许宣眼角一阵抽搐。

  不过好在李木立马起身,对着许宣拱手致歉道:“对不住啊大哥,开个玩笑,玩笑!”

  接着他伸手将许宣左侧的绿衣女子拉到自己怀里,弹了弹对方细腻的脸蛋轻声笑道:“与其留在大哥身边受委屈,倒不如到我这儿让本大爷好好疼爱你一番,走咯。”

  说罢,便强拥着丽儿她们朝厢房外走去。

  “三弟这是要?”许宣诧异地望着他的背影,很是不解。

  “大哥你不总嫌我身上臭吗,兄弟我这就去隔壁屋子,来个水里戏双凤!”

  被李木搂着的绿衣女子听后俏脸变了颜色,就连行为大胆的丽儿瞳孔中也是闪过了一丝异样。

  “心急可是吃不到热豆腐的,傻大哥。”他站在门口,背对着许宣说道。

继续阅读:直上红楼为哪般(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歌戏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