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龟兹新王
二木2019-12-01 10:191,608

  一众龟兹大臣正争得脸红耳赤,忽见老内侍冲进殿里高呼道:“王上,王上西去了。”众人目瞪口呆,国相尤多颤抖着拐杖问:“你说甚?”

  老内侍不得不高声再通报一回:“王上西去了。”

  尤多啪一声倒地。呜呼哀嚎此起彼落。

  莫言花得悉噩耗,连夜赶往王后处探视。王后一脸落寞,见是她,苦笑道:“你见过你舅舅与否?”

  莫言花摇首,“守灵卫士不让我进去。”

  “他们现在哪有心思管你舅舅身后事,王位才是现下头等天大之事。”王后冷笑,“幸好龟兹没有突厥习俗让新王继承先王之后妃女眷。走吧,与我一道去看看他们争权夺位那众生相。”

  议政殿里,守卫手中之佩刀倒映着火炬红光,于暗夜中异常肃冷。内侍通报王后驾临,殿中比刚先更安静,静得连呼吸声都不易察觉。

  那利王子扫了眼尾随王后之莫言花,眼中带有责备之意。

  国相尤多得闻王上西去,身子承受不过来,刚刚也同去了。现在由大将军羯列颠主持议政。羯列颠向王后示敬,而后问道:“请恕臣下突兀,敢请王上可有留下继承遗言予王后?”

  王后缓缓道:“不曾。”

  羯列颠:“得悉。”转而对众臣道,“既然王上没有继承者之任命,那我等还是按先例,推举贤能登王位,诸位可有异意?”

  “我等没有异议。我推举诃黎布失毕王子任我王。”

  “诃黎布失毕任我王。”

  “诃黎布失毕。”

  “诃黎布失毕。”

  莫言花不由得冷笑,真好一个众口铄金。

  只见众人将目光齐刷刷转向那利王子。

  那利王子不卑不亢出列,行至诃黎布失毕跟前,道:“侄儿恳请王叔任我龟兹王。”

  诃黎布失毕王子缓缓道:“诸位既对我如此重托,我再推卸便实在是辜负诸位之期望。从今往后,我当励精图治,与诸位同心,一道昌耀我龟兹。”

  *****

  政光二十一年除夕,西州交河城举办首届驱傩。天一黑,艺者吹笛击鼓,舞者涂脸赤足,画裤朱衣两队行。交河民众好热闹,围着看追着走,驱傩者邀请行人共舞齐欢,笑语声络绎不绝。

  许副使特意提前托人打造了两副四目方相面具,驱傩一启程开行,便带着芙若母女二人一同游玩。珞一额上点了颗红朱砂,嘴角两侧以浅墨描了几撮长须,活脱脱一只粮仓黑守官(黑猫)。芙若特意带上方相面具逗她,珞一定眼凝望,扒拉扯开面具,又露出芙若脸蛋,呵呵笑个不停。

  许副使道:“玉奴聪慧,能把你阿娘给降住。”

  芙若将珞一丢给副使,“瞧你父女两才是同道,我不与你们纠缠。”

  珞一不依,咿咿呀呀索要芙若,嘴中含糊道:“娘……”

  芙若好气又好笑,只得接住她。

  此时,驱傩队伍中有个大神荼出列。神荼本是守门之神,可眼前这个神荼,凶狠恶相远远够不上,倒有些不伦不类般可笑,仿佛是绘面具之人有意为之。大神荼手舞足蹈,仿佛要吓唬小珞一,长袍赤袖张扬之际,淡雅木水香逸出。

  芙若眉心一抬,笑道:“大神可是看中了我家这只粮仓黑守官?我将她献给大神。”话音蒲落,便将珞一丢给对方,手拉着许副使急急退出人群。

  大神荼待要推拒,那二人已不见踪影,只得无可奈何看着珞一。小珞一定眼凝望半息,扒拉扯开大神荼面具,露出李都护一脸凶狠恶相。

  另一厢,许副使与芙若二人大笑不已。

  “你怎晓得那就是使君他老人家?”

  芙若好不容易止住笑,道:“使君他老人家所惯用之香料,谁敢跟着同用。”

  副使嗅了嗅衣上香气,自语道:“可我总觉着使君身上老是带有女子香气。”

  芙若噗嗤笑道:“使君他老人家所用之香料乃是波斯商人特意调配而成,如何就成了女香。”

  “我衣上是何香?”副使敢断定她是万万不舍得花销波斯香料。

  “是我随意搭配之香。”

  “你何时会调香了?”

  “自是如真传授我。”

  “何以你我二人衣上皆是同一香味?”

  “我就调配了一种香,待用完,我再另配一香。”

  “如此……不对,我衣上所熏竟原是女香?”

  二人一路欢嘻笑骂回到都护府,但见北院灯光隆盛,不由得疑惑是何人在院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沙飘飘与我重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沙飘飘与我重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