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死里逃生
山樵野夫2019-09-21 15:262,705

  “突突突……轰!”一条盘山公路上,武装分子伏击一个车队,枪炮声不停地响着。车队里最后一辆货车上,一名二十出头的男子颤抖着开车。嘴里还不时地低吟着:“做了这单我就收手,做了这单我就收手!”

  此人名叫陈明军,大学毕业后喜欢刺激和冒险,在一次偶遇后便去南方某动乱的国度去运输补给,这次运输是第三回了。但是很不幸,此次遇上了袭击,在枪炮声中陈明军终于尝到了害怕,后悔当初走上了这条路。但一切都晚了,现在他只好祈求能平安逃出伏击。

  “当当当……!”三颗子弹射穿副驾驶室的车门,护送的士兵抖动两下便挨在门上断了气,伤口淌下的血水染红了座位。陈明军见状,恐慌地大叫看道:“兄弟……你没事吧?快醒醒……快醒醒!”但任凭陈明军如何叫喊,那人也没任何反应!

  情急之中,陈明军伸手过去,想摇两下那人。那知路上突然落下一块石头,陈明军一时反应不及,车辆冲上石头便侧翻坠下了山崖。翻滚中,陈明军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明军感到头昏脑胀,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和那个死亡的士兵淌在谷底的一条小流旁,四处还散落着弹药及各种补给,但奇怪的是卡车不见了。也没见到车辆滚下的痕迹,更让他不解的是,他开车路过的地方是没什么参天大树的,从山腰一直望到山脚,到处都以灌木杂草为主,而现在到处都是古木参天,连天空都没有看见。数米处的树杆上,还挂着一条小腿般粗的大蟒蛇。陈明军吓得赶忙找东西防卸。刚好,那士兵身旁的八一扛步枪还在。陈明军赶忙捡起步枪快速上膛。

  “啪……啪……!”山上响起了好似鞭炮的声音。那蟒蛇被那声音吓得窜下大树,逃入草丛里。陈明军也是心里一惊,怀疑武装分子下来搜山了。他赶忙扯下那士兵的弹匣带,奔向一块大石的后面。

  “快……快跑……鞑子快追上了!”不远处,一群人从草丛里走出来,陆陆续续的共有好几十人,他们衣衫破烂,穿着如古代士兵的服装,手里拿着各种冷兵器,有刀,有长枪,还有弓箭,而且基本个个身上都带了伤!

  陈明军看得出奇,心想,这儿还有人在演戏?正当陈明军不解之际这群人身后又响起鞭炮声:“啪……啪……!”数声响起,跑得慢的一位后背溅起血雾,便倒在地上惨叫!这还没完,只听见咻一声响,又有一人大腿中箭倒地!

  “杀啊!”枪声过后,便有数个身穿清军服式的人冲了出来,他们挥舞着大刀,怒吼着。

  “天啊,我穿越了,还碰上清军!”陈明军总算明白。看着一个个冲出来的清兵,陈明军一阵怒火,只见他抬枪瞄准:“砰!砰……!”来了一阵点射,八个清兵应声而倒。后面又窜出五个手持鸟铳的清兵,陈明军“突突……!”一通连射,五个清兵应声倒地。清兵们太好杀了,他们根本不懂躲避现代热兵器,总是一群一群地集结出现。但陈明军此时子弹打完了,他赶忙蹲下换弹匣。对面,八个清兵又冲了出来,陈明军根本就不知道。那些逃跑的明军在陈明军伏击清军时,都躲在草丛里不逃跑,此时见情势危急。一名士兵搭箭吼道:“将士们,那位侠士帮了咱们,咱们大西军不能见死不救,咱们杀回去!”说完,便拉弓射了一箭,一名清兵被射中眉心,只见他紧捂伤口,向后退几步便倒下!“咻咻咻!”箭支不断射出,八个清兵纷纷倒地,但清兵如潮水般不断地涌出来。

  “突……突突……!”陈明军装好弹匣,又镇定地朝清兵开火,清兵们如割麦子般成片倒下,那边的大西军士兵们七个弓箭手朝那些落单的清兵射箭,清兵根本就冲不上来。陈明军打了三个弹匣,倒在地上的清兵铺了满地,有的还在地上不停地扭动,哀嚎。鲜血染红了青苔草丛。而冲上来的清兵一下子变少了,只有稀稀疏疏的三两人,有些见势不秒,赶忙往后退。陈明军杀红了眼,见清兵要逃,便沖出来大吼着道:“杀鞑子啊!”

  大西军士兵听了,也跟着大吼冲了过去。鞑子一下子损失惨重,只余十来人,他们惊恐着往后逃窜。陈明军冲了出来,又从那名死了穿越过来的士兵身上拿了五颗手雷。然后跟随那些大西军士兵们一道追击。

  追了不到二里,十余个清兵不是被枪射死,就是被箭射死。在一颗大树下,几十人有气无力地坐下休息。稍过一回,那些大西军士兵们过来朝陈明军行礼道:“多谢这位侠士出手相救,我等大西军将士感激不尽。不知侠士高姓大名。”

  陈明军也学他们抱了个拳道:“各位不必客气,我最讨厌没开化的鞑了,今天手刃无数着实开心。我姓陈,名明军!”

  听了陈明军报上姓名,众人一片惊讶起来,那名最先射箭的士兵还凑近打量着陈明军的面貌,还不停地自言道:“似,真的好似,就是比以前白点,肥点,还剪了个光头!”

  众人也不时地点头附和着。陈明军一脸奇怪地道:“我似什么?还有这是那儿,什么年代,你们能告诉我吗?”

  陈明军说完,人群中走出一名年轻的士兵道:“陈百总,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你以前的手下狗丫啊!”

  “什么百总,我没当过。我也没见过你们,这是什么地方?”陈明军一脸茫然地问道,本来想解释地什么的,但这穿越的事怎么说得直,只好装糊涂了。

  “狗丫,我问你。当初你是不是亲手把陈总旗埋了?”那带头射箭的士兵问道。

  “当初我怕你们掉下我,我只草草地把总旗放在地上,然后盖了点草便回去了!”那狗丫胆怯地回道。

  “难道,难道百总他没死,被高人救了?”

  “对应该这样,百总头部被撞到,被救活了但又失忆了!”

  “是了,不然那有长得那么像,连说话都一样,咱们看看他头上有没有伤疤!”

  没等陈明军同意,他们便摸陈明军的脑后:“啊!真的有伤痕!他……真的是咱们的百总!”一片惊讶声中,这群士兵痛哭流泪,激动地道:“百总啊,你真的没死啊,你没扔下咱们兄弟啊……百总啊,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咱们多想念你吗……呜……!”

  陈明军听着他们名种诉说,各种感动。但知己半滴眼泪都挤不出来,实在太丟人了。“好了好了,大家静一静,我是一个活人,你们哭什么?我现在想搞清楚,我叫陈明军,你们百总也叫陈明军吗,我是耳东陈,你们百总是吗?还有,你们说我当过你们百总,但为什我记不起来。我只知道自己不知何时晕在山沟里,醒来时听见铳声,赶忙躲了起来。接着就见你们走过来,后面还跟着鞑子,我就开始杀鞑子了。现在,我在那儿,我已前干什么的,今天几月几号,什么年代,我什么都不记得,也不认识你们!”

  “百总,听我为你说清楚吧!两年前,咱们遭遇伏击,在战斗中你被一颗反弹的炮弹砸中后脑勺,那炮弹有拳头那么大,被砸后你头上凹了下去,而且不醒人事……!”士兵们为陈明军把身世说了一篇,在士兵们的描述中,这位百总挺得军心及士兵爱戴的,现在他们认为自己就是那陈明军百总,刚好自己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是同名同姓。用这个身份在这个时空里混也不错。因比陈明军将错就错,接受了这个身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烽火存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