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续貂篇】自在千山任断蓬
汤滂占戈2021-02-09 21:364,813

  【尾声续貂篇】自在千山任断蓬

  -

  -

  破阵子·自勉

  ——占戈

  冷雨凌霜枯冢,

  烟尘碧血丹枫。

  不教纤柔随寄系,

  自在千山任断蓬。

  青锋诉曲衷。

  -

  此去光风霁月,

  归来慧剑如虹。

  若得知音相缱绻,

  执手同心问宇穹。

  繁靡一笑空。

  -

  =

  -

  春光。鸟鸣。

  北宫千帆缓缓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自己闺房的帐帘。难道自己回巾帼山庄了?她扶着头,一点点地凝聚自己的记忆:曾经在昏迷中,隐隐约约地,听到来来往往各种人声,熟悉的,陌生的。

  最早的记忆,是在阳关古道的尽头、古楼兰旧址。那个身后的男人……好像自己是在和他诀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此后,似乎她就陷入了一片朦胧,时而浅眠,时而昏睡。时而在途中,时而又停驻下来。嘴里很苦,这些时日应该是吃了不少药。

  巾帼山庄,在赵光义继位之后,已整体迁居至长白山,所在之处乃是逍遥宫的别院。如此一来,不但方便继任的宫主南郭守愚、左右护法北宫千帆、仲长隐剑处理逍遥宫的事务,也能将巾帼山庄作为接待武林朋友的居所。

  时值晌午,整个巾帼山庄略显宁静。

  北宫千帆伸个懒腰,起身下床,略略整理了一番衣饰,走到窗边,推窗看去。

  窗外,不远处的亭下,郁灵正在和越北极下棋。

  另一边,池中的山石上,坐着客北斗和谷岳风,一人一瓶酒,相对小酌。偶尔不知道谷岳风说了什么,客北斗一拳打过去。谷岳风伸手微微一抡,化解了她的招数。

  忙时鸡飞狗跳,闲时喝酒打架,不愧是她临风居出来的人。北宫千帆摇头莞尔。

  北宫千帆还在发懵缓神,山石上的谷岳风一回头,见到窗前的她,惊喜之下,使劲拍了拍客北斗。客北斗不耐烦地又是两招过去,谷岳风迅速化解开,索性将客北斗整个身躯扳向临风居方向,正对着北宫千帆的窗口。

  客北斗尚在念念有词地数落谷岳风,一抬头,与北宫千帆目光相接。客北斗先是呆了一呆,继而一声惊呼,脚一滑,从山石上跌了下去。谷岳风伸臂,抱住客北斗,飞身跃到地面。客北斗从谷岳风怀里挣扎着落地,奔向临风居。

  越北极也拉着郁灵,往北宫千帆这边狂奔,嘴里嚷着:“醒了醒了,五姑娘醒了!”

  -

  越北极这一闹,整个巾帼山庄立刻沸腾起来。一时间,山庄里,各院各馆的庄主、侍童侍女、各路宾客,都挤到临风居来探视。

  郁灵将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北宫千帆一边懵懂地吃喝,一边听客北斗和越北极的激昂讲述。各院的侍童侍女,也七嘴八舌地补充着各种细节。

  -

  原来,距北宫千帆当日与梅淡如在楼兰旧址诀别,已历半年。

  当日,北宫千帆伤重昏迷在梅淡如眼前,奄奄一息。梅淡如心下伤痛,在大漠中搂着她的身躯,不断将内息注入,不眠不休守候了数日,犹自不愿放弃,自身亦心力衰竭,难以为继。

  童舟驾车赶来,将北宫千帆、梅淡如二人携走,又飞鸽传书向客北斗传讯。童舟携二人一路颠簸,上了少室山,求助于少林寺诸位高僧。少林高僧仗义援手,以内息护住了北宫千帆、梅淡如的心脉,将二人留在寺内静养。

  次日,旷雪萍、北宫庭森驰赴少林寺。合少林方丈、丐帮前任帮主、逍遥宫前任左护法这三位当世顶尖高手之力,生生将北宫千帆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又让她在少林寺修养了一月有余。

  待梅淡如转醒、北宫千帆伤情渐渐稳定,童舟与客北斗将北宫千帆置于车马之内,梅淡如随行,一路回转巾帼山庄。

  一行人回返山庄。陈抟道长遣道童送来的稀世丹药,亦抵达庄中。叶芷雯、顾清源则在庄中等候。在叶、顾两大国医圣手的疗治之下,辅以陈抟道长的保命丹药,北宫千帆一身的新伤旧病渐渐康愈,终日或沉睡,或浅眠。半年间,梅淡如终日守候在北宫千帆的临风居中,衣不解带地照料陪伴。庄中各人看在眼里,自有一番感慨。

  眼见北宫千帆日渐好转,山庄众人放下心头担忧,开始为她与梅淡如筹备起婚事来。

  ……

  -

  众侍女侍童一番绘声绘色地讲述,北宫千帆足足听了一个时辰。

  “那么——”北宫千帆挠头:“山庄里这些红得扎眼的装饰,就是你们弄出来的?”

  青霜笑道:“五姑娘,您要说扎眼,我们可就扎心了!”

  北宫千帆皱眉道:“我好好的临风居,装扮得如此艳俗,还没找你们麻烦呢。”

  紫电道:“这是我们大家一起布置的。法不责众啊!”

  北宫千帆忽然回过神来:“你们说,给我筹备婚事。他、他、他……”

  墨阳、白虹笑道:“自然是梅少侠。”

  迎风、追风亦手舞足蹈、争先恐后地道:“叶姑姑说,五姑娘七日之内必会苏醒。所以,我们已向山下传讯,告知了亲朋好友、梅少侠的同门师兄弟,还收拾了各院的客房,迎接各位庄主的江湖友人前来作客。”

  北宫千帆忆起当日对梅淡如的那般决绝,还言道从未真心喜欢过他,不觉心虚起来。

  郁灵见她的神色不定,心下会意,解释道:“梅少侠守候了姑娘半年之久。近日姑娘的状况越来越好,他也很是开心。昨夜,他说姑娘的凤冠霞帔、首饰珠钗虽然都准备好了,但您没有穿耳洞,戴耳环不是很方便。今日一早,他便下山去了,要将您婚礼所用的耳环,找一家老字号的首饰店,改成不需要穿耳洞就能戴上的耳夹。”

  北宫千帆喉头一噎,有些不知所措,再也无心用餐。

  -

  -

  午后春光正好。

  送走各院前来探视的亲友及侍童侍女,北宫千帆在庭院中逛了逛,又信步走回自己临风居的书房。

  书房内,西门逸客正在替她整理书卷。见了她,在书案前向她挥挥手。

  北宫千帆依言走过去。书案上,镇纸压着两幅诗文,一幅是半年前她伤病之下、自知难以治愈,心灰之际随手所写的一阕小词《忆秦娥·出世》:

  -

  孤灯烬,

  荣哀毁誉凭谁问?

  凭谁问、

  浮沉冷暖,觉来海蜃。

  -

  繁华终了遗残恨,

  功名不过迷离阵。

  迷离阵,

  拈花一笑,百年如瞬。

  -

  再翻看另一幅诗文——《忆秦娥·入世》,赫然竟是梅淡如的字迹,约莫一个月之前所写,似是在应和她的那阕小词:

  -

  烟花灭,

  谁将慷慨倾明月?

  倾明月,

  纵横磊落,一肩孤绝。

  -

  繁华褪尽风尘夜,

  英雄试补乾坤裂。

  乾坤裂,

  昆仑犹在,孑然如铁。

  -

  北宫千帆呆在当场。一来,未料梅淡如这些年潜读诗书,竟也能作出如此好词。二来,亦未料到一心想避尘“出世”的是她,而勇毅“入世”的人却成了梅淡如。

  北宫千帆叹道:“这些年,他倒是颇为勤勉。”

  西门逸客微笑道:“他总说自己木讷古板、太过无趣,要学些能与你聊到一起的东西。也难为他了!”

  北宫千帆心下感动。一转念,忽想起自己曾在西域诞下一个孩儿,交托于花蕊夫人、夏哲山夫妇收养。叶芷雯、童舟皆知此事,却不知梅淡如是否也已知晓。她又该如何向梅淡如解释?

  环顾室内,见就连自己的书房也被布置得颇为喜庆,北宫千帆不觉茫然。她生性不喜浓墨重彩,一见庄内的各种鲜艳陈设,心中五味杂陈。虽然她与梅淡如两情相悦多年,却一直是在颠沛流离中结伴而行,亦从未曾去细想过有朝一日会与他婚约誓守。如今一觉醒来,大婚在即,竟颇有些讽刺意味。

  西门逸客拍拍北宫千帆,道:“我知你素来不喜大红大绿的装饰。但婚姻大事不能免俗,就忍受一下吧。”

  北宫千帆不觉苦笑。

  -

  -

  当夜,聚仙斋,群芳大宴。

  仲长隐剑、东野浩然、西门逸客、南郭守愚、北宫千帆、万俟传心、段素丹、白妙语、严子铃、俞清泓、萧艳杰、永嘉公主……

  听闻北宫千帆即将苏醒,故交好友,凡有闲暇的,近日能来的都来了。

  永嘉公主本是前江南国主李煜的妹妹。江南归宋,永嘉嫁于一孙姓供奉官,生下一女。后宋辽开战,孙某一家被俘。辽主耶律贤与皇后萧绰,得知所俘之人乃是北宫千帆的故交,爱屋及乌,有心照拂,便将她及女儿接入后宫,封永嘉为“芳仪”,母女俩长住后宫。听闻北宫千帆伤病甚重、一直昏迷,萧绰皇后特嘱萧艳杰送来名贵药材,并护送永嘉公主前来探视,二女在山庄小住,已一月有余。

  众女相聚,不甚欢喜。一夜欢饮自不赘述。

  众人恐北宫千帆伤病初愈,豪饮伤身,又各自劝了一番。眼见已将天明,客北斗与郁灵便将醺醺然的北宫千帆搀了回去。

  -

  北宫千帆一脸醉意地被搀进自己闺房。待客北斗与郁灵一走,她立刻褪下醉态,恢复清醒状,当即紧闭房门,一顿收拾打点,再一番易容换装。

  -

  天明。北宫千帆挎上简单的行囊,拉上马匹,匆匆外出。

  出“聚仙斋”,青霜、紫电、墨阳、白虹正在打扫庭院。

  青霜诧道:“追风,怎么大清早就下山?”

  北宫千帆压低嗓音道:“五姑娘醒了,差我下山办点事!”

  紫电道:“这五姑娘,说风就是雨的。你早去早回罢。今天梅少侠也该回来了!”

  北宫千帆低低地应了一声,跨上马,落荒而去。

  -

  -

  北宫千帆一路打马疾行。忽闻远处马蹄声响,由远而近。

  北宫千帆按辔驻足,凝眸望去,立刻触电一般,呆怔不语。

  梅淡如策马而来,由远及近。见追风正在马背上冲着他发愣,有些诧异地道;“追风,怎么一早就出来了?”

  北宫千帆清清嗓子,压低嗓音道:“五姑娘遣我下山办点事。”

  梅淡如一呆,随即大喜,策马凑近,问道:“你家五姑娘醒了?”

  北宫千帆苦笑着点点头。但见梅淡如较上次所见清减了几分,想必这半年来对她守护照料,受了不少累。她心中感动,伸出手想去抚摸他的脸庞。手臂一经展开,忽然想起自己已易容成了追风,不能逾越,只好硬生生挥了挥手臂,装作伸懒腰的姿态。

  梅淡如满心欢悦,未及觉察“追风”的言行异常,只道他也是因为北宫千帆的苏醒而高兴得忘了形,便只嘱咐道:“你要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北宫千帆轻轻点头,又定定地端详了梅淡如一番,这才依依不舍地策马而去。

  -

  -

  梅淡如返抵巾帼山庄,一跃下马。但见出门迎接的墨阳神色紧张,心中微有疑虑,立刻径直向临风居而去。

  临风居院内,但见客北斗、越北极都在,一旁还站着迎风,和正在搓手顿足的追风。梅淡如回想起山间偶遇的“追风”,以及“他”异样的举止,忽然有些明白。

  客北斗施了一礼,神色尴尬地道:“三姑娘请梅少侠往书房一叙。”

  -

  书房内,西门逸客正站在书案前叹气。见梅淡如进来,复又长叹一声。

  梅淡如跨进书房,见西门逸客在书案前,对着一幅题作《惜情》的古风诗文沉吟不语。诗文墨迹未干,正是北宫千帆的笔迹:

  -

  游云随逆旅,狷志总劳勤。

  念念长吟想,悠悠入梦魂。

  浮生多倦苦,昂奋历悲辛。

  不诉情跌宕,何妨漫笑频。

  衰荣虽有时,冷暖自闲身。

  晓月澄清影,繁喧已绝尘。

  -

  梅淡如眼圈微红,仰头,深吸一口气。

  西门逸客叹道;“昨夜就察觉风丫头有些异样。没想到这一醒来,人就没了踪影,确实太随性了!”

  梅淡如喉中微微有些哽咽,许久,才道:“此事本就不该怪她。她人在昏迷之中,我们一厢情愿地为她筹备婚事,从未问过她的心意。”

  西门逸客摇头道:“你们两情相悦这许多年,一路披荆斩棘才走到今天。她这番离去,是有些欠考虑了。”

  梅淡如亦摇头道:“说起来,这些年,虽与她相恋,我却从未曾亲口向她表白过,更未曾与她谈婚论嫁。她一觉醒来,便要面对一个尚未诚挚表白过心意的男子,还要与其择日成婚,是太仓促了。让她游历江湖罢,散散心也好。”

  西门逸客叹道:“梅少侠这般襟怀,邀月佩服!”

  梅淡如道:“她若想通了,始终不愿成婚,我亦当尊重她的决定,不会追问于她。”

  西门逸客又沉吟了一会,才缓缓道:“你可知道,你和她有一个孩儿?”

  梅淡如微微一诧,才道:“我约莫知道她曾怀有身孕,是童舟兄告知的。但是否诞下孩儿,确实不知,也不打算问。她若愿意,日后必会告知于我。”

  西门逸客微笑道:“你的孩儿如今在西域,由当年的花蕊夫人、天石舍人夫妻俩抚养,我见过,是一个伶俐、健康的孩子。你想知道是男是女么?”

  梅淡如摇头道:“等她想通了,自会告诉我。”

  西门逸客话锋一转,问道:“既如此,梅少侠意欲何为?”

  梅淡如微笑道:“我也不妨继续游历,或许能在途中与她相遇。”

  西门逸客见他豁达如此,便不再多问。

  梅淡如站在书案前,又细品了一番北宫千帆的古风诗文,读到“衰荣虽有时,冷暖自闲身”两句,略一沉吟,铺开纸,提笔写了一阕《菩萨蛮》:

  -

  流虹幽绿常思眷,

  行云细水时相见。

  碧玉映丹彤,

  秀明春色中。

  -

  行吟传慧质,

  啸咏凭清霁。

  莫道爱无常,

  浅深难自量。

  -

  西门逸客将梅淡如的新词逐字逐句品了一遍,心中感喟,转身出去。

  当夜,西门逸客即命庄中侍童侍女为梅淡如准备路上所需的物资,待休整之后,次日出发。

  -

  -

  正是:

  托难匆匆各忘魂。沉浮相望冷,任纷纷。经年苍黯历悲辛。途穷尽,患难见其真。

  离乱客中身。纵腥风血雨,傲征尘。烟波诡谲宕千军。凭挥洒,流水与行云。

  ——占戈《小重山·怀人》

  。

  。

  ——全书完——

  庚子年腊月二十七日

  2021-2-8

  。

  .

  作者注:

  欲知北宫千帆与梅淡如的后续情缘,请参看拙著《古剑·易水·孤山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梦残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梦残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