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
无説2019-09-24 11:204,516

  而在警局外面的一幢高楼之内,一位身形瘦长的凸眼男子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警局发生的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男子是迎坤集团的掌舵人应坤,一位非常低调,行事阴险狠辣的商界传奇!

  在一名西装笔挺的人将装有资料的平板送进来之后,他认真的看起来了孙行土的一切资料和教授萧金的资料。

  还有当初和萧金教授一起进入人员名单,最后他的手停在了一张印有小马字样的照片上,久久的没有放下···

  孙行土每天都会到警察局一趟,不出意外他也会被邓思行各种各样的手段轰出去···

  当然最多的方式就是类似于丢石子的手法了!

  邓思行扔石子的手法很独特,似乎生来便会,她并不清楚为什么,但是孙行土很清楚!

  被邓思行扔中石子之后,常人都会半身麻痹,动弹不得,就像是被点中了穴位一般!

  当然孙行土不一样,但是他很享受看着被邓思行扔中后,她得意的表情和翘起来的嘴角!

  所以他从来不躲!

  被丢中了之后,他还能暂时的呆在警局,呆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忙碌,也不失为一种大饱眼福!

  邓思行问过他为什么总是缠着她的时候,他总会回答说两人命中注定就是一对,相识了千年万年,是经过天帝认可,弥祖祝福的!

  她很自然的将其定义为了胡搅蛮缠,并且很讨厌的那种!

  这时候,他就会将石子捡起来,然后以相同的手法丢出去,并且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他告诉她,当有一天,她掷出去的石子能够突然间消失,然后又突然间出现的时候,她就会记起来自己是谁了!

  邓思行当然不信这些鬼话,所以越来越觉得他像疯子!

  小马最近很忙碌,因为萧金教授最近将所有的事情都放给了他,自己却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享清福了。

  不过即使如此忙碌,他时不时的还是会响起两个多月前的事情来···

  如此诡异而又颠覆世界观的事情,他还是生平仅见,一座石像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活了过来。虽然活过来的人消失了,但是每当他想起这件事,都会不由得怀疑是不是他看错了。

  夜已深,他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看着所里空空荡荡的桌椅,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所有人都已回了家,只剩下他自己还在熬夜···

  “砰···!”

  一声巨响从研究所大门外传了开来,他快步的走了出去,看到了两名持枪的壮汉和一名身形瘦长的凸眼男子!

  当壮汉枪顶在他的脑门上的时候,他已经不记得晚上他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似乎自己的生命在悬崖边不断的游动···

  当凸眼男子反复的重复了几句月光之后,三人离开了研究所,只剩下了倒在血泊中不断抽搐的小马···

  一夜秋雨一夜凉!

  一言禅师赤脚化缘,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一处郁郁葱葱的名叫老君山的地方,在老君阁山门的一副雕像前,坐了下来,一坐便是三天三夜!

  闭眼···不食···不语···

  三天后的夜晚,月光皎洁,倾泻如水···

  当凸眼汉子应坤带着两名身穿钢铁盔甲的人出现在老君山的时候,他睁开了眼!

  禅师看着众人,微笑着做了一个请众人离开的手势!

  既然来了,哪有离开的道理!

  应坤大笑一声,摇了摇头,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变化成了一头獠牙长耳的三米高站着的怪物,两只突出接近二十厘米的前爪微微前伸,作势便欲直冲而上。

  而与此同时,禅师身后的冲出了一群手持棍棒的武僧,他们是历代传承下来老君阁的守护者!

  他们是世代守护在这里的人,所以被称为守护者!

  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也没有想过要离开,老君阁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们的亲人,他们生于斯长于此!

  老阁主告诉他们,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老君阁,所以他们站在了阁前,拦住了应坤三人的去路。

  禅师依然微微一笑,既然三人不退,他身形一闪便和凸眼汉子斗在了一起!

  禅师和阁主相交几十年,老阁主去世了,所以禅师就成为了守护者中的一员!

  禅师出手了,他们自然没有闲着的理由,所以守护者们也动手了!

  应坤所化怪物力大,前爪所划之处地上皆是十厘米之深的抓痕,而禅师拳硬,看起来弱小无比的拳头每一次与怪物的碰撞中都不落下风。

  两人的争斗超越了正常人类,一时间物屑横飞,飞沙走石,老君阁外便无一处完整的地方了。

  凸眼汉子身后身穿钢铁铠甲的两人浑似钢铁侠般全副武装的冲入了手持棍棒的守护者之中。

  尽管木棍被守护者们挥舞得虎虎生风,却无论如何能抵过钢铁科技,很快守护者便被两人用枪弹屠戮殆尽!

  禅师心急,看着守护武僧尽屠戮于两人手下,几次想伸手,却无论如何都脱不开凸眼怪物的纠缠。

  佛说不杀生!

  于是他不杀!

  可是对于凸眼汉子来说,便不一样,因为禅师知道,他非生非人,而是孽!

  对众多生作孽的孽!

  对众多人灭性的障!

  所以禅师不愿意度化他,若是能够击杀他于当场,便是佛怒也甘愿承受!

  两人同时停手,他看着凸眼怪物,而凸眼怪物则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他的身后···

  而钢铁两人似乎领会了怪物的意思,于是迈步向老君阁走去···

  老君阁里有一座铜棺,铜棺是老君阁建阁以来便存在的,又或者说老君阁便是为这座铜棺而建···

  几千年来,铜棺从来没有打开过,因为没人知道怎么打开···

  浑然一体的棺椁,丝毫找不到任何棺盖的痕迹!

  两人的步伐离老君阁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踏入老君阁的门槛···

  一道光华亮起,接着无数道华光亮起,形成了一道若有若无的保护阵法,将老君阁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里面!

  两人收回了抬起的右脚,然后相视一笑,在老君阁的四周放置了几枚不过电池般大小的几枚炸弹,然后便听见一声巨响,老君阁四周剧烈的抖了抖,防护阵法依然稳如磐石。

  天阙那些老不死的果然有些门道,千万年了,这个阵法依然如此顽固,不过再厉害的阵法皆是死物,这一次他有备而来,小小阵法如何能够挡住他的步伐!

  为了破除老君阁的阵法,顺利的打开铜棺,应坤穷尽了一生研究出了最前沿的科技纳米虫!

  阵法的克星!

  以无数次的实验来看,任何东西都无法承受住纳米虫的吞噬,只是这些纳米虫数量极少,也不易生长,因此很是难得!

  两人小心翼翼的从机械服的左口袋处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瓶,打开瓶盖,然后将里面的看起来像绿液却不断蠕动的纳米虫倒在了透明而又光华四射的防护阵上面···

  两人睁大眼睛看着绿色的纳米虫,他们仿佛闻见了最美味的午餐,瞬间爬满了阵法,随即惊人的一幕便出现了!

  即便是炸弹也炸不开的阵法竟然在一阵绿雾中逐渐的黯淡下来。

  啃噬了阵法的纳米虫一个接着一个的掉落在地上,真正化为了一滩绿液,然后消失无踪!

  普通阵法是纳米虫的美食,而老君阁的阵法乃是仙家阵法,因此也成了他们的克星,相生相克!

  纳米虫以燎原之势席卷吞噬了整个防护阵法,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之后,他们终于将防护阵法啃噬得一干二净,露出了里面老君阁的大门。

  两人前脚刚踏进门,两头凶猛无比的三眼白垩虎从铜棺旁的雕像上活了过来,直冲两人而来,就在两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情况下便一口将两人拦腰咬住。

  在一片尖叫声中,两人的钢铁外壳应声而碎,两人的身躯在白虎的口中摇摇欲坠。

  两人低头看了看从白虎口中快要断裂的两截身躯,眼睛死死的盯着白虎!

  “砰!”

  先后两声爆炸,两只老虎还在愣神快要被咬成两段的人为什么还没死的时候,便被两枚炸弹连同两人的身躯炸碎了满地!

  月光洁白如玉,照在外面激斗的两人身上,似乎将他们画在了泼墨画中一般。

  禅师听着内里的声音,知道两人已经彻底破开了里面的阵法,于是不在迟疑!

  于是乎闭口禅,今夜鸣!

  怪物似乎预见了什么,壮大了身躯,与此同时浑身上下多了一层比钢铁还坚硬的铠甲···

  “破···!”

  随着禅师的闭口禅开口的瞬间,一道尖锐的音波自口中出,如一道巨大的剑,直冲怪物而去!

  怪物右手一抬,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千年闭口,只为一言!

  因此,当他开口,便是遇魔杀魔,遇怪灭怪!

  于是盾碎了···

  凸眼怪物双手护前,身前的铠甲如坚不可摧的城墙一般挡在了最前面。

  声停!

  甲碎!

  禅师看着从躺在地上无论如何都无法站起来的怪物应坤,和七零八落破碎了的铠甲,心里微微惊诧!

  开口一击竟然无法在一瞬间结束掉应坤的生命!

  虽然丢掉了半条命,奄奄一息的应坤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既然禅师无法一击致命,那么就再也无法杀死他。

  因为失去了阵法保护的老君阁根本无法承受住两名手下的自爆冲击!

  钢铁盔甲在爆炸声中四散冲击开来,如暴雨梨花一般穿透了老君阁的阁楼,墙壁,留下了杂乱无章的孔洞。

  月光如水,倾覆在了每一片大地,每一个角落,也从孔洞中流进了从来没有到达过的老君阁里···

  它照射在了地上,蒲团上,香炉上,也照射在了阁里最中间的那具铜棺上!

  于是铜棺露了出来···

  半遮掩的展现在了月光之下!

  禅师心里一咯噔,他不清楚应坤他们如何发现月光便是铜棺解封的关键,但这些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明白他应该离开了···

  既然已经无法阻止坤力王的复活,那么便只能另想他法···

  于是他离开了,头也不回!

  凸眼怪没有阻拦,他静静的站在铜棺旁边,半跪低头,右手握拳横于胸前,期盼着坤力王的降世!

  月光如水,倾泻在铜棺上,流入了一丝一丝的棺椁纹路里,一层繁复的道纹浮现而出,似乎在阻挡着月光···

  “嗤···”

  良久之后,一声轻响,像是捅破了窗户纸般,道纹逐渐暗淡,慢慢的消失在了铜棺表面···

  一刻钟之后,铜棺破碎,一道巍峨霸气的身影出现在了应坤的眼中···

  天阴云走,坤力王现,老君山上的蝉鸣在这一刻闭上嘴,蛙鸣也消失了夜空之下···

  站在城市最高处遥望夜空的孙行土似有所感的望向了老君阁的方向!

  应坤虔诚的跪在坤力王的身前,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墨绿色小瓶,递到了他的面前。

  坤力王对着小瓶口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瞪大了少许,仿佛沉入了那沁人心脾的味道当中。

  小瓶内的液体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沦域!

  一滴百里,沦为地狱!

  何为地狱,万物不生,白骨不存!

  可是当沦域不完美的时候,便十里也难沉沦!

  沦域乃阴蚀下位界面坤意星的产物,应坤能将它研制到到成形,并且只差一种材料,不知道花了多少的时间和财力。

  唯一缺少的材料叫筁!

  产自阴蚀界面嗤星的筁,是下位界面最稀少也最难开采的矿石!

  巧合的是,这种连下位空间都很难找到的稀有矿石,竟然在一个叫刘志的收藏家手中出现了!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

  不过巧合总有意外,天意总有坎坷,对于坤力王来说,孙行土的复活便是这场巧合之中的意外。

  坤力王皱了皱眉,这个世界似乎太过美好,也太过和平!

  太过美好的东西总是不长久,人们总要认清现实和丑陋的一面!

  所以他愿意让现实来得更快一些,更真实一点!

  “尊敬的王,这沦域离大成还少一样东西,筁【qu】!”

  坤力王横了一眼凸眼怪,后者大气也不敢出。

  随即凸眼怪战战兢兢的告诉坤力王,筁在一个叫刘志的收藏家手里,是这个星球上能发现的唯一小粒!

  而且他还将警局看到的关于孙行土复活的消息告诉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土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土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