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久2019-11-06 10:402,388

  夜晚,风在窗外彷徨。

  D关了床灯,从静宜的背后贴了过去。罩着她身体的白色丝绒浴巾被他缓慢褪去。月光透过米黄色窗帘散落在她雪白的躯体之上。“什么时候走?”她勾住他的脖颈抚摸着,呼吸掩盖了她无力的声音。“从绵阳调回来吧?”她说。“快了,下次人事调动,我就回来。”他看着她,“你的眼睛还是那么美……”她垂下头,紧贴着他的胸脯。她的目光停留在炽热的陆地上,内心难以抑制的伸手触碰。“这次要去多久呢?”她握住D的手问。“一年吧,”他显得有些犹豫了。从他的经验看来,应该是很棘手的。原本两周的休假也被缩减至五天,也就是后天。

  “那里的情况,有些复杂,没有破的旧案就有很多。”

  “新闻上很少有看到过呢,现在的技术还有破不了的案子吗?”

  “不是破不了,也要分权限的,代价还是有的。哪个警察局会主动半案,经费紧张,你不在体系内,当然会不知道很多事情,你们法学课上应该讲过很多案例的吧?”

  “毕业五六年,我都快要忘记了。”

  “还是去找份工作吧,明年送雅儿进幼儿园,这样你就能腾出时间来了。记得你们老师说过,漂亮的女人当了全职太太,久了要被社会淘汰的。”“可以去银行,下班早。”他补充说。

  “你们男人,那还不是因为给你们生孩子,倒要嫌弃起我们被社会淘汰了!”说完她背过身去。D赶忙解释道:“我没有,你误会我了。

  “你没有,你们都没有。”

  “你说,你们女人是不是奇怪的动物?大学时努力考取证书,考完还要一心上研究生,毕业了差不多都在家当全职太太,白白的增加了我们男人的竞争压力嘛!我几个室友,就一个考研,其他自觉的都去工地上了。”

  “那还不是你们不努力,找借口说我们给你们增加竞争压力了。”她反驳道。

  “我们不努力……”D想了想,一是他明白争吵下去自己绝对不会赢的,二是比起女人,男人确实不够努力。努力与否,哪一个更能在战后一代的子孙里对未来抱有热烈而赤诚的心呢?

  窗帘在风的轻拂下摆动,树叶沙沙作响。

  第二天。

  “今天干嘛?”静宜问。

  “看场电影去吧!”

  “那我看看,”

  “喜剧,科幻,国漫?”

  “那就国漫吧,听朋友说最近有一部很火的。”

  “还是你喜欢的犯罪悬疑?”

  “我一直很好奇女人为什么喜欢悬疑剧,”

  “你想说变态吧!”D苦笑着,想表示否认。

  “与死人打交道才变态哩,警察,律师,医生……”

  “警察为了什么?为了正义,”

  “医生呢为了救人,”

  “士兵,现在看来,他们只有奉献,薪酬低的可怜。”

  “律师,嗯,为了辩护人吧。”

  “但是,律师最惨,我感觉,认识的几个律师,孩子都有残疾。”

  “每次开庭,他们最好对着上帝祷告一下。”

  “祷告什么?”她放下手中搅拌好的咖啡说。

  “请上帝原谅我,”说着,D在胸前画起了十字。

  “谁会相信呢。”这时候,静宜打开咖啡机闻了闻。

  “你带的咖啡豆还不错。”她说

  “万物有灵,该心存敬畏啊。”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小的让旁人无法听清。

  “神经,”她默言道。

  “喝完去把车开出来吧,我再补个妆。”

  “啊?”他刚想开口,“嗯,好吧。”尽管她认为妻子两个小时以前刚上的妆。他看着在一旁卧着的小布,它抬起头,领会了他的眼神,在他起身出门时,它也跟着出去了。小布是一条拉布拉多犬,名字简洁而实用,不需要过多思考。这个名字在D看上它的时候就已经冒出来了。当时雅儿才五个月大,夜晚的哭闹使他有些崩溃。他想起了小狗,养狗是他儿时的愿望。结了婚可以自由的实现了。比起小孩儿的哭闹,他发现自己更适合养狗。作为对于静宜的辛劳,他同时买了一只她爱慕已久的纯种布偶送她。

  说起当警察这件事,有时候真的是随命运的安排吧!或许对于有故事的男人来讲,开头便少不了受到女人的影响。昨夜小雨的印记还未消失。入秋后天渐渐凉了起来,人也开始变得沉静。他抱起小布,“真重啊!”他感叹到,两年的它就已经长这么大了。“雅儿呢?对,上个月她说想吃蛋糕来着。”

  他看到静宜出门,便往回走。“比以前快了不少呢!”他想。他把小布放进去,对他做个“再见”的手势,小布唧唧的哼了半天,也只能看着他把门关上了。

  他这才注意到,静宜穿了一件深色牛仔紧身裤,一件蓝色衬衫,还带了一副墨镜。

  “你的包呢?”

  “背什么包!”她反问道。

  女人真是神奇的动物,可塑性太强了,还是因为妻子漂亮吧。想到这里,他只是傻笑着看着她。

  “笑什么,把车开出来啊?”等到他把车开出来,她走到窗边对他说:“下来,我来开。”

  他有些疑惑的问到:“行吗?你有多久没碰车了?”

  “磨叽,”静宜说完关上了车门。等D坐上副驾驶,她刚好打开了一首《GQ》。节奏不错,他想。他看着车载屏幕上的歌词,再看着她,真有有一副反叛女孩的味道。他将座椅调好,躺了下去。而他刚躺下,车子便熄火了。“嘻嘻,她对着他做出一副假笑的模样。”

  “我们慢点,”他客气的说。说完有将座椅调了回来,并顺手把安全带拉了回来。

  “对了,雅儿说想吃蛋糕来着。”

  “你不觉得她有些胖吗?”

  “小孩子嘛,长大就好了。”

  “你要对她的未来负责。”

  “哦,那就买个小的。”

  上午十一点钟。城市的交通高峰似乎只在早晚发生。上班族中午很少有能午休的吧。所以西区大道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湖畔餐厅只在香山有三家分店。以服务和质量出名。老板并不热衷于把餐厅做大。大概是为了保留个人的精力,留给自己足够的生活空间吧。餐厅里人还不多,但是陆续的开始有人进来了。

  “两位需要点什么?”一位女服务员问。

  “一份意面。”

  “一份牛排,两杯咖啡,谢谢,”静宜说。

  “零封美国!”他拿起旁边的《日报》说,“女排还是很强,七连胜了。”

  “巴西队也很强,谢拉表现出色,不过还是我们厉害些,3-2逆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边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边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