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易小春花2019-11-19 14:36566

  亲爱的杨鲍鲍

  鲍鲍,今日六点起。

  今日走在乡间小路,手机里发来了一条短信。如往常一样以为是条垃圾短信,却没想到是老头发来的,字里行间自有几十个字:妹子,记得有空过来看一看,或许是或许是最后一次相见了……这几十个字如同一道惊雷,劈得我不知所措。

  在脑中想了有想应该怎么回:下一年会回去吧!

  他过来一会又回:没关系,若回来不了!记得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

  我不知回什么了:嗯!

  回来之后我就把手机关机了,只是在那一刻我真的害怕了。

  走着走着,花儿清晨就开始探出头去吸食露珠,叶子早已为花儿增添好了颜色,美丽的开放着,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花,他开着如血一般的红色。

  微风把他摇摆起来,像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今日我穿得比较厚,在太阳都烘烤下,我显得不赖烦,心里开始呱躁,衣服上还有太阳的余温,心里冒出来想把花摘下来到冲动,在再脚底下踩两脚。

  我这样的想法何其讨厌,今日想发泄一下,可能去花何其无辜,最后走到花的面前跟他说了一句:对不起。他笑了,因为风摇了他一下。

  反复对自己说:你可以想别的办法,不要让他在心里。

  最后我打开手机回:老头,我会来,我来不了你也一直在我心里。

  我终将一个人前行,会的,会好的,我一直相信乐观一点才是人生信条。

  有何可惧,有何可恐,来吧!都来吧!

  爱你的五十

继续阅读: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的杨鲍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