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南海危机
我谓无忧2019-09-23 10:585,145

  “敖妍公主,敖妍公主……”

  一只长着钩嘴,全身黑羽的鸟,飞到殿外上空盘旋叫喊,最后落在窗外金树枝上,它的声音像个七八岁的孩童,稚嫩、纯净,但十分急切,不停地扑打着翅膀,想让敖妍尽快看到它。

  这宫殿叫琢欣宫,是司珍仙敖妍在仙界的府邸。

  在昆仑之巅,云霄之上,有一片汪洋,名为昆仑海,当初女娲补天,有一处便是要堵住这昆仑海之水。

  昆仑山方圆万里,高不见顶,所谓山多高海就有多高,海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海岛,风景美不胜收,稀世宝物和珍奇灵兽都汇集在这里,随处可见。

  海岛上的树木长满了珠果玉叶,花中包裹着芳香宝石,岸边散落着玉石明珠,绝世法器也随处可见,有的悬在海中礁石之上,有的嵌在海边岩石里面。

  敖妍就是这里守护珍宝的司珍仙子,世间所有宝物都由她掌管。她的琢欣宫就在海岛上,这里海岛众多,数西王母的瑶池仙宫最为辉宏,处海中央,周围海岛仙宫环绕,多不胜数,都是仙家住所。

  南海龙王敖钦与龙后有八个嫡女,敖妍就是最小的那一个,在众多龙女中排行十七。

  她不仅心灵手巧,而且智美无双,能征善战,龙王十分宠爱,还给她取了个小字曰灵湛,一千年前,西王母就看中她一双巧手,做出的物件惊世骇俗,便聘她来昆仑海做了司珍仙。

  敖妍听闻呼声,急忙从阁中出来,抬头看见树枝上的鸟,一眼认出是它南海的鸬鹚。

  这鸟既能在天上飞,也能在海里游。当初它冲到海下捕鱼,没有看清水下环境,径直撞上了龙王出行的车撵,把自己撞晕过去,敖妍看它实在撞得冤枉,也担心它晕在海里会呛水而死,就把它送到了岸上。

  从此,这鸬鹚感念敖妍救命之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主人,听她命令。

  后来敖妍来到昆仑海,入住仙界,也没有再见过鸬鹚。

  今日见到它,敖妍深感意外,“鸬鹚?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敖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在天界看到鸬鹚,虽说这种鸟飞行能力很强,但是它毕竟是凡物,要想上的天界,除非它有千年修为。

  不过想想也是,她离开南海早就有一千年了,真是恍如隔世啊,当年那个只知道围着她转的普通海鸟,如今已经是半个仙了。

  这鸬鹚听敖妍问话,立刻从树上飞下来,落在敖妍跟前,伸长脖子,睁着明亮的眼睛,仰头看着敖妍说,

  “公主,这里仙府众多,小的也是凭着屋脊上这一排神兽雕像,才能肯定这里是殿下的住所。”

  敖妍对鸬鹚还是像从前一样,喜欢这个聪明的小家伙,蹲下身去,十分亲切:“你来,可是来探望我?”

  “殿下,小的是来给你送消息的。”

  “哦?”敖妍实在好奇,便问:“什么消息?”

  “几天前,一个叫犼的魔兽来到南海,他长得很像麒麟,身躯庞大,极其凶残,冒充龙子,对龙族暗下杀手,搅得南海不得安宁,龙王带兵剿杀,可这犼阴险狠鸷,龙王和几位公子都受了伤。”

  “我父王受伤了,伤势如何?其他王兄如何?”敖妍蹲下身去,紧张地的追问。

  “小的也不知,只是听其他水族传递的消息。”

  “那眼下情势如何?”

  “听说魔犼就在龙宫外头,龙王布下御界和暗兵,魔犼也不敢贸然进攻,南海深处困境,龙王已向东、西、北三海龙王求援,可离得最近的东海援军也得两天才能到达。”

  听到这里,敖妍心中忐忑不安,眉头紧锁,恨不得立刻回到南海去帮龙宫脱困。

  “小的一听到消息就赶来告诉公主殿下,无奈这里处在云端,而小的道行又浅,乘着风飞了一天一夜才到达,也不知现在南海是什么境况。”

  “真是辛苦你了,鸬鹚”,敖妍抚摸着鸬鹚翅膀上的羽毛,十分怜惜。

  “公主不必担心,小的不累,只要能帮公主和南海,小的愿意飞上十个来回。”这鸬鹚真是个可爱的的小孩子,不仅义气,而且忠心,因敖妍曾救他一命,便要时时刻刻报答。

  “嗯”,敖妍微微一笑点头。

  “对了,鸬鹚你可知,犼带了多少手下?”

  “只带了手下三名魔将,听说都十分凶残”。

  “只带三人?”

  敖妍心中愈加不安,这犼是魔族之王,极少现身,听闻他手下有十大魔将,个个可都是嗜血成性,魔犼若出征,必有数以万计的魔族大军,如今怎么能只带三人,若是普通来南海寻衅滋事,他又岂会亲自出马。

  不,不,他围住龙宫,是想引援军前来,而他的魔族大军一定就在南海周边埋伏,父辈四兄弟齐心,眼下父王临敌,王伯、王叔们必定亲自领军前来营救,到时候一定会中埋伏,莫非他想将龙族一网打尽,这是他的阴谋,那他为什么这么做?

  带着疑问,敖妍又细细问来:“鸬鹚,那你可知道,魔犼为何突袭我南海”。

  鸬鹚这次回答的小心翼翼,怕惹怒敖妍,“听说是为了提升修为,要……,要以龙脑为食……”

  “可恶”,敖妍一听,顿时怒不可遏,噌地一下站起身来,紧握双拳,心头戾气翻涌,全身都在颤抖。

  如她所料,魔犼围住龙宫而不攻入,果然是要引来另外三海龙族,那到时候,万千龙族,尽葬身它腹中。

  南海富硕广袤,一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攻下南海,鸠占鹊巢,好毒的计谋,看来魔族是谋划已久,必定是有备而来,魔犼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我南海全族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魔犼,竟视我族性命如草芥,如此肆意杀戮,我敖妍势必诛杀你全族。”

  敖妍现在的身份虽然已经是仙家,但昔日却是南海女战神,现今发起怒来,目光如炬,戾气十足,展现出龙族有仇必报的本性。

  而敖妍的性格本就杀伐果断,绝不给敌人活命的机会,恨不得此刻就将魔犼撕成碎片捻成渣,这绝美的容颜再增添暴怒狠厉的神情,这霸道气势让人见了就不免胆寒。

  “鸬鹚,我们现在就去天庭,找我大哥。”

  “嗯”。鸬鹚应声。

  “你飞了一天一夜,肯定累了”,敖妍蹲下身,右手一抬,广袖一展,顺着自己飘逸的袖摆,拿起底下的一颗镶嵌在袖口,用来做坠饰的圆润水晶珠,大小如核桃,仔细一看,如清水般透明无瑕,两只袖口各有一个。

  敖妍将水晶珠连同袖口一起递到鸬鹚面前。

  “这是寄居灵珠,能将你变小,收在里面,我带你快些赶往天庭,你在里面且先睡上一觉,等到了天庭,我就再将你放出来”。

  “是,公主。”鸬鹚十分乖巧的点头。

  “我施法时,你会感到眩晕,放轻松些,闭上眼睛”。

  待鸬鹚闭上眼睛,敖妍就念起咒语,鸬鹚便化为一缕白烟,被收入灵珠里,变得如手指尖般大小。

  敖妍看了看鸬鹚,安稳地卧在灵珠里,闭着眼睛睡着了。

  而后,整理好衣袖,立刻变成金龙真身,腾云而起,疾速朝着中天方向飞去。

  南海的情势不容乐观,龙王和公子们都是御敌的主力,可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自顾不暇,唯一的希望就是等援军来营救。

  幸好整个龙宫都包裹在御界之内,勉强支撑,只要魔犼没有办法将御界打破,那大家都是安全的。

  龙宫内部,龙王敖钦重伤,躺在床榻上,龙后在一旁为他送真气疗伤。

  随着真气的送入,敖钦恢复了一些气力,看着龙后因消耗真气而变得苍白的面容,担忧的握着龙后的手。

  “王后,你这样早晚为孤王运送真气,你自己的身体会撑不住的,孤王已无碍,别再为孤消耗你自己的真气了,你是龙族王后,要替孤王掌管南海上下,你可不能累到。”

  龙后虽然已经累得无力,但还是强打精神安慰道:“龙王放心,我倒无妨,只是龙王你伤得不轻,那魔犼实在卑劣,敖晖和敖旸也受了伤,不过好在是外伤,而且他们年纪尚轻,恢复得快,想必不日又能出战了。”

  “嗯,只是他们都不善战,若是敖旭、敖晙还有敖昀在的话,与我合力定能将魔犼斩杀,还有妍儿,她若做先锋,必然势不可挡。”

  敖钦想起自己的儿女们,满脸的骄傲,但见龙后听了他说起敖妍,低垂眼眸,微微叹气,才想起龙后与敖妍之间存在隔阂,龙后是个慈爱的母亲,虽然没有儿子,但是对这九个并非己出的儿子们都十分关怀,身边有八个亲生女儿,敖妍是最小的一个,但龙后始终有些忌讳这个亲生女儿,不愿提起。

  敖钦也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只能勉强转移话题:“可无奈,他们都在天界任职,还不知晓我们的情况,若贸然召他们回来,又恐怕遭遇魔犼拦截伏击,目前我们只能等候援军了。”

  “龙王放心吧,我已传令,任何人不得出龙宫御界,加紧上下修整调养,待援军到来,另外,也传送消息到宫外了,所有水族尽数隐身躲藏,只留信差,随时将我们的境况传递到援军处。”

  “凛恒如何了,我们都躲避起来,那他还在牢中关着,万一被魔犼找到他,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敖钦刚刚安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虽然在养伤期间,但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宁。

  龙后连忙安抚道:“他没事,龙王放心吧,他身在隐蔽之处,又有坠云柱保护,魔犼也伤不了他,眼下,龙王一定要尽快恢复,到时援军一到,还要龙王亲自出战,四海联合,将魔犼铲除,我南海才能太平。”

  “嗯”,如此,龙王点点头,也稍稍安心了。龙后扶他慢慢躺下,“龙王不要再忧心了,快睡会儿吧”。

  龙宫外头寂静一片,没有往日水族穿梭游走的热闹景象,水族生灵都躲藏在海底岩石洞中,无有敢外出者,都怕碰上魔犼丢了性命。

  魔犼,便是魔界之主,是上一代魔君洛轩殇,与麒麟族公主冰麟的儿子,麒麟族与魔族是死敌,而冰麟随洛轩殇私奔,所以老麒麟王一直不肯承认有这么个外孙。

  “犼”,是仙界对其称谓,因其独特的身份血统,半魔半兽,世间多称其为魔头,似乎都遗忘了他的本名------洛少麟。

  来到南海这段时间,洛少麟一直带着手下三个魔将驻在龙宫外头,如同守株待兔,不管谁出来,都是送死。

  龙宫大门紧闭,洛少麟就在不远处,居高临下轻蔑地看着这座华丽的龙宫。

  他虽现人形,但能看出他身上有些部位与麒麟相像,大概是有他母亲麒麟血脉的缘故,而大部分还是遗传自他父系的魔族血统,高大魁梧,外表英俊。但却心性残忍,行为暴虐。

  这时,他身边的一个妖娆魔女,似乎耐不住性子,一副轻挑模样,贴在他身边说:

  “主上,您要吃龙脑,这海里有的是龙,属下给您去捉来就是了,为何要守在这龙宫门口,他们躲在里面不出来,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不如此刻就攻破这御界,将这些龙族活捉!”

  洛少麟并没有理会女子的话,只是定睛看着面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宫城,大门紧闭,整个龙宫笼罩着水层,看似吹弹可破,但实则聚而不散,是龙宫独有的屏障,能保护龙宫丝毫无损,只有龙王念口诀才能收起这道屏障,此刻的洛少麟,心中一定在盘算什么。

  “你懂什么,你说的那些也能叫龙?主上要的是神龙,这神龙一族天生身负异能,各有所长,呼风唤雨,游水戏火,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主上若是将他们的龙脑都吃了,到那时……哼,还有谁能与魔族为敌,只要冲进这御界,这南海神龙族即刻便成为魔主腹中之物。”

  说话的人一副奸邪谄媚的模样,他是魔犼身边的魔将之一,叫赫铎,号称魔族智囊,能言会道,一肚子坏水,最是阴险狠毒,但法力却不高,和那魔女一样,修为不济。

  魔族中人大多都讨厌他自以为是,这魔女也是如此,“哼!就你知道?”习惯性朝他白了一眼,很不屑的样子。

  这魔女叫艳姬,是个空有一副美若天仙的皮囊,但修为不济的山妖,除了魅惑异性,别的也做不了。

  她这活法,说白了就是,“你们负责打打杀杀,我负责貌美如花”,洛少麟把她留在身边也不知是为了看着养眼,还是为了凑数,总之她是最弱的一个魔将。

  两人站在洛少麟身旁,你一言我一语的顶撞完了,终于,洛少麟开口了,他微微一侧脸,示意站在身后的人说:“戎疾,依你看呢?”

  “回禀主上,属下认为,您之前吃下的两条小龙不过是普通的海龙罢了,修为平平,也未必有惊世之能,要想得到上乘之术,还得吃了这龙宫里头的敖氏一族。”

  洛少麟同意其观点,“的确,那你可有方法打破御界?”

  “属下听闻,一千多年前,南海关押了一条骊龙,它曾是天上的司星龙君,能掌控夜空星辰,因犯了过错被贬,应该就关在这南海最隐蔽的深渊之中,看似关押,实则是保护他,龙王和龙后可是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不过我们突然发动袭击,龙族匆忙躲避,肯定顾不得他,若主上吃了他,再幻化成他的样子,进入龙宫轻而易举,接下来速战速决,即便他们的援军到了,也无济于事,到时候我们埋伏的魔族大军,定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这个戎疾虽然是个好战的魔将,在魔界法力仅次洛少麟,但是谋略也不输赫铎,甚至比赫铎更有智慧,洛少麟也十分仰仗他。

  “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属下遵命”,戎疾对洛少麟也唯命是从,恭敬地俯首领命,这两人好似明君与忠臣,可惜都喜欢杀戮。

  洛少麟看了看身旁这两个,总喜欢斗嘴,跟着也是碍眼,所幸支走,“你们两个,也去,协助戎疾找到骊龙,把他带到我帐中”。

  “是,属下遵命”。

  茫茫南海,找人可是个苦差,更何况深渊之中,修为太低,下去了就动弹不得,这两人,一个不情,一个不愿,主上的命令,也只能遵从,揖过礼就转身跟着戎疾消身远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