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龙魔之战
我谓无忧2019-09-25 17:566,704

  天还未亮,帐外兵甲已齐备,铁骑精良,各阵队列整齐,呈待发之势,敖旭与敖晙、敖昀带领身后几主将将站在军中主帅高台之上,凛恒也在其中,着一身墨色戎装,更显英气,微微青须,尽显英雄气概,左手带着金属所制的利爪护手以掩盖断掌。

  师延则驾着帝鸿落在高台一侧,别人都是一身肃穆盔甲,兵器佩在身旁,而师延长袍广袖,皎白的一身不染一丝尘埃,而帝鸿那一身火红的绒毛,令他在军中十分耀目,师延坐在帝鸿的背上,时不时的逗逗帝鸿,挠一挠、摸一摸,使得帝鸿不停地扭动自己浑圆柔软的庞大身躯,敖妍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没有正形,这哪里像个作战的样子”。

  敖旭傲然挺立于众将士面前,号令千军,指挥若定:“众位将士”,敖旭高喊一声,向台下的各个方阵揖手以先表敬意。

  随后说道:“今日,我南海龙族与魔族开战,想必大家也都已知晓原由,我龙族向来有仇必报,魔族来犯我南海,卑劣至极,我族必不与他共存,今日之战,若非他死即为我亡,众位都是跟随我千百年的天河水军,皆以赤诚之心交付,我敖旭必不辜负,铲除魔犼之流,还天下一个太平”。

  台下一片激昂呼喊之声:“浩、浩、浩……”。

  敖妍朝着高台走去,边走着边将自己身穿的一身桃色轻装变换成了金色盔甲,披散的长发也全部用高冠束起,女将风姿赫然显现,一步一步地走上高台。

  敖旭正在指定方阵,分配作战任务:“东方阵,跟随武雷神,潜入海中,趁魔族未防之际,全力攻打,务必将魔犼引出海面”。

  “领命”。

  “西方阵,跟随我守在海面,待魔犼出现就正面迎击”。

  “领命”。

  “北方阵,跟随武云神,分散四处,扫除魔族埋伏的暗兵,迎接三海援军,再前往主战场与我一起对敌”。

  “领命”。

  “南方阵,跟随骊龙君,待魔犼出了海面,尔等便从远处潜入海中,阻断魔犼退路,以防他再次入水”。

  “领命”。

  各阵听令,出发……”。

  敖旭将佩剑高举过头,示意众人出发,说完,军中齐呼:“浩、浩”。

  紧接着,各阵大军高举战旗,浩浩荡荡驾云启程。

  敖妍走到敖旭身旁说:“大哥,我要与你一起迎敌,我来做先锋,我与他交过手,我能找到他的弱点,先痛击他一番,这时你再出击,他必败无疑”。

  “不可,灵湛,你刚复原,先锋对敌,你就不要去了,正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敖旭顿了顿又说:“信差回报说,魔族正在强攻我们龙宫御界,恐怕父王支撑不了太久,你三哥带兵引魔族大军出海,到时由我与其正面交锋,之后你和师延再领一支军队,前往龙宫,还有凛恒能为你挡住魔犼,拖延些时候,你助父王和宫中上下离开,将他们安顿在回云之巅,等我们胜利返回”。

  敖妍点点头,默许了敖旭的指令,虽然她一直想亲自对阵魔犼,但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家族的安危,她也明白敖旭的用意,他作为长兄,自然是要担负起最重大的责任,冲锋陷阵也是非他莫属。

  敖旭说完就带领大军出发了,看着哥哥们从她身旁走过,敖妍心中有些落寞,自己毕竟是个女子,遇到强劲的对手,还是要龙族的儿郎出战,敖妍曾经历过大大小小数百次战役,她向来与父兄并肩作战,战场上的她杀敌无数,从容不迫,如今她倒心中没底,担心他们如何对付凶残狡诈的魔犼。

  凛恒走到她身边,目光关切怜惜,小声对她说道:“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拖住魔犼,你只管去龙宫营救你的父王和族人,一定小心”。

  “嗯”,敖妍点点头,凛恒的话,很暖心,就像南海春日里的微风,能让她放下一切戾气和锋芒去享受这片刻的温暖,望着凛恒远去,这温暖也渐渐褪去。

  敖妍心里清楚该怎么做,不知什么时候,师延已经站在了她身边,十分平淡的说:“我们该出发了”。

  他不说,敖妍都差点忘了,还有他这么个人物在这呢,看他的表情,肯定是因为方才凛恒说的话,让他嫉妒了,生气了,堂堂的天界司乐圣君有时也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看来天帝没少惯着他,年少功成名就,也使得他任性娇纵。

  敖妍偏爱捉弄他这样子,就故意装作不以为意地气他说:“圣君请”。

  这可难为师延了,往哪里请啊?他都不认识路,自从做了帝鸿的师傅,他俩也是相互依赖,谁都离不开谁,若没有帝鸿载着他到处游玩,他恐怕连天宫都出不了,更别说从回云之巅这么高的地方潜到南海龙宫了。

  但也不能丢了颜面,只能硬着头皮走在前面,敖妍跟在身边,让师延成为主帅,但身后跟了几十个兵将随从,师延不时回头看看,也不知道该怎样指挥调度他们。

  敖妍简直看不下去了,心想还是别为难他了,给他个台阶下吧,就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圣君,敖妍对南海情势和环境最为了解,请圣君下令由敖妍带路”。

  师延一听,也不生气了,立刻说:“好,敖妍听令……”

  敖妍低头听师延下达命令,“由你指挥调遣军队,前往南海龙宫”。

  “是,敖妍领命”。

  师延又转身对属下兵将们交代了一番:“尔等尽数听从敖妍公主命令,不得违抗”。

  “属下遵命”,将士们齐声回道。

  师延总算松了口气,不是他临阵退缩,实在是他文文弱弱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本来敖旭嘱托他帮助敖妍,一起前往龙宫救出龙族上下,显然是高估师延了,他对战势情形是一问三不知,更不能轻易做主,还是跟在敖妍身边,一切听她指挥最为稳妥。

  就在刚才,敖妍早已部署好了一切,她还是担心三位哥哥敌不过魔犼,纵然三海龙王助阵,也未必稳胜,一个计策已在她脑中浮现,但是这一切,师延并不知道,他骑在帝鸿背上,跟在敖妍身后,向南海出发了。

  一路上,敖妍都没有与师延交谈,气氛好安静,即使身后跟着几十名天兵,也未有什么声响,或许他们心里都在想象作战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或是凶险紧迫的苦战,或是轻而易举的灭敌。

  师延也不敢跟敖妍说话,他怕敖妍对他反感厌恶,毕竟在这种紧张的时刻,他也担心敖妍觉得他是个性情凉薄,不知轻重缓急的人,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与她一起出生入死,让她看到自己一颗真诚无畏的心。

  他们一行前进的速度很快,耳畔的风呼呼的过,带上了敖妍独有的淡淡香味,吹向师延,这是南海的龙涎香,混合了昆仑山上雪茶的香味,清新淡雅。

  女子大多喜爱花香,用麝香来调和以增加香气,而敖妍偏偏喜爱茶香,她爱喝爱闻,更爱时时刻刻被茶香围绕,她住的地方总少不了要摆上许多茶树,师延就是爱她这种平淡无华,只追求自己所钟爱的,绝世而独立的个性。

  敖妍一行已来到海面上,躲在高空云中俯瞰,伺机而动。

  清晨,杀戮就已经开始了,浓重的血腥之气掩盖了海水的味道,随风飘然入鼻,魔族暗兵死伤不少,果如敖妍所料,魔族有备而来,埋伏了不少暗兵,只带三个魔将不过是障眼法,魔犼计谋实在阴毒。

  现在看来敖昀要扫除暗兵也没有那么简单,需得与魔将对阵,敖昀只带了一个五千兵将的方阵,而这些魔将手下一定兵力不少,这样兵力悬殊的较量,令敖妍隐隐担忧,敖昀能否得胜。

  敖旭带领的主力大军压境,已呈围剿之势,将魔犼和魔将亲兵包围了起来。

  包围圈中,魔犼的身影十分惹眼,他对现在这样的形势似乎不以为意,依旧邪魅狂狷,非常自信,这样的战势根本对他构不成威胁,他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第一拨冲上前去与魔犼较量的几十个天界兵将,还未来得及躲避就已被他一招击杀,他的招式和移动速度都极快,看得人眼花缭乱,后来冲上去的也接连丧命,魔犼道行极高,他的攻击不仅杀伤力极强,而且手法残暴,每一招都是致命的,不枉愧为魔族之主。

  嗜血的本性一旦释放开,不杀戮痛快绝不罢休,这就是魔犼的乐趣。方才轮番的几场对阵,对他来说取走数十人的性命简直轻而易举,也不过就是活动活动筋骨,此刻,他狂妄的气焰愈发高涨,他开始急速冲向敖旭。

  而敖旭心里十分清楚,魔犼这样的的冲击他是根本躲不开的,魔犼将自身法力汇聚成冲击波,这样攻击的范围就会变广,连敖旭身后的天兵方阵都要受到他的冲击,唯一的破解之法就是与他对冲,以此击碎他的冲击波。

  魔犼如此强大的力量,在世间难寻对手,难怪如此张狂,其统领神界、魔族、妖界、人间、水族、兽族这六界的野心再明显不过。敖旭别无选择,只能汇集全身术法,与他拼死一搏。

  敖妍在云端看着,早已紧张得攥紧双手,敖旭已将魔犼完全吸引,龙魔之战已全面展开,希望敖昀能带着三海援军快些赶来帮助敖旭,此刻魔犼全身心投入到战争中,看来他不会再脱身返回去进攻龙宫了,就趁此刻,敖妍对师延说:“我们该行动了,跟我走”。

  师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跟在敖妍后面,随从兵将也紧随其后,厚厚的云层掩盖了他们的所有动作。

  敖妍带领一行人来到归月城,这里是她曾经在南海时所掌管的城池,坐落在南海中的这座岛上,敖妍选择从这里进入南海中,也是因为她对这里很熟悉,而且又远离战场,魔族之乱使南海到处都破败不堪,满目疮痍,这里也没能幸免。

  归月城曾经的辉煌华丽仅次南海龙宫,这里的子民大多是无家可归,无亲无故的流浪水族,敖妍收留他们,让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平日以打磨制作珠宝玉石而生,闲暇时歌舞升平,自由自在。

  城中景致都是按照敖妍的喜好所布置,如仙境一般,如今也都荡然无存了,到处可见魔族人和水族子民的尸体,看来是水族人为捍卫家园而与魔族人抵抗,牺牲了不少性命,方才敖昀的部下带兵来过,将余下的魔族人悉数消灭。魔族人虽然并不喜好把玩珠宝玉石,但也经不住这些精美宝物的诱惑,看看到处是落珠碎玉,也能看出魔族人曾在这里展开掠夺。

  敖妍暗暗发誓,魔族人的罪孽,一定要他们加倍偿还,若今日之战不能将魔犼斩杀,日后她一定会亲自手刃这魔头以泄今日灭城之恨。待战事平息,一定要将归月城恢复成往日风光,再也不让这座美丽的岛遭受重创。

  很快他们一行进入城中的宫殿,正殿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圆形海蓝色宝石,足有十几人拉手围起的圈那么大,表面光亮如镜,能映出人的倒影,在师延看来,若敖妍站在这宝石上翩翩起舞,那场景美轮美奂,真是令人陶醉,可这场景此时此刻也只能在心中幻想了。

  敖妍走到宝石旁边,对着宝石施法,一瞬间,这宝石表面就如同解除了冰冻一般,坚硬的表面从中心逐渐向边缘融化开,渐渐化成了一潭深蓝的海水,表面平静无波,却深邃不见其底。

  敖妍看向师延,十分郑重地对他说:“师延,你留在这里,帝鸿不喜入水,你们在这殿中等我,我带人从此处潜入龙宫救我父王”。

  师延怎么会允许敖妍将他留下,自己去冒险,立即否决道:“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我答应过你大哥要保护你,我跟你去,我要看着你平安无事,让鸿儿守在这里,若有何异动,他可传音信给我,你若不答应,我自己也有办法去龙宫,你休想甩掉我”。

  师延一口气说了好多理由,就是害怕敖妍不带他,他了解敖妍的个性,她霸道逞强,自己的事情是不会拖累别人的,尤其是不想欠着师延的情。

  为跟敖妍一起去龙宫,师延也是技穷了,连形影不离的帝鸿都不带了,敖妍一时不知拿他怎么办,只能答应:“好,你本不是水族,要用仙术护体,才能在水中自如,水下危机四伏,你要警惕些”。

  “嗯”,师延努力点了下头,敖妍肯答应,说明她还是看重师延的,师延做梦都想得到敖妍的信任,此刻他感到无比欣慰,就算今日牺牲自己也是为了敖妍,也没有遗憾了。

  敖妍命令所有人说:“这是从归月城通往龙宫的路,尔等列成长龙阵,跟在我和圣君身后,以防魔族突袭,一路上会遇到强流漩涡,大家要小心,相互拉住以防被冲散,明白了吗?”

  “明白”,所有人齐声回道。

  敖妍拉住师延的手说:“抓紧我的手,千万别放”。

  “好,我不放”。师延像个乖巧的孩子一样答应道。

  敖妍看向师延,嘴角微扬,以示同意。

  师延又向帝鸿交代道:“鸿儿,你守在这里,要小心,若有敌军来了,你就隐身,再向我传递音信”。

  “呜呜”,帝鸿点点头,发出如幼兽一般的稚嫩声,答应了师延。

  敖妍也嘱咐他道:“魔族大多已投入作战,而且方才我四哥也将这里的魔族暗兵清除了,想必不会有魔族再出现,不过帝鸿你也要当心,耐心等我们回来”。

  帝鸿又点点头,像极了一个乖孩子,在天界,神仙都因为他是帝子而对他敬而远之,有的神仙直接将他视为兽类,不敢亲近,凡间的人类将他奉为神灵,不敢随意招惹,除了天帝和师延之外,很少有人宠爱他,关心他,敖妍的一番话好似抚慰了一颗孩子受伤的心,这使帝鸿很听敖妍的话。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敖妍就带着师延入水了,随从两两一组紧随其后,摆出长龙阵,帝鸿望着他们渐渐下潜直至消失无踪,才往后退了退,坐在潭水旁守着。

  战场上还在进行着厮杀,刚才敖旭和魔犼那一下对冲之后,光波向四周扩散开来,海面就被封住了,整个海面如平地一般平静无波,避免了双方战斗之时受风浪波涛的干扰,这时敖旭和魔犼都已从半空中落到了海平面上,像站在深蓝色的琉璃地面上。

  敖旭受了重伤,他用尽全力与魔犼对冲,令他不住地后退几步,硬是用尽力气使自己停了下来,功力已经大损,勉强支撑着要再与他搏斗,可十分痛苦地抚住胸口。

  良久,咳出一口鲜血,看来伤重无法再战斗,单膝跪地,一手幻化出来宝剑支撑在地上,想让自己站起身来。

  魔犼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尽管敖旭修为也不浅,却也敌不过魔犼有毁天灭地之能,魔犼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敖旭冷哼一声道:“不堪一击”。

  这时敖晙解决掉了对手,从后方跑过来,扶着敖旭,紧张问道:“大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敖旭说话已经没有气力了,身体上的疼痛令他鬓间汗珠直冒,大口喘着粗气对敖晙说:“三弟,你听着,若我今日战死,你要立刻接过主帅之位,号令全军,誓死守住南海,知道吗?”

  “大哥,你放心,我就算死,也绝不向魔族投降,我龙族何等荣耀,绝不任由他族统治,我要与你一起战至最后一刻,我们还要等来援军,等到灵湛将父王救出来,魔犼残暴不仁,一定不得好死”。敖晙的话彰显龙族本性狂傲难驯,更加鼓舞敖旭士气。

  敖旭重重点头回应,兄弟二人交手一握,敖旭慢慢起身,两人要合力一起对抗魔犼接下来的进攻。

  敖昀已将埋伏在南海各处的魔族暗兵陆续解决掉了,都是一些势弱的小魔物,难对付的是魔犼手下的十大魔将,较得宠的戎疾、艳姬、赫铎三人,跟在魔犼身边正在战场上厮杀,其余七人行踪方位不定,有的在水下,走的隐藏在岛上,敖昀兵力有限且有所折损,也消耗了不少时间,此刻也不宜与之缠斗,只能带兵赶往主战场去助战。

  路上,敖昀远远望见一支乘云而来的军队,敖昀仔细定睛看了看清楚,豁然大喜道:“那是西海的战旗,西海大军到了,快看”。

  身旁随从闻声,也仔细一看道:“正是西海的战旗,太好了”。

  对方军队正在靠近,刚才因云雾遮挡的缘故,只看到了军队的头阵部分,随着大队伍的慢慢接近,整个军队逐渐显现出来,人数足有两万,将士皆身配弓刀,跨烈马踏云而来。

  也因西海居塞外,与南海离得最近,中间隔着荒漠,所以最先赶到,日夜兼程而来,此时正是第三日的清晨。

  行军队伍中,一架战车威风凛凛,前头拉车的六匹白马雄姿桀骜,铁蹄生风,身形匀称优美且高大挺拔,双耳前后摆动听从驾车者的指令,而驾车者并不用手持缰绳来操控马匹,只需坐在车撵上,以口令指挥六匹马快速奔跑,起伏中竟使战车没有任何颠簸。

  这坐在车上的的正是西海龙王,着一身玄色盔甲,上身挺直微微后仰靠在撵坐上,一手扶在撵坐上,一手扶宝剑立在身旁,统帅着西海精锐军队浩浩荡荡而来。

  西海龙王敖烈,远远地就看见了敖昀,起身立在战车上,指挥着六匹马拉着战车朝敖昀这边驶来,六匹马一齐停了下来,停在敖昀面前。

  敖昀走到车驾一旁,拜见敖烈,单膝跪地,低头行礼,十分恭敬地道:“敖昀拜见三王叔”。

  “侄儿请起,不须多礼”,龙族看重亲情,长辈对待晚辈也是疼惜,敖烈面对自己的侄儿,已不见了刚才那股来势汹汹的杀气,转变成平和亲近的样子,此刻他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手足兄弟,一个慈爱的叔父,来帮助自己的兄弟和侄儿对抗侵略者。

  敖昀起身对敖烈说:“王叔亲自带兵相助,侄儿感激不尽”。

  “四海龙族乃血肉至亲,南海有难,我岂能不闻不问”,的确如此,四海龙王是同胞兄弟,向来齐心,一方有难,三方来援,接着敖烈又问道:“你父王现在如何了?”

  敖昀回答说:“还未有父王的消息,灵湛已带兵前去营救,大哥与三哥此刻正与魔族苦战不休,看来必定是一场空前浩战”。

  敖烈听了这样的情况,点点头,对敖昀说:“侄儿,快到车上来,带我去看看战况如何,我倒要会会那魔犼,看他如何能耐敢在龙族领域为非作歹”。

  “是,王叔”,说完,敖昀便立刻凌空跃起,跳进了战车里,立在敖烈身边,六匹马就拉着战车朝敖昀所说的战场方向去了,后头的军队也跟了上来,往战场进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