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云巅备战
我谓无忧2019-09-24 09:334,378

  回云之巅是离南海最近的山峰,峰顶高耸入云端,是屯兵驻扎的绝妙之地,这里能看到海面上的波涛风浪,任何动静只要出现在海面上,都能被看到,但身处南海却只能看到半山腰的云雾缭绕,根本看不见峰顶在哪里。

  敖旭选择在这里驻兵备战,真是占尽地利先机,再加上天神天兵助阵,兄妹齐心并肩作战,天时与人和也具备了,这场仗已是胜券在握。

  可他不能即刻出击,是怕伤及无辜,“魔族虽该杀,可战事一起,南海上下千万水族的性命,我们不能不顾”,大帐中的所有人听了他的话,都沉默不语了。

  敖妍也知道这一点,此刻,她倒冷静下来了,她想起曾经与父王一起站在映月台上,想起父王说过的话:“灵湛,你看,南海是如此的圣洁美妙,你要记住,海是有生命的,她孕育滋养了一切,包括你我,这里有我们的家,有我们的子民,不管以后你在哪,这里的一切,你都要珍惜、爱护,要让她永远神圣纯洁”。

  回忆起往日南海繁华热闹的景象,敖妍忍不住落泪,恐怕不久,南海就要变得一片狼藉,四处血污了,敖妍独自起身,一身金鳞战甲的她,流着泪走出了营帐,任由云端上的寒风吹干了脸颊上的泪水。

  远处,鸬鹚飞来了,敖妍立刻打起精神来,鸬鹚此番从南海飞来,一定带回了消息。

  “公主殿下,有新消息”。

  果然,敖妍急切万分,“快跟我说”。

  “信差说,魔族在各处都设了埋伏,岸边、岛上、海底都有,而且他们现在在到处搜寻骊龙君,魔犼一定是想抓住他来要挟龙王”。

  “骊龙君?”敖妍嘴里小声重复着这三个字,这是个几乎快要被她忘却的人,可现在听说他有危险,心里立刻慌乱不知所措。

  鸬鹚以为敖妍不知谁是骊龙君,就为她解释了一下:“就是那个被关在深渊之中的凛恒,听说他犯了天规,天帝下令将他关押在南海,可是龙王十分怜惜他,视如亲子,现在魔族要对他下毒手,这可如何是好,要告知大公子,先想办法救他才是”。

  敖妍离开南海有一千年了,她曾以为能放得下对凛恒的愧疚,潇洒的活着,可现在提起他,才发现,这么多年都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还他人情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现在。

  鸬鹚后面说的话,敖妍已经听不进去了,她现在满脑子只被一个念头驱使,那就是去南海救出凛恒。

  敖妍立刻化为一条金鳞龙,径直朝大海飞去,她不顾魔族的埋伏,冲着黑暗的海底去了,这里虽然暗无微光,但是在敖妍的眼中,这里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只有生长在这里的水族,才能在黑暗中犹如白昼一样,看清楚一切。

  很快她来到深渊,查看周围的一切景象,不对,有异样,周边散落着几颗明珠,看来魔族人来过,他们在黑暗的深渊中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才会拿明珠来照亮。

  “难道,凛恒已经被他们带走了吗?”敖妍心中不安,自言自语了一句。

  顾不了许多了,先下去看看,敖妍直接朝着中央飞去,身体悬空,停在漩涡上方。

  她微微闭上双眼,稍微动一动心中之念,将术法使出,就能使漩涡慢慢停止了旋转,只见漩涡的正中心位置出现了一个圆形洞口,慢慢向外扩大,敖妍就顺利的进入洞口,待她从洞口下去之后,漩涡又慢慢转动起来,洞口也逐渐消失了,有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这一切,却被戎疾安排在这里的两个魔兵偷窥到,他们没有面孔,通身乌黑,附身在岩石上,若他们自己不现身,就没有人能看到他们,十分精妙的隐身之术,其中一个说:“我去禀告戎疾大人,你继续盯住这里”。

  “嗯”,另一个魔兵答应,之后就一个离开,一个继续附身在原来的地方。

  敖妍来到漩涡之下,这里真是别有洞天,仿佛来到另外一番天地,一千多年前,她曾偷偷来过这里,现在看看还是没有变。

  到处颜色各异的珊瑚丛生,许多物体散落堆积在这,应该是被这上面的漩涡吸引进来的,这里本来是南海禁地,没有活物敢进入,但如今看看,一片生机盎然,外界有的,这里也不少,敖妍放心了,看这情形,魔族应该还没有进来过。

  “虽为禁地,但也未必进来就是死,凛恒,这是个好地方,能留在这里也不错,可如今魔族在到处捉你,我不得不将你带出去”。敖妍打量了周边的环境,对着面前的洞口说。

  这洞口很高很宽,有岩石的地方都附着满了藤壶,偶有鱼虾正在贪婪的啄着这些藤壶,可知这里人迹罕至,不受外界打扰。

  周围很黑很静,但洞中有白光,有生物不断地趋着光游入洞中。敖妍在洞口摇身一变,将刚才那身金甲战袍,换成了平日里的长裙,没有华服那样宽大的袖子,和长长的,拖在身后的裙尾。这身衣着更加简朴,更凸显她天生丽质。

  一身质地轻柔的桃色一直到脚踝处,脚上的一双白色翘首靴衬得她灵气十足,衣襟、袖口,还有裙摆处都有金云纹做饰,绣的十分精致,充满仙气,长长的墨发披至腰间,头上的单螺发髻用银冠约束,两边的坠饰一直垂至双肩,随着敖妍的移动而来回摆动着。

  站在洞口前,随意将手一挥,除去了洞口的屏障,而后就朝里面走去。

  敖妍对这里可以说是非常熟悉,曾无数次来看望过骊龙,在洞口稍作停留就进去了,洞并不深,通道也是径直的,几步之后,视野就开阔了。

  空旷的山洞中央,立着一个巨大的龙鳞纹石柱,直通洞顶,好像是穿洞而过,不知通向何处,看起来十分坚固,一条黑龙正卧在石柱旁睡觉,它对敖妍的到来并没有察觉,依然还在熟睡。

  从洞口就能看到的白光,原来是挂在它脖子上的明珠散发出来的光芒,像夜空中的明月,将洞中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周围还有些小鱼儿,一直围着明珠游,仿佛对这明珠情有独钟,难舍难分。

  看样子,黑龙是被囚禁在这洞里的,它的四肢被镣铐禁锢住了,四条铁链缠绕成一股,或许是黑龙挣扎翻腾而形成的,只看到四条铁链的另一端都被压在石柱底下,却看不到源头在哪,只觉得是石柱底下生出铁链铐抓住了黑龙。石柱、铁链、黑龙三者连在一起,真是神奇。

  敖妍环视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走到石柱旁靠坐下来,身边就是黑龙,而敖妍的神情十分平静,两腿伸直一搭,十分悠闲的样子,好像在等黑龙醒来。

  黑龙的右前爪好像曾经受过重伤,竟然缺了半个掌,像被利器砍断了。看着断掌之痛,难免让人心疼,敖妍看着,表情也变得沉重了些,独自垂眸伤神。

  他曾是司星龙君凛恒,掌管夜空星辰,传说每到黑夜降临,总能看到天上有一条黑龙,长着银角银爪,风姿神勇,脖子上挂着一颗明亮耀眼的珠子,那是天空中最亮的星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何时出现在天上的,只是见过他的人都迷上了他的神勇俊美,所以人们叫他骊龙君,称他为夜空之神,对他膜拜敬仰,羡慕他在天上时而飞舞翻腾,时而旋转嬉戏。

  想想凛恒被囚禁在这里也实在无辜,三千年前,他厌倦在天上,与这些不会说话、没有喜怒哀乐的星辰为伴,终日孤独的生活,便告诉天帝,想离开天宫,恰逢南海龙母向天后求子,天后便安排凛恒转世,本该生在南海成为龙王嫡子,却误入凡道。

  因凡人无法将骊龙仙身孕育,所以经过几日怀胎,依旧生出骊龙真身。

  通身黑亮的鳞片,银白色的须和尾,脖子上还带着这颗明珠,生他的母亲难产而死,他刚出世就瞬间长大,几乎占满整个房屋,生出银亮的龙角和利爪。

  让他的父亲十分惊恐,拔剑斩断他的右爪,他疼痛万分,止不住地翻腾嗷叫,误用龙尾将其父抡死,后来此事传得世人皆知。

  凛恒在凡间闯下大祸,天帝下令将他关押在南海,永生永世不得离开。

  而害得他犯下大罪的就是敖妍,看着凛恒的断掌,敖妍就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对熟睡的凛恒说:“难道你不怨我吗”。

  这还应该从三千年前说起,当时的南海龙后生了七个女儿而无子,眼看其他妃妾的儿子都渐渐长大,龙后心中也有求子的念头,就去求天后赐一龙子,天后答应,让骊龙转世投到南海做龙后之子。

  那时候的敖妍还只是个林间小花妖,道行尚浅,为救一头鹿而被魔兽獒驳杀死。那时,是师延拼尽一切渡她转世做人。

  巧的是,这凛恒转世与小花妖投胎正好赶在一起了,敖妍本该投进人道轮回,却阴差阳错的掉进龙族的轮回池中,投进了龙后胎中,因其肉身被毁,在龙后胎中重塑后成为龙族,而骊龙见这小妖已经投胎,也没仔细看清楚,稀里糊涂地跳进了眼前的人道轮回,因他本就应该生出龙身,所以在凡间妇人的胎中没呆多久就出生了。

  若不是听闻了骊龙出生在人间,恐怕龙后会一直以为自己怀着龙子,结果令她失望至极,又生出个女儿,龙后一直将罪责归结在敖妍身上,所以敖妍从小到大没有享受过一天母爱,龙后生下她就很少看过她,是龙王将她带大,名字也是她父王取的,将她一手调教出来,一身本领也教授给她。

  敖妍每次来到这里,都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从前,转世之前的事她自己已经不记得了,自从龙王告诉了她凛恒的存在,她就时常来看望他,误入轮回池的事也是听凛恒说起的,她觉得心中对凛恒有愧,犯错的是她,却害了他被天帝下令关押在这里,永不见天日。

  过了一会儿,骊龙醒来,睁眼看到敖妍,很平淡的说:“你来了,又来看我吗?”

  敖妍并没有说话,而是施展术法,掌中燃起紫色火焰,随后将火焰抛出,灼烧着困住龙爪的镣铐,而丝毫烧不到骊龙。

  看着铁链在一点点融化消失,敖妍才开口,悠悠道:“我来带你出去,我不能让你留在这里,你在这里,就是我的罪孽,跟我走吧”。

  “是天帝下令将我关押在这里,与你有何干系,不要为我违反天规”,凛恒说着说着,火焰逐渐消失,铁链也燃烧殆尽。

  敖妍又运用法力,解除了骊龙的封印,使他能够现出人形。

  眨眼间,骊龙被闪耀的星光包裹环绕起来,伴随着华美如梦幻般的旋转,骊龙化身成一个墨衣男子,身形修长,容颜俊美,神情犹如初醒的婴儿一般,微微睁开明亮的眼眸,打量着自己,相隔千年,再次化为人身,有些陌生,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他一直戴着的那颗水星珠。

  这就是司星龙君凛恒,当年在天界的时候,不知有多少女仙痴迷于他,可他内心向往自由,同时渴望一个能与他一起游走世间,不受约束的女子。

  当目光投向敖妍时,顿时感觉心中所愿已经达成,这就是他一直想找的女子,一个不顾一切,要让他自由的女子。

  敖妍走上前来,抓住他的手腕说:“走吧”,说完就拉着凛恒往洞外走去。

  “你这是要与我私奔吗?”凛恒心中欢喜,敖妍所做的这些,不是要与他私奔是什么,或许前世在轮回池前的相遇,就注定了今生的姻缘。

  敖妍心中一惊,隐藏许久的情愫似乎被唤醒,鬼使神差的对他这话动心,若真能跟他去天涯海角多好,但敖妍知道自己如今肩负夺回南海的重任,也并不敢给凛恒什么承诺,只是弱弱的回答说:“跟我走就是了”。

  凛恒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却迷恋上了敖妍,连手也不受自己支配了,悄悄的牵起敖妍的手,乖乖的跟着她。

  敖妍也由他,将手攥紧,一起出了洞口,凛恒被囚禁在洞中一千年,从未出过洞口看看外面的景致。

  从洞口出来,即是珊瑚林,两人携手,一前一后走在珊瑚丛中,五彩斑斓的画面很是唯美浪漫,如同一双恋人在万花丛中漫步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