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闯入敌营
我谓无忧2019-10-29 10:133,622

  魔犼回到了本营,眼前一片狼藉,原来是龙族兵马已经攻打至营帐前,他正恼怒是谁如此狡诈,竟然趁他在前方作战之际,来捣毁他的后方。

  戎疾正专心应对着崇桀,有些自顾不暇,根本没有注意到赫铎已经被敖妍擒住了,本来赫铎就不是什么高手,硬着头皮对战敖妍,不过是以卵击石,但敖妍并不想立即就杀了他,她估摸着魔犼快回来了,想利用一下赫铎这块软骨头羞辱羞辱魔犼。

  魔犼不动声色地悬于半空中,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他早就看到了敖妍的身影,不知何时赫铎落入了她手中,许是与敖妍对阵,败在了她手上,像遇到阎王追命似的,在地上连滚带爬地逃命,早已被虐得无力反抗。

  敖妍则挥舞着手上的剑,慢慢走着,驱赶着赫铎,几步之后,用脚踩住赫铎的衣角,此时赫铎已经跪在地上不敢动弹,他完全被敖妍的上乘法力和霸道气场震慑住了,敖妍把剑指在他的脖子上,语气阴冷地问道:“想活命吗?”

  赫铎几乎是带着哭腔回答道:“想……”。

  敖妍笑笑道:“那,你说魔犼是废物,我就放了你”,敖妍的语调拖长,语气很温柔,但内心却藏着邪恶。

  魔犼依旧悬于半空,看到这样的场景,邪魅的笑了,敖妍的行为竟然让他非常满意,他很喜欢这把“温柔刀”。天光微亮,眼前的那抹金色,像一束跳跃的金光,令他兴奋起来,让他有想要伸手捕捉的冲动。

  赫铎内心都快崩溃了,他若说了魔犼是废物,魔犼知道了,他会死的很惨,倘若不说,惹怒了这为霸道的女战神,让她没有了耐心,他也会死的很惨。

  果然敖妍故作恼怒,但却并不表现出来,越是这样越可怕,她用剑挑起赫铎的下巴道:“说呀”,语气依旧很温柔,表情也是一副乖巧可爱、柔弱无辜的模样,可越是这样,越让人不寒而栗。

  “魔犼是废物……”,赫铎颤抖着小声说道,他的命攥在敖妍的手上,也只能听她的话。

  敖妍凑近了赫铎,表情怜悯的看着他,稍微带点儿安慰的意思,但也是惺惺作态,说道:“大点儿声,我听不到”。

  赫铎又赶紧提高了音量,用哭喊的声音说出:“魔犼是废物……”

  声音大到足以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戎疾扭头一看,赫铎趴在地上哭嚎的样子,让他紧皱眉头,无奈现在抽不开身去救他,还得继续接崇桀的招数。

  崇桀倒是从容不迫,毕竟是天帝身边的武神,瞟了一眼赫铎那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冷笑一声,心中赞叹敖妍的任性霸道果然是世间第一,魔族大将都被她戏耍地魔性全无,如同丧家之犬。

  敖妍玩性大发,收起了剑,蹲下身来,笑意盈盈地对赫铎说道:“既然你说魔犼是废物,那你还愿意给他做狗?他若是知道你这么说他,你猜他会不会杀了你啊?”敖妍看赫铎眼神中的惧意更大,她接着说道:“不如……你拜我为主,做我手下大将,从前的事我便既往不咎,如何?”

  赫铎颤抖着,不敢回答敖妍的话,敖妍知道该怎么样让他动摇,站起身来,高傲的说道:“不用想了,你若不愿意,我也不会为难你,我可以现在就放了你,但魔犼可一定不会放过放过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佯装转身离开,赫铎突然拉住敖妍的衣摆喊到:“主人,主人救命”。

  敖妍的目的达到了,满意的一笑,这时候,魔犼在空中热闹也看够了,一个闪身就躲到了敖妍身后,赫铎趴在地上,看到那双悄然而至的麒麟战靴,吓得迅速往后头爬去,生怕躲避不急丢了性命。

  魔犼比敖妍高出一头,却微微弯身,将唇悄悄凑到敖妍耳边小声问道:“你满意了?”。

  他的声音低沉却温柔,带着宠溺和撩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举动,都充满了暧昧,敖妍早已察觉,但她并没有躲开,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冷峻的表情和镇定的神态,丝毫不惧怕魔犼高深莫测的法力,就这样立在原地,只是手上的剑握的更紧了。

  这样紧贴而立的两人看起来倒蛮般配的,魔犼虽然暴虐,但却有一副英俊的容颜,在魔界中,女子爱慕的除了魔主无上的权利之外,更有那迷人的容颜。

  魔犼知道敖妍此刻正在心里盘算,可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以她的法力根本伤不到他,还故意挑逗敖妍,伸手要整理敖妍鬓角的发丝,嘴上故作生气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到我的营中撒野……”。

  话音刚落,敖妍就出击了,她挡开魔犼放在她脸旁不规矩的手,右手提剑,刺向魔犼的胸膛,魔犼并没有躲开,双手一摊,任凭敖妍的剑刺入他的心脏。

  “只有杀了你,我才会满意”,敖妍冷漠决绝地说道,算是在回答魔犼之前的问题。

  魔犼不以为意地一笑,低头看看被敖妍一剑刺伤地心口,问道:“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敖妍并未作答,她心里也知道没有用,躲在远处的敖硕见魔犼已经身在营中,立刻取出两个信号令,以自身法力将其抛向高空,点燃炸开,赤色和蓝色的两团火焰同时在上空燃烧,

  足以吸引所有人。

  战场上的所有龙族,都看到了空中的信号,赤焰召唤龙王的,蓝焰召唤龙子。

  “这信号,一定是十万火急时,才会同时出现”。

  看着营外的空中,熬博与敖烈说。

  敖烈略想了一下,道:“那方向,是魔族的大营”。

  “之前探兵来报,妍儿和硕儿已经攻至魔族后方,这一定是他们发出的信号。”

  大哥,既有赤焰为信,我们该去看看,现在四弟有伤,二哥也不在,那只有我们二人前去”。

  “好,出发”。

  龙子们也同时看到了信号。

  南边的敖暄和敖昕,本是来跟随敖妍的,可在战场一片混乱中,找人实在不易,他们就干脆守在南方阵中指挥。

  刚好西海的敖颐被长兄敖顾,被派过来坐镇西海军,三人就一起朝着发出信号的方向去了。

  敖旭、敖昀前一日被魔犼重伤,幸好有北海敖凌、敖冰来助阵,敖昀后来也加入对阵,无奈魔犼实在强悍,五人只能暂时回去修养,就一起回到了北海的营中,得到信号也一起朝魔族后方去了。

  守在原地的敖昳和敖顾,还有刚回到西方阵中的敖颂,东方阵中的敖珂,在得到信号之后也都纷纷前往。

  路上,敖昳与敖顾说道:“圣君跟着魔犼去了老营,还没带回消息来,发出信号的必然是我们龙族中的人,会是谁呢?”

  敖顾回答道:“这样的召唤信号应该是遇到强敌时才会发出的,说明魔犼一定在营中,我们都过去,正好一起对付他。”

  魔犼看到了上空的焰火,心中有数了,邪魅的问道:“原来你是故意引我过来,又发出信号,搬救兵啊,真是聪明”。

  “那你就即刻领死吧”,敖妍说着,手上又使出几分力道,想将剑深深刺入魔犼身体,魔犼一边玩笑说道:“你真的想让我死呀?”一边伸手握住敖妍锋利地剑刃,以魔犼的修为,若是普通的兵器,肯定会被他这一握而毁坏变形,但敖妍手中的剑,任谁也毁不坏的。

  而这把雪龙剑,是敖妍的父王亲手锻造的,将取自昆仑神域的无极神铁,投入南海火山之中,任由火山中的岩浆翻涌,对其燃烧捶打千年才融化锻造成型,剑鞘与利剑同时而出,又引入北海极寒的冰川之上尘封了千年。

  由此这把剑出鞘之后,时而火光烈焰,时而寒光冷厉,伤人迅猛,将归月城分封给敖妍的那天,同时也将这把剑赐给了她。

  魔犼徒手握住利剑的瞬间,鲜血就从手中流出,他慢慢地将插入身体的剑拔了出来,对面是敖妍手握剑柄,用力推出与之对抗,却被魔犼夺下了剑,毕竟魔犼气力巨大无比,传说他曾将魔界后头的山脉推入了苍海之中,开辟了魔界新的疆域。

  魔犼拔出剑之后,伤口慢慢愈合,又换另一只手握住剑柄,让左手握剑时受的伤复原,事后提起这把雪龙剑,仔细的端详一番道:“这剑不错,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儿。”

  师延已经到了,他骑在帝鸿隐背上,身在半空中,看见敖妍在这,吓得魂不附体,因为魔犼也在,还夺了敖妍的剑,这下可怎么办,他正预备着驾着帝鸿飞冲过去把敖妍抢救过来,可魔犼竟然把剑扔给了敖妍,让师延看不明白,心想还是等待时机,不要妄动,以免突袭不成,当地拖累敖妍。

  魔犼对敖妍说道:“我也有一把圣剑,不知道跟你这把比起来怎么样,不如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好啊”,敖妍正想拖延时间,干脆就答应了与他比剑。

  魔犼将垂在身旁的右手一动,就立刻显现出一把剑在手,敖妍打眼一看,没看出什么名堂,感觉这并不是什么绝世圣剑,但魔犼与他对阵根本就不需要用兵器,管他用什么剑。

  敖妍趁机挥剑而出,她与魔犼的距离不过两步而已,敖妍觉得这对自己并不利,一挥一挑,就趁魔犼闪躲之时,飞身至上空,拉远了距离才对她有利,否则不知道魔犼什么时候就会上前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魔犼见敖妍飞远,也箭步跟上,与其缠斗。

  营帐中的艳姬醒来,昏头胀脑的,一时间还没能恢复气力,可大帐中只剩她一人,感觉很奇怪,便踉踉跄跄地朝帐外走去,想看看情形,远处一片混乱,分不清敌我,似乎龙族已经攻打过来了。

  但是此刻在高空中,魔犼与一个身着金鳞铠甲的女子打斗的场景吸引了她,魔犼的出击都有所保留,很明显,这是在让着敖妍,因为他并不想要敖妍的命。

  作为魔犼身边唯一的女人,艳姬最了解魔犼的本性,也知道他对女子向来没有怜惜之情,但她此刻竟然嫉妒敖妍,恨不得立刻上去将她撕碎,双手握拳,指甲都攥到了掌心肉里,也浑然不知,这一刻,她的体力也都恢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