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诱杀无休
我谓无忧2019-10-28 09:194,956

  敖妍这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她带领了现有的所有兵将来到龙宫门前,先斩了几个魔族中蝼蚁般的小人物,成功地吸引为首魔将的注意。

  这个魔将叫无休,是魔犼特派在此与龙宫周旋消耗的,敖妍早就得报,这家伙并不是什么法力高强的魔将,但却十分刁钻狡黠,敖妍恐怕被他识破调虎离山之计,所以最好就是尽快了结他,一劳永逸。

  谁知这无休竟然贪生怕死,不敢与敖妍正面交锋,派出手下来抵挡敖妍,自己却东躲西藏,难觅踪迹,后来竟围着龙宫与敖妍兜圈子。

  这下可急坏了敖妍,越这样拖延下去,越是不利,无法让师延顺利进入龙宫,即便进去了,出来时也未必能躲过这无休的眼睛,倘若引来更多魔族,师延反而更难脱身。

  敖妍十分恼怒,迫切地想除掉这魔将,提着剑胡乱地挥舞起来,搅动起了海底的泥沙,令周遭一片浑浊。

  突然,敖妍灵机一动,看着浑浊的水底,倒使敖妍想出了制敌之法,这不就是年少时,与兄弟姐妹们玩儿的这种捉迷藏的游戏嘛。

  那时总是年幼者躲起来,让年长的哥哥姐姐来找,长兄敖旭每次都是施法将水底搅浑,设泥沙阵,躲藏者为避免泥沙进入口鼻和挡住视线,都慌忙地冲出泥沙阵,往干净的地方游去,这样一来,敖旭就能将所有人都找出来,虽然是耍赖,不过也是设法将躲藏者逼出来的好方法。

  想到这里,敖妍又立刻假装挥剑乱砍,随后飞身绕龙宫围墙外的御界,极速游了一圈,掠起水底泥沙,虽然龙宫规模宏大,但以敖妍的法力,绕行一周也是轻而易举的,之后泥沙便如风卷浓云一般,随着水中波纹飞扬起来,而敖妍此刻已经来到龙宫正上方,等无休现身。

  果然,无休因在泥沙中睁不开眼,在看不清情形,遂也不敢再躲在原处,只能捂住口鼻,小心翼翼地游出敖妍的泥沙阵。

  这一切被上空的敖妍看得一清二楚,立即将手中的剑飞甩出去,丛背后刺向了无休,一剑穿心,了结了这狡猾的无休,没想到比计划的顺利很多,敖妍本想将所有魔兵引开,让汐带着师延趁机进入龙宫,而现在魔兵已被除尽,看来师延更加安全了。

  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敖妍吹起了随身带着的短哨,这段召唤之语,只有躲在远处的汐能够听的懂,听到敖妍的发出的指令,立刻带师延向龙宫出发了,敖妍下令随从的所有士兵护送师延,直至他与帝鸿回到回云之巅,随后自己就快速朝海面游去了。

  师延赶至龙宫外,将士们已等候在那里,分散在龙宫各处警戒,师延到来却不见敖妍身影,便问眼前士兵道:“敖妍公主在何处?”

  士兵答道:“殿下已经离开了,临走时吩咐属下等护送圣君,情势紧迫,请圣君快进龙宫吧”。

  “好”,师延郑重答应,又对身边的汐说道:“汐,快带我进去吧”。

  汐点一点头,动身朝御界游去,轻松穿过金色的御界屏障,就到达了龙宫外围,师延见汐已进入,自己也慢慢靠近御界,伸出手试探自己能否进入,没想到竟没有任何感觉,像穿过空气一般,渐渐地走过这层御界,也来到宫墙之外。

  魔族用尽各种手段都没能攻打进去,但汐确轻而易举地穿界而过,还能带着师延一起进入,真可谓是神奇,令师延惊奇万分。

  汐很快就向上游去,越过高墙,进入龙宫了,师延也紧随其后,轻轻一跃,借助水的浮力,上游至宫墙,飞身进入了。

  没想到刚落地,就被守卫逮个正着,七八件兵器架到了师延的脖子上,领头者问道:“你是何人,是如何进来的?”

  这么多人悄无声息中将他围住,着实吓了师延一大跳,师延瞪大眼睛,定了定神,慌忙行礼,解释道:“尊驾别误会,在下是司乐圣君师延,今日受敖妍公主所托,来救南海龙族,在下有公主信物为证,又有汐带路才进到这里,烦劳尊驾带在下面见龙王”。

  那领头者令手下们收起兵器,对师延也微微揖手回礼,但能看出他的警戒之心还未放下,语气也并未缓和道:“不知尊驾手中持的是何信物,可否交由在下一看?”

  师延从腰间取出敖妍给他的寄居灵珠,递给面前的人,对方将珠子拿到手中一看,随后递给身旁的随从,吩咐他说:“拿着灵珠,去向龙王禀告”,随从应了吩咐,先行离开,去向龙王禀报了。

  领头者给师延又行一礼,这回言辞稍有缓和,说道:“方才多有冒犯,请尊驾见谅,还请随我去见父王”。

  “好,请尊驾带路”,师延就跟着他进到了大殿。

  此时,敖妍已经来到了凛恒所守之处,从这里往上方望去,能清楚地看到海面上的战况,凛恒已在此处等候多时,敖妍的到来令他万分欣喜,立刻迎上前来问道:“妍儿,你那方成功了?”

  敖妍点点头道:“我已将龙宫外的障碍扫除了,接下来都交给了师延”。

  凛恒吃惊地问道:“交给他?可行吗?”

  “嗯,放心吧,师延的品性绝对靠得住”,敖妍不以为意地回答道。

  她的回答却令凛恒心中有了醋意,敖妍信任师延令他心中不悦,但并不能表现出来,爱上敖妍以后,他就变得敏感,尤其师延的出现,令他患得患失,他怕敖妍被师延夺走,但不好明说。

  只能辩解道:“我并非信不过他的人品,我只是觉得以他的法力,若遇到魔兵,恐怕难敌,岂不坏事”。

  敖妍仔细解释道:“现在魔界举全族之力,都在海上作战,龙宫已经摆脱危险了,而此时,师延应该已经进到龙宫里了,我安排他去解救我族,也是为他安全考虑,他若不能说服我父王跟他走,那就只能被我父王留在宫里,这也是好事,起码能保他周全”。

  “还是你思虑周到”。

  凛恒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难免失落,敖妍为师延考虑多一分,他心里就紧张一分,明明是他与敖妍情深意切,却突然凭空出现个师延,似乎与敖妍关系匪浅,他觉得自己并不能完全拥有敖妍,所以心中苦闷,原地发愣。

  敖妍并不知道凛恒的想法,确切的说,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就在凛恒发愣之时,敖妍已经趁机偷摸离开了,她迫切地想要到海面上作战,她心里也清楚地知道,凛恒一定会阻拦她,倒不如趁此时悄悄离开,等凛恒回过神来,敖妍已经穿过被封住的海平面,来到了龙族位于后方的阵营中,凛恒当即追出海面,在混战中四处张望,却不见了敖妍的踪影。

  无奈身负把守要处之责,不能擅自离开,只能回到海中,命令手下四人道:“你们到各处寻探,一旦有敖妍公主的消息,立即回来上报于我”。

  四个手下接下命令之后就出发了。

  战场上的敖妍,金甲利剑,高冠云靴,绝对是战场上最出色的一个少帅,虽是女儿身,但却比男儿更加灵巧机敏,尤其敖妍的战风十分凌厉霸道,从一开始就能震慑敌人,再加上持续性的强攻,令敌人节节败退。

  敖妍来到防阵中央,这里是主帅商议指挥作战的地方,见敖妍到了,敖硕立刻跑向前迎接:“灵湛姐姐,你来了,太好了”。

  敖妍见到这位堂弟有些惊喜,拍拍他的的臂膀,说道:“硕儿,几年不见,你更加出色了”。

  敖硕微微一笑,回道:“姐姐过奖,快随我进去吧”。

  敖妍就跟随着敖硕往阵营大帐里头走去,来到几位龙王面前。

  跪拜行礼道:

  “敖妍拜见大王伯、三王叔、四王叔”。

  眼前一幕,北海龙王敖巍,面色苍白,紧闭双眼,盘腿坐在榻上,西海龙王敖烈正坐在他身后为他运送真气疗伤。

  “灵湛,不必多礼,快起来”,东海龙王说道,同时连忙上前来扶起敖妍。

  敖妍起身回说:“谢王伯”,她将目光转向受伤的敖巍。

  东海龙王明白,说:“我与你三叔四叔联手,对阵魔犼时,你四叔受了伤,去看看他吧”。

  敖妍点点头,走向前去,来到敖巍身边,跪在地上,双手扶着敖巍的手臂,轻唤道:“四王叔,灵湛来晚了,让您受苦了”。

  这时敖烈已送完真气,睁开眼看到敖妍,说道:“灵湛,你四叔的伤得不轻,不过不用担心,我已为他修复了伤口,只不过损伤元气,一时还无法醒来,需要慢慢调养几日,扶他躺下休息吧”。

  “嗯”,敖妍扶着敖巍慢慢躺下,为他盖好裘皮被子。

  敖妍起身便说:“王伯、王叔,敖妍请命,对阵魔犼,以敖硕为我军师,再增派三千精兵与我,誓与魔犼对抗到底”。

  敖妍气势锐利,坚定不移,令在场的人都折服,虽然敖妍在天界做司珍仙,也没有培养自己的军队,但是只要有军队供她指挥,那必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东海龙王当即道:“敖妍听令,阵外三千兵力,由你调用,另有敖硕助你,必定得胜”。

  “是,敖妍得令”。

  敖硕又道:“父王,儿臣请求父王,再派三千兵马,为我们一路清扫魔兵”。

  “好,硕儿,为父就派三千骑兵供你调用”。

  师延随着带路的公子,走过后院,看来自己是进错了地方,只顾慌忙跟着汐进来,却忘了从正门而入,难怪被怀疑图谋不轨,想想也是失礼。

  来到龙宫大殿门口,这是他第一次来南海龙宫,难免要四周打量一番,这里与外界的破败行成强烈对比,一切人员陈设井然有序,果然还是御界的功劳,使魔族不致攻打进来打杀掠夺。

  大殿之上,龙族臣子立于两侧,龙王宝座位于大殿高台之上,但龙王却没有坐在上面,而是站立在台下,正对大殿门口,似乎在等师延的到来。

  第一眼见到龙王,令师延感慨万分,龙族王者果然气度不凡,目光炯炯有神,身姿挺拔傲然,敖妍那自带的一番傲然风骨看来必是承这位王者之传,就是不知她那霸道的性格是不是也像她的父王。

  师延就顺着正中间一条宽道走入众人视线,直至立于龙王面前,弯身行礼道:“在下司乐圣君师延,见过龙王”。

  龙王赶忙扶住师延,说道:“圣君快快免礼,你我仙位本就平级,无须向我施礼”。

  龙王的话使师延顿感羞涩,对龙王说道:“师延是晚辈,理应向龙王行礼,今日来得冒昧,实在是晚辈失礼,但受敖妍公主所托不敢耽搁”。

  方才已听下方禀告,本王大概也知道来龙去脉,是小女不懂事,带圣君涉险,本王实在过意不去,不过好在圣君平安到来,否则本王真是悔痛万分”。

  师延连忙说道:“龙王言重了,那事不宜迟,龙王快些带领族人与我离开吧,

  “这?圣君这是何意?我等离开,去向何处?”龙王有些不知所云,之前濛带来敖妍的消息,是让他设法将师延留在龙宫,但现在师延又是另外一种说辞,龙王非常疑惑,就问师延。

  师延微微笑道:“敖妍公主嘱托我,将龙族悉数收入寄居灵珠中,护送至回云之巅,安全之后,再将诸位安顿妥当”。

  龙王这下明白了,都说知女莫若父,敖妍的想法,还是做父亲的能猜透,龙王心想:“与师延这番交谈下来,能看出他性格耿直,既然来相助灵湛,必不会只求自己安稳,肯定是灵湛借口让师延来救龙族,所以他才不会推脱,如此这般将他哄骗来的,可如今也不好跟他说明真相。”

  这时,周朝堂上的大臣们也都因为心中有疑惑,纷纷私语起来,敖钦为避免人多口杂,不小心多说了什么,心中紧张,悄悄将师延拉到一边。

  考虑了一会儿对师延道:“圣君冒着生命危险,救我龙族于危难,我族上下感激不尽,此前小女已遣海灵儿来传信,说如若魔兵仍然危及我龙宫安危,便让我携龙族上下跟随圣君去往安全之处,若魔兵已被清除,那便留圣君在龙宫,小女还嘱托道,好生招待圣君,以表感激之情。”

  “这……可是龙王,公主只说……”师延立刻不说话了,他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说法,他立刻明白自己被敖妍蒙骗了,可她为什么这样做,那她现在又去了哪里。

  “龙王,多谢好意,敖妍公主与我分头行动,现在不知去向,恕我不能久留,告辞”,师延一番话与龙王告别,转身就要离去,他知道敖妍去了哪里,他太了解她的性格了,此刻肯定去了前阵。

  敖钦立即劝说:“圣君留步,请听我一言,敖妍是龙族之女,抵御强敌是她应尽之责,包括上战场杀敌,也是她的使命,但圣君不同,小女为圣君的安危着想,请圣君莫要辜负”。

  师延已走出了三五步,停下来听完龙王的一番话,才发觉自己竟有些失礼,但他顾不得这些繁文缛节了,他更担心敖妍,想立刻就去到她身边,看到她平安。

  龙王见师延并没有回头,有安慰他道:“圣君放心,本王怎能放任自己的女儿独自犯险,一接到消息,就立即派出龙子敖暄和敖昕,带领了龙族卫军去前阵相助,更何况今日南海蒙难,得东海、西海、北海倾力相助,我南海怎能不与其合力,我正与朝中商议,亲自带兵与三海会合共同对敌,誓要打退魔族,圣君还是安心留下吧”。

  师延转身,决绝地道:“龙王不必再挽留,师延去意已决,告辞”。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大殿。

  司乐圣君本就不是龙族中人,来去自然随意,仙阶又与龙王平级,且在仙界更受人尊崇,龙王不好阻拦,若让侍卫强行阻拦,也是冒犯仙尊,甚为失礼,只能任由他离去,随后派遣卫兵跟随保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