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魔犼现身
我谓无忧2019-11-04 09:273,868

  敖妍飞身登空之后,知道魔犼紧随其后,立刻就一个侧身,做出串翻身动作,双臂随身体动作不停地画出立圆,手上的剑也朝着魔犼劈过去,他急忙后退躲避,敖妍就点步跟进,连续的快攻还是伤到了魔犼的。

  这招式比回马枪还厉害,既杀他个猝不及防,又在连续且方向难料的翻转中,令他难以躲避,整个翻身动作迅速连贯,一气呵成,像风火轮一样。

  一阵旋转之后,将剑刺出,直逼魔犼而去,魔犼展开双臂,双脚蹬离,整个身体向后退去,翩翩之姿,飞掠如风。

  敖妍也同时踏步上前,纵身飞驰,身体轻盈犹如姣龙卷云,意在出击,看得人眼花缭乱。

  就在剑尖快要接近魔犼的咽喉之际,他使出手上一直持而未出的剑,敖妍是右手持剑,魔犼用左手,正好与其相对,便从左边提剑拨挡开了敖妍刺过来的剑,敖妍极速飞冲过来,重心全在手臂和剑上,魔犼这一挡使得敖妍手上偏转了方向,也失去了重心,身体前冲还未停下,一下子结结实实地撞进了魔犼的怀里。

  好在魔犼胸膛足够结实,但也被她撞得大为错愕,担心她坠落,慌忙丢了自己手中的剑,伸手揽住敖妍,紧张地将她紧搂在怀。

  这一幕让师延看到了,暗骂道:“你这魔物痴心妄想,快放开敖妍”。

  同时看到这场景的还有艳姬,她一直梦想着做魔王妃,但魔犼一直待她与其他魔将无异,令她心中愤懑,好在魔犼重修为,不近女色,身边也没有女侍,艳姬就用尽各种方式接近魔犼,但都令这位霸主不为所动。

  可看他对敖妍的态度,若是今天他将敖妍夺回魔界去,那魔犼身边哪里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想到这里,艳姬简直恨透了敖妍,魔族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她想今天必须想办法杀掉敖妍,断了魔犼的念头,因为魔主是她一个人的,他的身边也只能有一个女人。

  就这样短暂停留,敖妍惊愕之余立刻做出反应,一掌推开魔犼,端正身姿,剑指魔犼霸气中带着命令的口气说道:“比试未分出胜负,捡起你的剑,……”。

  话还没说完,敖妍就突然被一阵风吹得不见了踪影,魔犼眼看着敖妍消失,知道他是被人掳走的,可此刻他并无法知晓对方是谁,这世间除了他自己能在水中隐身之外,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能凭空隐藏自己,竟然能把接触到的人也隐身呢?

  魔犼担心遭到隐身者的袭击,立刻离开了原处,艳姬看到这儿,总算欣慰了,敖妍莫名地消失了,就没有机会引得魔主心神动荡了,她立刻上前迎接朝营帐而来的魔犼道:“魔主,你受伤了”,说着贴身上去,要看魔犼的伤。

  魔犼并没有理会,径直走到帅位之上,愈合自身的伤口,对艳姬说道:“戎疾在哪,叫他来见我”。

  “是”。

  艳姬走了,魔犼独自坐在帅位上,握起拳来,他还在想刚才敖妍被掳走的事。

  原来敖妍真的是被掳走,正是师延将她抢走,放在帝鸿的背上,敖妍一接触到帝鸿,就跟着一起隐身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帝鸿就已经飞出老远,敖妍挣扎,与师延说话之际,帝鸿就已经飞到了天宫。

  一路上,敖妍骑在帝鸿背上,师延在她身后,拽着她不撒手,就怕她逃回去和魔犼打架,一直到了进了天宫第一道门来到望台之上,师延才把敖妍放开,松了口气道:“唉,这下安全了”。

  敖妍从帝鸿背上跳下来,无奈地看着师延,微闭了一下双眼,问道:“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师延正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得意,笑着从帝鸿身上跳下来,站在敖妍面前说道:“我当然是要救你啊,我能在魔犼的眼皮子底下把你抢出来,是不是很厉害啊,不过不用感谢我,这都是鸿儿的功劳,我就想那魔物他肯定不敢追到天庭上来,我真是太机智了”。

  师延对自己的一番夸赞,已经令敖妍听不下去了,她什么也没说,就朝师延身后的望台边走去,师延看着,忙叫住她问道:“你干什么去?”又赶紧跑到她面前张开双臂阻拦。

  “让开,我要回去”,敖妍耐着性子跟他解释道。

  师延当然要阻拦,就问她:“那魔犼多厉害呀,好不容易逃出来,既然到了天宫,我们不妨计划一下,请些法术高深的仙友帮忙……”

  “哎,哎,敖妍”,还没等师延的话说完,敖妍就已经走到望台石栏边了,师延赶紧拉住。

  敖妍没有了耐心:“快放手,没时间了,我要回去快些结束这场浩战,多耽搁一刻,伤亡就会增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双方都不会有好结果,更何况我南海已是满目疮痍,再打下去,结果会更糟”。

  师延还不肯放手说道:“你让我想想办法……”

  两人拉扯的时候,一个美丽女子走了过来,脚步轻盈灵动,未被两人查觉,那女子面容娇美,一身白衣长裙,仙气十足,外罩长袍,裙摆拖在身后,彰显高贵之姿,芳香气息透着优雅安静。

  那女子走上前来,摸了摸帝鸿收在腰腹间的白羽翅,小声说道:“鸿弟,这些时日你都去哪儿了”,帝鸿不会说话,也没有用身体动作回应她,他似乎对这女子没什么好感。

  那女子觉得无趣,索性就离开帝鸿身边,往师延这边走来,站在师延身后清唤道:“圣君,圣君”,师延问声回头,惊讶问道:“玉宴公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回答说:“我方才在远处看到圣君和鸿弟回来了,正想过来迎接,碰巧……”

  “真是不巧,玉宴公主,我这里……请见谅啊”,玉宴公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延打断了,他的性格本就豁达,不拘泥于天界虚礼,也懒得和这位公主客套,当前稳住敖妍才是正理,又要与敖妍辩论。

  女子突然打断,叫道:“圣君”,师延回头,女子接着说:“请听我一言”,女子顿了顿继续说:“刚才圣君与敖妍公主的话,玉宴都听到了,玉宴认为敖妍公主心系苍生,担心两族交战伤亡惨重,急于结束战争,并没有错,圣君阻拦着实违背了公主的意愿,不如圣君放公主回去,圣君留在天界想出破解之法,再相助敖妍公主,玉宴不才,也愿出一份力相助”。

  “听到了没,我应该回去,想办法找仙家相助就交给你了”,敖妍对师延说完,又向玉宴行拱手礼道:“多谢玉宴公主成全”,玉宴也欠身回礼道:“公主客气”。

  敖妍又看了看师延,对她说:“这下面兵荒马乱,太危险了,你就别去了,嗯?走了”,说完,敖妍便原地快速起跳,直接跃过石栏,纵身俯冲下去。

  这下,师延想抓也根本没机会出手。

  无奈地走到台阶上坐下,自责道:“哎,真是百无一用”,玉宴想上前安慰,可已经被帝鸿抢先了,伏在师延身边,蹭着他肩膀。

  南海龙王得知有赤焰召唤,也只身离开了龙宫,遇见正镇守在海面下的凛恒,对他说道:“既然如此,就跟我走吧”。

  “是”,凛恒跟着敖钦一起冲出海面,便魔族大营方向去了,一路上看到南海满目疮痍令敖钦痛心不已,可战争还未结束,两族仍在拼杀,他也想结束这场战争只能从魔犼入手,若无法打败他,让他能退兵也是好的。

  其他龙王公子们都已经先陆续赶到,围在了大营外头,戎疾好不容易摆脱了崇桀,跟随艳姬来到魔犼面前,魔犼见戎疾弄得很狼狈,摇了摇头但:“我的大元帅,你就是这样把持后方的?”

  “属下无能,这就发信号召四方魔将回来”,戎疾伏身在地说道。

  “不必了,一天一夜,未有一方得胜,有你们这帮无能的手下,我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我父王图谋的大业啊?”魔犼无奈的说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戎疾将头低的更低了,不敢再接魔犼的话。

  魔犼将肩上的一缕墨发缠绕在手指上把玩,盯了一会儿又撩到身后,缓缓站起身说道:“我改主意了,哼,外头来了不少啊,走,跟我去应战,”一边走着,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戎疾说:“别忘了,把赫铎这个叛徒抓回来”。

  “是,属下遵命”。

  魔犼带领着赫铎与艳姬走出大营外,正好这时,敖妍也从天界回来了,从远处飞来,双方恰好相遇。

  敖妍悬于半空,居高临下冲魔犼喊到:“原来是躲起来做缩头乌龟啊”。

  魔犼笑着反问道:“那你刚才又去哪儿了,还不是临阵脱逃?”

  “少废话,你我的比试还未分胜负呢”,敖妍霸气回应。

  魔犼淡然问道:“胜负重要吗?”

  敖妍答道:“当然,你且看看四周,你们已经被我龙族所有的王神、战神、武神围在这里了,你虽有毁天灭地之能,可终究是孤身一人,若我敖氏上下联手,你有把握赢吗?不如我们以条件交换”。

  魔犼听了很有兴趣,从来没有人跟他谈条件,就问道:“哦?什么条件?”

  敖妍继续说:“你我比试,你若赢了,我敖妍将性命抵给你,由此你回魔界去,换个天下太平,我若赢了,可以不杀你,但你必须退兵,永不来犯。”

  魔犼饶有兴致地听完说道:“”听起来很公平,可怎么最终结果都是我退兵”。

  敖妍回答说:“你赢了,我自愿把性命献上,绝不犹豫,此后龙魔两族休战止戈,你也可以选择不退兵,不过到那时你觉得我龙族上下还会放过你吗?这本就是一场赌博,不论谁输谁赢,结果都应该相安无”。

  魔犼低头一笑,又仰头看着半空中的敖妍问道:“相安无事?你说得轻巧,你若死了,即使我答应退兵,恐怕你的族人也一定不会放过我,到时候全都蜂拥上来找我寻仇,那你岂不白死了?”

  敖妍回答道:“生死存亡都是兵家常事,我的族人有无数都牺牲在战争中,不过昨日是他,今日是我而已,我会留下遗言放你们走的,今日断送了性命,明日还能转世,不过到时候我也会给自己留个全尸,到了阎王那里也好投胎”。

  魔犼轻轻摇头一笑,答应:“好”,立刻双脚蹬离地面,飞到半空,与敖妍面对着。

  艳姬站在后头已是气得咬牙切齿,魔犼与敖妍说了这么多,又是要比试,又是谈条件,最后还答应退兵,在她看来,是敖妍用了什么手段迷惑魔主心智,她对一边的戎疾说道:“不能让魔主被这龙族女子欺骗,找机会杀了她”。

  戎疾正视前方上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自盘算,随后吩咐身边的副将道:“派人去把赫铎抓回来”。

  副将听令转身就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