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独自应战
我谓无忧2019-11-07 16:186,569

  一众人都相互道过安,当中有些年岁小的,因许多年未与年长者见过,也都相互介绍过,一族人其乐融融,倒有些忘了现在是大战期间,只有敖妍心里还惦记着明日与魔犼较量的事情,但她看大家都聊的开怀,也就独自隐藏心事了。

  站在她身旁的两个姐姐看她不怎么说话,四姐敖婧就摇着敖妍说道:“灵湛,你怎么了,往日你可是最机灵的,在南海里你可是最张扬霸道的,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长大了知道收敛了?”敖婧说完逗得自己开心地笑了。

  敖妍机智,不但不反驳,反而调笑道:“是是是,我当然是知道收敛的,哪像四姐啊,从小到大一直是这般口无遮拦,吃了这么些年晋水的珍珠,都没能堵住你的嘴”。敖妍说完赶紧抽身,躲到大姐敖婷身后。

  果然四姐嚷嚷着要打她:“嘿你这丫头,牙尖嘴利的,我看你不说话,本想逗你笑笑,结果反倒让你给戏弄了,有你这么说你姐姐的吗?看我不打你”。

  两人就打打闹闹地围着大姐跑,大姐嗔怪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四妹,你小心啊,快别跑了”。

  大家闻声一齐回头看这三姐妹,晋水龙君看四公主正跑跑跳跳的,紧张地赶紧跑过去拦住她,关切地说道:“夫人,小心啊,好了,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怕在场的弟弟妹妹们笑话”,说完还在敖婧耳边说了几句,敖婧乖乖地点点头,晋水龙君宠溺地看了一眼,这才回到前头众人当中。

  长辈们和一众公子们都笑笑,回头继续走在前面,敖昕是在场同辈人中最小的,本来就爱热闹,听了姐姐们这边挺有意思,就跑了过去,对敖婧说:“四姐,我们才不笑话你呢,快跟我说说,十七姐刚才说你什么了,你要打她”。

  敖婧也很宠爱的把敖昕揽过去,对他说道:“八弟啊,你们这帮小的,可千万别学你十七姐,坏着呢”。

  敖妍躲在大姐身后,伸出头来调皮的说道:“想学我,恐怕还学不到呢”。

  “你看你看”,敖婧指着敖妍,对敖昕说道,一副教育弟弟妹妹的模样,这四个人走在最后头,走到了最近最小的帐篷前。

  大姐对敖妍和敖婧说道:“到了,本来我与四妹是住这里,灵湛就与我们住一起,今晚我们三姐妹就住这里,好些年没见了,我们一起说说话,我要听听我们灵湛这些年都在做什么,你可是我们龙族中最风光的女儿啊”。

  敖昕赶紧问道:“那我呢?我住哪里啊?我也要跟姐姐们住一起”。

  敖婷听了哭笑不得,对他说道:“哎呦,八弟,你都这么大了,是男子汉了,是能上战场的龙族儿郎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呢?你去跟敖暄住一起去”。

  “哎呀,姐姐,我好些年没见你们了,就让我跟你们住吧”,敖昕长得俊秀挺拔,看起来像个英武不凡的俊公子,但实际上年纪不大,不过就是个少年,撒娇也是家常便饭。

  四姐向来直率,也不让敖昕施展撒娇的本事,就大大咧咧的对他说:“去去去,现成的空帐篷你不去住,我们这里哪里挤得下你嘛,快去,别磨蹭了”。

  见敖昕还不死心的样子,敖妍坏笑着说道:“小昕儿,你该不会是害怕吧?你怕黑是不是?我知道,暄儿呢,夜里入眠不喜亮光,而你……”

  “谁说的,才不是呢”敖妍故意这么说,她非常了解敖昕的性格,想用激将法,逼得敖昕不得不去和敖暄住一起。

  敖妍又说:“我不信,你证明给我看呐”。

  敖昕果然上当了:“哼,去就去,我才不怕黑呢”,说完,敖昕立刻就走了。

  敖婷在一旁看着,笑而不语,敖婧则对敖妍竖起大拇指说道:“高明”。

  三人进到到帐篷里,姐姐们帮敖妍褪下盔甲,一切洗漱完毕,她们将三张床靠在一起,大姐躺在中间,四姐躺在最里边,敖妍躺在外头,三姐妹并排躺着说着话。

  大姐对敖妍说:“灵湛,你长大了,越来越出色了,你知道吗,有好多次姐姐都看到你,从蓝河上空飞过,有的时候是这样的一身战甲,手持宝剑,带领着千军,还有的时候是轻装罗裙,裙带飘飘,墨发飞扬,看着你来去匆匆,霸气潇洒,姐姐很羡慕你,羡慕你有许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做,也很为你骄傲”。

  敖妍羞涩地笑起来,梨涡立刻印上两颊。

  四姐也来了劲头,滔滔不绝起来道:“你可不知道,龙族嫡女,司珍仙,女战神,这些称号,无论拥有哪一个,都能让人羡慕不已,可你,三个全占了,你敖妍的名头一时无两,世间女子望尘莫及啊,你知道吗?四姐夫那几个弟弟,每次来晋水拜访的时候都托我说媒呢,说即便自知配不上你,也想一睹你的芳颜和风采,才不枉此生”。

  敖妍听了,垂眸淡淡一笑,四姐又接着说道:“依我看,能配得上我们家十七妹的公子,不论相貌人品,还是文才武学,那都必然是世间第一”。

  大姐嗔怪道:“四妹,你说的,上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人啊?”四姐嘻嘻一笑不再说话,大姐有试探敖妍说:“我今日看骊龙君凛恒,倒是一表人才,跟在父王身边也很是恭顺,还时不时地回头看我们十七妹,这可逃不过我的眼睛哦,难道他对我们十七妹有意?”

  “咦?他不是被囚禁在深渊之中吗?”四姐突然问道。

  敖妍不以为意地回答说:“是我带他出来的”。

  大姐突然追问:“哦?难道,你们真的……”

  “哎呀,姐姐,我现在不想说这些,等大战之后,我再跟你解释”,敖妍匆匆几句结束了话题,两个姐姐相视偷偷的笑。

  “说起凛恒”,大姐突然想起,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敖妍:“母后对你,还是那样吗?”

  敖妍冷冷的回答说:“我也很久没有回过龙宫了,即便回去,也是不去见她的,她从不愿看我一眼,我早已习惯,只当没有母亲”。

  “好妹妹,别说赌气的话,毕竟是亲母女……”

  “姐姐,我想睡了”,敖妍打断了大姐的话。

  “好,那你睡吧”,大姐给敖妍盖好被子。

  敖妍将身体转向外头,佯装谁去,其实她此时根本没有睡意,她只是不想再跟姐姐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她一点儿也不想听她们提起“母亲”这两个字。

  过了一会儿,大姐和四姐又窃窃私语起来,大姐问道:“四妹,你的身体怎么样,你有身孕,一路奔波劳累,可要当心啊,千万不能像今日在外头那样,跑跳玩闹”。

  敖婧笑笑说道:“放心吧,大姐,我好的很呢”。

  大姐又不依不饶的嘱咐她道:“那你要答应我,倘若不慎再次与魔族开战,你一定不能去战场,要保重自己才是,知道吗?”

  “可是,姐姐,我们都是南海的女儿,我不能看着你们为保卫家园而战,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啊,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体拖累了你们,如果没有战争,我们都不用上战场了那该多好啊”。

  大姐长叹了一口气,将四妹搂在怀里。

  敖妍睁开眼,其实她并没有睡,姐姐们的对话,她都听见了,原来四姐隐瞒了自己已有身孕的事,还不辞辛苦跑来要上战场,若不能将南海保卫下来,那岂不辜负她的赤诚之心,她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让魔犼退兵,如果自己输了,就算真的嫁给他,能换回安宁的生活也是值得的,比起四姐,这又算什么呢?”

  师延和帝鸿一路不停地,赶往南海原来的战场,可是到了南海,眼前光景令他俩蒙头转向,他们本来要朝魔族大营去的,因为白天的时候,师延就是从魔族的大营中将敖妍带走的,她肯定还会再回来,继续和魔犼战斗。

  可是现在,海面上已经解封了,恢复了原来的无边无际的汪洋,早已看不到伤亡者了,哪里还有魔族大营,仔细看看四周,连一个魔兵都没有,龙族大军也跟着一起不见了,师延心想:“这下完了,完了,难道战争结束了?那到底是哪方赢了,哪方输了,人都去哪了,敖妍呢?”

  师延的心里一连串的问号,可是陪伴他的只有帝鸿,他问帝鸿:“鸿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该怎么办呢?”帝鸿没有出声,他也解答不了师延的问题。

  他们两个是从西边佛界而来,并不知道,龙魔两族已经休兵退守南北两方了,而且南海海域广袤,师延所处的位置,一眼望不到边缘,看不到海边和海上的岛屿,他们只能漫无目的的在周围打转。

  两族休兵之后,战场已经被打扫过了,看不出什么痕迹来,师延的心中既疑惑又不安,这里肯定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无奈这景况突如其来,让他毫无头绪,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帝鸿说:“鸿儿,我猜想,若是战争结束了,敖妍他们应该会回龙宫吧,走,我们去龙宫看看”。

  帝鸿听了一惊,猛摇头,开始蜷缩身体表示抵触。

  师延恍然大悟道:“哦,我竟然忘了,你不喜欢入水,要不我们就不去龙宫了,反正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一切安好就足以“。

  师延转念一想说道:”可是我心中总有不安,这一切太突然了,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因为帝鸿天命属火,不喜欢入水,师延在茫茫大海上,我自己又找不到海底龙宫的位置所在,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鸿儿,我们先在周围转转,说不定能遇到什么人,问清楚情况”。

  帝鸿点点头,载着师延先飞到更高的上空,以便于好的更加广阔。

  天渐渐放亮,月亮和星辰都渐渐隐去,这一夜很安静,最适宜安眠,但敖妍却没有睡得安稳,她记得与魔犼的战约,此时她早已经静悄悄的起身,一切就绪整装待发,她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两个姐姐,她们并不知道今日自己会与魔犼一战的事,所以敖妍就留下书信一封放在案桌上,而后拿起宝剑走出了大帐。

  虽然是休兵之期,但龙族的守卫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也是因为担心魔族不信守承诺,突然发动袭击,夜里巡逻站岗的军队一拨接着一拨,天都快亮了,依旧巡查地很频繁,敖妍本想躲过巡逻部队,悄悄地溜出营地,但还是被撞上了。

  是西海的公子敖顾值守,他刚与北海公子敖凌换岗,见敖妍一个人在这时出帐,便从身后叫道:“灵湛,你这是去哪儿啊?”

  敖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索性转过身来与敖顾交谈起来:“顾堂兄,原来是你啊,我正想出来看看值夜巡逻的情况”。

  敖顾说:“昨日休兵驻守这里之后,我们兄弟几人,就已经安排好了夜防换岗的时辰与人手,你就放心吧,不过这天还未亮,你还是回帐中休息吧,大王伯说了,你今日要与魔犼再战,天亮以后再出发,他们也会随你同往,以防魔族诡计”。

  敖妍听了无话可说了,只得乖乖地回到帐中,两个姐姐还未醒来,敖妍收起桌案上的书信,静坐着等外头太阳出来。

  魔犼同样记得与敖妍约战的事情,他早已经等在原来魔族大营安扎的地方,那是他跟敖妍约定好的地方,只有戎疾和艳姬跟在身后,以魔犼的实力他根本不需要更多的人跟随,龙族全部兵力到了,也奈何不了他。

  三人一行刚好被上空的师延和帝鸿看到了,帝鸿立刻飞到云层,借着天色尚暗,躲藏起来,师延对帝鸿说道:“魔犼怎么会在这里,鸿儿,我们悄悄跟着他去看看”。

  帝鸿立即隐身,飞下云层,跟在魔犼三人的后头,只见魔犼飞到前面就停下了,观察了一会儿,伸出手,将手掌朝下,使出强大的魔力,犹如极强的重力压在海面上,将整个南海的海面都封了起来。

  艳姬将手中的剑递给魔犼说:“主上,属下把洛水剑带来了”。

  “洛水剑?对付敖妍,本尊还用不到此剑,收起来吧”,说完,魔犼左手上幻出昨日与敖妍较量时,那把普通的剑

  他的行迹本来就很可疑,而这一行为更让师延和帝鸿感到奇怪,师延不自觉地就问起来:“他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将海面封起来?”

  “是谁?”魔犼突然回过头来,吓然道,他听到了师延刚才说话,吓了师延一跳,一动不动地趴在帝鸿背上。

  艳姬和戎疾也一起回头,四处看了看,他们两个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艳姬就对魔犼说:“魔主,怎么了,没有人啊”。

  魔犼双眼微微一眯,目光中透着一丝狡黠,心中疑虑丛生,他总觉得有人就在后面盯着他,而且昨日敖妍突然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不见了,片刻以后又回来了,实在太奇怪了,这里肯定有人捣鬼,知道对方存在却又看不见对方身在何处,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悦,但此刻他也无可奈何,只得心中多一分防备。

  帝鸿也悬在原地不敢轻易挪动,因为他虽然隐身,但振翅飞行的时候,会扇起风,就可能被魔犼感觉到,从而暴露自己和师延的方位。

  魔犼放松警惕转过身去,帝鸿又稍微后退,飞到了上空停下,师延就这样盯着魔犼的举动。

  敖妍坐在帐中,听见外头一阵骚乱,有将士来禀告敖顾:“公子,刚才有沿岸驻守将士来报,说海上又被重新封结起来了,派出去的探兵也回报说整个南海的海面都被封起来了”。

  “走,随我去见父王”,敖顾带着那人走了。

  敖妍知道,海上封结一定是魔犼所为,昨天说天亮之前他会在原地等敖妍到场,现在天已经亮了,他可能等得不耐烦了。

  这时大姐和四姐也被外头的声响吵醒,大姐起身看到敖妍整装而坐,不禁问道:“灵湛,你怎么?”

  敖妍赶紧跑到床边,对她们说道:“大姐四姐,我有要事,现在必须离开,你们见到父王,把这封书信交给他,我出走的事,你们暂且先替我保密”。

  两人听了皆是惊讶,大姐对她的话非常不解,赶紧拉住她,不让她走,紧张道:“灵湛,说清楚,你到底要去哪?”

  “哎呀,姐姐,你就别问了,来不及了”,敖妍挣脱了大姐,立刻冲出帐外,正好敖顾带人去了龙王们的主营,敖妍赶紧趁机踏云飞走。

  大姐披起衣服就朝外追去,敖妍早已经飞出老远,这时敖昕走过来看到大姐心急如焚的样子,就问道:“大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

  “昕儿,是你十七姐,她跑出去了,你快去告诉父王……”,

  “大姐,你去告诉父王,我去追她”,说完,敖昕也踏云而去。

  “昕儿……”,敖婷喊他已经来不及了,留下在原地跳脚,四姐敖婧也跑出大帐,对敖婷说:“大姐,我们去见父王,把书信给他看”。

  “嗯”,敖婷点头,一个转身将衣服都穿戴好了,两人就往主营去了。

  敖妍很快如约来到魔犼面前,魔犼笑着,故意说话刺激敖妍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要认输了”。

  “认输?对你我可不会认输”,敖妍冷冷地回答。

  魔犼看了看敖妍独自一人,并没有带什么随从,也没有龙族人跟着,就好奇问她:“怎么,你一个人来,不怕我设埋伏抓你?还是你在龙族中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跟我走,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为难他们”。

  师延在上空,听了魔犼这话,气得暗骂:“你这个魔物,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敖妍对他的话嗤之以鼻,这令魔犼说话更加肆无忌惮,甚至调笑道:“只怕到那时,连个回去报喜的人都没有,不如现在就派我手下魔将去通知你父王可好?”

  敖妍对他的耻笑表现得很不在意,用一句话回击道:“魔犼,你该不会是一夜未眠,在这里说梦话吧?”

  师延听了敖妍这句话,顿时由怒转喜,想大笑却又不敢出声,只能趴在帝鸿背上,捂着嘴偷笑。

  戎疾听了也很想笑,因为魔犼是真的一夜未眠,在海岸边,望着南方站了一夜,但他不敢笑,只能低头努力克制,艳姬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她心里恨极了,敖妍一旦到了魔界,她在魔主面前还有什么地位,她当然是最想让敖妍死的。

  魔犼无语,开始切入正题道:“真是伶牙俐齿,等你做了我的魔王妃,看你还敢跟我顶嘴”。

  说完,接着就向敖妍冲过去,他想要再次像第一次那样扼住敖妍的咽喉,一招制敌,但这次却没能成功,敖妍突然躲闪地很快,魔犼也抓不住她。

  这时敖昕来了,冲上来挡在敖妍前面,挥剑一通乱搅,趁魔犼躲避后退的时机,敖昕迅速将敖妍拉走,离开老远,对她说道:“姐姐,你怎么能一个人来挑战魔犼呢,多危险啊,不是说好大家陪你一起来嘛,大姐已经去告诉父王了,他们马上就到了”。

  敖妍听了告诉敖昕说:“昕儿,你不明白,父王知道真相,肯定不会让我来此与魔犼一战的”。

  “啊,为什么呀?你到底跟魔族谈了什么条件啊?”敖昕问道,你别管,留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等父王来了,你先帮我阻拦一阵”,敖妍说完就返回去了。

  敖钦这里,打开两个女儿送来的信,信上写道:“父王容禀,昨日女儿与魔犼交手,定下战约,今日前去赴约再战,不论输赢如何,双方立刻退兵,届时望父王成全女儿志愿,顾全大局,安顿伤亡,退兵为善。此外,既是二人对决,胜败无常,生死有命,望父王宽心,莫以此而再动干戈,不孝女敖妍敬上”。

  “快,快出发,灵湛此去有性命之忧啊”,敖钦看完了信,对众人说,紧接着就快步跑出去了,众人立刻紧随其后。

  敖婷转身对敖婧说:“四妹,你留下”。

  “姐姐,我没关系……”,敖婧知道敖妍有危险,想跟大家一起去,被敖婷阻拦,她并不情愿。

  晋水龙君劝道:“夫人,你还是留下,放心吧,我们都去帮十七妹,不用担心,保重身体”。

  敖婧点点头,将众人送出去,独自留下,等大家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