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你知道的
君临天下。2019-09-25 14:114,951

  何为天堂?何为地狱?在人性有了善良与邪恶之后,相信有天堂既有地狱以前,它们原本是一体。

  ……

  风云人物这个词,最常出现的地方除了小说、电影、电视剧里,在现实当中大约就是学校了。

  能在学校里掀起风云的人物通常都有一些固定的特性,比如长得好看,有特长,或者是打架很厉害,很有钱,“风云人物”可以说是一个可褒可贬的词。

  嗯?什么?学习好?

  噢,很遗憾,我们不得不承认,那些整天抱着书本研究这道题怎么解,那道题怎么答,被各科老师争相委任为课代表的好学生,单凭这一点往往很难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学习好,在风云人物身上只能算是一项辅助性的属性加成,好比说,这个校花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是个学霸。所以风云人物的定义,在学校里其实和学习这档子事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尤其是在一所普通中学里。

  那么,我们暂且就将主角所在的这所中学称之为普中好了。

  她叫沈玉君,普中初二二班,一名普通学生,既不是哪一科的课代表,也不是什么委员,没有特长,长相一般,家境是个迷,但绝对不是有钱人。

  然而,自她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始终名列在普中风云人物榜前三甲的位置。

  “远哥,距离上次的事儿才过了一个星期,而且君姐都说过那样的话了,再找她的话……会惹她不高兴吧?”

  “你没找过,怎么就知道她一定会不高兴?再说了,我也只是想试一下,她答应了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不答应,单靠咱们自己也不会落败。”

  “嗯……那就去问问吧。”

  要追溯让沈玉君成为风云人物的源头,可以长远到从她入校第一天说起,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所有入校的新生,第一个记住的不是自己班主任,而是这个叫沈玉君的女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把沈玉君这样一个,相对来说不太容易脱颖而出的普通新生,直接推上风云人物榜的人,居然是教导处主任。

  犹记得那个让人印象颇深的场景,当身为新生的沈玉君左脚刚踏进学校大门,教导处主任就立刻用自己不符合女性的粗犷嗓音,清晰并洪亮地喊出了她的名字:“沈玉君!”

  也不知是教导处主任过于粗犷的嗓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还是青春期阶段的好奇心作祟,引得大家驻足,总之,沈玉君就这么不得已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教导主任面前,尽管这一幕也远远在她本人意料之外。

  更让沈玉君万万没想到的是,教导主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的名字在第二天就传遍了全校:“你就是沈玉君啊?我是教导主任,柴晓灵是你姐姐吧?你可千万别学她啊!没事儿当什么扛把子!好好学习知道吗?我会关注你的啊!”

  对于青春期的学生来说,教导主任这几句话中,能直接引起大家注意的只有一个词,扛把子!

  就是这三个字,让大家开始疯狂打听沈玉君是谁,柴晓灵是谁,她们是不是亲姐妹,学校里的扛把子又是谁,这还不算完,开学后的第一场考试,沈玉君以班级第二名、年级第五名的名次出现在成绩栏上,再一次将她的名声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与此同时,大家也知道了柴晓灵到底是谁。

  初三三班,柴晓灵,沈玉君的表姐。

  毫无疑问,那也是一个风云人物。

  扛把子这个词通常不会和女生联系到一起,然而这个柴晓灵却是个特例中的特例,因为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校花。

  对!没错!就是校花!漂亮的校花!

  谁说校花一定就是好学生了?谁规定女生就不能当扛把子了?

  校花扛把子柴晓灵,完美的颠覆了大多数人对这两个词汇在传统意义上的认知!

  单就柴晓灵这一个护身符的加持,就注定了沈玉君迟早会登上风云人物榜,而在柴晓灵毕业后她依然稳居风云榜前三甲之中,显然说明了这个女生,本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喂!何超!看到君姐了吗?”

  一个又黑又瘦的男生从操场角落里站起来,哆哆嗦嗦指着不远处的音乐教室,胆怯的说道:“好、好像在音乐教室里……”

  “没有别的班在里面上课吗?”

  “应该是没有,但、但是门是开着的,所以君姐就进去了……”

  远哥问道:“就君姐一个人?”

  “那我就不、不知道了……”

  问话的这个男生忽然扬起手来佯装要打何超,但没有真的动手,只是很不爽的说道:“结巴什么?!我能吃了你是吗?!会不会好好说话?!”

  何超本能反应的抱着头蹲在地上发抖,却不敢反抗。

  “行了!别理他了,找君姐要紧,走。”

  这个被唤作远哥的男生,全名叫许志远,是那种典型的“坏”学生,这个所谓的“坏”,指的并非本性坏,而是每个班里几乎都有的那种“坏”学生,考试交白卷,作业全靠抄,偶尔调皮捣蛋欺负欺负弱小的同学,更有甚至还会欺负欺负年轻的新老师,但是心情好的时候又会主动帮老师干活,或是帮同学打扫卫生,喜欢欺负人,却不允许本校的学生被校外人欺负,常以仗义来标榜自己。

  如果用一个好听一点的词来形容许志远,大约就是可爱又可恨了。

  “那我画在校服里面不就好了?”

  “会洗掉的哎!”

  “可是大家都在画,我那天还看见一个学长画了个皮卡丘在后背上。”

  “别的班都画在桌布上了。”

  “班主任会说的吧?”

  “说有什么用?大家都画了啊!君姐,你要不要画?”女生转头看沈玉君用一只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脸颊,正戴着耳机闭眼听歌,就伸过手去轻拍了她两下,待她摘下耳机问道,“君姐,我们在商量要不要在校服或者桌布上画画,你画不画?”

  沈玉君淡淡答道:“都行。”

  另一个女生问道:“你在听歌吗?谁的歌?”

  “十月的。”

  “十月?啊,我知道!那个选秀出来的女歌手!”女生顿了一下,又道,“娱乐新闻说,她之前好像有被评为过十大烂唱片歌手之一哎,现在又在闹什么合约纠纷,你怎么还听她的歌?”

  “我只是随便听听歌而已。”

  “君姐。”窗外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有点事想跟你单独聊聊,你有空没有?”

  沈玉君大约知道许志远为什么来找自己,脸色略沉了些,冷冷道:“有话就在这儿说。”

  那个跟着许志远的男生看出沈玉君脸色不快,似乎做了些什么小动作,但许志远没有理会,谄媚笑道:“那个……七哥不是说和咱们学校结盟来着么?但我们都知道其实是看在君姐你的面子上……”

  “说重点。”

  “嗯……那个、就是又有别的学校来找茬,君姐你要是没空的话,能不能受累问问七哥……”

  “我上次说的话这么快你就忘了?”沈玉君的语气更冷了几分,“袁勇,你也忘了?”

  “没有没有!君姐您息怒啊!走吧走吧!远哥!”袁勇一边拉着许志远往远处走,一边说道,“没事了!君姐您忙着啊!当我们没来!”

  等两个男生走远后,一个女生对沈玉君竖起大拇指道:“君姐威武!”

  “就应该这样!省得他们老得寸进尺!”

  若是将好学生和坏学生用白与黑来形容,那么沈玉君则是黑白之间,处于灰色地带中的学生。

  虽然初一入校的第一场考试,她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沈玉君其实并不是学霸,她同样是介于学霸和学渣之间的那者,通常被称之为学酥。

  所谓学酥,就是说如果她听听讲、认认真、努努力,不愁成绩名列前茅,但如果她不听讲、不认真、不努力,成绩说不上是一落千丈吧,但也会呈直线下滑趋势。

  拿几何图形题来说,那些很有意思的提高题,能求得正确答案的学生本就不多,女生更是少之又少,然而沈玉君十有八九都在这些少之又少的人数当中,也正是因为这点,她和班里的好学生,关系也相当融洽。

  在学校里,她有着这样一个称号:不喜欢努力的雅典娜。

  这是同学们给她的人设,仿佛所有人都认定,她很聪明,只是不想努力,连班主任给她的评语都是:这是我教学以来,遇到的最有个性的女学生,又很聪明,如果她肯努力一点就更好了。

  关于沈玉君,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能说上一两句,因为她的事迹太多了!

  往远了说,初一时,美术老师曾布置过一项七头人身比例画的作业,并说会在同年级五个班,每个班里挑出一副最好的画,按排名贴在走廊的宣传栏上,而沈玉君的画,排在了第一位。

  还有初一上半学期的期中考试,语文老师说这次期中考试的作文,全年级最好的三篇作文将获得直接登报的殊荣!沈玉君又在其中!

  往近了说,这一期学校宣传部的板报主题名为“江湖”,老师可能是头脑一热,就同意了这样的主题。宣传部的各位委员也算是铆足了劲,绞尽脑汁设计了整整一个星期。当他们信心满满的将成果认真仔细的腾挪在黑板上,落下最后一笔却发现,悲剧了!居然还空出来一块!就在大伙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填满这一小块黑板的时候,当初因为字写的还不错,被选入宣传部,但始终没有什么作为的沈玉君,大笔一挥,在黑板上题了一首风靡了全校的词:

  曲断肠,怨痴狂,红尘自古多凄凉。

  自彷徨,独心伤,何谓正邪,恩断思量。狂!狂!狂!

  饮鹤觞,无味汤,月下独酌愁更长。

  相思苦,剑锋芒,一斩青丝,且歌且狂。凉!凉!凉!

  好一个“狂!狂!狂!”!好一个“凉!凉!凉!”!多少学生为这六个字而沸腾!这才是点题江湖的一首词!这才是正邪之间该有的较量!

  至于这首词是什么意思……

  谁会管它是什么意思啊?拜托!好听!顺口!有气魄!就这样就够了好吗?!什么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好吗!

  而且!万没想到是!就在沈玉君这首词风靡热度最高的时候!也就是一个星期前!普中和邻校之间起了冲突!像极了江湖中的正邪较量!你说巧不巧!

  原本在柴晓灵毕业后,沈玉君在“扛把子”那个圈子里的名声,就逐渐销声匿迹了。而一个星期前的那场“战役”,被学校里以许志远为典型的这些学生视作“尊严之战”一般,势不能败!

  “开战”前,不仅许志远被多次婉拒过,连初三的几位学姐学长也找过沈玉君,但同样被她拒绝了。后来不知从那里传来一些不大好听的流言,一说沈玉君不过是靠着柴晓灵才有今天的地位,所以柴晓灵一毕业她就不行了,又说她是在怕那个七哥,七哥打架是出了名的狠,所以为了自保,就连学校的脸面也不顾了,总之就是一些冷嘲热讽的话。

  如果这些难听的流言算是一种变相的激将法的话,结果算是成功的,沈玉君最终答应了,“参战”。

  “一战成名”这个词用在沈玉君身上似乎不太合适,倘若换一个词的话……大概就只有“兵不血刃”了。

  初中生打架,在成年人看来就跟闹着玩一样,双方加一起不过几十人,当以沈玉君为首的普中,和以传说中的七哥为首的邻校面对面的那一刻,有趣的一幕发生了。

  七哥一步迈出,指名道姓问道:“沈玉君是谁?”

  沈玉君淡定的展现着她一贯的“君姐风范”,从容出列,大家都以为会是一场“为涨我方士气的阵前叫骂”时,七哥却默默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我能跟你单独聊几句吗?”

  双方“战士”:???

  许志远率先迈步出来,将沈玉君护在身后,一本正经道:“七哥有话还是当着大家的面直接说吧,单独聊就不必了。”

  七哥沉了口气,反问:“你觉得我是那种会欺负女人的人么?”

  沈玉君将许志远拉回来,转头对身后的诸位同学淡然道:“都别轻举妄动,等我回来。”

  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沈玉君和七哥走到了不远的地方交谈,大约十分钟之后,这二人之间仿佛多了一股奇怪的氛围,然后七哥就在回来后宣布:“从今天起,我!跟沈玉君结为盟友!只要我在一天!就护她一天!谁敢动她一下!就等于跟我过不去!不服!来战!”

  兵不血刃!并且还获得了强而有力的盟友!

  此一战!沈玉君完美的击碎了学校里那些流言蜚语!

  不过,青春期的好奇心是和八卦捆绑在一起的,冷嘲热讽的流言是停止了,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娱乐新闻了,什么七哥暗恋君姐多少年,什么二人本来就是地下恋,什么二人其实是因这场架而分手的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各种瞎说八道的胡编乱造都可以出八卦杂志了。

  沈玉君并没有借着这个势头去“狂狂狂”,反而是毅然决然的选择自此以后“凉凉凉”,一字一句的对当时在场的所有同校生宣布:“让你们最头疼的对手我已经解决了,以后,我沈玉君再不会出现在你们中间,任何类似的事情也不要再找我了,我退出。”

  于是,就有了刚才音乐教室里的那一幕。

  “最近说要整顿校风,不就是因为之前的事儿引起的吗?谁不知道君姐都拒绝过那么多回了!”几个女生愤愤不平。

  “蹬鼻子上脸呗!”

  “君姐,你以后就少搭理他们就行了!”

  沈玉君淡淡笑了一下,没说话,又戴上耳机,继续听着十月的新歌《明天和意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