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0和1和2
君临天下。2019-09-27 12:303,886

  十九岁,青春正好的年纪,比青涩成熟一点,比成熟还稚嫩一些。

  刚刚结束初恋的沈玉君,没有像大多数女生那样哭得死去活来,整天失魂落魄,正相反,这段糟糕的初恋对她来说,结束才是解脱。而性格使然,沈玉君同样也认为,自己不过是在刚好的年纪里,学会了爱情的第一课。

  将青春付给一个错的人固然遗憾,但同样从遗憾中学会,不该去爱什么样的人。

  “大玉儿,那个谁又来给你送巧克力了。”

  “哪个谁?”

  “就是特高特瘦的那个男生,每次来都只找你开机子。”

  沈玉君略顿了一下,大约想起是谁,无奈笑了一下,从茶水间走出去,故作随意道:“今天不上班吗?开几个小时?”

  背对前台站着的男生,听见声音转过身,腼腆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和一包未拆封的彩色头绳放在台面上,轻声道:“两个小时。已经下班了,早班到下午两点。这个……之前听见你说头绳总是莫名其妙的丢,路过饰品店,顺便买了一包。”

  沈玉君愣了一愣,没有拿过台面上的东西,而是俯身操作着面前的电脑:“一楼没有位置咯,要换VIP吗?”

  男生环顾半晌,又掏出6块钱摇头道:“不用了,我去二楼吧。”

  沈玉君打出一张单子来递过去,目送男生离开。

  刚刚进茶水间找沈玉君的同事这会儿忙跑出来八卦道:“这男生也太不温不火了吧?还是说你们已经约会过了?”

  沈玉君这才拿过那些东西:“没有,他好像连我电话都没有。”

  “啊???我去,这孩子道行不行啊!连鲍鲍都敢私下找我们要你电话,哎哎,孟大叔是不是已经约过你好几回了?”

  沈玉君露出一抹不知是得意还是无奈的笑容:“他一个奔四的大叔,追我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合适吗?孙姐,你们光知道看热闹,从来都不说去劝一劝,不劝也就算了,还这么八卦。”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我还听说前两天还有一个男的特意到这儿来找你,来了就直接打听你,但是那天你歇班了,是不是又有哪个小男森追你啊?”

  “17号点咖啡,我去泡咖啡了。”

  “哎哎!大玉儿!……这小丫头……”

  大玉儿,是这里很多人给沈玉君的美称,如果你知道孝庄文皇后的话,就会明白这个名字被称作美称的含义,而这个美称的起源,来自沈玉君的追求者,A。

  青春真的是女人最无敌的武器,即便是沈玉君这样不算漂亮,也没有那么高挑的普通女生,也会有ABCDE个追求者。

  不过这个事情,对于沈玉君本人来说,其实很矛盾。

  首先,站在一个比较不要脸的角度来说,从当初那段糟糕的初恋里解脱之后,追求者陆续出现,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令人很享受,遗憾的是,ABCDE这几位,都不是沈玉君喜欢的类型。其次,单身贵族的日子她还没过够,所以还不想这么快就陷入下一段未知好坏的恋情当中,关键问题在于,沈玉君是个天秤座,一是选择困难症患者,二是不懂拒绝症患者,故而,她很纠结。

  “看的什么书?”一个男同事扒在前台侧门上问道。

  沈玉君转过头,把书合上给他看,是一本世界名著,《海底两万里》。

  坐在一旁的孙姐问道:“你怎么嗓子哑了?”

  “发炎了。”说着,男生从口袋里掏出一袋药伸出手去,又道,“大玉儿,你帮我冲个药呗。”

  沈玉君没说什么,只接过药,没理会孙姐跟着起哄的声音,往茶水间走去。

  这个男生,就是孙姐方才提到的那个鲍鲍。

  “孙姐,你帮我把这个放她包里。”鲍鲍递过一本未拆封的《骆驼祥子》。

  孙姐撇撇嘴,怪笑着,一并发挥着乐于助人的本性,低声道:“我跟你说啊,你送她这个是投其所好了,但是最好她看什么书,你也去看看,两个人之间才能有更多共同话题。”

  鲍鲍耸肩道:“我一看书就困,哪里像她,琴棋书画的。”

  “大玉儿肯定不会一直在这儿干的,她还这么小,又这么好学,什么好工作找不着?我们这个结了婚,孩子都那么大了的,才出来找个轻省点的活儿。鲍鲍,作为男人,要想养活家庭,在网吧做网管挣的这点工资肯定是不够的,你要是真有追她的那个心,就考虑考虑以后,换个正式工作,五险一金的,也是为你自己好。”

  鲍鲍点点头:“我知道。”

  沈玉君从茶水间端着冲好的药出来,略扫了一眼放在边上的包,没说话,把药递过去,重新坐回去,捧起书来看。

  鲍鲍轻声说了句“谢谢”,转身上楼了。

  孙姐这个人不仅八卦,还一向比较大嘴巴,耐不住等沈玉君自己发现,便告诉她那本书的事。

  “我刚听见了。”沈玉君淡然道。

  孙姐问道:“咋?看你这反应……不喜欢这本书啊?”

  “不是,我早就读过这本书了,初中就读过了,书我也有。”

  孙姐哭笑不得:“完了,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

  让沈玉君不愿这么快就投入到下一段恋情的原因,还有另一个,就像孙姐刚才说的,她不打算长久在这儿工作下去,一旦换了工作,经常来这儿的人,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方便联系了,而且……未来谁知道会不会遇到更好的人。

  这个想法也是最近才有的。

  前些天,网吧老板买了一架电子琴,拿到网吧里来,说回去给孩子培养培养兴趣爱好,拆封想看看有没有损坏的时候,沈玉君正好在,就随便弹了几句《致爱丽丝》,某个常来网吧的熟人就顺口说了一句,你在这儿上班太屈才了,应该有一份更好的工作。

  人家也许只是顺口那么一说,多少还带着点拍马屁的语气,但落在沈玉君耳朵里,就突然被触动到什么地方了,加上她爱看书,这也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很多人都觉得除了年纪,沈玉君这女孩其实并不适合在这儿工作,她应该去更好的地方。连孙姐也劝过,趁着年轻,多学点什么,网吧的工作只能当是一时的锻炼,不能干一辈子。

  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也是最近才发生的。

  可能很多人在少年时期都想过要在网吧工作,最重要的原因是,不耽误玩游戏。

  谁年轻时还没玩过几个网络游戏?没结识过几个网友?巧了,沈玉君的追求者A,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也是“大玉儿”这个美称的取名者。

  按学历来排名,ABCDE之中,A是学历最高的大学生,并且就在这座城市读大学,所以一众追求者当中,与沈玉君共同话题最多的,就是这个A。

  A本身其实不是一个多么喜欢读书的人,但身为大学生,他的知识层面明显高于其他人,至少不会在沈玉君谈起《达芬奇密码》时一脸茫然的反问她,达·芬奇到底是干嘛的,相反,还会延伸出更多话题。

  而即将面临毕业的A,最近和沈玉君探讨起了就业问题。他所学的是建筑学,沈玉君不懂这个,但在聊天的过程中,却被A的就业起点所触动。

  建筑师。

  行业不分高低,工作不分贵贱,每一个职业都值得被尊重,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建筑师和网吧收银员就是不在一个档次,再说的直白一点,建筑师这个职业,光用听的就知道比网吧收银员挣得多。

  从这儿开始,沈玉君渐渐生出了不满足于现状的心态。

  下班回家的路上,手机QQ响起来,沈玉君打开一看,是A。

  A:下班了吗?

  沈玉君:嗯。

  A:吃过饭了吗?

  沈玉君:吃过了,你呢?

  A:我也吃过了。你今天晚上还打游戏吗?

  沈玉君:不打了,明天晚上上夜班再打吧。你找好工作了吗?

  A:没有啊,哪这么快,我们这种应届毕业生本来就不大好找工作,而且我还不算已经毕业了,这个行业很看重资历和实力,尤其是实力,没有实力就会很绝望。

  沈玉君:怎么说?

  A:薪酬待遇差别巨大,对资历和实力并存的那些建筑师来说,年收入百万千万完全不在话下,像我们这种小渣渣,月薪不过万八千。

  沈玉君对着手机苦笑了一下:好了,我到家了,我去收拾一下,有空再聊。

  和外面坐着乘凉的邻居寒暄两句,沈玉君开门进了屋。

  把包包放在沙发上,那本《骆驼祥子》掉落出来,沈玉君只回头扫了一眼,然后将手中那本《海底两万里》轻轻放在桌上,坐下来,把头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建筑师……

  如果有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我可以回答我是一名建筑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别人会怎么看我呢?肯定比网吧收银员让人高看一眼吧……就算做不成建筑师,白领也比收银员更适合我吧……

  一个对比强烈的画面出现在沈玉君脑海。

  每天穿的干净、干练的女白领,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写着计划书,和同事探讨下一个项目的签约问题,和每天穿着随意,迎来送往的和熟人嘻嘻哈哈聊天的网吧收银员,到了年底,勤奋工作一年的白领,得到了一笔奖金,约上三五好友吃饭逛街,买买买,还能剩下不少当做存款,而网吧收银员一样还是和那群熟人嘻嘻哈哈聊天,没有奖金,没有存款,和平常一样,没有区别。

  此刻的沈玉君还没领悟到,攀比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化成动力,也可以化成消极情绪。

  尤其是那句“月薪不过万八千”,这几个字像被下了魔咒一样,长了翅膀似的围着她转。

  她虽然不知道建筑师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是看过那么多电视剧,白领是做什么的,在她脑中总有一个模糊的概念,重要的是,多数白领职业都有大人们口中说的,正式工作才有的五险一金,会签正式的劳动合同,有年假,有三薪,有奖金,有晋升空间,还有体面的职称。

  如果以工资高低,来排列这三个职业,建筑师是2,白领是1,那么网吧收银员只能是0了。

  对比越多,差距越大,更让沈玉君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应该属于0,至少也得是1。

  手机QQ又响起,还是A。

  A:明晚9点帮战,别缺席啊,我的御用大医师。

  沈玉君没有回复,直接回手将手机扔到床上,闭着眼用双手揉着太阳穴。

  烦死了。

  起身去洗了把脸,平复了下心情,然后重新坐在桌前,去做她最爱做的,也是最能让她平静下来的事,写作。

  打开精致的本,握起笔,投入到创作之中,灵感涌来,这一瞬间,最享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