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0.5
君临天下。2019-09-27 22:004,235

  “那不行,我们这儿至少得大专学历。”

  “很抱歉,就算是应聘前台,至少也要中专学历。”

  “不好意思,沈女士,您的学历不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

  “19岁啊,你还在上大学吗?会不会操作office软件?”

  “有工作经验吗?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哪所大学毕业的?”

  “学习能力当然很重要,但是公司也有硬性规定,至少要有全日制本科大学的毕业证才行,面试是需要带着毕业证本件的,就算不是我们这个专业的也没事,只要有毕业证就行,所以很遗憾,您不能参加我们的面试。”

  上了公交车,车上没什么人,沈玉君选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翻开简历,第一次觉得学历栏里的那两个字这么刺眼:初中。

  初中毕业就没再上学的她,打了几份零工后,在去年找到了网吧收银员的工作,算是勉强安定了下来。当初抱着不耽误玩游戏的心态,做这份工作,从来没对未来有过什么惧怕,总觉得自己还这么年轻,先玩两年再说,并且天真的以为,学历不高有什么关系?大家都说我聪明,有实力,学得快不就好了。

  如今才知道,学历对她来说,不是一道坎,而是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坎是什么?是没有经验。

  鸿沟是什么?是连获取经验的资格都没有。

  沈玉君是一个不轻易后悔的人,甚至就连那场糟糕的初恋,她也能摆出学习爱情的姿态,来接受最后不完美的结果,不曾后悔,然而现在,对于没能坚持把学上下去,她后悔了。

  为什么要说后悔,却不说遗憾?

  因为如果是遗憾,那么主要原因应该只在于,几个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年,即将面临结婚生子等人生大事,原本在资助自己上学的姨妈和舅舅,不能一直提供慷慨的资助,这几年来,母亲的再婚生活也并不快乐,压力逐渐加大,所以才导致沈玉君没能继续学业。

  虽然这些原因确实存在着,也确实不是当时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能解决的,可是,除了这些客观原因,根本原因还在于,沈玉君自己也不想再继续上学了。

  初中毕业,她以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一说不想欠娘家人人情,又说不想给母亲增加压力,来遮掩她不想继续枯燥的学业的本心,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成功的让家里人一致认为她很懂事,更一度让母亲因为女儿太过懂事,觉得亏欠了她。

  事实上,沈玉君的私心,才是最终导致她没能继续学业的根本原因。

  沈玉君很清楚,当初只要她有那个想继续上学的想法,就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什么自由,什么打工存钱,全都是借口罢了,事到如今,她为自己的私心付出了代价,这一刻,尝到了后悔的苦果。

  毕业证,看起来只是一张纸,但是这张纸对以后离开校园,踏入社会工作,就成了一张决定工资高低,决定工作能否让你说出口觉得骄傲的通行证。

  公车到站,沈玉君的步伐有些沉重。

  想起明天还要去网吧上班,忽然有点小庆幸,但在一瞬即逝的庆幸过后,却更加惆怅。

  网吧的工作没有签什么合同,工资涨幅,工作时长,休假排班,完全都是老板说了算,相对的,哪天这份工作做着觉得不开心了,也可以说走就走,不需要办什么离职手续。

  正是因为这样,不安于现状的沈玉君,在休班的日子开始骑驴找马,应聘着别的工作,只是没想到被现实狠狠打了脸,然后发现自己只能骑驴,因为马跨不上去。

  开门进屋,包包扔到一旁,简历扔到一旁,然后把自己也扔到床上。

  还好还好……还好没有把工作辞掉再去应聘。

  沈玉君苦笑着,多么心酸的庆幸。

  那个0和1的理论,此刻回想起来,似乎很讽刺。

  在0的世界里鹤立鸡群,在1的世界里等而下之,于是乎就成了最尴尬的0.5,换一种说法,就是高不成低不就。

  初中毕业那会儿还未成年,打零工也只能是在私人饭店做服务员,端盘子,但是当自己拿到第一份工资时,妈妈就答应给自己换个出租屋,这无疑是一件令沈玉君做梦都能笑醒的事。

  按奈不住想尽快搬家的沈玉君,很快就找到了新地方,屋子比从前大,卫生间就在院儿里,再不用担心拉肚子的时候可能跑不到公共卫生间,也不会时不时的停水停电,更重要的是,在这座安静的小院里,终于不用再三天两头听人吵架埋怨了。

  没多久,沈玉君又找到了网吧收银员的工作,并在追求者陆续出现后,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人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人生也不会只此而已,尤其是面对生活。

  有句话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其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家庭因素迫使沈玉君较早踏入社会,这是切实存在的原因,姑且不论她自己那份不想上学的小孩子心理,既然已经踏入社会,那么必然要面对比校园生活复杂千万倍的社会环境。

  初中毕业,未成年就出来工作,在同事之间,沈玉君毫无疑问是最小的那个,一方面可以说是人性本善,年纪大一些的人多多少少会给与沈玉君一些帮助,顾及着她还小,原谅她的一些过失,另一方面,虽谈不上是人性丑陋的那面,但现实就是现实,年纪大小无关工资多少,大家挣的都一样,一旦涉及个人利益,没有谁理应为年纪小的沈玉君承担更多的责任,她自己该承担的,也不会因为年纪小而比别人少承担一部分。

  在这个过程中,沈玉君学会了以弱势换取帮助,假装不经意间在聊天时把自己的身世说给同事听,随意地,淡然地,带着点伤感的,获得同情与帮助,尤其在保护欲更强的男性同事面前,沈玉君甚至可以完美的演绎出一个把故作坚强和柔弱交织在一起的女主角形象,男人见之,无不深感我见犹怜。

  如果说生活如戏,需要演技的话,沈玉君说不定会是个不错的演员。

  只是,这样的沈玉君,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又或者,这根本是一个无法以好坏来评判的问题,实在很难说。

  趴了一会儿觉得饿了,翻身坐起,琢磨着吃点什么饭,本想图省事,直接去市场买些现成的来填饱肚子,但是一想到离发工资还有半个月,只好从冰箱里找来蔬菜,自己做了。

  看在别人眼里,沈玉君是个值得被心疼的女孩,做饭洗衣自然不在话下,且比同龄人经历更多,更懂事,心态更沉稳,实际上,她知道自己的缺点是什么,比如,没有毅力,不够自律,懒散,月光一族,还有点自以为是。

  空空如也的工资卡,就足以说明她真的不能自我约束,零零散散工作了这么多年,却一毛钱存款都没有,明知道挣得不多,还乱花钱,最可气的是,玩个网络游戏有事没事也要充钱,非得跟人家富二代学做RMB玩家,最可气的是,今天下定决心再也不往游戏里充钱了,结果明天就食言,想扇自己两巴掌吧,还下不去手。

  十九岁,可以说她年轻,却不能再说她是小孩子,家庭因素阻碍再大,也掩盖不了她自己本身的问题。

  端着一盘简单的炒菜,热了半个馒头,沈玉君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里面有下载好的一期综艺节目,October的访谈。

  【“你没有舞蹈功底?真的假的啊?”

  “真的啊,出道才开始学的。”

  “怎么可能啊?”主持人不相信的说道,“你现在舞蹈跳这么好!天呐……你的这些粉丝知道吗?你们知道她刚出道时不会跳舞吗?”

  台下观众呼应着,大部分声音都在说“知道”。

  “噢!天呐!”主持人惊叹道,“我是从《蜕变》那张专辑才知道你的,但是那里面就有好几首都是唱跳的歌吧?”

  October点头道:“嗯,对,就是从那张专辑开始转型的,‘蜕变’嘛。”

  “那你一定很有舞蹈天分!”

  October扁着嘴,摇头笑道:“没有,我其实完全没有舞蹈天分,刚开始学舞蹈的时候还同手同脚,舞蹈老师都被我气炸了。”

  “不会吧?你骗人!”主持人惊叹着,又坏笑道,“你可不能撒谎哦,我们有视频哦!节目组专门采访过October的第一位舞蹈老师,我也还没看过,来,我们先来一起看一下。”

  大屏幕切换到舞蹈老师被采访时说的一段话:“第一次见她啊……就很笨啊!第一堂课上到一半,我就跑到她经纪人那里去问,这么笨的人干嘛还送来学舞蹈,又没有基础,完全就是浪费时间。真的,我说话就这么直接,而且她当时出道年龄也不小了,很多需要童子功的东西就已经没有办法再学了。我教过这么多艺人,她是最笨的那个,你们可能完全想象不到她刚接触舞蹈是什么样子,但是她太努力了,她也是我教的学生里,最努力的那个,就是……她会因为一个动作学不会就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在舞蹈教室里哭着练啊!抽抽着练,一二……呜三……四呜呜……就这样练。”

  画面切回来,主持人笑出了眼泪:“天呐!居然真的是真的啊!你知道吗?因为我没有提前看过这段采访,所以我一直以为是舞蹈老师夸你怎么聪明,怎么有天分,谁知道剧情翻转成这样啊?”

  October也笑道:“就很笨啊,真的很笨。”

  “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哭成那样还要坚持练啊?你不觉得崩溃吗?如果是我被人说成这样,我心态一定就崩了。”

  October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不服输吧,我也说不清楚。就觉得我想做这行,也想要转型,跳舞是避免不了的难题,那、既然我没有舞蹈功底,也没有天赋,就只能靠努力了,我觉得我现在的成就就是靠努力得来的,所以除了感谢支持我的人,我也特别感谢我自己。”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主持人也鼓掌道:“这掌声是自发的哦!”

  October羞涩笑道:“其实我不太会说话,但是我就是坚持在做这些不需要说话的事,唱歌啊,跳舞啊,尽最大的努力,然后就会有收获。”

  主持人接着October的话点头道:“没错!要得到,你就必须要付出,而付出的过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如果做不到,可以选择放弃,但放弃了就不要抱怨,生活是什么样子,可以通过努力来决定。October真的是最好的榜样。”

  台下掌声再起。】

  沈玉君放下筷子,忽然陷入了沉思。

  坚持,努力。

  这可能就是沈玉君喜欢October这么多年的原因,她身上有着沈玉君最缺乏的特质。

  如果我也像她这样努力,是不是就能决定我自己的生活可以是什么样子?

  这么想着,沈玉君不禁从电脑里打开了自己唯一坚持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写作。

  从小,沈玉君就有着不错的文笔,作文永远是班里最出色的那篇,后来离开校园,一样放不下写作,久而久之才明白,老天给与的天赋是写作,自己最爱的,也是写作。

  就这么写了很多年,却始终没有发表过。

  October说她没有舞蹈天分,但通过努力取得了如今的成就,而自己是有天赋的,只要再努力一点,是不是就能从0.5一跃成为1?甚至成为2呢?

  忽然地,这一刻,沈玉君心里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点开已经物色了很久的网站,注册成为作家,然后,将创作了这么多年的故事,粘贴复制,最后,发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