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文梁先生
枫桥叶泊2019-09-26 10:462,543

  李青正在那迟疑,担心赵毅并不会说书乃是吹牛,却听人群传来了一个老者的怒喝:“岂有此理,小小年纪,不去读书,却在这里卖弄!”

  赵毅看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老者,边上还跟着几个青年。

  老者一身儒衫,那几个青年一副秀才打扮,知道这几个是读书人,自己可惹不起这样的人。

  于是赵毅赶忙下了椅子站好,先行礼,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礼是必须要做足的。

  “先生好,小子赵毅,确实还未进学,只是不知哪里惹了先生生气?还望先生告知,赵毅改之”

  一看老头就像是书院的先生,看打扮和后面跟着的几个人,赵毅也能猜得出来,所以就管他叫先生。

  既然自己惹不起,那赵毅开口便认错,反正态度好了总归是没错的。再说老者也未必有恶意。

  “嗯,倒是一个知礼数的。老夫我是城外书院的山长文梁,今天在城里听说有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就急忙赶了过来。

  哪知不是恶霸欺负稚子!却是你这小孩儿在这卖弄,哄那酒家!却是为何?”

  “原来是文先生,小子先谢过先生前来相救”

  赵毅躬身行礼,算是谢文梁的一片好心,接着又说道:

  “并非是我哄这酒家,我俩实是不打不识。刚才我提出酒楼名字不够雅致,李兄请我重起酒楼名字,我们共商可以‘嫡仙居’为名,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李青也看向了老者,原来这老头是怕自己欺负这小孩儿啊,看来他们并不相识,那这老头儿想干啥?

  “嫡仙居确是比‘悦来酒楼’好听,这个名字你起的好”

  起初赵毅还以为是自己酒楼名字起坏了,或是哪里犯了忌讳,倒是吓了一跳。

  现在听他说这名字没错处,赵毅不觉暗暗松了一口气。围观的人也纳闷起来,既然人家小孩儿起的名字好,那你还来找什么茬啊?

  “那不知是我何处惹了先生不快?”

  “你俩因酒楼名字所起争执我已知晓,今既改好了名字,就该拿上谢宜,早早回家,为何还要与他说书?你小小年纪,正该上进,不去读书,却跑来市井说书,以后何为立身之本?”

  文先生原来是起了爱才之心。这文梁原是一方大儒,少有才名进士及第。

  辞官后在城外开了一家书院,自任山长,请了几位同年来此一起教书。

  今天进城采买粮食笔墨之物,听学生说有小孩儿被人欺负拽进了酒楼,这才扔下了一应采买的物品赶了过来。

  ……

  听他这么说,赵毅不禁一阵苦笑。自己怎么不知道读书好了?前几天那么热的天,自己一直趴在私塾窗外,就是想要读书,奈何没钱呀。

  “原来先生是在教导我读书上进,只是赵毅家贫,所以才只能早早出来谋生”

  “你即与他起了好名字,他自应有谢宜给你。若只是入私塾开蒙,却是没多少费用,若还是不足用,老夫我再给你添上一些,拿去入私塾开蒙去吧。”

  若是前几天能得到有人资助入学,赵毅会非常高兴,并且欣然接受的。

  但是现在却不同,现在自己能挣钱了,却是不会要别人施舍。

  “多谢先生好意,只是入蒙费用有了,那以后入学呢?赶考呢?现在我与人说书,自己挣这一分束脩,读起书来,却是能安心无比,若是别人资助,却是不会心安的”

  “好,有志气,只是你如今若不入学,怕是以后读书也晚了”

  “我如今六岁,晚上一两年却是没事儿”

  “你怎知你一两年内就能挣足所需?再说你今年才六岁,会说书吗?与其浪费两年光阴,还不如趁早开蒙”

  “我却是会说书的,先生若是不信,明天可来这酒楼听听,看我是否会说”

  “好,一言为定,明天我就来听你说书,若是随便说些老话本就不算你会说书,就要离开这酒楼去入蒙”

  “好,明天请先生听我说新书”

  “李兄,明天文先生要来捧场,你要把这雅间留出来给先生听书用”

  “好嘞,俺李青平时就佩服你们这些有文化的人,这个雅间我给你们留着”李青对着文梁还有他身后几个学生说道。

  “好,那文某告辞了,明天我会准时前来”

  看这老头要走,围观的人群赶紧让开。这老头在这浮梁县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儒,很是受人尊敬。

  许多围观的人也转身走了,今天的热闹看完了,却是还要找地方吃饭去,这酒楼也不开业了,指定是没有饭菜了,还要另外找地方吃饭去呢。

  看着围观的一众人等就要散去,赵毅突然又开口了:

  “先生且慢走”

  那文梁和他的学生们刚走没几步,就听得赵毅喊他,便又回来问道:“你还有何事?”

  赵毅笑着说道:“我却是无事,只是这酒楼掌柜有事相请”

  文梁遂看向那酒楼老板李青。

  李青急忙说道:“无事无事,赵小兄弟说笑嘞,俺一个市井之人,怎会找先生有事”

  “李兄,怎么没事?你这酒楼不是要换牌匾吗?牌匾出自何人?”

  李青能开酒楼,自然也不是笨人,当即就明白了,这是赵毅在提醒自己向这老头儿求字呢。

  想自己一个市井商贩,平时可是见也见不着这样的大儒的,要是真能让这文梁给自己的酒楼题字,那自己家的酒楼可是立马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这小孩儿就是聪明。

  “啊,先生,是李青有事相求。今天先生能来此,也算是见证了我和小兄弟的结交,不如这酒楼名字就由先生题字如何?”说完李青心里很是忐忑的看着老头儿,就怕他不答应。

  文梁本不愿与这些商贩打交道,只是这谪仙居是赵毅这个六岁小童所起,听起来也还算雅致,倒也算是一段佳话,竟有些心动了,一时犹豫了起来。

  李青在边上看文梁犹豫,遂说道:“若是先生肯为小楼提名,李青自然有谢宜奉上”

  李青看刚才这先生几次提到要自己给赵毅谢宜,以为这先生也是爱财之人呢,殊不知这些文人最是怕这爱财爱利的名声。

  所以他们一般不与商贩来往,来往的也尽是同样的读书人,这就是人以群分了。

  文梁听他提及谢宜,顿时生气了,说道:

  “哼!老夫岂会为了你那区区谢宜而写字?你们未免也太小看了老夫!”

  说完,文梁转身就走,赵毅一看暗道‘愚蠢’。不过为了给这酒楼造势,也不得不救场。

  幸亏赵毅也算是有些急智之人,瞬间就想好了说辞:

  “先生留步,先生留步,这莫与他这市井之人一般见识。

  他们在商言商,刚才所言只是出于一片赤忱,不知该如何答谢先生,这才出口言利,还望先生莫怪”

  “我也不怪他,只是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我也该回书院教我的书去了”

  “先生且慢走,这副字非是这商人所求,而是我求先生写来,也是为我们浮梁县学子所求啊”

  “哦?此话何意?你且说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