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还记得景德镇的陶儿吗?
枫桥叶泊2019-11-19 15:562,280

  赵毅回了书院,继续读书,静静等着明年再赴京赶考。

  转眼到了九月,太后刘娥已经埋了,国孝解除,大家开始纷纷聚会,关闭了许久的烟花之地也再次热闹了起来。

  又是一年一度的花魁初赛,远近各地有些名气的勾栏,又都送了新人过来参加。

  消沉了几个月的赵毅,也被几个同窗好友拉着,去江上花船,看热闹去了。

  此时初赛已过,只待元宵佳节,选出的十名参赛者,再争花魁。

  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十位姑娘则是四处献艺,给自己累积人气,以期能在元宵节夺得花魁。

  她们有各自的花船,十艘花船全在江上,每天过午开始招待客人,直到深夜子时。

  人多时姑娘会出来献艺,若是哪天人少,就招待些酒菜,姑娘却是不出来的。

  每月十五,十位姑娘聚集在一处,共同献艺,也是花魁大赛为吸引客人而设的噱头。

  今天刚好是十五,农历的十月十五,天气已经有些凉了。

  在花魁大赛的花船上,十位姑娘各自献艺,其中,也有来自京城的冬若雪。

  这一个多月来,冬若雪唱的白狐扬名了杭州城,她也成了此次花魁大赛夺魁的最高呼声。

  赵毅虽然坐在那里,但是他无心观看花魁们的献唱。正一个人出神时,突然被众人的喧闹吵醒,这才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四处观看,这才发现台上一位十分貌美的姑娘,正在怔怔的看着自己,那眉眼间的风华,让赵毅感觉似曾相识。

  正疑惑时,那姑娘却是对着赵毅开口说道:

  “毅哥哥,你还记得景德镇的陶儿吗?”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我怎么会认识什么夏雨荷?”

  赵毅一时神情恍惚,明明是景德镇的陶儿,硬是让他给听成了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谁让这句话这么熟呢,简直就是洗脑神句,只听了前半句,赵毅自己就想到了后半句去了。

  也是他现在心神不宁,神情恍惚的原因,别人说话他都能听错了。

  “毅哥哥,夏雨荷是何人?我是陶儿啊,景德镇的陶儿,你不记得我了吗?”

  幼时被拐,辗转流落青楼,吃尽了苦头,此时再见故乡故人,陶儿不觉已是泪满衣衫。

  “陶儿……”

  一时间,赵毅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昌江河畔,杨柳岸边,拉着自己衣角,让自己教她陶笛的小女孩。

  半年多来的消沉,让赵毅此刻看到故乡儿时的玩伴,分外高兴。忽又想到此时她的身份,刚刚的高兴又化为了乌有。

  冬若雪的变脸,让赵毅对勾栏女子有了看法,很是厌恶,所以他不打算认她。

  “陶儿?什么陶儿?我不认识,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她刚刚表明身份,分明看到赵毅也神情激动,可是转瞬间,赵毅就又恢复了冷漠,这让陶儿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毅哥哥,小时候……”

  赵毅打断了她:“余姑娘,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就不要再提了,今天我和几位同窗是来喝酒的”

  “他们是来喝酒的,呵呵。

  是啊,他们是来喝酒的,喝花酒,看她们表演的”

  看着赵毅脸上的冷漠,陶儿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为什么不认自己,但心里那份最美好的记忆,让她不忍放弃,于是说道:

  “毅哥哥,不管你认不认我,你都是我的毅哥哥”

  说完,她不在看赵毅,而是对台下众人叙述说道:

  “各位,你们有所不知。我本是浮梁县景德镇良人,赵毅哥哥是我儿时的玩伴。

  后我被人拐卖,辗转流落在青楼。

  今天,我就与大家献唱一首我儿时学的歌曲,这首歌,正是毅哥哥教我的”

  说完又转身对她的侍女蓝儿说道:

  “蓝儿,与我抚琴,我在景德镇等你”

  蓝儿开始抚琴,琴声响起时,陶儿在台上翩翩起舞,边舞边唱道:

  “古窑的神火

  通明千年仍不息

  江南的烟雨

  隐约着飘逸

  沉韵的伏笔

  染刻了传奇

  前世心思化今生的胎记

  我在景德镇等你

  等你千年的归期

  传世的记忆

  从东飘到西的寻觅

  我在景德镇等你

  一眼就能认出你

  当年的落款烙在了我心里

  ……

  昌江的春水

  流过繁华和沉寂

  珠山的松涛

  见惯云涌风起

  玲珑的小镇

  爱成就大器

  天下流转你始终是唯一

  我在景德镇等你

  等你千年的归期

  传世的记忆

  从东飘到西的寻觅

  我在景德镇等你

  一眼就能认出你

  当年的落款烙在了我心里

  ……”

  一首我在景德镇等你,惊艳了台下众人。不仅是新奇的唱法,还有那委婉动听的歌喉。

  而且赵毅现在也是杭州城,大家争相传颂的风流人物,原因正是冬若雪唱的白狐。

  冬若雪的白狐仿佛是讲了一个白狐报恩,后又被书生抛弃的故事。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但正是这朦朦胧胧的一段故事,让人心生美好,很是向往。

  可那终究只是一个故事,远远比不上陶儿的这首歌曲,因为她里面的故事是真实的。

  儿时玩伴,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可是再见已是陌路人。一个是科考在即,前途无量的举子;一个却流落青楼,身份低贱,二人此时已是咫尺天涯。

  无情的公子不肯相认,多情的姑娘无奈献唱。

  昌江的春水,珠山的松涛,公子你都忘了吗?如果你忘了,那我就在景德镇等你,等你千年之后的归期。

  即使是千年,我在故乡等你,今生不能有缘走在一起,来生来世我也能一眼认出你,纵然是千年流转,你始终是唯一……

  陶儿唱完了,退回了台后自己的席位,冬若雪对她投来了异样的眼神。

  台下众人也有低声议论的,但赵毅并不去理会,楚云几人看向赵毅,赵毅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和众人告了别,就转身离开了花船,回自己的家了。

  春天去赴京赶考时,赵毅就退了书院的宅院,毕竟三千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了。

  此时他回来在杭州城,是住在慕容公子十里桃林的庄园里面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