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白狐
枫桥叶泊2019-11-17 13:472,841

  “东风夜放花千树,好词,我当为公子唱之”

  这古代的词,其实都是能唱的。要不然柳永为何能那么受青楼的那些人喜欢?因为他是在给他们写词呀!

  写词也说是填词,就是格调字数是定好的,你照着填就好了。

  这有点像是后世那些歪唱歌曲的,把词改下,调子不变。

  曲调曲子都是固定的,词有了,照着唱就好了。

  那冬若雪轻调素琴,张口就唱了起来。

  赵毅在后世也听人唱过几首古代的词,最出名的莫过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还有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唱的都是很好听的。

  人要是看对眼了,什么都觉得好,赵毅此刻就是觉得如此。

  更何况那个冬若雪本来就唱的很好听,再加上这首词现在是赵毅所作,反正赵毅现在是这么认为的,他现在很飘,飘的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冬若雪唱完了,赵毅喊声叫好,二人又热烈的攀谈了起来。

  “听姑娘说,你是打从汴京而来,不知来这杭州城何事?若是能用到在下,在下定会鼎力相助的”

  这就开始讨好了。

  “不瞒公子,我自小流落街头,让人贩到了瓜州古渡,后来被妈妈买了去,从此就流落在了风尘中。

  此次来杭州城,乃是妈妈安排,为了争这江南花魁而来。不想身子不争气,在路上病倒了,这才来迟了。

  今夜正是花魁大赛,所以有些神伤,又不知如何回去面对妈妈。

  这才一个人在船头凭栏而望,正好听见了公子侍女打趣公子的话。于是就厚颜相邀,请公子来船上一叙,也是寥解心中烦闷”

  “唉!倒是一个可怜之人!那你现在是如何打算的?”

  “既然来了,虽然不能参加,但我还是想要见识一番江南的美女。就是回去京城,也有话能与妈妈说了”

  “嗯,倒是这个理儿,既然来了,就是不能参加,也要见识见识呀。

  对了,我看姑娘你会抚琴,唱的曲儿也是很好听,不如,我再教姑娘你一首歌吧”

  教歌?若是比填词,赵毅有青玉案在前,冬若雪自不敢说。

  可若说是弹琴唱曲儿,他一个读书的举人,怎么难道还能比得过自己,这个自幼就苦学的风尘中人吗?那可是冬若雪吃饭的看家本领。

  虽心中不信他能教得了自己,但冬若雪还是说道:“那就有劳公子了,不知是什么曲子,若雪也好为公子伴奏”

  “这曲子你没听过,伴奏不来,还是我自己来吧,姑娘只要吧瑶琴借我一用就好了”

  冬若雪依言送上瑶琴,婉儿在身后问道:“公子,是什么曲子?可要我伴奏?”

  婉儿本是好意,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打打扰了赵毅装那啥,赵毅登了她一眼说道:“你也不会”

  赵毅接过瑶琴,摆放放在案几上,试了一下调,就开始弹了起来。

  只一会儿,他又唱道: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

  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

  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滚滚红尘里

  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

  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

  赵毅唱的正是白狐,这首歌在后世也是火了很久,又经久不衰的歌。

  而且这首歌曲,除开它优美的旋律不说,歌词本身就是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

  一个追寻千年报恩的白狐,偏偏遇到的却是一个薄情书生。

  冬若雪早被感动的在抹眼泪了,婉儿也是一脸幽怨,又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家公子。

  白狐唱完了,琴声也停了,赵毅抬头,这才发现冬若雪还有婉儿,以及那个冬若雪的丫鬟,都在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

  赵毅自己也不好意思了,红了脸说道:

  “姑娘觉得这首白狐怎样?可还能入耳?”

  “啊”,冬若雪这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她刚才看着赵毅,竟然看痴了……

  这真是一位才高八斗的俊公子,不仅随手就填了青玉案,而且填的也是极好的。

  现在又现场作了白狐一曲,歌词凄美,曲调动人心弦。这些都在顷刻之间完成,真是当世奇才呀!

  这冬若雪以为这首白狐,也是赵毅刚刚在匆忙之间作的呢。

  因为歌词里面有‘灯火阑珊处’一句,而这句正是刚刚赵毅所作的,青玉案里面的一句。

  青玉案是赵毅刚刚所作,那这首白狐自然就也是赵毅刚刚所作了。

  “公子大才,若雪佩服。这首白狐甚是好听,还请公子能教我”

  “哈哈哈哈,这有何难”

  赵毅随即取了纸笔,写下了白狐歌词,又写下了琴谱。

  那冬若雪自小练琴,现在有了曲子,自然自己就能照着练。只是还有些吃不准的地方,要让赵毅纠正。

  赵毅来到冬若雪身后,指点她练琴,小丫鬟搬来了凳子给他,他就坐在了冬若雪旁边。

  冬若雪自己弹,总是掌握不好。于是赵毅就把板凳放在了她的身后,自己坐在板凳上,双手环着冬若雪,手把手的教她弹琴。

  这样赵毅就成了几乎抱着冬若雪在教琴了,冬若雪留在他的怀里。

  赵毅敢发誓,他真的只是在教弹琴,只是这个姿势很是暧昧,当然他也很喜欢就是了。

  那小丫鬟早退下了,婉儿气鼓鼓的不想去看他们。

  但脖子似乎不听话,就是老想回头去看。

  赵毅这一教,就教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了,冬若雪也能自弹自唱白狐了。

  赵毅现在差不多就是抱着她在教琴,写对流落风尘中的冬若雪,算是小儿科了。但赵毅却是很享受这份暧昧。

  见赵毅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冬若雪只得说道:“公子,花魁大赛快要开始了,我们还要去看吗?”

  “啊”,

  赵毅从陶醉中回过神来,自己也是暗自好笑。怎么身体变年轻了,思想也这么不成熟了吗?这才哪到哪?自己这就让人迷的神魂颠倒了?

  情这种东西,真的能让人智商下降。而左右情的因素,则是肾上腺分泌的荷尔蒙这种激素。

  赵毅前世虽见惯了场面,但他现在身体年轻,青春荷尔蒙分泌过盛,所以发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人要是发起情来,智商身甚至可以降低到零。

  就比如此刻的赵毅,明明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的仙女,其实就是一个失足女,但他还是又是抄袭人辛弃疾的词,又是唱歌的,像极了开屏的孔雀,正是在想极力的表现自己。

  赵毅完全没有想过,这是一个他付出金钱就可以立马得到的女人。反而是又是抄袭,又是唱歌的,极力去讨好她,像极了一个傻子。

  当然,宋朝中的风尘女子,如果想争花魁。那么在她参加花魁比赛之前,是不会接客的。

  老鸨子都会从小培养她们琴棋书画,还有舞蹈什么的,等她们争过了花魁,才会让她们正式工作。

  “姑娘你去看吧,我素来不喜欢那些喧闹场面。天色也不早了,我这就告辞了”

  “公子慢走,待公子去汴京城时,可来明月坊寻我,若雪当‘扫榻’,以迎公子”

  “姑娘留步,再会”

  “公子再会,愿公子春闱高登杏榜,摘取会元”

  “借姑娘吉言了,留步留步”

  赵毅下船走了,冬若雪扔扶着船栏,挥舞着她那莹光胜雪的小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