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太后崩
枫桥叶泊2019-11-18 10:372,280

  整个二月,别的士子都忙的好似要飞起来似得,可唯独赵闲得受不了。好像他与这个二月格格不入,和众多的士子不是在一个时间里,和这个汴梁城在平行空间一样,什么都和他无关。

  赵毅打听了明月坊,他准备去看看那个美人儿冬若雪了。

  本来他还想,一定要控制自己,不能在礼部举行会试之前去找冬若雪的。因为他要顾忌自己的名声,等科举考试完了,再去找她。

  可是,处处碰壁的赵毅,现在只想找个知心的人,一诉心中烦忧。

  明月坊在汴京城是很有名的,所以赵毅很容易就找到了。

  当他说明是来找冬若雪时,却被告知姑娘不在。

  赵毅也没多想,改天再来,还是不在。几次过后,赵毅也明白了,这是冬若雪在躲自己呢。

  赵毅倍感伤心,整日在客栈喝酒,也不出门。

  黄昏时分,赵毅正一个人坐在客栈里喝酒,楚云突然来找他。

  “旭之,不好了,不好了呀!”

  赵毅很好奇,是什么事让这个平时自诩潇洒的楚公子如此失态,而且还是在他这几天正春凤得意的时候。

  相比楚云,赵毅现在反而是淡然多了。当然了,他是连续几天四处碰壁后,已经习惯了,所以很淡然。

  “楚兄,什么不好了?怎么如此慌张失态?”

  “旭之啊,你竟然还有心情喝酒,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太后生病了!”

  嗯?太后生病了?太后生病了你这么着急是干啥?难道说……

  看赵毅还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楚云恨声说道:

  “旭之啊!是太后生病了啊!太后生病,官家大急,已经开始在全城招募名医了!”

  “什么?这么严重吗?”

  赵毅忽然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竟然这么严重!

  宫里又诸多御医,官家却还全城请医,那说明什么?说明太医院已经是束手无策了!那基本上就确定了,太后恐怕是不行了!

  此时正是科考在既,若是太后突然薨了,那恐怕今年的科考也要取消了!

  第二天,全城一片乱哄哄的,到处有兵士在走动,街上贴满了招请名医的告示,皆许以重金,但仍无人敢去给太后治病。

  开玩笑,太医院都束手无策了,谁会显命长去自触霉头,那和找死有什么两样?一时间,汴京城气氛变得十分的紧张。

  要说当今的太后是哪位?那还真是一位有名的人。

  刘娥,当朝太后,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一位执政长达十一年之久的摄政皇太后!

  1022宋真宗去世后,年仅十三岁的宋仁宗赵祯继位了,太后刘娥开始垂帘听政。

  十一年时间,她都是大宋这个帝国绝对的主宰,所有的国事,都由她一言而决。

  甚至有人上书,让她效仿唐朝武则天称帝,但她回绝了。

  她是宋朝第一位摄政的太后,功绩赫赫,常与汉之吕后、唐之武后并称,史书称其“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

  就是这样一位太后,她会治国,又没有野心,在大宋甚至是在辽国也享誉颇高。

  皇上下令大赦天下了!皇上召令全国遍寻名医了!皇上率文武百官为皇太后祈福了!

  一个一个的消息应接不暇,每一个消息都像是刘娥的催命符,急促而又让人紧张!

  街上的气氛更紧张了,终于,传来了刘娥崩的消息。

  三月甲午,太后刘娥崩于宝慈殿,举国举哀,国孝百日。

  九月,仁宗下诏,刘娥和李妃同时迁葬永定陵。灵柩起驾这天,仁宗先为刘娥发引,不但执孝子礼,还不顾宰相们的劝阻亲自执绋之礼(牵引棺材的绳索),一直步行送出皇仪殿。随后他才再去往李宸妃下葬的洪福院为生母起灵,伏在棺木上痛哭道:“劬劳之恩,终身何所报乎!”

  太后死了,赵毅很悲伤,并不是他对太后有什么感情,而是科考推迟了。

  原本在京的士子们纷纷猜测,会不会取消,结果是好的,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一年。

  如果这一科取消了,那他们如果还想再考的话,就还要重新进行乡试,现在只是推迟,那他们只要明年准时参加礼部举行的会试就好了,不用再去乡试。

  虽说他们去年乡试都过了,但谁又能保证重考就也能过呢?所以,这个推迟也算是个好的结果了。

  至于为什么推迟,那还用说,文武百官忙着给刘娥办后事呢。

  礼部举行的会试,都是在春天,那时正是杏花开放的季节,所以会试的榜也叫杏榜。

  约定成俗的春闱,也不能放到冬天去考,所以直接就推迟了一年,许多士子们纷纷回了老家。

  若是别的事还好,国孝期间,留在汴京有什么意思?不能聚会作诗,不能饮酒取乐,更不能赌钱,逛妓院。

  偷偷喝点酒,逮着就是一个大不敬,就是不上纲上线的,以后仕途也算是毁了,一个国孝期间什么的罪名,就啥官也当不了,还得让御史弹劾,所以许多人都回去了。

  赵毅本来不想来回赶路,但想到自己在京城处处碰壁,怕是有人暗中对自己不怀好心。而他又不知道是谁在暗中针对他,所以左右衡量了一番,他就也和楚云回杭州去了。

  去时豪情万丈,回来时却是心中哇凉。

  此一趟京城之行,不仅一无所获,而且还平白冒出了一个敌人。

  就连原本视为红颜知己的冬若雪,也对自己避而不见。

  原本还想着高登杏榜一举成名,白衣换皂袍,赴宴琼林苑。到时再去明月坊,功名在身,佳人在侧……

  可是,这一切的反差似乎是太大了,大到让赵毅都接受不了。

  一个人倚栏凭杆,前方又是瓜州古渡,却再也没有了“汴水流泗水流”的情怀。

  “唉,人生若只如初见……”

  “公子,又睡不着出来吹风吗?要不我来给你吹一首曲子来听吧?”

  还是婉儿出来,给赵毅披上了披风,虽然言语有挤兑赵毅的嫌疑,但说出的话,终究还是关心他的。

  “楚兄还在休息,莫扰了人清梦,你自回去睡你的吧,莫管我”

  “唉,公子你这又是何必呢?当真是值得吗?”

  看着一个人独自伤心消沉的赵毅,婉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叹息了一声,就回船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