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再闻梦中的额吉
枫桥叶泊2019-11-22 13:502,365

  慕容公子很欣赏陶儿,她这样不屈服命运,又洁身自爱的姑娘,让慕容公子感动。同时,她的毅力也让慕容公子心中佩服。

  看着地上跪着的那个倔强的人儿,慕容公子有些心疼,但他不会表露出来,他只会尽力帮她。他拿了垫子,在陶儿旁边坐下,问她说道:

  “陶儿姑娘,能说说你和旭之兄的故事吗?”

  慕容公子昨天还要帮她赎身,又帮她去劝赵毅,陶儿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此刻见慕容公子问询,于是就一五一十的,把她和赵毅如何相识,还有她跟着学了陶笛等等,都一一讲述了出来。

  慕容公子静静的听着,等陶儿说完,他才问道:

  “你说的陶笛是跟旭之兄学的?”

  “嗯”

  “那你都和他学了什么曲子?”

  “那时我初学,毅哥哥并没有教我什么曲子,只是教了我一首‘我在景德镇等你’,昨天我已经唱过了。还有一首是毅哥哥自己独处时,常常吹奏的曲子,叫‘梦中的额吉’,后来我也学会了”

  “梦中的额吉?额吉是什么?”

  “毅哥哥说,‘额吉’就是‘娘亲’的意思”

  慕容公子恍然,一般一个人独处时,常常吹奏的曲子,也是最能打动他的曲子。于是慕容公子说道:

  “那你不妨在此吹奏一遍,也让我听听这首‘梦中的额吉’怎样?”

  陶儿点头,从腰间解下随身携带的陶笛,吹奏起了这首儿时自学的曲子。

  悠扬的陶笛声响了起来,赵毅在书房也早听到了。

  熟悉的旋律,让赵毅沉浸在其中。其中不乏有错的地方,但也只有赵毅能听出来。

  他记得自己并没有教陶儿这首曲子,想来是她长大后,凭着记忆,自己摸索出来的吧。

  赵毅不禁又想起了小时候:

  “是陶儿惹哥哥生气了吗?毅哥哥你别不理我,陶儿听话,陶儿好好吹笛子,你别不理陶儿好不好?”

  “不是陶儿惹哥哥生气了,是哥哥要开始忙了。

  哥哥现在呀,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所以就没时间来陪陶儿了,等哥哥忙完这阵子了,还会来找陶儿玩的”

  “真的吗?”

  陶儿拽着赵毅的衣角,抬头问道,眼里满是怀疑。

  “当然是真的,等哥哥我忙完了,还来教陶儿你吹陶笛”

  “嗯,毅哥哥你最好了,陶儿等你”

  ……

  昌江边上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赵毅的心头,还夹杂着他那时吹奏这首曲子的心情。赵毅不禁暗自自责:一个无情的冬若雪就让自己消沉了吗?那自己怎么能对得起所以爱自己的人?

  听着这首熟悉又陌生的陶笛,赵毅提笔这下了一首纳兰容若的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写罢,赵毅心中彻底放开了对冬若雪的那一束情丝。

  摆脱了心中多日的阴霾,赵毅不禁心中豪气又生,又恢复成了往日那个,自信多才的锦衣郎君。

  只见他从书房出来,走向大门。

  待出的门来,看见陶儿正跪在门口地上,手里拿了一个陶笛在吹奏。

  赵毅又是一阵自责,陶儿对自己是那么依恋。自己送她的陶笛,这么多年了她还带在身上。自己多吹了两遍的曲子,她也记在心中,如今自己摸索着吹了出来。

  而她现在只是想脱离风尘,想让自己帮她再谱一首曲子而已,可是自己却因为冬若雪那样的人,拒绝了这个像妹妹一样的人。赵毅的内心深处,确实是拿陶儿当妹妹的!

  “你吹错了”

  陶儿虽然跪着,却还是甜甜一笑说道:

  “还请哥哥教我”

  赵毅赶紧上前去搀扶陶儿,说道:

  “对不起,陶儿,是哥哥错了”

  “呜呜~~哥哥你终于肯认我了,我,呜呜……”

  刚才还笑语嫣然的陶儿,听赵毅这样说,知道赵毅肯认她了,此刻她一下就哭了出来。

  她人跪在这里,心里却是像刀扎一样疼痛,因为内心最亲近的人不认自己,才最伤人。

  多少次她被老鸨子打骂,被逼着学艺,她都咬牙坚持下去了,因为她心里一直有一个最美好的哥哥在陪着她。

  每当她感到绝望时,她总是吹奏这首‘梦中的额吉’,这首曲子里面不止有娘亲,还有她的毅哥哥。许多人长大后才发现,儿时的童真,才是最美好的。

  陶儿在这跪了一天一夜还多,膝盖早就麻的不是自己的了,全靠心中的执念,拼了一口气在撑着。现在赵毅想搀她起来,却是不由自主的向下萎顿倒去,赵毅急忙她扶着坐了下去。

  “哥哥,身子不争气,让你见笑了”

  “说什么傻话,是哥哥对不住你,一时鬼迷了心窍,哥哥我……”

  赵毅也有些哽咽,一边是自责,一边是心疼陶儿这些年受的苦。

  “没事的,毅哥哥,陶儿没事”

  看着陶儿懂事的模样,赵毅心中又是一痛,暗暗在心中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想着,一定要把陶儿赎出来,不能再让她受委屈了。

  慕容公子在边上看着他们相认,亲近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一点不自在,但他也为陶儿高兴,她终于感动了她的毅哥哥。

  慕容公子说道:“既然都相认了,就别在这里坐着了,难道还在这地上坐出瘾了吗?”

  赵毅也哑然失笑,自己刚刚和陶儿相认,一时心情激荡,竟然忘了要让大家进去屋里坐,只是顾着在这门外说话了。

  “是了,倒是我忘了,咱们去屋里说话,妹妹可还能走路?”

  “能”

  婉儿答应了一声,就要站起来,可是两条腿还是麻的,怎么也不听使唤,慕容公子本来想说让她在这儿缓缓,不想赵毅抱起陶儿,就向门里走去了。

  赵毅一个公主抱,抱着陶儿向院子里走去,剩下三人急忙跟上。一个人慕容公子,一个是跟着赵毅出来的婉儿,剩下一个则是陪在陶儿身边的蓝儿。

  赵毅抱着陶儿进了屋,把她当在床上说道:

  “陶儿妹妹,你先躺着,让婉儿给你推拿一下,活动活动气血”

  “嗯”,陶儿有些害羞,毕竟现在不是小时候了。虽然赵毅抱自己是因为担心自己双腿,但她还是羞的脸红到了耳根。

  婉儿依言上前来给陶儿推拿双腿,赵毅还有慕容公子就先出去了。

  刚才抱人不得已,现在还是出去别看的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