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听不懂的诗才是好诗
枫桥叶泊2019-10-03 09:572,820

  “今天二位就别走了,老汉我请客,媳妇你去沽点酒”。

  “老丈,不用了,我们这就要走了,天色不早了,回去晚了,家里人会担心的”。

  赵毅并没有在老余头儿家吃饭,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家境并不怎么好。准确的说,是镇子上的人,家境都不怎么好。破旧的房屋,低矮的围墙,坛坛罐罐放满了整个世界。

  李青赶着牛车,二人出了镇子向赵家村行去。刚出镇子,赵毅就想起了一首诗,正是宋朝梅尧臣所作的《陶者》,随口念道: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李青听了说道:“赵小兄弟,你还真是神了,会说书,会制陶,还会作诗,这首诗虽然没有写在酒楼的那一首好,但你六岁就能随口作诗,也是不容易了”

  写在酒楼那一首,就是文梁给写的‘混沌未分天地乱’那一首。这首《陶者》流传千古,到了他这儿,怎么反倒不如一部小说的片头诗了?遂问李青道:

  “李兄,你何时会赏诗了?这首诗哪里不如酒楼那一首?”

  “我哪里会赏诗?不过,酒楼那一首我听不懂,而这首诗,我一听就懂了,想来是不如酒楼那一首的。”

  “原来你是这样分诗的好坏的啊”,赵毅无奈笑到。

  “对啊,俺是个粗人,不懂得什么诗,可你这首诗俺也能听懂,这不是不如酒楼那首深奥吗”

  “李兄,诗好不好不是这样来评判的。有些诗通俗易懂却能流传千古,主要在于诗的立意,而不在于诗句的华美”

  李青也不争辩,说道:“俺不懂这个,就是随口瞎说的,小兄弟你别笑话俺。”

  赵毅自然不会无聊的去取笑他,也不想去和一个文盲来讨论诗词歌赋。重要的是,李青是个男的,赵毅可不想和一个男人去探讨诗词歌赋!

  这个镇子离赵家村不远,所以以后的几天,李青天天赶着牛车和赵毅去老余头儿家看他制陶。一来是李青和老余头儿能聊得来,二来赵毅和陶儿也能玩的开心。

  本来一个六岁的小孩儿,天天一副深沉的模样,虽然显得很神秘,但也失去了小孩子的童真。李青觉得,赵毅只有和陶儿在一起的时候,才像一个正常的六岁小孩儿,所以他决定,以后要经常带赵毅去老余头儿家玩!

  回到家,还没下车就听到二婶在和奶争执什么,二郎也在。

  只听二郎说道:“娘,俺和花儿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得,一句话赵毅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了,这一看就是小伙子看上的姑娘家里人不同意,说不定这里边还有什么原因呢,比如两家不对付什么的。且听着吧,一会儿应该就听出来什么了。

  这时,奶说话了:“不行,花儿是孙家的闺女,那孙家是地主,彩礼要的多,不行”

  “奶,同是一个村的,他能多到哪去?再说了,我和花儿一见钟情,花儿人长得好看,就是比别人多些也是应该的”

  “呸,你个混账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还想多些?少些也没有!家里没钱了,钱给你大伯让他会朋友用了”

  “娘”

  二郎求助的看向二伯娘,二伯娘说道:

  “娘,这二郎早该娶亲了,如今好不容易有看对眼的,娘您就答应了吧,多两个钱怎么了?听说那孙家丫头还是个小脚的美人儿呢!”

  “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还要找小脚的女人,那是你们能找的吗?那是大户人家才能养得起的!

  二郎到了娶亲的年龄,我这个当奶的也着急。我拦着二郎不是因为怕花钱不给他娶亲,只是我们庄稼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你让她来当少奶奶吗?孙家姑娘不行,不止孙家丫头,只要是小脚的干不了活的都不行。改天我再去找找你婶子,让她帮二郎留意着,有合适的就帮着牵线”

  二伯娘其实也不怎么中意那个什么孙家丫头,她有自己看好的目标。

  “娘,你看这样行吗,我娘家哥哥有一个女儿,比二郎还小两岁,长得也还算青秀,不如就把她给二郎订下,如何?”

  “不行”

  “怎么又不行?我娘家侄女可不是小脚!”

  “不是小脚也不行!”奶坚持说道。

  赵毅本来在边上看热闹,权当无聊解闷了。这时也忍不住开口说道:“不行啊二伯娘,怎么能把你娘家侄女说给二哥呢!”

  不行?怎么就不行了?把二郎舅家表妹说给二郎,你说什么不行?你有什么资格拦着?你又为什么拦着?难道……

  众人诧异的看着他,现在的人可不知道近亲结婚会影响后代,只觉得这是亲上加亲,是维持亲情关系的一种很好的方法。

  而且姑表亲也不用担心以后女儿会受气,所以姑表亲在这个时代还是很有市场的。

  被几人这么盯着看,赵毅也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说道:“二哥和他表妹怎么能成亲呢?这是乱伦”

  二伯娘反驳说道:“怎么就是乱伦了?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他们又不是亲兄妹!这是亲上加亲,去去去,不懂别瞎嚷,这里有你什么事儿!快回你屋去!”

  姑表结亲在这个时代是流行的,看来自己是改变不了什么了。见二伯娘赶人了,也只能怏怏的走向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四郎准备找四娘说一下,看看能不能曲线救国。二郎毕竟也是自己堂兄,要是他和他表妹成亲,以后生出什么奇形怪状的玩意儿,那可就不好了。

  “四郎你回来啦,怎么今天回来这样晚了?做什么去了?”

  “娘,今天我去隔壁镇子上了,李老板带我去看他们镇子上的老余头儿制陶”

  “这样呀,我说呢怎么回来晚了,你爹去城里找你去了,现在应该也到城里了”

  “那我爹回来不是就要摸黑了吗?”

  “没事儿,你爹借了马车”

  “娘,二伯娘和奶说什么呢?”

  “在说二郎亲事呢,怎么了?你也想说了一门亲了吗?哈哈哈哈……”四娘取笑赵毅呢。

  “行了吧娘,我才六岁,还早着呢”

  “早什么?有的人一生下来就定了亲的呢!你这怎么能算早呢?要不是家里穷,也该早些和你定下了。”四娘一本正经的说到。

  “娘,我听二伯娘说什么他娘家哥哥的丫头,是二郎哥哥表妹吗?”

  “是二郎表妹,你二伯娘提的。你奶不同意,你奶嫌他们家。说是看你二伯娘就知道,他们家一定是又穷又懒的泼皮无赖之家”

  这看二伯娘怎么就能知道人家娘家是什么人了?不过奶奶这误打误撞的反对,反倒是救了二郎。

  “不过要是你二奶奶一直给二郎说不上,那说不定你奶奶就同意了,总不能让二郎不娶亲啊”

  四郎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赶忙说道:“娘,可不能让二郎哥哥娶她表妹呀”

  “怎么了?难道你看上那丫头了?不过你什么时候见过了人家?娘和你说,二郎娶她表妹你奶奶还不同意,你就更不行了,再说,她比你大,娘也不同意”

  “娘,你说什么呢,我说别让二郎哥哥娶他表妹是为了二郎哥哥好,娶自己表妹会生傻子的”

  四娘也惊了一下,怎么还有这样的事儿?自己怎么没听谁说起过?姑表结亲不是亲上加亲吗?

  “四郎,你听谁说的?这姑表亲可是连城里大人物也非常推崇的,你可不能瞎说啊”

  “什么瞎说,就是。娘你信我的就对了,要是二伯娘真要给二郎哥哥定她娘家侄女,你可一定要拦着呀”

  “你这孩子,竟瞎说。再说了,你二郎哥哥的亲事,自有你二伯娘还有你爷奶做主,我一个婶子是说不上话的”

  唉,要真是这样,自己也没有办法,难道真的要看着这样的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