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围攻
邪灵一把刀2020-08-02 16:082,868

  我问:“那几个回村的都是些什么人?现在还在村子里?”

  阿贵摇头:“没,发生山火的那天就回城里去了,老板,你难道是怀疑那些人?”我看阿贵紧张的神色,显然已经被吓怕了,不希望村里发生什么事。我想了想就冲他摇头,说:“不是,我得好好想想。”

  当晚我在阿贵家休息,住的是胖子的房间,将房间整个翻找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床头的地方,我还发现了胖子的夹包,里面有身份证和两张银行卡以及几张红票子。显然,胖子走的很匆忙,或者,他即将要去的地方用不到这些东西。

  想了半宿,我觉得还是要进山看一眼。山火已经扑灭的差不多,等消防队一走,我就进山。在阿贵家待了两天,消防队的人才撤完,当天下午,我就收拾了东西进山,这一次独自一人,没有人随行。

  沿途的树木大多被烧的发黑,山体成片成片的裸露,一路过去完全不见任何踪迹,两天后,我到达了那个湖边。

  经历过一场大火,湖边堆满了焦枯的黑树干,水位下陷,已经找不到任何痕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是连根毛都找不到,难道胖子进山后莫名其妙消失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他会不会又去张家古楼了?

  这个想法让我心中鼓跳起来,我要不要再进古楼一趟?可是自己现在什么装备也没带,进去不等于找死?而且那个鬼地方,我真的不想再去一次了。

  但如果胖子真的一个人进去了,那恐怕凶多吉少,我能放着不管?

  眼下没什么证据证明胖子进了古楼,一切都只是我凭空猜测,自然不能贸然进去。接下来,我沿着进张家古楼的那条道沿途搜索,没想到还没走出几步,就在湖边的石堆里发现个东西。

  胖子的翻盖诺基亚嵌在石缝里,屏幕是黑的,我试着开机,居然成功了。手机亮起后,我在已发短信中看到了胖子给我的信息,随后又翻看了一些手机文件,一张照片忽然跳了出来。

  这款手机像素不高,胖子对手机的要求就是要耐摔和信号好,用他的话说,在斗里再好的手机没信号也是白搭,要一摔就破,恐怕连个收尸的人都联系不到。

  那张照片是在阿贵家拍的,是一张自拍照,胖子坐在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手机镜头。屋内的灯光晦涩,背景是木质的墙壁,墙上的窗户是开着的,窗外漆黑一片。显然,这张照片是在晚上拍的,可惜,胖子这款手机虽然耐摔,但还是老技术,没有照片时间显示。

  照片比较模糊,再加上手机屏幕较小,分辨起来更困难,但在这里发现手机,证明胖子确实来过这个地方。

  我不禁思索,他来这里干什么?不可能是怀念张家古楼里的粽子,如果他真的又去了张家古楼,那又是什么原因?

  想到胖子可能进了楼里面,我的神经紧绷起来。潘子临死前的景象浮现在我脑海里,一股冰凉的感觉顿时从脚底冒起,不行,我不能再让胖子也出事。

  定了定神,我沿着进入张家古楼的路线前进,这条路上到处都是烧焦的树木,空气中散发着木材烧焦的味道,凌乱的倒着,如同张牙舞爪的鬼怪,行走其中,仿佛这些树木下一刻就会化为妖怪冲上来。

  我越往前走,心中越是害怕,以前在这个地方,身边总是有几个人,而现在,在这莽莽山林中,却只有我一个活人。

  此时天还未入夜,但太阳被厚厚的阴云盖的严实,林间不透一丝阳光,四周都是烧焦的树木,更显的阴暗。

  我越走越觉得冒冷汗,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自己,离了闷油瓶和胖子你还不能活了?真他妈窝囊。想着想着,我就挺直了脊背,身上虽然没带火器,但好歹带了一把短刀,于是握在手里给自己壮胆。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前方的路突然断了,此时已经走近了两山中的夹角,只有几米宽的沟壑可以通行,偏偏一场山火过后,两山上粗壮的树木全都滚到了沟壑里,码起了几米的木炭堆。

  这些木炭没被火烧透,外面一层一抹就掉黑渣,里面却是结实的树窨,因为是自由落体,码的横七竖八,我放下背包踹了十多脚,累的浑身臭汗,那堆焦树干只微微颤动几下,路依旧被封的死死的,最后,我只能爬过去,从头到脚蹭的漆黑。

  谁知我刚一上去,前方的景象几乎就把我给吓趴了。

  只见几十点绿光忽然从黑暗中亮起,幽幽的闪着古怪的寒芒,一闪就消失。一眼望过去,整条峡沟都被焦木封死,木头的空隙间蜷缩着十多个漆黑一团的东西,猛然看去,已经与周围的焦木混为一体。

  那十多点绿光亮起后,我才认出是十多条猞猁,它们显然被山火祸害的不清,一身褐色的斑点装被烧的精光,露出里面粗糙的皮肤,空气中隐约有种肉烧焦的味道。

  一瞬间,我腿都软了,下意识的抓住手中的砍刀,瞟了砍刀一眼,就忍不住骂娘。我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再进山,什么装备都没有准备,因此进山时找阿贵要了一把柴刀,一路上也没用到过,现在一看,竟然连刀口都卷刃了。

  他妈的,这刀连鱼都宰不死,充其量能把鱼砸晕。

  没等我骂完,耳边就突然响起一阵磨蹭声,那十多只被烧光毛的猞猁瞬间齐刷刷的从木头缝里站起来,所有的绿光瞬间集中在我身上。

  我此刻正站在四米高的木堆上,身后悬空,被吓的后退一步,顿时栽了下去,整个人都摔懵了。在地上扑腾两下,我挣扎着爬起来,顾不得胸腔里的闷痛,抓起旁边的包袱就开跑,于此同时,身后跟着传来了凌厉的风声,连同似狼非狼的低嚎。

  猞猁一向是靠偷袭捕猎,这一次山火烧跑了大量动物,这十多只显然被饿的狠了,放弃了偷袭的习惯,直接追了上来。

  一般来说,发生山火后,山里的动物都会进行大规模的迁移,直到山里重新长出树木才会回来,这十多只猞猁宁愿被烧光了毛也没离开,而是跑到离湖最近的山沟里,显然是来避山火的,不出所料,估计已经饿了三天三夜,我他妈的是自己给人家送上门了。

  没跑出几步,就感觉身后传来一阵腥风,好歹这几年练的身手还在。我下意识的一蹲,随后一个就地打滚翻了出去,刚一抬头,一根黑漆漆的爪子就舞了过来。我骇的往后一退,还是中招了,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满嘴都是血腥味。

  他娘的,还好没划到眼睛,这下毁容了。

  我还没抹干脸色的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就扑了过来。此时我整个人倒在地上,唯一的武器就是那把卷了刃的刀,只能本能的挥舞着铁刀砸过去,这一下刚好正中那东西的眼睛,一阵辛辣的热液喷了我一脸,耳边瞬间响起了一阵哀嚎。

  那玩意儿倒在地上,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看清形势,又是两只扑了过来,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一个人面对着十多只猞猁,这一次没有闷油瓶的发丘指,没有胖子的冲锋枪,我吴邪此刻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霎时间,我心中升腾起一股绝望,但身体却先我一步做出了反应,几年的锻炼,躲避危险几乎成了一种本能,我下意识的又一个打滚,这一次,我滚到了湖的边缘。

  一扑落空之后,十多只猞猁形成了一个包围圈逐步逼近,我手中的砍柴刀已经扔了出去,瞬间的喘息机会让人的求生意志爆发出来,我一边紧盯着那些步步逼近的猞猁,一边翻找着背包,钱、香烟、牛肉干……对,牛肉干。

  我从来没发现自己开包装袋这么顺手,几乎一秒的时间就将压缩牛肉袋撕开,掏出里面的酱牛肉块朝远处扔过去。

  王老五酱牛肉的魅力小哥都抵挡不住,他每次倒斗的背包里都放着这个,我不信你们这帮畜生不动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