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他们
邪灵一把刀2020-08-02 16:082,869

  酱牛肉扔出去后,有一只猞猁迅速窜了过去,鼻子嗅了几下,随即叼起牛肉就跑的没影,剩下的猞猁却依旧纹丝不动。

  瞬间我就傻住了,按我的想法,酱牛肉的香味至少也能暂时把它们引开,谁知道这帮肉食动物这么有纪律性,居然不争不抢。

  霎时间,我的冷汗刷刷的流下来,再一次看了眼自己的背包,我都忍不住想抽自己嘴巴,里面全是他妈的吃的喝的,我以为自己对闷油瓶出门必带凶器的习惯已经贯彻到底,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出岔子。

  完蛋了,胖子,你别玩失踪了,小爷这一次找不到你了。

  闷油瓶,你在青铜门里好好呆着吧,呆他个十年二十年,老子马上就要挂了,接不了你的班了。

  不行。

  我吴邪是什么人,汪藏海设计那么多机关粽子都没搞死我,我要死在这里,将来在下面,怎么有面目见潘子他们,恐怕汪藏海都要被给我气活。

  他娘的,输人不输阵,拼了。

  我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很多东西,下定决心殊死一搏,当即顺手抓起身边的一块山石站了起来,谁他妈的敢上,我先砸死它,砸死一个算一个。

  似乎没料到我会反抗,原本步步逼近的猞猁忽然齐齐停住脚步,随即后退一步,竟然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路。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些猞猁被我的王霸之气震慑住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道路的尽头,霎时只觉得浑身冰凉,头皮一阵发麻。只见远处的一颗烧焦的古树下,一个黑色的人影突兀的站立着,消瘦的身形,下榻的肩膀,如同被吊在树下,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起来。

  瞬间,我的喉头发干,是他!

  他为什么在这里?迫害他的组织已经灭亡,他为什么还躲在山里?对了,或许他根本不知道山外的消息,难怪这些食肉动物这么有纪律,原来就是他饲养的那一批。

  我站着湖边,手脚僵硬,远处的人一步三摇的向我走过来,仿佛随时都会栽倒,空气中隐隐透着一股血腥味,很浓重,似乎不是我脸上的血。

  等到他走近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几乎吓傻了,向我走来的几乎不是个人,不是指他融化的脸,而是他身体的伤。他的身体上是密密麻麻的弹孔,血凝结成块状布满伤口,让我想起了被胖子枪击后的粽子。

  他被融化的面颊上只看得见眼睛,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向我走过来,他的一只手上,还捏着我扔出去的酱牛肉,身后跟着那只猞猁。

  于此同时,他开口说话,声带仿佛被人撕裂,发出破布一般的声音,他只说了一句:“他们回来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最后,手里握的酱牛肉掉在地上,整个人直直的倒下去,脑袋搁在石块上,流出更多的血。

  下一刻,我已经冲了上去,将人扶坐起来,那张诡异的脸上表情是僵的,瞪着眼望着天空,仿佛看到了极其恐惧的事情,我颤抖着手摸了摸他的脖颈,身体已经冷了,冰冷。

  那一瞬间,我也忍不住倒在地上,双腿发软,不争气的打颤。

  死了,又一个人死了,眼前的人也叫张起灵,曾经冒充过闷油瓶参加那次考古队,如今,那只考古队唯一的生还者死了,满身的弹孔,显然不是普通人所为。

  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但是……又有人死了。

  到底是谁!

  他们……他们回来了。

  他们指的是谁?

  胖子的失踪也跟他们有关系吗?显然,在这里已经找不到答案,那群猞猁没有向我进攻,它们围着这个‘张起灵’的尸体,喉间发出低低的悲鸣声。

  许久,最为壮硕的那只猞猁发出一声低吼,其余的猞猁离开了尸体,在领头猞猁的带领下,飞快的融进了黑暗。

  它们的主人死了,它们终于可以离开了。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我在湖边升起火堆,简单的处理了脸上的伤口。

  对着倒影看到脸上的三道红痕,忍不住想如果闷油瓶和胖子看到会怎么样,胖子肯定会嘲笑自己,天真无邪同志,胖爷不再身边,你连自己的小白脸都保护不了吧。闷油瓶会说什么?想了想,想不出来,大概我长成猪头他都不会有反应。

  随后,我将尸体扔进了湖里,这湖中沉睡着一支考古队,当年他们的人杀了这支考古队顶替,如今他沉入湖底,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显然,这片山林出现过一批神秘人——他们。

  他们追杀‘张起灵’,胖子的失踪跟他们也必然有着密切的关系。

  如果胖子也和这个‘张起灵’一样被抹杀了呢?

  胖子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吗?

  我拿出胖子的诺基亚,不死心的想找到其他线索,当我翻开屏幕时,原本的古董瓷盘壁纸变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人影似乎被什么封住,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一个影影约约的影子。

  盯着手机屏幕,我感觉自己的冷汗瞬间湿透全身,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那竟然是一只密洛陀!

  难道胖子又进过张家古楼!看着手机上那个鬼影,我的大脑混乱成一片,这张照片我在找文件的时候没有发现,显然被藏的很隐秘,而手机又忽然将照片变成屏纸,显然是提前设置过。

  我看着面前的火堆,开始进行推测。胖子又去过一次张家古楼,并且拍下了这张照片进行加密,将手机进行设置,使得手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将加密的照片变为屏幕,让人一眼就能发现。

  手机出现的地点是在这个湖边,也就是说,胖子从张家古楼出来后,将手机留在了这里,那么他本人很可能已经不在这里。

  留下这个手机作为讯息,显然是想传达给我。

  一块布料,两张照片……胖子究竟想告诉我什么?他为什么要去张家古楼?

  一个隐隐的猜想忽然跳出脑海,或许并不是胖子自己去的……而是有人逼他去的,这个人是谁?是‘他们’?

  躺在石滩上想了半宿都不得要领,将近凌晨时我才模模糊糊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收拾包袱回程,既然确定胖子已经不在山里,那也没有找下去的必要。回到阿贵家时,中断的手机信号变为满格,我正打算给王盟打个电话问铺子里的情况,手机就响起了。

  来电人居然是我二叔。

  二叔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只在逢年过节才会打电话,平时大多数时间,都是我这个晚辈打过去的问候电话。他这时候突然主动来电,难道出什么事了?

  接起电话,我说:“喂,二叔。”

  电话另头的声音有些低沉,二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入耳里:“老三把盘口教给你,你就这么给他看家的!”

  二叔向来不管三叔的产业,虽然我接手之后,一门心思想着漂白,导致生意差了不少,但也没到败家的程度。他这时候打电话来,难道我犯什么错了?

  仔细一想,自己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中规中矩的好像没什么大过,不由陪了声笑,道:“二叔,我这不有事在忙吗?我哪里出了岔子,您老人家只管说,我听着,一定改正。”

  二叔气的发笑,道:“打你电话一直是连接不上,你跑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敢告诉他自己又到了巴乃,随口扯了个谎,说胖子一年来心情不好,我找他去旅游,在广西的山区度假,可能山区信号不好,这不一回来就接到您电话了吗。

  说完,我又问:“二叔,到底出了什么事?”

  电话另头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即道:“有一封你的急件。”

  我说:“谁寄来的?是生意上的事?”

  二叔嗓音发闷,声音变得有些急切,道:“总之你马上赶回来,这件事……我得跟你商量。”一听他的口气我就觉得不对劲,如果是生意上的事,大可不必这样遮遮掩掩。

  二叔是爷爷的儿子里出了名的稳重,能让他这样遮掩的东西,必定不寻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