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寒殊2019-09-26 09:441,454

  古神凰曦陨落后的第三个月,天地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里,前有封魔渊崩毁,后有镇鬼海枯竭,魑魅魍魉破阵而出,仅不过几日光景,这世间……俨然成了炼狱。

  日月颠倒,不过百年昔日大好人间早是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六道混战的结果,除了死亡与鲜血后,什么都没剩下。

  正文-

  今夜隐隐有些不太平,子时刚过不久,地处极北临靠落海城的伏羲山却是生出了异象,血色冲破天际,伴着地动山摇兽走鸟飞,乌云闭月之时,一抹纤细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这是个女娃娃,看着年纪并不大,一身长袍衣衫褴褛,便是头发亦形同枯草,胡乱的遮住了她全部相貌。

  赤脚踩过废墟,她一步步上前接近不远处的破庙,漫天尘土飞扬,她抬起手轻轻掩住口鼻的同时,却也见着她的整只手掌血流不止,手心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了个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可她就好像全然不知疼痛般,连带眉头都未曾皱过一下。

  径直登上台阶,跨过门槛,她站在摇摇欲坠的破庙内,借着不知何时拨开层云的月光,神色淡漠的望着庙中那已经轰然崩塌的神像,或者确切点,应是望着那神像上正慵懒斜坐着的人儿。

  这是一位穿着红装的男子,依稀月色下是他墨色长发无风自舞,他微仰着头颅,任由刀削般刚毅的轮廓半隐在阴暗里,而在听到下方传来的脚步声时,他亦缓缓将头转了过来,凤眸,薄唇……他只微微一笑,这本阴暗的夜仿佛也因为他而逐渐明亮起来。

  “龙野御霄”

  下方的人儿了冷不丁开了口,声音算不上大,但却足够穿破这寂静的夜晚,清晰传入龙野御霄的耳朵。

  他终于是肯正色看向下方的女孩,年纪不大,瘦弱,矮小,俨然是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这是龙野御霄对她的初步印象,可她那双眼睛……

  龙野御霄饶有兴趣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我来与你谈笔交易。”

  仿佛丝毫不为男子居高临下的审视所影响,她的脸上波澜不惊,连带语气都轻得好似一片鸿毛,但隐隐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冽劲儿。

  “谈笔交易?”

  男人声线低沉,带着宛若才从远古中苏醒的慵懒,微微一抬手便扯着身上的无数炽链叮当作响,“有趣。”

  他轻轻嗤笑自废墟站起,一袭火袍长身而立,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崩毁的神像上,全然没有被囚禁的窘态,一如当年他所向披靡统领麾下三十六团罗刹鬼时的傲慢态度,“你既然知道本座是谁,还敢来和本座谈交易?”

  语气中带着不可一世的轻蔑,可见龙野御霄当真是没把面前的小乞丐放在眼里。

  她倒是不卑不亢,似乎从来也不是一个习惯去解释的人,只缓缓迈开脚,一步步来到了龙野御霄的面前。

  看着她走近,龙野御霄凤眸轻眯睨着面前这个还不及自己胸膛高的孩子,轻轻扬了扬自己薄凉的唇。

  四周寂静无比,无人说话,而也就在这时,她却忽然将那只乌漆墨黑的小手覆上了龙野御霄的胸膛,四目相对时,她就好像是没有看到男子眼中的冷冽杀气般,自顾自念起了咒语——

  丝缕血色,顺着她被尖锐划开的手心缓缓流淌而出直至浸入龙野御霄的红袍,“辰星位列,火卷归云……炽链幽骨听我令,九天灵火阵,解!”

  语毕,朦朦夜色再次被红光贯穿,龙野御霄的眼中有一瞬的惊愕,而那些已经嵌在他骨头里足足有数万年之久的倒刺却忽然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抽走,伴随着周身触感的逐渐清晰,龙野御霄微一沉吟,那人的咒……

  八十一根炽链钉,却在拔至第八十根时停了手,小乞丐用意明显,唯独留下了那根深埋在他胸膛之内的主神钉,她抬起头,露出那张脏兮兮却不带表情的小脸,直视他的眼睛冷淡的问,“现在,我们可以来谈交易了吗?”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