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那个躲避人口清查的男人
洛塔锁姑娘2019-10-25 10:563,580

  同样的午夜11点,民航宿舍区,几位警察正分别对宿舍区里的部分单元楼做着人口清查工作。凑巧的是,来清查我们这一栋楼的,便是之前在星星柜台因杨彤一事出过警,后来又被我打电话过去要了电话号码的那位高个子警察。

  警察名叫洪林,26岁,杭市人,未婚,单身。这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要到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包括洪林的电话号码,最后统统都落到了杨彤手里。

  “你们这是西河公司的租房吧?”洪林此刻也认出了我,又越过我朝屋里面看了看,然后问道。

  “是的。”我点点头。

  洪林拿出笔来,在册子上登记着什么,边写边对我说:“这两天要是遇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事,就赶紧给我们打电话。”见我应声之后又补充道,“我的电话你知道吧?有事也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不禁有些好奇。

  “一个嫌疑人跑到前面这两栋楼里就消失了,我们现在在做紧急人口清查。”洪林的声音很温和,完全区别于上次大声呵斥闹事旅客的时候。

  他说完之后还不忘叮嘱我们:“你们晚上睡觉记得把门锁好,窗户关好,注意安全!”

  “嗯,好!谢谢你啊!”我点点头应声道。

  “没事,行了,早点休息吧!”洪林说完把笔和册子收了起来,然后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我见他下楼,刚准备要关门,却听见屋内传出“啊!”的一声尖叫。一时间,我顾不上关门便跑进了屋去,声音从于晓帆的房间传来,客厅里其他的同事也一起朝于晓帆房间跑去。

  于晓帆的房间离宿舍大门口有一定距离,而且是跟阳台相连,我们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于晓帆,再朝外面阳台上一看,却见于晓帆正拿着晾衣撑晾衣服,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于晓帆,西河公司员工,23岁,来机场1年多时间,性格开朗,语言诙谐俏皮,比较喜欢非主流元素。)

  “怎么了?晓帆你刚刚叫什么?”孟雪娟第一个开口问道。

  于晓帆还没开口,便看到洪林也冲了进来,他看了看于晓帆,然后问她:“刚刚是你叫的?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拿衣服的时候看到一只老鼠,好吓人,所以就忍不住叫了出来。。……”于晓帆轻描淡写的答道。

  洪林听她这样说,又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一声不吭的走了。

  “你有没有搞错,一个老鼠就把你吓成这样?”莫菲菲等洪林走后,笑着调侃于晓帆道。

  本以为于晓帆会如往常一样和莫菲菲开两句玩笑,闹上一会儿,却没想,她连声都没有吭一下,只是把食指放在嘴唇前面,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继续晾她的衣服。

  “散了散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早点休息,我得走了。”孟雪娟见没什么事,挥挥手招呼大家出了于晓帆的房间,然后在客厅收拾起她的东西来,准备离开。

  孟雪娟经常这样,晚上下了班,不管多晚都会回去,她已经很久没在宿舍过夜了。

  就当大家都各自回房间休息之后,于晓帆突然进来了我的房间,此时的我刚躺下。

  “歆颜,醒醒。”于晓帆走到床边摇了摇我,轻声说道。

  “嗯?怎么啦?”我觉得有些奇怪,于晓帆这个时间应该是躺在被窝里睡觉才对。

  “你起来一下,跟我去我那边。”于晓帆说着用手指了指她房间的方向。

  我看着她,她的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我心里狐疑,本想问个究竟,却还是一句话也没问出口,起来胡乱披了件衣服,便跟着她过去了。

  刚进到于晓帆的房间,便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我“啊”的一声差点叫出声来。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被那男人吓了一跳。

  房间里没有开灯,男人站在阳台门口,我只能借着外面的月光来观察那个男人的身高,长相,却还是一无所获。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旁边的于晓帆,她也看着我,轻声说道:“是你朋友。”

  我的心里开始忐忑,又有些紧张,慢慢走近一看,果然是相识的。

  “潘哥,是你呀!”我长长的松了口气,伸出手来拍拍刚刚受惊的心脏。

  “是我啊,吓到你了啊?”潘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开口说道。

  潘哥名叫潘志峰,35岁,常市人,是机场信息中心人员,我跟他在一次偶然的机场消防演习中认识,因为是老乡,他对我很照顾,经常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帮我解决工作上比较棘手的难题。

  譬如在机票销售旺季的时候,潘哥曾找关系帮我抢免票候补位。他总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尽全力解决我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和请求。

  有一次,公司的贵宾客户出行带错了证件,导致手里所持证件和机票上的证件信息不符,按理说,这种情况是登不了机的,当我找到潘哥说明情况的时候,他二话不说便打电话找人,最后,硬是在半个小时之内把事情解决了。

  见旅客在规定的时间内顺利登上了飞机,我心里的感谢和激动不止一点点。

  在于晓帆的房间里,当我看到潘哥的那一刻,我是惊讶的。

  “有点,”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继而想起什么,又问他道,“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遇到点麻烦,可能要在你这里待上一会儿。”潘哥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一听,心里感到有些为难,说道:“可是,这是女生宿舍,你一个男人待在这怕是不太方便啊。”

  潘哥听我这样说,没有吭声,他坐到墙边靠着的椅子上,然后开口了:“是这样,妹妹,今晚你无论如何得帮我,过了今晚,我可能就不在机场出现了!”

  “说的这么严重,你这是怎么了?”我很惊讶他刚刚的脱口而出,突然发现房子里气氛很不好,但究竟是哪里不好,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不成今天晚上警察来查人口,这个事和你有关?!”

  “是呀妹妹,他们要找的人就是我。”潘哥也不避讳,直接答道。

  我愣了,明明心里猜到可能是这样,可经潘哥自己说出来,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看看旁边的于晓帆,她也看着我,并不吭声。黑暗中,我的心里有些紧张起来。

  沉思片刻之后,我看向潘哥,暗夜里,我并不能看清他的眼,可我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我问他:“潘哥,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没想他也干脆,直接把想法说了出来:“我的车卡在常市,估计要明天白天才能到,我现在出不去,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待一个晚上,明早车一到,我就立马走。”

  我转过头,对于晓帆说:“要不我让他去我房间待着,今晚我就来你这里跟你挤一个房间,你看行吗?”

  “我没问题啊,反正我下铺空着,你可以睡这里。”于晓帆点头应允道。

  我朝她点点头,心里有些感激她,接着,我对潘哥说出了我的想法:“潘哥,你去我房间吧,我房间平时没人进去,你可以放心。”

  在得到潘哥的同意之后,我便带着他从晓帆的房间出来,我们绕过客厅,然后轻手轻脚进了我的房间。

  我的房间比其他两个房间都要大,里面放了两个上下铺床位,我睡上铺,下铺是周霄筱的床位,霄筱平时很少住宿舍,大都是老公开车接送上下班,而自从上次被踢流产事件发生,霄筱的床位也就空了下来。

  另一个床位是孟雪娟的,孟雪娟睡下铺,她的上铺空着,没有人住。孟雪娟现在住在宿舍的概率几乎为零,每次过来办完事,不管多晚都会走,所以这个房间里,平时就只有我一个人住。

  “潘哥,你今晚就睡我床上吧,我床在上铺,万一有人进来,也不容易看到。”我指了指靠里面的那个床位上铺,对他说道。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窗外的月亮很给力,亮光通过窗户透进来,房间里的床位还是可以看得到的,潘哥顺着我手指的上铺床位看了看,随即点点头对我说:“好,谢谢你了妹妹!”

  “没事,”我朝他笑笑,宽慰他说,“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天大的事明天再说。”

  潘哥看着我,笑了一下,黑暗中,那笑有点让人琢磨不透,停了停,他问我:“你害怕吗?”

  “怕什么?”我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笑着问他。

  “我现在是通缉犯,你不怕被牵扯进来?”潘哥的目光变的有些犀利,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我说。

  我在黑暗中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答道:“不怕,你是我哥,妹妹帮哥哥,理所应当。”见他不吭声,目光似乎变得柔软起来,我继续说:“平时老受你的关照,这一次你能用的上我,我求之不得。”

  潘哥听我这么说,忽然嘿嘿笑着应道:“不要这么说,那些都是举手之劳,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我都恨不得一天24小时关照你,保护你,呵呵!”

  见他话里有话,我赶忙把目光转向别处,小声说道:“在我眼里,你就像哥哥一样亲切。”

  “哦?”潘哥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他问我:“那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啊?”

  原本听到他话里透露出一丝暧昧,我是想要快点离开的,没想他用自己的事迹来吸引我,这让我本已经迈开要走的步子又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你愿意说?”我感到好奇,这样一个男人,会是在什么问题上犯了事情?虽然我很想知道,但却一直没问。

  作为一个中年男人,面子应该是他最在乎的东西,他如今被警察追捕,倘若不是走投无路,无计可施,相信他也不会躲到我这里,让我看到他狼狈的一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