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洛塔锁姑娘2019-10-31 10:393,328

  李副总的这一声“颜颜”听上去很耳熟,记忆中,这样唤我小名的人屈指可数。我满心疑惑的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近距离端详了他好一会儿,却依旧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也难怪你不记得,这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离开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子。”男人一脸温和的看着我,笑盈盈的说道。

  我更加惊讶了,他叫我小名,而这名字,还是小时候,家里的长辈叫的最多。可眼前的这个人,显然不是那几个长辈。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说他离开的时候,我才六、七岁,可现在,我都二十五岁了,他怎么能一眼就认出我?

  我的脑子里有些乱,想回忆,却无从回忆,一时间,我竟忘了自己今天是来干嘛的?

  “好了,咱们的事先放一边,来说说潘老弟的事吧!”男人神秘一笑,把话题转移到我今天来的正事上了。

  我又愣住了,心想这领导的思维就是不一样,跳跃式的,让人应接不暇。

  而此时的我,完全是一脸懵的状态,我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一动不动看着对面的这位领导。

  “潘志峰现在人在哪里?”李副总始终微笑着,很慈祥,也很容易让人亲近。

  “我不知道,他没跟我说……”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接着,我把口袋里的信拿出来递给他,“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很重要。”

  “哦!”李副总接过信来,边看边思考着什么。

  我在他思考的空挡里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不大,却很敞亮,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着“厚德载物”几个字,字体刚劲有力,让进到房间的人多加了一份亲切,少了一点压抑。

  办公桌的旁边放着一个深棕色实木壁柜,壁柜的上半部分是几个大小格子,下半部分是三个带门的长方形柜子,上面的大小格子里,有的放了一些书,还有的放了比较精致的工艺品用来点缀。

  沙发旁边还摆了一个1米多高的绿色盆景,我后来知道那是巴西木,名字叫节节高。

  “这个事情可简单可复杂,”李副总想了一会儿之后,对着我说道,“潘老弟今天能不能顺利离开机场,还得看你的了。”

  我感到惊讶,赶忙问他:“那我要怎么做?”

  “你回去之后转告他,机场这边我尽量帮忙,让他先出去避一避,等过了这阵子,我再想办法安排他回来。”李副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诚恳,看样子,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

  “嗯,好。”我点头应着,想想事情已经得到答复了,自己也该回去了。再看看对面的李副总,他正微笑的看着我。

  这笑似曾相识,而此刻的我,却来不及多想,赶紧起身跟他道别:“李副总,那我先走了,我等下还得上班。”

  “好,好,去忙吧!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到时咱们再好好聊。”李副总挥挥手,依旧笑的一脸神秘。

  我揣着满满的疑问起身离开,待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副总从背后叫住了我,他把那个小木牌递给我说:“这个拿回去给潘老弟……对了,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啊?”我再一次愣住了,接过小木牌的手停在那里。

  “去吧,孩子。”李副总拍拍我的肩膀,并不再多话,转身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我轻轻“哦”了一声,带着满脑子的问号离开了那里。

  C航女生宿舍,宋宸睿急匆匆的出现在童馨蓉的宿舍门口,刚要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童馨蓉一脸倦容的出现站在那里,见到宋宸睿,她那原本疲惫不堪的脸孔瞬间开始泛光。

  “阿睿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说着,她开心的扑进宋宸睿怀里。

  面对童馨蓉突如其来的拥抱,宋宸睿的身子由一开始的僵硬到接下来变得柔和,然后,他伸出手来摸摸她的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温柔。

  “怎么又晕倒了?”他柔声问道。

  “低血糖,老毛病了。”童馨蓉从他怀里退出来,抬头朝着他傻笑,那笑甜蜜无比。

  宋宸睿忽然就被那笑容给融化了,他忘了自己原本是要去航材的,却在半路接到电话说童馨蓉晕倒了,他担心她,想到回来之后的她跟同事之间相处并不好,担心没人照顾她,他顾不上自己的事情,于是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是不是又忘记吃早餐了?你呀,老是这样,早餐吃晚了就容易晕倒。”宋宸睿边说边往宿舍里面走,刚走了一小步便被童馨蓉拦住了。

  “阿睿哥,你陪我去吃早餐吧,我想吃蛋黄包。”童馨蓉的眼神有些闪烁,她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继续往里走。

  宋宸睿停下来,他朝房间里面望了一眼,因为房门只被童馨蓉开了一个小缝,他根本看不到房内的摆设。

  “好吧!你喜欢的那家早餐店最近新出了一种糕点,味道还不错,我带你试试味。”宋宸睿最后提议道,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满的宠溺。

  童馨蓉站在宋宸睿身旁,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好啊好啊!”

  一直以来,他都喜欢看她的笑,那笑很纯很美,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笑,也是让他念念不忘的笑,哪怕是她离开的时候,他也时常会忍不住的想她,想她天使般的容颜,还有那仿若未经尘世污染的纯净的笑。

  现在,他又看到了她的笑,只为他而绽放的美丽的笑,然而这一刻,面对眼前的女孩,宋宸睿心里却莫名有种疏远感,又或者,是许久不见的陌生感。

  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是很被动的被童馨蓉牵着手往宿舍外面走。或许,是分开太久了的缘故吧!只要两个人好好在一起,之前那种深爱的感觉便会回来的。宋宸睿这样想着,不由得握紧了身边女孩的手。

  出了宿舍楼,金色的太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春天的太阳温暖且迷人,宋宸睿牵着童馨蓉的手,感觉自己在这之前的所有烦恼统统都没有了,童馨蓉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放松,很惬意。

  “阿睿哥,处分通告的事我跟郑机长说了,他说他会找上面领导,把当时的情况作如实反映。”童馨蓉突然说道。

  宋宸睿愣了一下,随即阻止了童馨蓉的想法:“替我谢谢郑机长的好意,让他别找领导,用不着……还有,这事儿你别掺和进来,我自己能处理好。”

  他的语气有点硬,那是一个男人身上所特有的霸道和倔强,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让女人替自己奔走,更何况,还是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

  一路无话,童馨蓉是了解宋宸睿的,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再大的事情,他也会选择咬咬牙,自己扛过去,从前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

  只是他越这样,她就越心疼,她想要尽自己所能为他做点什么,她好想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不管前路多么艰难,她都想要和他一起面对,一起分担。

  民航宿舍区这边,等我回去的时候,潘哥告诉我,接他的车子已经到了,就停在小区门口,没有进来。

  我回想起刚刚进小区的时候,自己仿佛看到过那辆车,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看上去威武霸气,我对车并没有多少认知度,但依旧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车,个头很大,有别于一般的越野车,估计价格也不菲。

  我把李副总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潘哥,当然,省略了李副总认识我的内容。

  “嗯,李副总人还不错,平时我们关系其实很好的,既然他承诺了给我安排,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潘哥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

  “既然这样,你干嘛还要用上那个木牌?直接打电话给他,或者找人传话给他不就行了。”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手机都是不能用的,我的手机卡早就丢了。那个木牌,是我老大留给我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用拿出来的,但我也要谨慎对吧?!万一他不管呢?”潘哥一五一十的给我分析着。

  我忽然感觉自己在看反侦探剧,心里不由得佩服这个男人的心思缜密,于是又问他,“你那个木牌,看上去很普通啊,为什么它有这么大的威力呀?”

  “我可以告诉你,但这有个前提。”潘哥神秘一笑,答道。

  “什么呀?你说。”我更加好奇了,说实话,他把我的胃口成功吊起来了。

  “这是我老大和他之间最大的秘密,除了我们三个人,没有第四个人知道,如果你想要知道,除非你嫁给我。”潘哥依旧笑嘻嘻的说道。

  顿时,我有种掉坑里的感觉,白了他一眼:“你爱说不说,我还不稀罕听呢!”

  “哎哟!瞧你,又生气了。”潘哥见我这样,赶紧来哄我,“好妹妹,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为你好,有些事情,知道多了不一定是好事情。你明白吗?”

  “不明白,我就明白一点,男人这淌水,好浑好深。”我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道。

  “没关系呀!我背着你走,保证不让你打湿鞋子!”男人的反应挺快,立马拍拍胸脯,故作正经的接过话去。

  我刚想开口继续怼回去,猛的听见外面于晓帆在叫:“歆颜,不好了!警察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