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是80班的苏歆颜?
洛塔锁姑娘2019-09-30 15:383,491

  那阿姨听我叫她“王老师”,忙把目光投向我,借着房间里有些昏暗的灯光仔细端详,她脸上的表情也由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开心:“苏歆颜,你是80班的苏歆颜?”

  “对,我是。王老师,太多年没有见了!”我走近去,在王老师的床边坐下。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房间比较小,但是配备了单独的洗手间,王老师微笑着招呼我坐近一点,然后,她把那只没有打吊瓶的手伸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很开心,宋宸睿见此情景,也不再作声,只是微笑着站在一旁,看我和王老师叙旧。

  “歆颜呐,我看看,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讨人喜欢!”王老师打量着我,笑盈盈的说道,“现在过得怎么样啊?结婚了没有啊?”

  “还好啦,我还没结婚……”我不禁有点尴尬,忙开始转移话题,“对了,何其彬呢?他怎么没送您来医院?”

  王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也是我的启蒙老师之一,她有一个儿子,叫何其彬,跟我一个班。何其彬跟我一直同到初中毕业,之后王老师一家搬去了外地,我便再也没有见过王老师一家人,也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消息。

  “这个点他应该到酒店里面休息了,其彬现在是航空公司的机长,天天飞航班全国各地的跑呢!”王老师的脸上流露出满满的自豪感。

  “哇!那可真是恭喜王老师啦!”我由衷的说道。

  从小学的时候起,班上同学都知道,王老师对待自己的这个儿子非常严厉,虽然把他安放在自己教的班上,但王老师对他比班上其他同学都要严厉,做作业就连个标点符号也是不能错的。

  “对了,你怎么跟宸睿一起来了?”王老师突然想到什么,看看我身后站着的宋宸睿,又看看正坐在她跟前的我,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你们……”

  “噢,王姨,那个,我在楼下遇到她,然后就请她上来帮忙照顾您……”身后的宋宸睿有些不好意思,他听出王老师话里的意思,接过话来解释道。

  我见他这样说,忙附和道:“是的,王老师,宋哥是担心他一个男生,照顾您不够周到,所以让我上来看看,能不能帮到您什么忙……”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宸睿的女朋友呢!”王老师恍然大悟,开心的笑起来。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身后的宋宸睿也显得有些尴尬。

  正说着,宋宸睿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然后对王老师说:“是嘉乐。”

  “嗯,应该是问我的情况的,你接吧,接了跟她说说。”王老师微笑着朝宋宸睿点头,示意他接起来。

  “喂,嘉乐……”宋宸睿对着电话说,“王姨情况还好,状态也不错,现在在打吊瓶呢!打完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嗯嗯,好的,睿哥,今晚上真的谢谢你了!其彬不在家,我又正好要值班,真是多亏了你!”电话那边出现一个女声,应该就是宋宸睿和王老师口中的“嘉乐”。

  “这是我儿媳妇,她和宸睿一个部门,是一名飞机维修工程师。”王老师向我介绍说。

  我点点头,心里还沉浸在跟王老师久别重逢的喜悦里。

  宋宸睿正讲着电话,那边有其他人从嘉乐手中拿过电话来问他:“睿哥,帮帮忙救急!”

  “什么事儿你说。”宋宸睿口里时不时出现的北方儿化音特别好听。

  我和王老师没有再说话,我们都在听宋宸睿讲电话。

  “A320前起落架舱门收不回去,咋回事?”电话那端一个男声显得有些焦急。

  “具体什么情况,泵打没?”

  “打泵没反应……”

  “销子呢?销子拔了没有?”

  “销子拔了……”

  “看下黄泵压力正常吗?……再看下绿泵”

  ……

  宋宸睿的表情很认真,浓浓的眉毛开始往中间拧紧,他一会儿沉思,一会儿又说着我们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说了两句之后,担心打扰到我们,于是走出去,到病房外的走廊上说去了。

  “对了,王老师,您先把粥喝了,别凉了。”我提醒她道。

  “哦,是,跟你说话去了,把它给忘了。”王老师笑着。

  我忙起身去帮她把床头桌上宋宸睿买的粥打开,她的一只手在打吊瓶,活动不是很方便,我把粥端起来托到她的跟前,方便她用另一只手来使用汤匙喝粥。

  “对了歆颜,你现在在哪里工作?也在C航吗?”王老师边喝粥边问我。

  “我在西河上班,西河在机场有办事处,我在机场待了4年啦。”

  “西河,嗯,我知道,那个单位不错。”王老师点点头,“我就希望看到我教的学生,个个都有出息。”

  我笑笑,对王老师说:“您的学生当然都是优秀的,不过再优秀,也不及您儿子其彬的优秀呀!”

  “瞧瞧这张小嘴,小时候就会哄老师开心,现在长大了,这嘴还是那么甜,哈哈!”王老师说着说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正说着,宋宸睿进来了,听见我们的笑声,他问道:“王姨,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宸睿,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80班的班长,是我教的历届班级里唯一的一位女班长。”王老师无不自豪的对着宋宸睿说道。

  “哦,那实在是很厉害了!”宋宸睿憨憨的答了一句,笑的有些腼腆。

  “对了,妈妈还好吧?这些年,她也不容易,既然你在机场,就对她好点。”王老师说的语重心长,我却听的有些云里雾里。

  出于礼貌,我也只好点头,胡乱应着。心想,这人毕竟是年纪大了,带的学生多,难免有记岔的时候。

  王老师大概不记得了,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和爸爸,离开了这个家,奶奶告诉我,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然而我不会去提醒她这些陈旧的记忆,我跟她聊当年她执教时候,班上的趣事,聊她的儿子私底下做的调皮事,聊我们那个时候对她的评价……

  我们聊的很开心,宋宸睿在一旁一直陪着我们,偶尔插上一两句话,更加活跃了气氛。偶尔,他还会说他读书时候的趣事,逗的我和王老师哈哈大笑。

  聊起小时候的调皮经历时,他说:“我小时候经常恶作剧,有一次把我爸喝的酒放到我家狗喝的水里,那是一条比那时候的我还要大许多的看家狗,正好那天我爸带他去澡堂洗澡,那狗又跳又闹,完全不受控制,最后跑到女澡堂里面去闹,搞得整个澡堂一片尖叫声……”

  我想象着那狗喝醉酒瞎闹的情景,加上宋宸睿在一旁手舞足蹈的比划描述着那个堪称为鸡飞狗跳的画面,不由得和王老师一起大笑起来。

  我问他:“结果怎么样?你爸知道是你的恶作剧之后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提起那之后的事儿,那叫一个惨,我爸知道是我干的,用他那洪亮的嗓门叫我的名字,从澡堂一路嚎到家里,连整个村子都听得到,不过幸好我跑得快,在他发现是我之前就跑了,那一次,我躲在我们村外面的一片小树林里,两天两夜都不敢回家……”

  “你不怕蚊子咬你啊?”我忍不住问他,“还有,你吃饭怎么办?”

  不想宋宸睿眨了眨眼睛,对着我露出一个神秘的笑:“你猜!”

  他那双好看的眸子一闪一闪,我完全没想到他还会卖起关子来,一时间不知道答什么好,脸也开始有点发热。王老师在一旁一直笑着听我们说,因为在吊瓶的原因,她很少开口说话。

  而这个时候的宋宸睿,他就是个非常接地气的温暖的大男孩,褪去了白天初见时候的严肃和正义凛然,他不再是神秘莫测的男神,现在的他是幽默的,风趣的,是懂得哄老人开心的暖心男生。

  我后来了解到,宋宸睿跟何其彬原来是同在C航工作的好兄弟,宋宸睿的老家离南城太远,一年难得回家一趟,平时只要遇上休息日,何其彬便会邀请宋宸睿去家里吃饭,而王老师更是把宋宸睿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

  那晚,我们聊到凌晨3点,直到王老师打完吊瓶,她开始连连打呵欠,毕竟人老了,熬夜吃不消,我们劝她躺下休息。

  “现在这么晚了,歆颜,你干脆在这里将就一下睡一觉,等天亮再跟我们一起回机场。”王老师边躺下边劝我。

  “嗯,好,我也想躺在我的老师妈妈身边,感受一下母爱的光辉呢!”几句话哄的王老师越发开心不已。

  那天晚上,我便留在了王老师的病房,睡在她的旁边,而宋宸睿则在房间的角落里开了一张小床,在那上面蜷了一晚。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出人意料,也有很多事情不能随人愿,更多时候,我们除了迎上来,接受它,似乎并不能选择什么,也不能改变什么。

  譬如时隔十多年,我得知自己的小学同学当上了C航机长,而我却还在候机楼里干着繁杂且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事情。

  人家可以从小到大一直享受亲情的滋养,母爱的呵护,而我,却连妈妈长什么样都已经模糊。

  还有周霄筱,她的眼前面临的,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信心满满的惩恶扬善之路,而是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的威逼利诱。

  第二天一早,我和宋宸睿陪着王老师办好出院手续离开医院之后,和美医院里出现了一对中年夫妇。

  两人约摸四十来岁的样子,男的个子不高,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脸色看上去并不好,女的倒是面容和蔼,手里提着一大堆营养品,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周霄筱的病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