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再遇男神宋宸睿
洛塔锁姑娘2019-09-30 15:353,793

  一听是机场派出所的人打电话来,孟雪娟有些激动,忙对着电话说:“你好,你好!警察同志,周霄筱的孩子没了,她现在情绪很不好,不稳定……”

  “对……我们对于她今天在机场柜台发生的遭遇感到很气愤,那位客人就是杀人凶手,你们一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他走!我们一定要追究到底!”

  电话那边沉吟片刻,然后说道:“是这样啊!你这样,先从医生那里开具一个病历证明,我们需要留底备案。另外,现在病人的身体状况如何?能做笔录吗?如果方便,我们可能需要她配合做个笔录。”

  “您稍等,我问一下她,”孟雪娟把电话从耳边拿开,然后问周霄筱,“警察想给你做下笔录,你看什么时候合适?”

  “现在就可以的。”周霄筱一听,立马应允下来。

  “你确定你的身体能行吗?”孟雪娟看着她,有些心疼,再确认了一次。

  “嗯!”周霄筱的目光坚定,轻声点了点头。

  程城走近她来,把手放到霄筱散开来的头发上,两个人四目相对,一种默契油然而生,男人对着孟雪娟说:“娟姐,你让警察过来做笔录吧,我们全力配合,一定要严惩凶手。”他的声音很平静,却字字铿锵有力。

  孟雪娟看看他,再看看周霄筱,用力朝他们点点头,答了声“好”,便对着电话应允了警察的要求,同时,她再一次表示了我们要严惩凶手的决心。

  有些事情,总是发生的让人措手不及,有些横祸,总是不给人留有任何余地,连躲避都来不及,而你,更没法选择拒绝。然而迎上它,却又让人撕心裂肺,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周霄筱应该情愿自己从来没有怀上过这个孩子吧!

  傅文平和孟雪娟一直陪在病房里,直到警察过来替周霄筱做完笔录,她们安慰了霄筱一番便离开了,因为不同路,我没有和她们一同离开。

  我在病房里多坐了一会儿,周霄筱的身体很虚弱,加上刚刚做完笔录,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我问程城:“你父母知道这事了吗?”

  “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哪敢跟他们说?担心他们受不了。”程城的语气有点哽咽,眼圈红红的。

  我叹了口气,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

  “歆颜,我回家给霄筱拿两件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你要是不着急回去,就在这里多坐一会儿行吗?”

  我想程城是担心自己的老婆一个人在这里会胡思乱想,所以希望我陪着她。

  而作为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好友,在这种情况下,我巴不得多陪陪她,为她做点什么。于是,待程城走后,我便继续留在病房里陪霄筱。

  病房里,另外两张病床上分别住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和一个年轻女子,奶奶的家人坐在床边照看她,一男两女在那里拉家常,年轻女子在霄筱病床的斜对面,她一直躺在那里,身边没有人陪,她也不怎么跟周围的人说话。

  我看着霄筱一脸的疲惫,忽然想起来我们傍晚美顾得上吃晚饭,都只吃了些傅姐带的糕点垫底。再一看表,已经晚上20点多了,于是我问她:“筱筱,想不想吃点什么,我下楼去给你买点?”

  “不用了,你自己去吃点吧,我不饿。”霄筱摇摇头,用她那虚弱的声音答道。

  见我不去,她又开口说:“要不你帮我去打点热水来,我口渴。”

  “好咧!”我应一声,然后出去找热水。

  医院的走廊又长又多,我走着走着便走岔了,也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在想些什么,脑子里晕乎乎的。

  刚想折回去找护士问一下热水在哪里,我忽然看到前面走廊上有个熟悉的身影,是程城,他在打电话。

  “钱我一会儿转给你,你就不要找你姐要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该收收心了,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别再让你姐为你操心!”

  他一直对着电话说着话,连我走到他身后了他也没有察觉,讲了几句之后,程城挂断电话准备离开,这才发现我在他身后,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紧张,接着又有些尴尬,他苦笑着问我:“你怎么出来了?霄筱睡了吗?”

  “没有,她说想喝热水,我出来给她找热水,你在跟谁打电话呢?”我好奇的问他。

  “是霄筱的弟弟,炒股又亏了5000,这种事我都不敢让霄筱知道,她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程城一脸的无奈,叹了口气说。

  我“哦”了一声,不再言语,霄筱有个小她4岁的弟弟,我是听说过的,她这个弟弟20岁刚出头,不太懂事,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成天捣鼓些没用的东西,总幻想着一夜暴富。

  周霄筱每次一提到她这个弟弟,就气得牙痒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热水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你去问一下护士,要不我回家用个保温瓶给她装点过来。”程城说完便急急忙忙的跟我告别走了。

  我于是又从走廊这边折回去找护士,也难怪,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进过医院的我,对医院的地形和结构根本就不了解,在里面转悠了许久,才终于在护士的指引下找到了热水,又从护士那里讨了两个一次性纸杯,打了两杯热水回到病房。

  我进去的时候,隔壁病床上的老奶奶已经躺下睡了,她旁边的小床上还躺了一个中年妇女,之前看到的一男一女已经不在那里了。

  斜对面病床上的女孩还是一个人,她一直躺在那里没有动,应该也是睡着了。

  病房里很安静,霄筱正闭着眼睛睡觉,我把热水放她床头桌上,一听到声响,她的眼睛便睁开了。

  “这医院里面的东西不好找吧?”霄筱慢慢坐起来,边坐起来边问我。

  我上前去扶她,给她的背后塞了个枕头让她可以靠着。

  “是啊!对于我这个路盲来说,还真是像走迷宫一样。”我把水递给她,笑说道。

  霄筱喝了点水,跟我聊了两句,身体撑不住便又躺下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她,一脸的憔悴样子,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感,在机场工作四年,见过无数的人,也旁观和亲历过各种奇葩事件,而这次,无疑是我在机场遇过的所有事件中性质最恶劣,且超乎了人类道德底线的极端事件,这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中,都心有余悸。

  那是一道阴影,笼罩着我,也同样笼罩着机场柜台的每一个工作人员。

  那天晚上,我在病房待到很晚才出来,霄筱身体虽然虚弱,但是睡眠很浅,又或者说,她根本就睡不着,经历那么大的变故,她的心里一定是心如刀割,比任何人都难过。

  西河驻机场办事处的人就那么几个,平时大家都格外亲近,周霄筱来机场也两年了,性格比较直爽,为人也很热情,我跟她更是无话不说。所以,这次她出这种事,我心里心疼不已。

  深夜,从病房里出来,我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这个时候的医院静悄悄一片,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水味,我不禁皱了皱眉,加快脚步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其实事后想想,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奇妙,也很小,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我进电梯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宋宸睿,那个被人称作“C航男神”的俊美男子,他也出现在这家医院里,并且和我乘坐同一台电梯。

  那是我一天当中,第二次见到宋宸睿,那个C航女生口中赫赫有名的“睿哥”,众多女生心仪的对象。

  我进去的时候,宋宸睿已经在电梯里了,很显然,他是从楼上的电梯坐下来的。

  深夜的电梯里面没有旁人,宋宸睿穿着一身深色的休闲装,一个人站在电梯正中央,这次的他没有戴帽子,帅气的脸上棱角分明,他身材修长,一身休闲装显得活力十足又不失稳重帅气。

  我走进去的时候,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我有些惊讶,愣在那里忘了说话,嘴巴变成了“O”型。

  宋宸睿显然也认出了我,先开口跟我打了招呼:“咦,美女,你也在这里?”

  “啊,嗯,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在这里?”我见他露出好看的笑容,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

  “哦,我一个同事的妈妈肠胃炎犯了,她自己刚好在值班,就让我帮忙把阿姨送医院了。”宋宸睿的嗓音很好听,白天的沙哑声褪去了不少,此时的他声音里满是温和。

  我“哦”了一声,不再言语,电梯在1楼停了下来,待门打开,深夜的1楼大厅里依旧有不少人在走动。

  “你那个同事情况怎么样了?”宋宸睿边往医院大门口走边问我,他的个子很高,我走在他旁边,刚好齐他的肩。

  “大人没事,就是孩子没了。”我有些黯然。

  他愣了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哎!可惜了!……不过,大人没事儿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是啊!”我点头,对他的话表示赞同,“对了,你同事的妈妈还好吧?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嘿!我正想说呢,又怕太晚了耽误你。”宋宸睿停了下来,再一次露出他那好看的笑容,他那双迷人的眸子在医院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尤为亮眼。

  我噗嗤一声笑了,忙说:“没事啊,我明天下午才上班,不着急。”

  “那我先去给阿姨买点儿粥,完了我们一起上去,看看阿姨还有什么需要,毕竟我是个男的,照顾起来没那么方便。”宋宸睿顿了顿又补充说,“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老人要是没什么其他需要,你就赶紧回去就是了。”

  说到最后,宋宸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那样子可爱极了。

  我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白天,他冲着那位踢人旅客怒吼的样子,那是正义凛然的他,而此时的他,是有点害羞的可爱的他,我忍不住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陪着宋宸睿在外面24小时粥铺里买了粥,然后我便又随他一起回到了医院。宋宸睿照料的那位阿姨,病房在4楼,比周霄筱的病房高了一楼。

  我刚走到门口,宋宸睿便抢先一步进去跟阿姨打招呼:“王姨,粥我买回来了,您趁热吃吧?”

  那位阿姨约莫50岁不到的年龄,她的身子斜靠在床头,一只手放到一边正在吊瓶,她见宋宸睿进来,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

  我走近去,对着阿姨看了又看,一旁的宋宸睿见我这样,赶忙要做介绍:“王姨,这位是……”

  还没等他说完,我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王老师!您是王老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