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排故过后依然不踏实
洛塔锁姑娘2019-10-16 10:123,568

  见孟雪娟质疑踢人者的人品,李丽玟重重的叹了口气,两个人聊了几句之后,李丽玟最后表态说,等周霄筱休假回来,公司承诺给她升职,总部这边客户维护部门主管的位置给她,月薪五千以上,福利待遇另算。

  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客户维护部门是西河公司最轻松,奖金福利待遇最好的一个部门,然而那个部门的成员寥寥无几,并且全都是“皇亲国戚”,关系户,部门之前的主管调去集团公司之后,主管一职便一直空着,无人接手。

  于是,当天下午,孟雪娟便去了周霄筱家里,把公司的想法转达给霄筱,至此,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机场柜台踢人流血事件便这样悄无声息的解决了。

  孟雪娟有些难过,她哽咽着说:“哎!这个社会有太多不公平的事,又能怎么办呢?官大一级压死人,不管是打人那边,还是机场这边,我们都得罪不起呀!”

  没有人吭声,大家都沉浸在无形的悲痛之中却无能为力。如今这个世道,每个在社会上沉浮过的人都明白,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道理,有钱有权的人,永远比普通老百姓更容易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至于理,至于公道,那是上层人笼络人心的把戏,是普通人的梦想罢了。

  所以,哪怕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算这生命葬送在了你的手里,只要你是生在帝王家,你就可以不用为此负任何责任,而你的家世背景,就是一块蹭亮的免死金牌。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存在的。

  孟雪娟最后传达公司的旨意:西河驻C航柜台当班的人,如在柜台当班时间遇到旅客寻求帮助,西河人员需无条件接待,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或移交给其他同事接待。

  也就是说,我和于晓帆从下周一开始,就得去C航的培训大楼参加C航地面知识培训,为期一周时间。

  人生,就像是一场蹩脚戏,每个人都是这场戏的主角。好戏开场,多个镜头分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场地卖命演出。不管他人看的到,看不到,时光戚戚,好戏连连。

  时间过得不快不慢,而在这样的3月天里,南城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冷就冷,说热就热。刚见过两个艳阳天的机场,这两天突然又狂风大作,气温徒降。

   

  晚上11点的停机坪并没有休息,飞机的灯光在闪烁,轰隆隆的声音让人忘记了休息。停机坪的一角,停着一架波音737,几位机务工作人员围着它,正在做详细的检查。

  “希望大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务必在今晚把这次的排故工作完成!”陈建祥主任一脸严肃的对着众人说道,“上面交代,我们必须做到在明天航班飞行之前,把所有的排故以及准备工作都做好!”

  陈主任叮嘱完大家,又对着人群里面的宋宸睿说:“小宋,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人群中的宋宸睿,依旧是这支机务队伍里相貌最出众,立在那里也最抢眼的那一个。当陈建祥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惊讶的。

  带着一脸的愕然,宋宸睿跟着陈建祥去了办公室,留下同样是一脸问号的其他人在这里,大家随即投入到了紧张的排故工作中去。

  办公室里,陈建祥对着宋宸睿说:“小宋,听说你在驾驶舱殴打王浩,致他嘴角出血?”

  见陈建祥说起这事,宋宸睿也很快明白了陈建祥叫他来办公室的用意。

  “是的。”宋宸睿并不后悔自己的打人行为,相反,他后悔的是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动手?他应该在王浩讲出第一句恶语之时便动手的。

  “你回答得倒挺干脆!你知不知道我们C航是不允许内部员工之间打架斗殴的!一旦有谁触犯这条规定,立马开除!”陈建祥的脸色很难看,语气也异常严厉。

  “主任,是王浩先辱骂他人在先的,我看不过眼……”宋宸睿解释道。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建祥抢白了:“他骂你了吗?你小子现在自身难保还想当英雄咯?!”

  见陈建祥这样说,宋宸睿知道解释也没用了,于是昂起头来表态说:“主任,您想要怎么罚您说,我全接受。”

  “你啊你,要我怎么说你好!人家王浩是什么背景你不知道?!你小子行事怎么这么冲动?!”陈建祥见状,忍不住伸手指着宋宸睿继续开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宋宸睿想解释,却又没法解释,他干脆低下头不吭声,任陈建祥狠批。

  陈建祥气鼓鼓的批了几句,见宋宸睿不言不语,知道再批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只好大手一挥,放他走了。

  “你就等着公司下通知把你开除吧!”陈建祥最后冲着宋宸睿的背影丢出来这样一句话。

  宋宸睿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淡淡的笑:“随便。”接着便扬长而去。

  留下陈建祥在身后被他气的发抖。

  伸手打王浩那一拳,宋宸睿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做这件事可能会造成的后果,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很多事情,是不受法制和规定所约束的,譬如素质,譬如身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血性。

  如果当时那一刻,自己因为害怕得罪人,或者害怕被公司开除,而选择沉默的话,那他就不是宋宸睿了。

  机坪上,和宋宸睿同组的同事们正紧锣密鼓的工作着,见宋宸睿回来,曾强第一个跑过来问:“师傅,‘程咬金’找你啥事儿啊?”

  曾强私底下喜欢给人起外号,他给陈建祥起外号“程咬金”,说他自己没什么技术实力,平时就擅长咬住人的小毛病不撒手。

  “做好你自己的事儿!八卦什么!”宋宸睿拍一下他的后脑勺,斥道。

  曾强见师傅语气并不好,吐了吐舌头,悻悻的走了。

  3月的南城,天气变化无常,明明前两天还艳阳高照,气温回暖了,这两天又徒地降温了,冷空气来袭,人们直接从春天回到了冬天。机坪上更是冷风嗖嗖,温度比外面更低。一阵冷风袭来,宋宸睿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见同事们还在讨论着故障的原因所在,他走过去问道:“查出问题了吗?”

  “根据机组的描述,飞机在着陆襟翼放出阶段,后缘襟翼无法放出。”其中一位同事文舟平答道。

  “FSEU感受到的左右襟翼位置相差多少?持续时间多长?”宋宸睿紧锁眉头,然后爬上机翼部位搭建的梯子,仔细检查着襟翼位置及其周边。

  凌晨的机坪冷风更大更冷,宋宸睿站在梯子上,一向身体强壮的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FSEU感受到的左右襟翼位置相差大于同步器角度9度,持续时间超过3秒。”文舟平翻动着手里的小册子,然后把自己刚刚在检测过程中记录下来的数据报给宋宸睿。

  “嗯,这应该就是襟翼旁通活门旁通的原因。”宋宸睿若有所思,接着边从梯子上下来边作出了判断,“襟翼故障。我们需要更换左侧的襟翼传感器!”

  “嗯!我觉得也是这样!”文舟平合上自己的小册子附和道。

  接着,其他人也一致通过了宋宸睿的这个推断。

  在确定飞机的电源都断掉了之后,宋宸睿开始给大家安排任务:“曾强,你把工具准备一下,然后跟我一起去库房领取航材。文舟平,你将故障原因上报公司,其余的人,拆除现有的传感器,然后原地待命!”

  说着,宋宸睿把拉拉和开口扳手留出来给大家拆传感器,又再次检查了一下曾强列出来的航材清单,并在此基础上稍微做了一下补充,然后两个人便风风火火的往库房方向走去。

  拆除、更换襟翼传感器,然后是精益求精的调试工作,调试工作完成之后,宋宸睿又带领大家对襟翼系统做排故工作。这一系列的工作开始到结束,一共持续了3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们工作的这几个小时里,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刮上机坪,刮过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这种寒冷是刺骨的,几天前才感受过的暖入人心的春风十里已经消失殆尽,此时此刻,大家感受到的,是仿若深冬时候的严寒,让人忍不住想开口骂一句:“这操蛋的天气哟!”

  等到最后一项排故工作完成的时候,每个人看着眼前已经完好如初的飞机,都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在场的人,有的赶紧跑回办公室里取暖去了,有的精疲力尽干脆瘫坐在地上,曾强想和自己的师傅一起去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却见宋宸睿还在绕着飞机做进一步检查。

  “师傅,走啦,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你还检查个啥?”曾强是南方人,因为平时跟宋宸睿待久了,时不时的也会跑出点北方腔来,儿化音,“啥子”等等这些具有北方特色的腔调,他都信手拈来。

  “你去休息吧,天都快亮了,这架737的首飞航班时间是早上7点,趁它的飞行任务开始之前,我想再仔细检查一下。”顿了顿,他又叮嘱曾强说,“你小子也要时刻记住,做事情一定要细心,确保飞机的运行万无一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好嘞!师傅,那我陪你一起吧!”曾强听罢,也主动留下来和宋宸睿一起,再对飞机进行一番细致的检查。

  见曾强留下来陪自己一起,宋宸睿边对飞机做着详细的检查,边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忐忑:“不知道为啥,今晚上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这是我这几年机务生涯中从来没有过的……”

  他的语气有些莫名的沉重,手里一遍又一遍的检查着,一个细小的零件,一点微不足道的痕迹,他都不肯放过,会睁大眼睛看许久。

  曾强一时间摸不准自己的师傅今晚是怎么了?一向不迷信的师傅,今晚怎么还迷信起第六感来了?他想笑,却又不敢笑,怕被师傅训。只好在一边偷偷忍着,然后假装一本正经的继续做着检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