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那些冰冷的过往
洛塔锁姑娘2019-10-21 11:093,268

  第十六章 那些冰冷的过往

  家,对别人来说,是幸福的小船,是温暖的港湾。可于我而言,那是冰冷的存在,是麻木的代名词。

  从我记事时起,家里就只有爸爸、爷爷和奶奶陪着我,爸爸整天有忙不完的工作,出不完的差,根本无暇顾及我,在家里,我的大部分时间是跟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记忆中,爷爷的话不多,每次看我的眼神总是淡淡的,没有太多欢喜,但也不讨厌。

  奶奶和爷爷不同,奶奶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我做错事了,会大声呵斥我,小时候的我调皮,像个男孩子,经常在家里上蹿下跳,把东西弄的乱七八糟。

  这个时候,奶奶便会气急败坏的指着我大叫:“叫你安分点啊!一个女孩子家家,一点都不文静,跟你妈一个德性!”奶奶这个时候被气急了,说话也变得刻薄,“你怎么不跟你妈一起去死?!”

  我的心便在那一刻往下沉:“我妈到底怎么了?!”

  奶奶见说话刺激到我了,也适时住了口:“你妈不要你了,自己跑了呗!”她的音量越来越小,眼神也在躲闪。

  而每当这个时候,爷爷总是不吭声,在一旁默默收拾被我弄的一团糟的家。

  记忆中,奶奶总是阴晴不定的,爸爸在家的时候,她会抱着我,在我脸上左亲一下,右亲一下,然后说道:“哎哟,颜颜真是奶奶的好孙女,等奶奶老了,你会不会养我呀?”

  这个时候,爸爸就会在一旁催着我答:“会的,颜颜是奶奶唯一的孙女,颜颜会养奶奶的!”

  而等爸爸出差在外的时候,奶奶又会变得很凶,我不能随意的在家里跑和跳,否则会把东西弄坏,弄坏东西奶奶就会生气。我也不能跑出去跟小伙伴玩,奶奶说我性子烈,怕我跟小朋友打架,伤了别的小朋友。

  慢慢的大一点了,每次想要出去玩,奶奶总会有各种理由来阻止我出门。我解释过,也保证过,可她就是不松口,到最后说不过我了,直接来一句:“谁知道你会不会像你妈一样,跑了不回来了!你要是这么走了,你爸可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竟然抹起了眼泪。我叹口气,最终还是不想拂了她的意,让她伤心。

  长大以后,我知道奶奶根本不喜欢我,因为我是女孩子,而奶奶是一直想要个孙子的。她脾气性格古怪,记忆中,她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可惜你是个女孩子,要是个男孩,该多好啊!”

  而直接导致我惧她,到长大后疏离她,是小时候她给我扎辫子。我的头发多又长,爸爸在家的时候,他会耐心的替我扎很多小辫子,把我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样。可爸爸并不经常在家,更多时候,给我梳头,扎辫子的是奶奶。

  奶奶给我梳头发的时候,是极没有耐心的,面对打结的头发,她会用梳子狠狠的使劲往下拽,但是,头发打的结卡在那里,被梳子直接往下拽的结果,便是打结的地方依旧打结,甚至结会打的更多,然后头发会更乱更不容易理顺。

  我经常会被她拽的疼到红了眼睛,然后忍不住大哭,这个时候,奶奶便开始骂我:“哭什么哭?!留这么长的头发干什么?要是我,一剪刀全剪了,还省事儿!”

  有时候,我哭的厉害了,她还会直接抓起一把头发提起来,而我整个人也就跟着被提了起来,她把我连头发带人拽离地面之后,换个位置,再把我重重的摔到地上。

  然后,她会指着被摔在地上大哭的我厉声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有什么好哭的?!你以为我愿意给你梳头啊?”

  小时候,那段被奶奶拽头发,梳头发的日子,于我就是噩梦,所以,我经常趁奶奶不注意,悄悄的把晚上睡觉时候散出来的碎头发用剪刀剪下来,然后扔到床边奶奶晚上用的小便桶里去,这样的话,前一天扎的辫子看起来维持的很好,就可以不用重新梳头,扎辫子了。

  等到爸爸在家的时候,我也特别排斥梳头,扎辫子,一直吵着闹着要去剪头发,爸爸不明缘由,只是一味拒绝,认为我在无理取闹,不听话。

  他会训斥我:“女孩子怎么不扎辫子呢?小小年纪这么不听话!”

  再后来,读高中了,自己的头发可以自己做主了,便干脆去理发店剪了个假小子头,爸爸看到,虽然无奈,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于是从那以后,短发便跟着我很多年,直到大学毕业出来工作。

  高中,我选择了在离家十公里以外的高中寄宿,平时很少回家,跟奶奶的碰面也就少了。高三的时候,爷爷去世了,是猝死,走的时候没有一丝痛苦,很安详。他本就是一个话不多,喜欢安静独处的人,爷爷走之后,奶奶突然苍老了许多,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

  之后,我参加高考,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选的更远,离家好几百公里,我的潜意识里,总想要逃离那个家,越远越好。

  这些年,爸爸一直忙着工作,出差,跟我的交流也特别少,在家的时候,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家门口抽烟,时不时的抬眼看看门前的马路,然后面色凝重,一声不吭。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躲在离他不远处的房门后面,偷偷的看他,不敢近前。

  奶奶说,爸爸是在想念妈妈,可在奶奶的眼里,妈妈就是狐狸精,是祸水,害了她儿子一生。那些年,奶奶身体还好的时候,一直劝爸爸再找一个,给苏家添个儿子,也明里暗里给爸爸张罗了好几次相亲,但爸爸都婉拒了。

  在奶奶的印象里,爸爸从小到大就没拂过她的意,自从妈妈离开,爸爸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再听她的话,虽然不会直接顶撞她,但也不再对她言听计从,他总是用各种理由来敷衍她,而且归家的时间也少了,甚至经常不回家。

  奶奶把爸爸所有的这些变化都归罪到妈妈身上,认为是妈妈害的,是妈妈的自私自利害了我和爸爸,害了这个家。

  事实上,“家”这个词对于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没有温度的,我也从来不敢奢望,自己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拥有爸爸妈妈。

  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求学、工作的日子并不容易,但也正因为这样,养成了我独立自主的个性,相比同龄人,我的身上多了一份坚强和乐观。

  深夜里的雨根本就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宋宸睿陪着童馨蓉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一只手拖着行李箱,一只手替她撑着伞,两个人就这样在雨里慢慢的走着,偶尔还能听到童馨蓉哽咽的声音。

  重新回到C航的童馨蓉,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同组的人排挤她,连新进来的小空乘也会给她甩脸色,她每天都有搞不完的卫生,干不完的活,其他人手里的活到最后总会莫名奇妙落到童馨蓉的头上来。

  航班上一旦遇到不好接待的旅客,童馨蓉便理所当然成了她们的挡箭牌,活靶子。今天也是一样,航班上来了一位金卡旅客,一上来就把手里又大又重的两个行李箱推给乘务员,让乘务员帮他搬起来放行李架上去。

  童馨蓉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那两个行李箱举起来放上去,放完行李箱,她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旅客又要求拿拖鞋、毛毯,童馨蓉强忍着腰部的疼痛,赶紧照做了。

  飞机起飞没多久,金卡旅客又嫌太无聊,没有电影看。童馨蓉赶紧去后舱拿了自己工作的IPAD给他,并且告诉他里面下载了几部电影,可以让他在枯燥的飞行旅途中解闷。

  旅客拿着IPAD随意翻了两下,便生气了:“你们这里面连岛国动作片都没有,怎么看呐?!我要投诉!”

  童馨蓉心里顿时有些慌,公司对客舱服务质量的高要求她是很清楚的,没办法,童馨蓉只好走到旅客的身边蹲下来,耐心的做着解释,希望旅客能够消消气,打消要投诉的念头。

  然而没想到,旅客最后还是投诉了,投诉理由是:IPAD上没有岛国动作片,导致旅客体验不够好。而公司给出的结果是:旅客投诉成立,当事乘务员扣绩效分并书面警告。

  更让童馨蓉委屈的是,同组的成员中,大多数人都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有的老乘务员居然还在一旁说风凉话,骂她“活该”……

  雨水肆无忌惮的落下来,打在他们的伞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不知不觉中,两人便走到了童馨蓉的宿舍楼下面。

  “阿睿哥,我知道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所以她们才这样对我,在外航的这一年时间,工作虽然轻松很多,但是我不开心……”童馨蓉的眼里闪着泪花,她望着宋宸睿的眼睛,幽幽的说道,“阿睿哥,你能不能原谅我……”

  宋宸睿看到女孩在黑暗中那张美丽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疼,顿了顿,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傻瓜,并不曾怪过,谈什么‘原谅’?”

  那一刻,童馨蓉的眼神从一开始的迷茫、受伤变得欢喜起来,深夜里,他看到她的眸子里有光在闪:“阿睿哥,谢谢你……”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一场阴谋正在酝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