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湖中的秘密
关辉2019-10-01 19:213,729

  早上派出所正在交接班的时候,一个穿着闪送衣服的男人放下一个盒子就走了。值班室的人员询问他盒子是给谁的。他说是一个中年人让他放在值班室,那人穿着一身警服,说是重要物证让他尽快送到,他也不敢多问。快递费也没给,谁能把钱给他结了。值班室警察觉得蹊跷,哪有什么物证会让快递送来。于是便走过去查看盒子的情况。里面没有声音排除危险物品。用安检设备检测也没发现可疑,于是他大胆的拆开了盒子,里面惊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快递员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又一骨碌爬起来就跑,却没跑出几步就被刑警们按在地上。

  快递员: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我我发誓!真的是一个穿警服的让我拿来的。他在张家巷里把我拦下来,让我送货。我也不敢多问啊!

  经过一番调查,快递员排除了作案嫌疑。但是他接单的巷子里面没有监控,只显示他的车驶出巷子后车上多了一个大盒子。而且巷子里并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他的车驶出巷子后约十分钟走出一个穿警服是男人,监控跟踪到他走进一家商场就没有出来的映像了。不排除在商场卫生间换装后直接进入地下地铁,离开了现场。由于嫌疑人经过了伪装,想找到他还真是需要费一番功夫。现在只能通过盒子里的人头来查到更多的信息。

  除了那一颗血淋淋的头,盒子里还画了一片湖,正是离此城五十公里外的著名景点湖,太阳湖。太阳湖面积2千多公里,是此省最大的天然湖,由于样子浑圆如太阳而得名。几十年前还是一片天然湖,自从开始城市规划发展旅游后全国的游客纷纷前来游玩,带动了周边餐饮住宿等经济发展。湖边的人也越来越多。在这张画上面用打印体赫然备注:沉尸于此。

  队里召开紧急会议,太阳湖面积太大而且游客众多,打捞工作非常困难。只能暂时关闭景区,然后调集有经验的蛙人和捞尸者一起作业,既要保证不被媒体大肆宣扬又要尽快恢复景区工作还要保证顺利的打捞起尸体。这又是对刑警队的一次最大考验。各个部门抓紧布置作业,法医科通过DNA检测很快确定了死者身份。

  死者男性,名为杨广乐,67岁,是某长退休职工。由于生前多次参加厂里安排的体检所以很快可以对比出DNA信息。当家属来到殡仪馆时哭得非常伤心,这么大年纪的人却要遭此横祸,身首分离,哪个家属能不悲痛呢,家人狠狠得哭了一场,对刑警们一个劲得央求一定要找到凶手,便搀扶着回家准备后事去了。

  打捞工作迅速展开,几十盏探照灯把湖面照的白昼一般,打捞人员日以继夜的不停工作,终于在第七天打捞上来一个大的不规则水泥块。经过x光照射,水泥块里是一具人形尸体。刑警和法医部门费了好大劲才将尸体从水泥块里分离出来,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具尸体并不是死者杨广乐,因为尸体的头好好的连着躯干,而且这是一具女尸。

  尸体被厚厚的塑料包裹,然后被水泥封住,尸体腐败所散发的水分和热量与水泥发生反应,推断死者遇害时间比较困难。但从尸体身上所穿衣服判断,应该不是近几年发生的案件。法医们忙了一个晚上将衣服从尸体上分离,拍照保存,送技术科化验。尸体有些地方已经白骨化,有些皮肤组织又干尸化,死因很难查找。但不管是什么死亡原因,他杀的概率是非常大了。自然死亡者除非极其特殊的原因,否则怎么会被水泥封住沉尸江底呢!法医科的同志们通过煮骨辩认死者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但是因为被水泥封住,可能是近几年遇害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究竟应该查询哪个时候失踪人口中的三十岁左右女性呢?这时候技术科的一位关系不错的大姐打来电话提供了一条重要的信息。死者应该是三十年前遇害。在送来检测的衣服里面,有一件当时非常流行的衣服款式,那个时候几乎每个女人都会买一件那种款式的衣服,只是在颜色上会有点区别。死者的那件衣服就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而且看样子磨损很轻,一是那个时代的人很爱惜衣服,二是说明衣服是新的没有穿过几次,所以也可以排除穿了几年的情况。基本可以确定就是那两年死亡的人。这条信息对于刑警这些直男们来说的确太有意义了。刑侦科马上调查三十年前失踪的三十岁左右女性,而且应该是本地人,毕竟拖着那么大一块水泥跑到外地抛尸的可能性较小,先从本地失踪人口查起。但是这么大的城市每年报失踪的案件不在少数,而且三十年前的卷宗很难查找,当时办理案件的很多警察也可能到了退休的年龄,这些因素都给年久的案子带来了很多困难。

  侦查员小张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觉了,困极了在车上眯一会,但脑子里也都是关于案子的各种细节。一个无头案居然牵出了另一具尸体,这两个案件会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巧合那么硕大的太阳湖又会不会藏着更多的秘密呢?打捞队仍然继续在作业,究竟能不能找到杨广乐的躯体,局里给的压力越来越大,案子都已经被媒体报道了一次又一次。好在这个信息时代,人们看过一个事件很快注意力就会被另一个事件吸引过去,一条枉死的性命还没有一个明星丢了一只狗来的更引人注目。很快,他的车子到了退休老师的家里,他知道老师有收藏报纸的习惯,尤其是那些报道了未破之案的报纸。老师很快开了门,师徒两人吃着简单的饭菜聊着案件。

  老师:你要是说那个案子,就不用找什么报纸。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一个男人到公安局保安,说自己媳妇不见了。他怀疑是被人杀害扔到了湖里。但是又拿不出任何可以证明他言论的证据。派出所也把他怀疑的那个嫌疑人带到局里问话,但是根本问不出什么结果。而且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一例案子是可以不见尸体来定罪的。但是那个男的坚信自己妻子被人杀害然后扔到湖里了,居然是因为媳妇给他托梦这种理由。隔三差五就到派出所闹,还说要到北京上访。你知道对于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就复杂了。后来就再没见过那个男的。案子也一直没有破。

  小张:那您还记得他们当事人或者死者的名字吗?

  老师:那可记不住了。好几十年了。你查那一年的接警记录吧。这种记载清楚的事还是很容易在档案中查到的。

  小张不敢耽误马上到档案科调取当年档案。上面清晰的记录着报案人王建刚举报印刷厂职工杨广乐杀害他的妻子马雪梅……等等“杨广乐”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这不是上起无头案的死者吗?难道这两起案件不是巧合。小张仔细核对了这三个人的身份信息排除了重名的可能。会不会是三十年前杨广乐真的杀害了马雪梅用水泥封住沉到湖底,而王建刚举报无果,终于忍耐多年后由于某种原因自己动手解决了杨广乐呢?现在只要确定湖中捞出的尸体是马雪梅那么就可以顺藤摸瓜,很显然王建刚的作案嫌疑最大了。

  在小张查明此事的过程中,法医部门也经过详细解刨确定了死因。是为钝器打击头部致人昏迷而后将人按入水中窒息而死。所以尸体表面没有很明显损伤。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死者的腹腔内有一些骨头残留,也就是说,死者死亡时已经怀孕四个月以上。由于三十年前DNA技术还没有很普吉,而一时又找不到死者生前的生物残留对比物,现在腹中居然查出胎儿骸骨,那么只要找到王建刚,进行DNA对比,便可确定死者是不是马雪梅了。但是王建刚已经离开此处几十年想要找到也是需要时间。刑警部门派出一组人员通过身份证追踪,天网系统追查终于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了王建刚的线索,但是令人再次没有想到的是,王建刚与去年年底患肝癌去世了。

  案子再一次陷入困境,就像一个被猫抓烂的线团,明明可能是一根线却打了无数的死结。大家都奋战了十几天,个个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还好太阳湖穿来好消息,杨广乐的尸体找到了。小张马上赶到殡仪馆,看着杨广乐的尸体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他和法医科同事建议,将水泥尸体中胎儿的骨骼DNA与杨广乐的对比,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在这个时候试一下也是一种方法,结果一试,果然配比成功。

  现在案件已经大体成型,马雪梅的死与杨广乐脱不了干系。那么杨广乐是谁所害呢?王建刚已经死了,难道还有人替他报仇吗?还真是有这样一个人。警方很快查到王建刚有一个儿子王伟,他被带到派出所以后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杨广乐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以后过得很不好,丧妻之痛一直挥之不去,他也变得消沉,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在一次外出时捡到了一个弃婴,从此他便和那个孩子相依为命。很快,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王建刚得知自己患癌症之后让王伟带着他找到杨广乐,他想要在死之前得到一个实话,除了马雪梅的死,他还想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杨广乐已经退休,虽然年过六十却神采奕奕,每个月拿着退休金过得舒心滋润,对比王建刚的骨瘦如柴,病入膏肓的样子。王伟很是心疼。谁知道杨广乐看着王建刚的样子一顿羞辱,说马雪梅怎么会跟了他这个窝囊废,结婚几年连孩子都怀不上,要不是他好人好事,你们连有后代的机会都没有。结果你还不领情。要不是你和马雪梅吵架,她也不会大半夜跑到我这里要我负责。我怎么可能对你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负责啊,那我经理的位置还能保得住吗?现在马雪梅的案子时效期已经过了,你们拿我有什么办法。王建刚被气得晕了过去,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王伟又成了孤儿,他在王建刚的坟前哭了很久,喝了一瓶白酒之后,杨广乐那得意的样子,羞辱的话语一直在他面前挥之不去,他拿了把刀就把杨广乐杀了。尸体扔进太阳湖,然后让人给警方通风报信。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在太阳湖找到马雪梅的尸体,他要让杨广乐自己把自己做的事告知天下,让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死有余辜,也让所有的恶人都相信,报应早晚会来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湖中双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